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28】虎穴鏖战

    郑展堂这几日里心里一直都很不安。

    他的身份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身份都是举足轻重。

    他是魔门“六御”之一的“白虎”御主,他是皇甫王朝文武双相之一的武相,他是十大门派之一儒林学院的核心弟子,更是院主严静流的小师弟,也是被凤仪阁看重收买的朝廷大员……

    位高而权重,在凤仪阁、朝廷和魔门三方之间,都很吃得开。”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让的身份地位也渐渐让他的野心变得膨胀起来,十多年前,他开始着重培养自己的势力,独立于魔门、朝廷和凤仪阁之外,完全听命于自己的势力。十多年的努力倒是小有成就,不过这个作为骗得了凤仪阁的那群女人,却不敢保证完全瞒得住魔门的监察。

    最近一段时间,他便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原本早该剿灭的薛宫望一行人时至今日都没有灭杀,反而在近日传来消息,说是薛宫望这群人被人救了出去,这让郑展堂大动肝火。

    明明有机会杀了薛宫望等人,为什么非要留着他们活命?要zhidao诱使薛宫望他们中计被困的情报就是他提供的,凤仪阁提供的情报被他稍稍改动,于是便让薛宫望那个老家伙上了当。

    魔门留着薛宫望等人的性命,不由得不让郑展堂感到受到了威胁,日日惶恐不安。难道圣门看出我存有异心了么?

    郑展堂是个聪明人,同时也受过儒家学说的影响,对于魔门那一套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社会理论极为认同的。但却完全不赞同魔门反人性的手段和控制方法。对这些有着天生的抗拒性。

    这并不是说郑展堂是个好人。相反,他阴险狡诈,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只是他不迂腐,没有魔门信徒那股子狂热的劲头,他清晰地zhidao自己想要什么……权力、地位、财富!

    其实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足以让他拥有这些,但他不满足,以为他的头上还有主子。这是他不能容许的,是骄傲的他受不了的,皇甫敬德、罗破敌、卓惠梵,他们都压在而来郑展堂的头上,这让他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要做,就做那唯一的一个。

    而无论是魔门、朝廷,还是凤仪阁,他的地位都是不上不下的地方,不过他最有价值的位置,还是他的“武相”身份。有了这层身份,无论这三方任何人。都取代不了自己的地位,都要高看自己一眼。

    所以在得知薛宫望等人逃出万恶无极谷的时候,让他舍弃现如今的身份地位,那是万万不keneng的,没了“武相”的身份地位,他就是个屁,无论是魔门还是凤仪阁,都不会为了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人出什么力,就算他是个归虚境高手也是如此。

    郑展堂在等待,等着与薛宫望在御前对峙,有了凤仪阁的帮衬,他又信心在皇甫敬德面前讲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凤仪阁也会为了自己,找一个替死鬼,说是提供的情报有误……

    如此而已,薛宫望又能如何?

    所以郑展堂不怕薛宫望告御状,他是对魔门的反应有些担心。罗破敌是个不允许手下有任何异心的强权人物,就算是他感到不舒服,发现了一丝一点的端倪,就有keneng痛下杀手。

    难道……

    他们发现了什么吗?

    郑展堂第一次有些心中没底,所以,他时刻都在提防着keneng出现的剧变……

    皇甫泰明的去而复返让郑展堂大感意外。

    “有请!”

    郑展堂虽然心中不爽,但对方毕竟是皇帝老儿的亲儿子,又是此地对自己掣肘的监军性人物,大概的面子还是给的。

    哼,不过是为了些粮草银两而已,克扣的银两早就被郑展堂秘密转移,成为他膨胀个人势力的资金,自己如今想给他都没有,来了也是自取其辱。不过为了避免朝廷的彻查,人还是要见的,回头再查抄几个富户,说是秘密投靠摩天岭,弄些东西糊弄给他算了。

    门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几个侍卫拦阻的话语突然变成了痛哼,郑展堂大吃一惊,想不到对方竟然敢闯进来。

    刚刚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咣当一声,前厅大门已经被人推开,皇甫泰明为首,数名大汉闯进了前厅,怒瞪着郑展堂。

    郑展堂双目寒光一现,扫了眼前众人一眼,一捋颌下三缕胡须,寒声问道:“十三皇子这是什么意思?本相说过,前方所需军资只要再有半月时间,便可准备六成,你深夜带兵前来,闯我府邸,难道以为自己是皇子本相就不会拿你问罪了么?”

    皇甫泰明冷笑不语,旁边叶清玄上前两步,一抖手,一道黄光飞射而去,郑展堂两指一夹,黄丝编成的手套上现出了一块铜牌。

    “这是……”

    “君临牌!”叶清玄高声喝道:“奉薛大人之命,拿你前去问话。上”

    呼呼呼……

    四周人影耸动,真田龙彦、万国泰、如花和尚、皇甫泰明、孟源筠、叶清玄、江水寒,七个身影齐扑而来。

    郑展堂怒声狂喝,同时身形向后暴退,道:“大胆!我乃凤仪阁客卿,奉命看护朝廷,无陛下和十二元老会的联合旨意,哪个敢抓我?”

    砰!

    郑展堂身后的墙壁上是一道窗棱,隔着前后两个大厅,郑展堂向后暴退,身子一蜷,从窗口轰然闯到了后厅之中,同时的大喝声暴起,四周侍卫立即zhidao不妙,疯狂冲杀了过来。

    砰,砰!轰!

    叶清玄等人也是紧随着冲过了窗棱,而如花更是暴烈,直接将这堵墙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暴喝一声:“郑展堂纳命来!”

    窗棱碎裂。土石飞扬。

    七人前后眨眼间便闯入了后边的大堂之内。

    剎那间他们的目光遍览全厅。立时齐呼不妙。

    厅堂内正门对着的那一端设有两张台子,上面坐了二十多名大汉,个个神情剽悍,气势不凡,这些人显然不是在此聚会,因为台上放的非是酒菜,而是各式各样的兵器,正严阵以待。

    原来郑展堂心中不安。将所有收买的江湖高手都调派到了身边,权作护卫,之前正在布置任务,想不到皇甫泰明竟然带人此时前来,不巧正遇了个正着。

    郑展堂哈哈大笑,大声喝道:“这些人大逆不道,刺杀本相,给我杀了他们!”

    叶清玄等人触地弹起时,敌人已蜂涌扑来。

    众人大呼“倒霉”,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奋起攻击。

    七人在大堂中会合。叶清玄与真田龙彦对视一眼,同时动身,正想先一步在给敌人缠上前硬闯郑展堂身前,合攻对方,风声骤响,一朵彩云由正梁处投往两人头顶去,让两人刚刚腾跃而起的身形犹如自投罗网一般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大厅外亮起了无数火炬,照得外面犹如白昼,喊叫之声大起。

    只是片刻时间,七人立即由刺客,变成了网中之鱼,陷身重重围困之内。

    尖锐阴寒的气劲,压顶而至。

    真田龙彦大喝一声,人刀合一,雷切朝上挥斩而去。

    叶清玄则长剑旋击,忽而重逾万钧,忽而飘忽无定,令人生出怪异之极的感觉。

    彩云忽现之间,二人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宫装美女,眉宇如画,凤目含春,正是在万恶无极谷外小城中大战一场的”黑寡妇”风隐娘。

    只是她脸上的那道被叶清玄划出来的伤疤只是变成一道淡淡的红线。

    她那对能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娇嫩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如丝的细眉下眼角朝上倾斜,颧高鼻挺,粉红的嘴唇配着整齐的雪白牙齿,迫人的艳光,像太阳般照耀着两人。

    “呵呵,这位小哥,别来无恙!”

    一声轻笑之后,玉脸隐去,彩云疾压而下。

    “妖妇,这次划破你的喉咙!”

    叶清玄长剑一化为三,三化为九,顷刻间便化成千万道剑芒朝着对方挥去,但刚一出手,旁边倏然窜出一名手持长枪的灰白头发的中年人,手中长枪如同烈火燎原,漫然倾泻过来,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将叶清玄的剑芒尽数挡了下来。

    叶清玄一愣,笑道:“原来你也来了,是来送信么?”

    看来郑展堂真的与魔门有勾结,连送信的特使都是这样的半步归虚的高手前来,只是不zhidao魔门的其他六御,有没有专程赶过来的。

    一代枪豪让人当成了信使,对方本就心中羞怒,此时叶清玄一刺激,立即暴怒喝道:“冀州苗飞平领教高招!”

    “苗飞平!?没听说过……”

    叶清玄笑着连挥长剑,将对方的枪招磕飞。

    皇甫泰明将眼前一名扑来的高手一掌震退,长声笑道:“苗飞平,冀州大派‘万枪会’‘枪王’赵飞鹏的师弟,因为奸污同门师兄的妾室,又将撞破丑事的师弟杀死,被赵飞鹏千里追杀,最终为‘夺天七兽’鬼虎所擒!”

    苗飞平呸然出声,道:“老子不过玩了个废物的女人,赵飞鹏假仁假义赶我出门,不过是为了坐上万枪会的会主之位,追杀于我,也不过是害怕自己当年同样的丑事被我掀出来而已。”

    一堆龌蹉的烂事!

    叶清玄一个旋身,两名高手同时中剑,飙血向后飞退。

    对方只伤不死,可见武功不俗。

    叶清玄被苗飞平为首的几名高手同时围攻,立即陷入恶战当中。

    此时真田龙彦独力对付风隐娘,一刀劈去,但觉长刀刺中处软绵绵无法着力,带着沉雄刀劲的刀芒,亦给对方色彩灿如云霞的长衣化去,反而对方彩带处传来了一股阴柔内劲,骇然下连忙抽刀后退。

    但对方彩带的阴柔内劲似有如无,偏又是追魂蚀骨一般追了上来。真田龙彦骇然下滚倒地上。借翻滚之势消解对方的进袭。同时刚刚一个翻滚之后,刀势从诡异的角度挥出,再是一道凌厉的刀芒,直奔风隐娘的脖颈。

    “黑寡妇”风隐娘亦不好受。

    她与苗飞平的配合自认天衣无缝,只要缠住最厉害的叶清玄,郑展堂施展雷霆手段,定然能够重创其余人等,但是诡异的郑展堂原本轻松的面容在此大好形势之下。反倒变得异常凝重,身躯僵立,一动不动,错失了施展雷霆手段的机会。

    不但如此,原本她只顾忌叶清玄,丝毫看不起的眼前拿着奇长横刀的刀客,本想一举制胜,岂知两人一交手,对方内劲与中原武林的内功迥然有异,更加凝聚和凌厉。就像是一把刀锋直劈过来,使她化解得非常吃力。

    犹好她的“**彩带”乃是师门秘技。不但能千变万化,还最擅化解内家真气,才不致当场受伤。

    只是真田龙彦的刀芒挥斩极速,明明狼狈逃窜,偏偏那一刀又刁钻又凶狠,容不得她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身形前冲姿态不变,手中彩带顺着刀芒缭绕数周,未料到往日无往不利的师门奇招,面对对方的这一招刀芒却是无从化解,遂只好硬拼一记。

    风隐娘娇哼一声,整个人往上拋起。

    真田龙彦向后疾滚的身子倏然弹起,飞上半空,团身前翻,手中雷切宝刀朝着身形不稳的风隐娘举刀便劈!

    砰!

    郑展堂终于忍不住出手,随手抛起的实木座椅带着雷霆一般的强悍罡气及时赶到,真田龙彦的一刀正劈在座椅上,破碎的木屑带着强劲的罡气四射飚飞。

    真田龙彦被反震的强力倒震飞退。

    四周武者大骇出声,漫天的罡气木屑攻击到他们的护身罡气上,激起成片五颜六色的火花。

    轰!

    就在郑展堂出手的瞬间,房顶上破开一个巨大的窟窿,一个巨鼎从天而降,朝着郑展堂威压而至,狂烈的劲气将大堂内所有的高手吹得向外抛跌,就连叶清玄等人也是站立不稳,向外飞退。

    “鼎霸”魏无疚终于出手了!

    “魏无疚在此!郑展堂勾结魔门,图谋不轨,吾等奉命缉拿,哪个敢拦阻,便是欺君叛国之罪!”

    魏无疚暴喝的声音从房屋内扩散开来,瞬间传遍整个府邸,原本蠢蠢欲动的朝廷兵丁登时变得犹豫不前。

    这时只有忠心于郑展堂的心腹高手们才不管不顾地继续攻击。

    后院之中,本就有这批只听郑展堂命令的高手存在,呼喝声中,对被震出大厅的叶清玄等人立即围剿上去。

    万国泰撞开木门,冲到外院,脚步未稳之际,四支长矛疾刺而至,此时外面人影绰绰,且因受火光影响,万国泰竟然一时间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

    背后更现警兆。

    那是微不可闻的暗器破风之声。

    在这一刻,只要他略作闪躲,这四名用矛好手便会拥杀入来,对身侧立足未稳的众兄弟痛下杀手。

    万国泰想也不想,手中大刀一击横抡,将身前的四支长矛斩断,接着刀势暴涨,一声狂喝,手中青龙偃月刀涌起耀眼黄光,人与刀似若融成一体,sudu激增,像箭矢般硬射往快要冲到眼前的那四名矛手之中。

    叮叮叮叮……

    身后兵器磕飞暗器的声音密集响起,却是孟源筠和江水寒联手将那些暗器尽数磕飞,但暗器上的强大力道也让二人后退了数步距离。

    “好强的手劲!”孟源筠惊呼道。

    江水寒则是盯着人群中出现的那名高手,惊喝道:“你是蜀中唐门的人?”

    “唐门天字,唐霖!”

    这唐门按照“天、下、无、双”四个字排辈分,只有最厉害的唐门高手才是天字辈的高手,而且这个级数的高手都有数额限制,并非谁都可以取得的。像是曾经与叶清玄发生冲突的唐傲,名满天下的“六道轮回”唐彦,包括现在的这位唐霖,都是天字辈的子弟。

    这唐霖也可以叫做唐天霖,只不过唐门弟子都不这么叫。因为唐门的辈分排名不是根据血缘关系划分,而是根据自身的实力划分。也就是说,只要武功相近,父子之间,都有keneng在唐家是同一个辈分。

    也就是如此,唐门之中,每个人的辈分都有keneng变化,今天你是双字辈的,也许下一次就是下字辈的。唐门内部有自己的竞争机制,谁也不想今天自己是天字辈的高手,明天便被挤了下去,所以唐门内部竞争极为激烈,连带着出山的弟子也都是厉害非常。

    唐家毒药暗器的可怕,并不完全在暗器的毒,也因为唐家子弟出手的快!

    唐霖声音响起之时,人已经形如鬼魅的在众人眼前飘过,哗啦一下,宛如突然降临的倾盆大雨,大把的三棱锁魂钉穿破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唐门弟子果然不俗!

    纵然看见过他们暗器出手的人,也无法形容他们出手的sudu。

    只不过这一次,他也遇到了同样出手极快的高手……

    这次唐霖的暗器刚刚出手,他的手一动,漫天的棍影就已经飞起!

    “把他交给我!”

    孟源筠不闪不避,飞扑上前,天机棍前端松开两截,链接着后端的锁链抡圆了,在空中形成一股盘旋的恶风,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旋风停止之时,孟源筠天机棍的前端已经密密麻麻地沾满了各种暗器。(未完待续……)

    (.)r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