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23】高级任务

    叶清玄刚松了一口气,身后风声传来,孟源筠喘着气地出现,身上血迹斑斑,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倒霉玩意,竟然被人埋伏了……”

    叶清玄自然看出他身上的血迹没有一点是他自己的,只怕是那埋伏他的魔门好手的血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魔门在万恶无极谷的势力大势已去,留下来的零星人手不过是迟滞己方高手的追击,自己速度太快,那批人可能拦之不及,却将身后的孟源筠给拦了下来,确实很倒霉。

    “战果怎么样?”

    孟源筠挠了挠脑袋,说道:“还不能全部清除,不过我想除了紫微圣君和擎羊、火星两个魔门天君逃脱之外,其余的人应该逃不出去几个……”

    孟源筠看了看喊杀声成片成片的万恶无极谷,缓缓吐了一口气,耐人寻味的叹息道:“钟无极这一下是根基全无了,万恶无极谷从此在江湖上除名,剩下他孤身一人,日后只能成为魔门的一条走狗!”

    看了一眼面有担忧之色的叶清玄,孟源筠慨然一笑,还以为他是因为擎羊天君逃走而心生郁闷,上前拍了拍叶清玄的肩膀,安慰道:“哎呀放宽心吧,这魔门天君毕竟是归虚境的实力,让他逃走也算是正常,你已经很厉害了,虽然战果这次不如我,但好歹杀了一个彭飞廉,以后还是有机会超过我的……”

    孟源筠捡漏毙掉了铃星天君,这个傲人的战绩比他师傅还要辉煌,绝对是够他吹一辈子牛皮的谈资。、

    此时孟源筠得意洋洋,用手不停地抿着乱蓬蓬的头发,一夜之间成了大侠,这风度还是要顾及的嘛……

    叶清玄有些好笑地看了孟老六一眼。嗤笑一声,道:“谁说我是担忧逃走的魔门天君了……”

    “那你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似得愁眉苦脸的干啥?”

    无奈地瞪了孟源筠一眼,叶清玄叹了口气,说道:“我是担心魔门知道我们救出了薛老前辈等朝廷高手之后的反应……毕竟。魔门的诡计我们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对他们的核心计划完全不知情。这次我们救出薛老前辈等人,完全就是机缘巧合。这是我们看到的阴谋,便如此让人心惊肉跳,可是这般管中窥豹,如何才能知悉魔门所有的阴谋呢?冰山一角已经如此惊人。那接下来的阴谋又会是什么呢?我们破坏了魔门的一个计划,魔门会不会为了防止所有计划被破坏,而提前实施其他阴谋呢?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叶清玄眺望星空,所说的话语让孟源筠哑口无言,嘴巴张合了数次,最终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幼稚。难以帮到叶清玄,最后只是叹息了一声,道:“哎,最起码。我们都活着,不是么?活着就有希望,就能战斗下去……”

    叶清玄身躯一阵,缓缓转过身来,洒然一笑,道:“你说得对,我们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只要我们活下去,就能将魔门活生生的耗死!姥姥的,怕它个球!”

    叶清玄亲热地饱了一下孟源筠的肩膀,这时远处一道人影极速接近,二人都有所感,回头看去,却是一脸兴奋的公羊喝止,人还未到,声音已经传来,喊道:“两位少侠,叶少侠,薛大人有请!”

    **********

    万恶无极谷原本大堂的后院,是钟无极最喜爱的书房,此时成了薛宫望等人落脚的地方。

    对于万恶无极谷的老幼妇孺,朝廷的高手加上叶清玄等人一起,也是人手不足,索性任由他们逃离,只对负隅顽抗的穷凶极恶之徒展开雷霆手段。

    好在这个时候拼死的人没有几个,所以这些朝廷大侠们能够尽快地稳定下来,将自己收拾收拾,两年多的谷底野人生活,将他们折磨得几乎都不成个人样。

    燕翩飞和魏无疚还是没能将紫微圣君留下来,对方轻功绝世,两大天绝高手都无法与之比肩,这种级别高手的对决,若双方不是下定决定拼死一战,都很少会出现死亡的情况。

    此时的魏无疚正主持剩余的清理工作,而燕翩飞则是在内室中为燕绝翎疗伤。

    叶清玄赶来的时候,对眼前的万恶无极谷的气魄倒是吃了一惊。

    书房外面的院子很大,有鱼池假山。当然还有很多花草盆栽。但最特别的是院墙,高达三丈,一般富贵人家的院墙不会超过两丈,尤其是内院。

    越过高墙另一边仍然是钟无极自己的府邸,但既然院墙两侧都是钟家,为什么还要在自己的宅第之内还建造这般高耸惊人的院墙呢?

    那书房宽敞得一点都不象书房,简直比一般的厅堂还大。

    门口右方一排轩窗,轩窗下有张大书桌,两边靠墙巨大的,还有书架则摆放了不少签笺卷轴。这些钟无极拿来充门面的东西也都是价值不菲。

    书房的另一端除了一套八仙紫檀桌椅外,桌子左侧有一张太师椅,椅上竟然铺着的是一张毛色雪白的北极熊皮,硕大的熊头栩栩如生,威风似乎不减活着之时。

    能在神武之地得到北方大陆的北极熊皮,实在是弥足珍贵。

    薛宫望此时便坐在这张座椅之上,三名朝廷高手护卫在他身侧,还有不到十名的朝廷高手坐在下首两侧的靠背椅上,个个要么是神态疲惫,要么就是重伤在身,都是残余下来但却丧失战斗能力的高手。

    叶清玄竟然在其中还看到了一个老相识,凝碧山庄的庄主,也是薛宫望的徒弟“摩云手”严景书。

    想不到严景书也在这次的行动之中,能够侥幸不死,也是他的幸运。

    此时的严景书没有初次见面时的儒雅姿态,面如金纸,诡异非常,显然受了比较诡异的内伤。

    两人点头示意。严景书继续闭目运功调息。

    叶清玄看到薛宫望的时候眉头倏然紧皱,薛宫望的情形让他大为吃惊。

    薛宫望乱哄哄的形象已经稍稍打理了一下,已经没有了刚上来时的狼狈,不过枯瘦的面容和枯骨一般的双腿。还是让他尽显老态。不停地咳嗽更让这个壮硕的老人像极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

    “薛大人……”

    叶清玄庄重行礼。

    薛宫望简单地一摆手,示意他可以了。便喘气说道:“叶老弟,许久不见,你果然没有让老夫看走眼,真是一代人杰。一代人杰啊,咳咳……”

    薛宫望身后的两名手下连忙上下抚胸捶背,又有一人捧着痰盂上前,薛宫望喘息了好久,方才重新正常。

    叶清玄上前号脉片刻,接着一震,惊道:“薛前辈。你这是……”

    薛宫望呵呵笑道:“没关系了,病入膏肓,活不了多久了!”

    四周众人神色黯然,垂头不语。

    同生共死的这两年。众人是靠着薛宫望和魏无疚双壁支撑,才能免于被魔门一网打尽的地步,此时最为尊敬的老首领如此情形,不能不让他们感到心酸。

    薛宫望长叹一声,接着说道:“老夫入谷之时,与紫微圣君交手片刻,却被一蒙面高手偷袭,背后中了一掌,这两年一直硬撑着与魔门周旋,让他们以为老夫根本无恙,不敢轻易围剿我们。魔门数次刺探,都被老夫蒙混过关,但到了最近,原本压制的伤势不可逆转的复发了,呵呵,掌毒入了骨髓,老夫虽然勉强压制,却也双腿不能动弹,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便瘦弱至此,好在魔门最近缓了进攻的节奏,这层窗户纸才没有被捅破……”

    叶清玄深思片刻,接着说道:“蒙面高手!?对方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么?”

    薛宫望点了点头,道:“对方的身形体态我完全认不出来,想来是利用缩骨功之类的功法连体形也改变了……”

    叶清玄缓缓说道:“打中薛前辈的一掌中带着的是【冥罗死气】,这门功法我遇到过,不过此人的修为强过当年的对手太多,而且拖得日久,我没有把握完全根治……”

    其他人一听,都是大喜过望,想不到叶清玄竟然有如此本领,连【冥罗死气】都有办法治疗,不由得心底燃起了一丝希望。

    薛宫望呵呵一笑,他当然知道当年叶清玄治疗江水寒的事情,不过他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自己的身体生机已经枯萎,【冥罗死气】就算被祛除,也增加不了身体的生机。

    但叶清玄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心中一震。

    “薛前辈不用担心,晚辈在武林圣地习得一门功法,可以产生【生】系真气,足以改善前辈生机,不过……”

    “不过什么?”薛宫望急问道:“但说无妨……”

    叶清玄皱眉道:“不过前辈体内的【冥罗死气】已经侵入骨髓,又和前辈原本的真气纠缠到了一起,想要完全祛除极为不易,最好的办法是将前辈体内所有真气全部清除,然后再重新缓慢修炼才是正途……”

    薛宫望一听,恍然大笑道:“这是当然,老夫就知道你小子有点子邪门办法,能多活一天老夫心愿已足,为的不是一条贱命,不过是想看到某些算计老夫的恶徒得到应有的报应而已……”

    话说到最后,薛宫望双眼冒出升腾昭然的杀机。

    不仅仅是薛宫望,还有其他的朝廷高手都是个个面露寒光。

    叶清玄诧异问道:“薛前辈,晚辈知道有些事情不该乱打听,但这次的朝廷行动牵扯甚大,不知……”

    叶清玄没有继续说,因为周遭朝廷高手的脸色都变得不大自然起来,毕竟原本心高气傲的这些朝廷大人物,现如今竟然如此狼狈,竟然被一些武林后辈救出来,这面子上太过不好看。

    薛宫望一把扯住叶清玄的右手,眼中精光四射,说道:“老夫找你前来,正是为了这件事……”

    “找我!?”叶清玄有些不明所以。

    “跟我来!”

    公羊喝止几个人上前将薛宫望扶上轮椅,叶清玄一头雾水,跟着进入了一间密室,数名朝廷高手警戒四周。只留二人在屋内。

    薛宫望叹息一口气,缓缓说道:“想来这一次朝廷大内高手的遭遇你是知道大概的了……”

    “略有耳闻。”叶清玄只是知道朝廷这批大内高手的任务,被围困万恶无极谷也是遇到公羊喝止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我带领镇魔塔的侍卫和大内高手一行四十几人,后来又调派了几名白道大派的高手助拳。原本对魔门也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威胁。可惜事有不周,竟然从内部腐坏。中了自己人的奸计,接收到的是错误的信息,直接让一干好手死伤惨重,我就算一死也无法补偿那些冤死的弟兄啊……”

    叶清玄肃容问道:“薛前辈说的自己人……那名内奸。是何人?”

    薛宫望转头盯着叶清玄,一字一顿地说道:“此人便是——郑——展——堂。”

    在任武相!?

    叶清玄闻言大吃一惊。

    薛宫望继续寒声说道:“就是他。要不是他这个‘自己人’,老夫又怎能轻易相信呢?而且其中做了最大担保的,还是个更加棘手的势力……”

    叶清玄几乎有些不敢听下去了,心中无比激动地问道:“那是……”

    “凤仪阁!是凤仪阁!”薛宫望几乎耗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如果自己的猜想是真的,那无疑是皇甫王朝自建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

    “郑展堂提供的消息。据说是凤仪阁的情报,而凤仪阁的人并没有否认,这就说明,两者之间必有牵扯……”

    叶清玄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不由问道:“这……消息准确么?会不会里面有什么误会?”

    薛宫望摇了摇头,道:“绝不可能,郑展堂全程参与此事,他将消息一点点地提供出来,将我们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了万恶无极谷之中,而且不予坐实,只是让我们深切的怀疑。为了以防万一,我还亲自派人去侦查,得到的消息也完全符合,最终我们毫无防备地前来万恶无极谷兴师问罪,全力围攻陷谷,没想到,这处原本请报上据称是朱雀等人藏匿的地方,竟然是一处不归之地……”

    剩下的事情不用说了,薛宫望等人被围困谷底两年有余,一行大内高手死掉了大半,靠着谷底沼泽内的水源,吃着野草和鱼类、青蛙等生物勉强存活,靠着两大天绝高手的威胁,迫使魔门不敢轻易动手,方才熬到了今日。

    “那前辈找我来的意思是?”

    薛宫望深切地看着他,沉声道:“帮我们抓捕郑展堂!”

    “啊!?

    叶清玄大吃一惊,压低了声音,急切道:“抓捕武相!?那不是要皇帝的手谕?”

    “不用,我有专权之责。朝廷之内,只有三个人有此权利,一是老夫,二是已经死去的皇叔皇甫哲信,另一个就是大太监安忠信……哎,本来还有一人深得陛下信任,但可惜……今日看来,当年那位老友的变故,只怕凤仪阁也脱不了干系……”

    叶清玄才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这个所以的另一人就是假死的前任“武相”季广岚了。

    薛宫望、季广岚、皇甫哲信、安忠信,皇帝的四大亲信,如今分崩离析,要不是自己救了薛宫望,只怕就剩下一个大太监安忠信了,那是一个人人厌恶的权监,据说善于阿谀拍马之术,定然是凤仪阁或是魔门的人觉得他不足以威胁自己的计划,所以才没有对他下手,而其余之人,先是季广岚,又是皇甫哲信,现在轮到了薛宫望,他们的计谋一步一步,完全就是针对的这天下最后权势的位置而去。

    叶清玄转瞬间似乎发现了魔门最大的阴谋,最起码应该是最大的阴谋之一。

    皇位!

    罗破敌这个自称“天帝”的人,难道也想当人间的皇帝么?

    “薛前辈有命,晚辈岂能不肝脑涂地……只是……似乎前辈将这件事托付给魏大侠或是燕大侠更为恰当,晚辈的实力只怕……”

    薛宫望嘿嘿一笑,说道:“你小子不用妄自菲薄,我知道你的实力,若是出其不意,定然能够收得奇效,燕翩飞或是魏无疚,目标太大,他们一出现,只怕郑展堂已经有所提防,反倒不易成功。”

    叶清玄皱眉问道:“可是此次薛前辈等人已经被救援出来,只怕郑展堂第一时间就已经逃跑了吧,还会等着大人去找他的麻烦么?”

    “哼,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薛宫望森严道:“我深知郑展堂的为人,精于政治算计,他以为有了凤仪阁的支持,我们就拿他没有办法,顶多把官司打到陛下那里,最后凤仪阁出面,息事宁人,郑展堂顶多被处以恣情不利的罪过,罚几年的俸禄了事。江湖事,江湖了,这一次我绕过朝廷,直接将其拿下,他的小命在我们手里,再去跟凤仪阁兴师问罪,看她们有什么办事……”

    这老头,脾气果然火爆,连皇帝都敢绕过去……

    “那郑展堂的实力……”

    “他虽然为人低调,但老夫看得出来,他的实力足以媲美天绝。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让无疚暗中与你们同行的。记住,抓住郑展堂,立即赶来中州郑州城,我们一齐直上洛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