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02】杀出重围

    骤然间的变化让螣蛇惊疑出声,不过虽然吓了一跳,但常年的训练却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螣蛇右手五指连挥,五道暗金色的剑气如同激光一般射出,在身前猛地一阵连番挥舞,一时之间,剑气横空,如同一道暗金色的织网罩向了叶清玄化身而出的数十道残影……

    几乎是在顷刻之间,数十道残影被剑气洞穿,顷刻破灭。

    一丝冷笑浮现在螣蛇嘴角,但接下来,这丝冷笑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被除灭的数十道残影竟然无一真身,螣蛇眼前已然一空,但却依然不见叶清玄的身形,正感诧异之时,背心处一道冷冽的剑气袭体,螣蛇大吃一惊,身形向右侧瞬移……

    呲!

    一声衣帛撕裂的声响,螣蛇感到自己的左侧肋间,先是一凉,接着一股剧痛袭来,血花四溅……

    江水寒等人顿时齐声欢呼。

    这怎么可能!?

    这个诧异的想法同时出现在了叶清玄和螣蛇的心底。

    叶清玄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一剑,同时也的确是刺中的对方的背心窝处,虽然对方极力闪躲,但按照自己的功力和力度,绝对可以穿心而过,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皮肤上竟然生着一层细腻的鳞片,如同龙蛇。

    自己必杀的一剑在穿透对方的护身罡气之后,刺击在对方的身体上,竟然只划出一道血痕。虽然鳞片纷飞,但这些只是皮外伤。并未造成严重的伤害。

    而同样吃惊的螣蛇则是大为惊骇,自己苦练的【金鳞蛇甲神功】竟然被对方一剑刺破见血,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螣蛇临下山之前,其师勾陈圣君曾经直言,以他现在【金鳞蛇甲神功】的威力,便是一般的“归虚境”高手都难以破掉,普通先天高手更是连他的护身罡气都无法攻破,天下想杀他的人屈指可数……

    可是这屈指可数的情况。竟然在自己下山之后便碰到了两次。

    一次是那新晋的天绝高手“剑君”李幕儒,另一个便是此时身后的年轻人……

    他到底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螣蛇心中震惊,知道对方完全有实力取自己性命,同时手下也再不敢留手托大,在叶清玄长剑一抖,散出漫天光华的同时,螣蛇呛啷一声。拔剑出手,【蛰龙秽土剑诀】荡起暗金色的剑芒,整个人如同一只长满了金色尖刺的刺猬,奋力迎击叶清玄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漫天剑光。

    叮叮叮……

    闪亮光雨与暗金光柱在空中不停的交击,叶清玄剑下大片的剑气如雨般降临,除了被螣蛇接下的剑气之外。更有大量的剑气落在屋顶之上,螣蛇的四周立即暴起一片烟尘,仅仅维持了刹那功夫,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屋顶被剑气打成了筛子。螣蛇和叶清玄二人由空中落入了屋内,大片的烟尘从门窗中噗噗散出……

    众人只闻剑气破空和兵器交击的锵锵声。除此之外,却是什么都无法看见!

    这时公羊喝止、万国泰、江水寒、宗轩等人在房屋之外,一字排开,人人刀剑出鞘,面容紧张,仔细观战。

    而戏班子中的四海阁和朝廷高手,也已经集合完毕,此时亦忍不住探头探脑,拥集在小院院墙之外,在院门入口处和两旁,日不转睛看着房屋内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

    轰!

    劲气四溢。

    房屋倏然倒塌,两个身影腾身飞出烟尘滚滚的废墟,各自一个倒翻,重新站立在小院当中。

    二人相距三十步许,各持长剑,遥遥对峙着。

    叶清玄面带淡然微笑,身上两处剑伤,各在肩膀和肋侧,鲜血殷虹了衣衫,缓缓流了下来。

    而对面的螣蛇,除了最开始的后背的一道剑痕,身上不见任何伤势,不过脸色苍白如纸,握着宝剑的右手也隐隐颤抖不已。

    在旁观战的公羊喝止和黄山等人对望一眼,都瞧出对方心内的震骇。

    那魔门六御之一的螣蛇,武功之强,只怕公羊喝止全盛之时也接不下对方的十几招,原本他出现的时候,公羊喝止已经是心内一片冰寒,明知必死,想不到那叶清玄一出手,声势竟然如此骇人,竟然与魔门六御之一对撼而不落下风,甚至利用一开始的出其不意,一直在战术上压迫着对手,不予对手丝毫的喘息之机。

    此时场景,就算是眼力差劲的人物,也看得出叶清玄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而螣蛇却似乎是吃了什么暗亏,以至于握剑都有些困难。

    更骇人之处,是叶清玄此时竟然并不乘势追击,而任由螣蛇立稳阵脚,只是这充满自信的态势,便从气势上完全压倒了螣蛇,无论是实际情况,还是从心理上,叶清玄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对方,并在对方心理种下不可战胜的印象。

    “好剑法!”场中的螣蛇由衷钦佩,用有些颤抖的声音沉声道:“我承认,看轻了你的本事,所以吃了这大亏,是我咎由自取……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便可以胜过我!”

    叶清玄一抖长剑,嗡然作响,洒然笑道:“在下不过一时侥幸罢了,螣蛇御主是否说话算话,行个方便,让我等离去呢?”

    螣蛇凌厉的眼神转到叶清玄脸上,嘿然喝道:“想让我弃剑认输,却是有些早了吧?”

    “哦?想不到御主还有战斗的信心。我拼着着挨你两剑,击中你两处大穴,现在你身负重伤,功力最多只剩下小半,御主还想继续搏斗未免太过小看叶某人了。”叶清玄将手中宝剑横在眼前,用手轻轻从剑锋上划过。眼神异常凌厉地盯着对手,缓缓道:“御主可要小心。在下身为昆吾弟子,对付魔门之人,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不要丢掉小命才好!”

    “昆吾弟子!?报上名来!”

    “在下叶清玄……”

    螣蛇倏然一阵狂笑,却是牵动伤势,嘴角溢血,但依然得意地说道:“叶清玄,原来是你。我听闻过你的大名。你不来找我们,圣门也会去找你的。现在好了,你们这些敢反对我们的人都投进来这里,正好一网成擒。”

    叶清玄站直身躯,双目生威,露齿一笑,和煦的笑容更添几分阳光般的魅力。道:“你得意太早了,未到最后,谁可知胜负。”

    螣蛇哈哈一笑,一挥手中长剑,遥指他道:“叶清玄,你太小看我圣门中的神功绝技了。今日既然你等找死,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圣门的回天**……”

    说完此话,螣蛇一声长啸,跃空而起。

    众人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那螣蛇不是向叶清玄扑来。而是朝着墙外翻去……

    想跑!?

    叶清玄身势腾起,电闪般冲去……

    但螣蛇的身体在半空中。突然砰然一声巨响,以自身为中心,猛地一片黑雾炸开,瞬间便掩盖住了他的身形……

    叶清玄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反应,突然黑雾中一道人影冲出,暗金色的剑气横空出世,直接点在叶清玄刺来的剑尖上。

    一股大力袭来,叶清玄向后翻飞,落地后连退两步,一脸不能置信地表情盯着眼前之人。

    那螣蛇竟然就在这一刹那之间,内伤完全恢复如初,这不是靠着什么神功绝技压下伤势,叶清玄亲手感受到了这一切,这完全就是一个从来没有受过伤的人,刚刚那个身负重伤的螣蛇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螣蛇仰头一阵傲然狂笑,道:“怎么样,叶清玄,在下这【回天**】是否值得一观呢?”

    嘶——

    现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传来。

    这什么从未听说过的【回天**】,竟然如此神奇,就在片刻之间就让一个人的伤势完全痊愈,简直是骇人听闻。

    此时人人心中剧震,万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这简直就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程度,妖法,这简直就是妖法!

    众人中只有江水寒眉头紧皱,一手托着下巴颏,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众人被螣蛇这一手吓得惊骇欲绝,幸好叶清玄心志坚毅卓绝,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无论见到多么不可思议的情形,亦从不会气馁,在短暂的惊诧之后,他这时收摄心神,心中进入“明镜止水”的境界,同时涌起无穷无尽的斗志,沉声喝道:“装神弄鬼,我能一次重伤你,就能再次重伤你,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几条命够满血复活的!”

    众人听得一愣,而叶清玄已经是一声狂喝,身形闪电掠往螣蛇,右手碧落剑使出【独孤九剑】的绝技,疾风雷掣电般向敌中路狂攻而去,一改一贯的攻守有序作风,而是全是没有留手的拼命招数。

    一时寒电激芒,耀人眼目,剑气之威,猛烈之极。

    大门处近三十名观战者同时呐喊助威,震耳欲声,更添叶清玄声势。

    螣蛇嘴角露出一抹狠戾的冷笑,宝剑提至胸前的高度,先是剑尖直指叶清玄,接着一变,剑尖朝天,暗金色剑气再次光剑般闪耀,同时以剑柄为圆心,逆时针突然画了一个圆。

    倏然之间,暗金色的剑气在他的胸前形成一个剑刃布成的光轮。

    叶清玄运转全力,而螣蛇也运聚了全身功力。

    通过刚刚的较量,螣蛇自认无法依靠自己的剑术破解叶清玄那变幻莫测、防不胜防的剑术,如此这般,自然要再次避免跟对手较量剑法,而全力的一记硬拼,则回避了这个问题。双方由剑术的高低较量,变成了最直接的内力和力量的对抗。

    螣蛇相信,对方即便再剑术上略高一筹,但在真气的凝练程度上,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自己的罡气,可是以厚重凝固所著称的。

    叶清玄狂猛的气势,这时无人不清晰地感觉出来。连黄中豪一家子,公羊喝止、黄山、万国泰等人亦加入摇旗呐喊的行列。

    只有江水寒和宗轩两人神情更见凝重。

    他们不担心叶清玄是否会输掉。这个问题根本不是他们担心的事情,对于叶清玄,就连宗轩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信任感。

    他们只是担心,魔门接下来的反应。因为除了此地之外,四周似乎更加安静,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重重地压在他们心头。

    这时叶清玄离螣蛇只有十步,一掠即过。蓦地放声长啸,把所有狂呼高叫全盖了过去,本在身后的左手突然率先出击,【弹指神通】之下一把铜钱电光火石一般地飞射而出,带着燃烧空气的火焰,攻向了螣蛇手中的剑轮。

    而右手长剑却使出一路细腻缠绵的刀法,幻起一团剑花。护着全身要害,准备迎击螣蛇的这一招。

    半空中,一道身影被光轮覆盖,飞扑向敌人,同时黄色的光点如同机枪扫射一样射向对方;而另一人长剑顶端盘旋着一轮暗金色的剑气轮,如同一面盾牌一般将所有光点击飞……

    二人迅速接近……

    叮!

    在众人呼吸仰止的刹那。两剑剑尖精准的刺中了一处。

    两把宝剑同时显出真身,螣蛇手中的宝剑更是碎裂成了无数块,四下迸飞……

    气劲相交。

    两人同往后飞退。

    螣蛇原本想要通过罡气的全力一拼取得优胜,结果这个梦想再次破灭!

    叶清玄凌厉细密的剑气形成极度集中的剑气光点,雨般倾泻而下。螣蛇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衣衫更是破烂成了碎布。鳞片纷飞之下,螣蛇惨叫一声,直接向墙外飞去,同时洒下漫天的血雨。

    而叶清玄被对方的剑气光轮擦着身子飞过,虽然避开了绝大多数的剑气,但依然有一道剑气洞穿了他的右大腿,落地之后,站立不稳,直接坐倒在地。

    众人惊呼一声,齐齐扑来。

    即便如此,叶清玄依然不改脸色,望着螣蛇逃遁而去的身形,高升呼喊道:“螣蛇御主再次失利,不知之前话语可还作数!”

    螣蛇凄厉的声音传来道:“本御主说话算话,绝对不再出手拦你们……但至于其他人等是否听我螣蛇的吩咐,就非我所能管得了了!”

    “呸,果然如此!”

    江水寒直接从怀中掏出一瓶“田七鲨胆散”,一股脑地倒在叶清玄的大腿伤口上,干净利落地将伤口止血,用干净的手帕盖住伤口,再用腰带将伤口包好。

    这一套动作,只在顷刻间完成,叶清玄倏然跃起,用力跺了跺右脚,感到稍有影响,却无大碍。

    “还好没伤到动脉和骨头!”

    叶清玄此话一落,还未等其他人询问伤势状况,街上已经传来一片喊杀之声。

    那刑廷尉的头目黄山知道布在外面的手下已经与对方动上了手,跳了起来道:“你们在此争取时间为叶兄疗伤,我出去尽量阻延他们。”

    万国泰喝道:“我和你一齐去!”

    江水寒冷喝道:“没有时间了!我们立即冲出去!”

    朝廷众多高手一愣,齐齐看向这里官阶最大的“神喉”公羊喝止。

    公羊喝止也是脸色阴沉,怒喝道:“小兄弟说的没错,我们结成阵势,一起冲杀出去,看看能否趁黑逃往城外去,那活命的机会就可大增了。”

    众人一听,终于心中凛然,若公羊喝止也说出这等话来,便可知形势的险恶,实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宗轩拔出背后大刀,大喝道:“壮士当面敌而亡。今日就算我宗某人战死当场,亦发誓要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黄秀娥看着宗轩,眼中的异彩更加炽烈。

    街上的战斗更激烈了。

    原本守卫在外面的朝廷和四海阁高手像潮水般退了回来,身上无不处处血伤。

    江水寒高声喝道:“七哥带头,我跟大哥护住七哥左右,公羊大人居中策应,宗兄护住身后,我们一起冲杀出去!”

    江水寒简单的一布置,立即形成一个简单稳固的突击阵型。众人无不感叹这名青年的当机立断和准确布局。

    叶清玄长啸一声,毫不顾忌右腿的伤势。率先带头往正门外冲了出去。

    *********

    原本在叶清玄等人寻来之时尚且热闹非凡,人山人海的长街上,此时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

    四海阁的人手不过十几人,而整个戏班子都是朝廷刑廷尉的人马,也不过三十几人,一行人不过五十余众,在黄山两名得力手下“旋风棍”柴明和“赤铜锏”孟赞的率领下奋力抗衡着万恶无极谷方面人手的冲击。

    不过两人都非先天高手,合力对抗万恶无极谷一名先天高手依然被杀得汗流浃背。险象环生,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而那万恶无极谷当前冲杀的一人,右手挥舞大刀,左手齐肘而断,面色阴鸷,杀手无情,正是万恶无极谷钟无极的亲弟弟。让公羊喝止逃出来的钟无垢。

    此时的钟无垢杀意盈胸,憋屈的一口气极为抑郁,要不是自己一时疏忽,怎会让公羊喝止那个老混蛋逃脱,又怎会连累自己丢了一条手臂。

    现在自己受此大伤,连带着连两个后天鼠辈一时都解决不了。不由得更是怒意冲天,大骂不止。

    离此二里的一处高楼上,朱雀站立高处,极目远眺,而他的旁边。一张躺椅上,麒麟悠然地品着清茶。神态舒怡。

    “螣蛇那个笨蛋,不但没有取敌性命,竟然还被人重伤,挫了圣门的锐气,真是不自量力。”朱雀紧了紧猩红的战袍,缓缓说道。

    麒麟淡淡一笑,道:“你怎么知道受伤的是螣蛇呢?”

    “哦?”朱雀疑惑地回头看了麒麟一眼,接着恍然,摇头苦笑。

    “他的狂妄,不过是一种另类的保护色而已,这条蛇,毒着呢……”

    朱雀看了一眼更远处、另一楼顶的数名手下高手,淡淡说道:“是否派人过去,一击必杀呢?”

    麒麟放下茶盏,在躺椅上仰了仰,舒服地"shen yin"一声,道:“不急,还有大鱼没入网呢……”

    “恩,说得也是。不过小股的人马还是要派遣的。那个钟无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弄不好大鱼没出现,这网就被他折腾破了!”

    说完一挥手,远处立即有两个身影领命而去。

    **********

    四海阁和刑廷尉的人数虽然很少,但平均武功都是不俗,比万恶无极谷的普通帮众简直高明得太多。毕竟身为一方密探,这功夫不好,无论qie听还是逃避追踪都要费力几分。武功差劲的人物,除非身份特殊,否则根本没有机会出来执行任务。

    面对突然攻击过来的万恶无极谷的帮众,这些私底下也早有准备,见到敌方一瞬间足有二三百名好手袭来,左后两侧立即现身出十余名劲弓手,朝着街道上密集冲来的敌群,便是狠狠攒射,除了率先冲到门前的钟无垢和手下五十余人之外,身后大部分人马一时间顿时人仰马翻,攻势立时受阻。

    而钟无垢等人被其余人等围起来狠杀,虽然仗着自己先天高手的武功,保持无伤,并杀伤了不少朝廷和四海阁的高手,但钟无垢的手下,却是死伤惨重,用不了多久便成被围攻之势,钟无垢一时之间,不由得又是大为后悔,后悔自己不该重伤之下还参与这冒险的突击任务。

    今次朱雀和麒麟指挥进攻的人马,人数只在一千左右的人选,已经是把估量到救援公羊喝止的人数加到了极限,而且个个都是千挑百选的好手,再加上被朱雀救出镇魔塔的十多个真正高手,其中都是“破灭戟”钱独傲、“寒江钓叟”公孙弘、嗔目头陀这等先天后期级数的高手,再加上麒麟手下的“麒麟八君”,这份实力别说是留下个公羊喝止,便是留下一两个“归虚境”高手都是绰绰有余。

    惨叫连天之中,出师不利的钟无垢终于剩下了孤家寡人,眼见首攻不利,心中一寒,不由得萌生了退意。

    但就在这时,朱雀派出的人马突然由两边檐顶杀至,这两队人马的加入,立时迫使两侧封锁住长街的十几名gong弩手奋起应战。

    只是这两侧的魔门高手远比万恶无极谷的帮众厉害。甫一接触,强弱立见。

    守在屋顶的gong弩手若非当场被击毙。就是被迫得逃下长街去。

    就在长街尽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之际,两名先天初期、头戴面具的魔门高手出现,一人面具的额头上写着“地狗”,另一人面具的额头上写着“地鼠”,正是重组之后的魔门“一百单八魔星将”。因为魔门大规模的配置高手计划,现如今新出现的“魔门一百单八魔星将”也统统是先天境界的狠角色了。

    两个人一提铜棍、一持钢爪,率着二十多名后天一流好手,趁四海阁和朝廷的人马被杀得自顾不暇、仓皇大乱之时。从两侧房顶上跃至,硬生生冲入包围住钟无垢的人群之中,顿时把陷入苦战的钟无垢解救了出来,同时把朝廷和四海阁的人马冲击得七零八落。

    一时间朝廷和四海阁陷进全无还声之力的挨打局面里。

    无论在战术的运用,还是时间的拿捏,甚或是人员的调派,朱雀均显出深悉军法的大将之风。也难怪魔门会委以重任。

    相比之下,麒麟似乎更长于筹谋规划,而非临敌指挥。

    在敌人的强攻下,朝廷和四海阁的近三十名好手迫得退入楼内,包括“旋风棍”柴明和“赤铜锏”孟赞在内,几乎人人带伤。而二人面对先天高手的冲击,还能够一时保住性命,已经说明了二人武功实有过人之处。

    钟无垢瞬间狂态萌发,对着逃避的朝廷好手大肆追杀,心中抑郁不由得暂时舒缓。

    叶清玄等人就在这时由小院之内杀了出来。

    后面跟着的是公羊喝止、黄山和黄中豪。而黄中豪的一家人,尤其是两个女眷被保护在了中间。护在两翼的是万国泰和江水寒,宗轩则负责殿后。

    几个人组成核心的队伍,在剩下的四十多名好手拥护下,凶猛地杀进长街之中。

    最先与敌人接触的就是叶清玄。

    甫进长街,迎面两把大刀挥砍过来。

    叶清玄陷入了极度的冷静之中,【摩诃罩罗功】开展至极限,以自己为中心,方圆二十米内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是清清楚楚。

    手中碧落剑剑光一闪,左面一人溅血抛飞,右面之人咽喉喷血,捂着伤口颓然倒地,被叶清玄抬起一脚踢飞,尸体撞入人群当中,立即撞到了数名杀来的魔门好手。

    剑芒连闪之中,四周一片血肉横飞,叶清玄一人一剑将刚刚冲杀过来的魔门高手毙掉了十多人,中剑者有死无伤,尸身纷纷抛跌往街外,将原本气焰熊熊的魔门高手们撞得乱成一团。

    暮然间,两股强劲的罡气袭体而来。

    魔门两个魔星将“地狗星”和“地鼠星”分由两侧杀至。

    一时间,铜棍狂风如旋,钢爪锐风如割,叶清玄眼力何等高明,一看两人攻来的角度和时间,立知这对魔星将通晓精擅联击之术,那肯让对方取得主动之势。

    而且群战之法,不在招式花俏,而在速战速决,往往需要一招之间便取敌性命,否则陷入重围自己尚且难以逃脱,身后众人必然死伤惨重。

    叶清玄心下发狠,运出自己最为直接、最为凶悍的剑法,同时更将自己超乎常人的庞然大力加注其上,就在对方形成合击前,碧落剑如同雷霆闪电一般,如同大刀一般使出,凝聚全身功力,分劈在铜棍和钢爪之上。

    两人绝不想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用着剑法却使出硬拼的刀招,虽然万分不想与对方硬拼内劲,但是叶清玄这一剑有若天马行空,又是快若雷霆,明知对方是要迫自己比斗内劲,亦躲无可躲,无奈下运起兵器挡格,以免血溅当场。

    当,当!

    两声激响几乎同时爆发。

    两位魔星将如同触电般狂震,攻势立呈土崩瓦解,身躯不受控制地朝着己方人群众抛跌。

    轰隆一声,一大群摩门高手统统化作了滚地葫芦,首当其冲的几人更是骨断筋折,其中更有人因此被撞得送命。

    “地狗”、“地鼠”二人一阵头晕眼花,还未从震撼中清醒,猛地一阵庞大吸力传来,仿佛被人拎住了脖领子,又突然倒飞了回去。

    二人骇然惊呼声中,电闪般的剑光闪过,二人咽喉飙血,顷刻间丢了性命!

    原本还想着配合攻击,却只冲到一般的钟无垢,惊叫一声,陡然飞身后退,一股劲风背后袭来,还未来得及躲闪,胸口一阵剧痛,却是被叶清玄一脚踢飞了“地狗星”的铜棍,饱含劲气的铜棍如劲弩一般,穿过钟无垢的后心,将他的整个人牢牢地钉在了左侧的房檐之上。

    “哈哈哈,是钟无垢!叶老弟,杀得好!”公羊喝止想不到刚刚看到钟无垢这个大仇敌,还未开口对骂,对方便丢了性命,不由得兴奋的哇哇大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