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00】联络顺利

    几个人一出戏,既把“飞剑客”燕翩飞骗出了山,有顺带让燕绝翎有机会学几招剑法,叶清玄心中倒是颇为得意。

    一路出山,每有空闲的时候,燕翩飞都是将燕绝翎领到无人之地,指点他剑法。

    说句实在话,燕翩飞心中是对这个侄儿的悟性大为赞赏的,不过一向不喜欢说好话的燕翩飞,性格执拗,一句赞扬的话也欠奉。

    倒是燕绝翎让叶清玄和徐希羽高看了一眼,平日里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一遇到能学到高深剑法,竟是两眼放光,一有机会便悉心钻研,遇到不懂之处,便立即询问,即便被燕翩飞骂的狗血淋头也丝毫看不出生气,便是到了深夜,也是一个人、一把剑,找个偏僻的地方勤加练习。

    出山之路,不过两日,燕绝翎便已经将【丹元落日剑法】最后三招练得纯熟了。

    不过相对的,燕翩飞也说出了一段蜀山剑盟的秘辛,让众人唏嘘不已。

    “其实当年蜀山剑盟并非六峰分立,而是一个统一的剑派。当年立派祖师白眉真人以变化莫测紫级中品的【五气朝元剑法】和【三花聚顶神功】成名于江湖,这套剑法和内功,相互结合,内外兼修,内外功合在一处,几乎可达金级功法的威力。一旦功成,天绝高手前十名中,至少将占一席。

    可惜这两套互相配合的剑法、内功太过艰难,若是后代弟子悟性稍差,只怕终生难以成为高手,所以白眉真人便将此套剑法和内功分化成了五套剑法和三套内功,威力虽然大不如前。但却可让普通弟子也成长成为一代高手。

    祖师原想着这些功法留在蜀山,日后众弟子之间若是出现悟性奇佳者,必然可以再将这几套功法合二为一,成为一代高手,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因为功法的分裂,却最终造成了各峰弟子之间的分裂。

    蜀山传自第十八代掌门的时候,各峰之间互相比斗,各认为自己门派的剑法和内功才是最高,最后终于酿成一场惨剧……”

    众人听得唏嘘不已,叶清玄暗叹。原来这人心古今相同,这一出莫不就是华山剑气二宗相斗的异世版本了么?

    “那一场大比斗,各峰著名高手死伤大半,蜀山元气大伤,同时不少剑法和内功就此失传……残存的弟子痛定思痛,重新整理了剩余的剑法和内功。各自发展百余年,方形成如今的六峰剑法和一套内功……”

    对于这段秘辛,燕绝翎稍稍知道一点,但也没有想到缘由竟是如此,同时他眼中露出一丝精芒,疑问道:“既然如此,那我蜀山的这套六峰剑法完全可以合二为一喽?”

    “的确如此。”燕翩飞没有隐瞒。解释道:“原本的【五气朝元剑法】共有二十五式,如今残留的剑法只剩下十五,除了栖霞山之外,每峰各有最凌厉的三招剑法……“

    燕绝翎一愣,追问道:“您是说,那三招……”

    “不错,我传给你的【丹元落日剑法】最后的三招,就是【五气朝元剑法】的精华招数……”燕翩飞定睛瞧着燕绝翎淡淡说道:“这整套的【丹元落日剑法】其实就是将这三招剑法拆解简化的结果。你小子自以为完全掌握了六峰剑法,其实只是学到了些皮毛,每峰都将最后的三招给藏了起来。没有传给你!”

    “什么?没套剑法都少了三招!?”徐希羽发出疑问,而燕绝翎则是有些傻眼。

    “那仅存的那套内功心法不用说就是在栖霞山喽?”叶清玄出言问道。

    燕翩飞点头应是,接着说道:“当年我也是被六峰选出来可以将六峰剑法和这套内功重新合二为一的人选。十五招的【五气朝元剑法】和残缺的【三花聚顶神功】,燕某苦心研究数十年,方才取得了如今天绝榜上的名声……可惜啊。不能将这套剑法和内功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终是难成大器啊……”

    燕绝翎听得双眼发光,连忙追问道:“这么说,大伯父是将蜀山所有武功的精华集聚于一身喽?”

    燕翩飞冷笑一声,道:“不错。你小子放心,只要你表现的有点出息,我就将这剑法和内功悉数传授给你。不过你要知道,这剑法缺失,尚能在五脏六腑中集聚‘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但内功缺失了至阴的功法,只剩至阳的心诀,无法做到阴阳互济,就始终无法完成‘天地人’三花变化,自然难以将【五气朝元剑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哎,老夫苦心专研数十年,也只是将一套青级上品的阴性功法加以改良,代替了原本的至阴心诀,终于将内功练至了炼气化神的‘地花’境界而已。”

    燕绝翎一怔道:“这是说,大伯父你也没有练好【五气朝元剑法】了。”

    老人并没有否认。

    燕绝翎一声长叹道:“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补救?”

    “不是没有。”老人沉吟起来。

    “大伯父,你告诉我,无论怎样辛苦,我也要将【五气朝元剑法】练成。”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去学阴性的内功。”

    “哦?”燕绝翎有些不明白。

    燕翩飞接着解释道:“我选用的阴性功法太过普通,若是你能够找到一门红级上品以上的阴性内功,一切问题就可迎刃而解。可是,唉……”

    “可是什么?”众人疑问。

    “我研究许久,才终于确认天下间能够将我蜀山内功补齐的至阴内功心法,天下间只有魔门月宗的【至阴月魔心经】或是罗破敌【逆转阴阳霸天魔功】中的阴极内功才能够做到。可是这两门功法尽数为魔门顶级内功,得到极为不易,而练习魔功无异于成为武林公敌,岂是我正派人士所能作为的?”

    燕翩飞哀声一叹,道:“其实我与蹁跹爆发冲突的最大原因。便是如此……”他看了燕绝翎一眼,淡淡道:“你小子应该知道,你爹就是那种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一个人……”

    燕绝翎默然。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

    燕绝翎默然不语。叶清玄却来了兴致,追问道:“那除了魔门的内功心法之外,难道就没有其它内功心法可以代替?”

    “也不是,回疆的黑白双魔,练的也是至阴至柔的内功,据说也是玄阴宫一脉相传。而中原寒灵子,内功也是以阴柔见长,这些却都是邪恶之徒,招惹不得,否则亦只有变坏,还是另想办法。看如何找回蜀山失传的心法。”

    燕翩飞叹了一口气,道:“蜀山前几代或者还有人学得内功或是剑法的精粹,也许侥幸流传了下来。等你们这件事结束,我就去探寻一番。怎样也要讲蜀山最核心的功法寻回来……”

    “前辈打算怎么做?”叶清玄问道。

    “还不是去掘坟……”徐希羽嘟囔了一声,众人立即愕然。

    燕翩飞神色一黯,淡淡说道:“思前想后,老夫也只能做到如此地步了。想来蜀山诸位先贤也能够理解老夫的一片苦心了吧。”

    燕绝翎默不作声。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燕翩飞接着又道:“我藏着一份名单,上载着前几代蜀山先贤的姓名和埋身之处,回头也交给你一份,你且到处去走走,看能否找回本门失传的心法。”

    燕绝翎毫无反应。

    老人终于发觉,脚步一顿,追问道:“你又在想什么?”

    “没,没事……”

    燕翩飞叹息一声,继续唠唠叨叨,而叶清玄看着燕绝翎失神落魄的样子。心头不由得暗叹,希望这小子不会胡来才好。

    **********

    一日之后,汇合了江水寒等人,叶清玄一行人又再次回到了被万恶无极谷控制的那座小城。

    利用青衣楼的内线,轻松进城。成了一方商铺负责押镖的几个伙计。

    几个人藏在一处密室之中。

    燕翩飞嫌这里憋闷,自己独留房中,不去参与小辈的计划,他的任务,只是在危难时刻出手救人便可以了。

    “接下来怎么做?”徐希羽问道。

    “这几日城里有什么变化没有?”叶清玄不答反问。

    唤来此地青衣楼的密探头子,此间商铺的胖老板,认真地答复道:“回禀叶少侠,城中这几日来看似变得比前几日风平浪静了许多,但其实风声更紧,属下有人曾经发现街头巷尾的万恶无极谷弟子少了许多,但暗地里却多了许多让人恐惧的高手。”

    众人一起点头,进城之时,的确先后有数次被人窥视的感觉。

    “这么说来,万恶无极谷已经确认了目标的大致位置,表示要收网在即了……”江水寒淡淡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还没发现万恶无极谷的高手向哪里集结呢!”徐希羽焦虑地说道。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探查一下!?”颜问道询问。

    “不可!”宗轩出言拦阻道,“外间太过危险,我们出去有可能会被埋伏好的高手发现,到时救不到人不说,还会打草惊蛇,把我们自己陷进去。”

    众人齐齐沉默。

    江水寒看了那胖掌柜一眼,问道:“最近一段时间,此地会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么?”

    胖掌柜寻思道:“不同寻常的事……倒是没怎么发现……”

    江水寒叹了口气,道:“就是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比如有大规模人员出城的事情……”

    公羊喝止身负重伤,独自闯关出城不太现实,化妆出城也太过困难了一些,他藏身此地如此之久,都没有被万恶无极谷找出来,足以说明必然有人接应他。

    若是想出城,就必然会混迹到人流之中,趁乱离城。

    “哦,这倒是有几件。”胖掌柜说道:“街头酒楼的老王家,老太太没了,后天便是下土入葬的时间,到时必然会出城;还有城外有间寺庙。最近在城内搞了一个什么祈福仪式,过几天那群和尚也会出城;还有一个戏曲班子,在城中雨花楼的前广场唱了几天的大戏,也接了几家商铺的邀请,唱完了独场。他们离去之时,也会是二十几号人出城……”

    “时间呢?”

    “差不多都是这几日……”

    江水寒看向了叶清玄。

    叶清玄点了点头,淡然说道:“我们也准备准备吧,这几天我们分批出去,去给老王太太上柱香,再去看看和尚的祈福仪式。然后再去听听大戏……他们出城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去送送……”

    “好!”

    **********

    老王太太是喜丧,年纪八十好几了。

    和尚的祈福仪式,也不过是一场集中的化缘,为的不过是寺庙里过冬的粮食。

    当叶清玄带着万国泰、江水寒和宗轩,四个人一起来到广场上。在人山人海当中去看那场戏曲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正准备前戏的戏班子上,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精装大汉正在表演舞幡,而在他身后,则是表演柔术的三旬女子,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表演铁枪刺喉,而另一个相貌清秀的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则是练了一趟双刀……

    场中表演极为精彩。周遭百姓叫好声连连,不时将铜钱丢入场内,气氛热烈。

    一看到这么一家子人,叶清玄先是一愣,接着淡淡一笑,道:“好了哥几个,找到正主了……”

    其他三人诧异看向叶清玄。

    叶清玄却是洒然一笑,说道:“走,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待会我带你们认识一下马戏班子的当家的。”

    **********

    那表演杂技的一家子说起来还不是外人。

    那身材魁伟的大汉姓董。和他的妻子、孩子,都是“四海阁”的高级录事,一向负责收集情报,打探江湖消息。

    五六年前,当年长空照剑门的几个弟子因为琐事上门挑战当时还是青云观的昆吾派。他们一家人来此观察,结果因为爱子被人重伤,阴差阳错地参与其中,最后还是灵虚真人出手救了那孩子一命,算是跟昆吾派结下了一段香火情。

    想不到时隔多年,双方在这万里之外的地方还有见面的一天,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而以“四海阁”同朝廷之间的秘密关系,毫无疑问,“神喉”公羊喝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够藏匿多日,必然是他们出手相助。

    当正戏开场,那姓董的一家人收拾下场之后,叶清玄领着众人,以本来面目见到这位魁伟大汉。

    突然见到恩人降临,那姓董的大汉立即大喜过望,连忙一家子带着叶清玄等人到了后台,说不得立即带着家人朝着叶清玄行大礼拜谢。

    叶清玄连忙谦让道:“董大哥,当年的事情已经谢过万遍,咱们之间不必如此。”

    那大汉名叫董中豪,闻言道:“小师傅全门对我一家之大恩,一生难报,这些许礼数还是要的……”

    叶清玄笑着否认。

    简单地问候了几句,叶清玄将身后三人一一介绍之后,叶清玄道:“咦?怎么不见你家小智儿呢?”

    董天智便是当年被人重伤,最后被楚灵虚救了一命的孩子。

    董中豪面露骄傲的笑意,说道:“阁中长老看中了那小子的天赋,收了当关门弟子,倒也算是他的福分,不用跟着我们东奔西跑,风餐露宿了。”

    “这倒是不错。”

    此时那董中豪的女儿端着茶水上来奉上,原本就十分清秀的丫头,如今出落得更加迷人,江湖儿女经常锻炼的身体,透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健康气息。虽然没有梅吟雪、姜斐然那般的绝色,但也胜却世间大多所谓的美女了。

    “秀娥姑娘也变得好漂亮了啊!”

    叶清玄后世为人,说话向来不知忌讳。

    而江湖中人,倒也没有那大家闺秀的羞涩,董中豪倒是不以为杵,笑道:“十七岁了,该嫁人了,过了今年,便想着找户人家,把这野丫头嫁出去!”

    “我才不要嫁人!”董秀娥一跺脚,娇嗔着躲到了母亲的身后。

    众人一起哄笑。

    宗轩浅笑着说道:“董姑娘天真烂漫,性情飒爽,我们江湖儿女若是嫁给了那寻常百姓,却是有些委屈姑娘了。”

    宗轩一身白色红边劲装,背后一把金刀红带,英姿逼人,看得董秀娥眼中异彩涟涟。

    董中豪叹息一声,道:“可是若把我这宝贝丫头嫁给江湖中人,每日刀光剑影、担惊受怕地度日,我心中也委实不忍。”

    众人不由得一起沉默。

    董中豪见话题有些异样,不由得连忙转移话题,问道:“不知恩人到此偏远小城所谓何事?”

    叶清玄淡淡一笑,认真地看着董中豪,直接说道:“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

    “没错,”叶清玄道:“公羊喝止在哪里?”

    霍地一声,董中豪一家人脸色大变,同时站起身来,下意识地摸向腰间兵器。

    叶清玄四人纹丝不动,带着笑意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一家人。

    在万恶无极谷中泄露此事,无异于宣布了这一家人的死刑。

    “董大哥万勿误会!”

    叶清玄从怀中掏出当年薛宫望送给自己的绳结,递给董中豪道:“这是当年薛宫望老前辈送给在下的信物,我也算是一半的朝廷中人。我们打听到薛老前辈等人被困谷中,公羊喝止前辈侥幸得脱,在下自然无法坐视。又恐白道大军远来不易,方才冒险入城,前几日更是与万恶无极谷和魔门中人发生冲突,好不容易才冲出城外。董大哥若是来得日久,定然还记得此事。”

    董中豪脸色阴沉不定,显然此等大事有些难以决断。毕竟此事关系重大,马虎不得,就算对方是自己一家的大恩人,也不能轻易地下判断。

    江水寒从旁边说道:“董大哥莫惊,我们若是魔门中人,直接杀进来便是了,不会如此行事的。”

    宗轩继续说道:“事情紧急,董兄切莫怀疑,这里有薛老前辈的信物,董兄不妨拿给公羊喝止一观,真相立即大白。”

    “是啊,爹,这位公子说得没错……”董秀娥抢先说道。

    董中豪怒瞪了女儿一眼,董秀娥立即脸色通红地低下了头,俏生生地偷偷看了宗轩一眼,却正见到对方望了过来,潇洒地点头谢过,不由得更是脸红非常,低头不语。

    “是啊,老董,恩人是不会害我们的……”董妻此时见气氛尴尬,不由得也出言劝道。

    “好吧,恩公暂且留步,董某去去便来……”

    董中豪结果信物,拱手一礼,转身出去。

    未过多时,那董中豪一脸兴奋之色地回转了过来,原本的谨慎全部不见,恭敬地一礼,急道:“恩公果然没有说错,公羊大人想要见诸位一面,请跟在下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