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99】暴风雨前

    燕绝翎一声沉喝,剑法登时一变,剑势猛地一缩,隐有风雷之音,人剑紧迫,箭一样射出,手中宝剑追着叶清玄,霹雳闪电一般的快速急刺,空中数十道电芒闪过,又是连刺了二十八剑。

    燕翩飞眼中一亮,捋着短须,心中暗道:这套风竹山的【普元疾雷剑法】用得也是不错,而且战术应用颇为纯熟,不像是个庸才啊。

    此时叶清玄手中运转【独孤九剑】,剑法生出无尽变化,将这二十八剑悉数挡了下来,剑身忽如软鞭一样缠住了燕绝翎的剑身,顺势一甩,燕绝翎控制不住身势,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剑法一偏,旁边的一株大树,登时被剑芒电得焦黑一片。

    这一次,燕翩飞终于色变,看向叶清玄的眼神变得深沉了起来。

    燕绝翎身形再展,不依不饶,将自己所会的六峰剑法尽数施展开来,而叶清玄也为了让燕绝翎一展胸中绝学,始终不还一剑,全力抵挡对方的剑招,同时也在演练自己面对不熟悉剑法之时的应变之能,慢慢的也沉浸其中。

    燕绝翎的剑法变化莫测,忽如云雾腾腾,遮天蔽日;忽如急火燎原,气焰冲天;忽如月下风云,遮遮掩掩;忽如丹霞落日,光华满天!

    燕绝翎将自己身负绝学施展了个洋洋洒洒,但叶清玄剑下简简单单,却将这些变化莫测的剑法尽数轻松地接了下来。

    燕翩飞的表情终于不自然了起来。

    他当然看出叶清玄使出的并非是昆吾派的五大神剑,但眼前的这个青年人,剑法已经达到了大宗师的地步。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剑。却往往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时机和力道也都达到了极其完美的地步,每一次出剑,力道都是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毫,不会浪费一点点多余的力气,在剑法上已经达到了“大道至简”的地步。

    如此剑法,就算是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让。

    燕翩飞终于明白。为什么燕绝翎会输给对方了。

    那实在不是因为燕绝翎太无能,而是这个对手太过厉害了。

    这样的天才剑客,几百年间也不过出了一个李慕禅,或许那个太白剑宗的萧不乾也算是一个,但可惜此人已经消失数十年了……

    叶清玄经过这些年来转战天下的磨练,终于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在天绝高手眼中也能算得上一号的人物。

    此时叶清玄身形连动,又让过燕绝翎连续十三剑的追击,闪到一株树木后。

    燕绝翎一个箭步窜前,突喝一声。一剑疾削了过去!

    “唰”的一声,大腿粗细的树干在剑光中拦腰而断。断口处光滑如镜,呼啦一下,向侧面疾倒下来,却是砸向了一旁的小石屋。

    叶清玄双手一撑地面,瞬间倒掠了过去,长剑一引,轻轻托住倒下的树干,一甩手,树干缓缓倒向了房子旁边,就好像有人扶着大树慢慢放倒一般。

    这一手使出,燕翩飞终于色变,能够将内力控制到如此地步,这叶清玄果然非常人可比,便是天才,也比之不上。

    燕绝翎人剑已然迫近,人里在剑光之中,如同一个光轮似的,滚削向叶清玄!

    身形矫健异常,剑光闪耀腾挪,剑芒一道一道飞射而出!

    “够了,住手吧!”燕翩飞突然出言喝止燕绝翎的攻击。

    但燕绝翎全情投入,恍如未觉,暴喝一声,人剑凌空,大鹏一样扑下去,一剑千锋,就像暴雨一样洒下!

    周围一丈都在剑光笼罩之下,叶清玄要闪开这一剑,似乎也实在不容易,眼看对方有可能就要伤在这一剑之下,燕绝翎那万千剑锋突然化回一剑!

    同时,他的整个身子也向后倒飞出去。

    叶清玄看得清楚,剎那间燕翩飞就像是神龙冲天,闪电般掠至,右手一探,抄住了燕绝翎的足踝,反手将燕绝翎掷了出去。

    燕绝翎剎那间亦知道是怎么回事,凌空两个翻滚,卸去力道,落在地上。

    他登时诧异问道:“伯父,我……”

    燕翩飞一摆手,阻止了燕绝翎的话语,沉声道:“不用比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燕绝翎一呆,道:“伯父你……”

    “你没看出他只是那你来练剑,同时熟悉我们蜀山剑盟的剑招么?”

    燕绝翎面庞一红,垂头不语。

    燕翩飞上下打量着叶清玄,一边冷笑,一边点头说道:“好,很好,昆吾派遇难百年,想不到今日竟然有了这般出息的弟子,昆吾派崛起江湖指日可待了。”

    “好说,好说。”叶清玄洒然笑道。

    燕翩飞冷哼一声,回身看了一旁的燕绝翎一眼,淡淡说道:“不过昆吾派若是以为如此便能称为剑法天下无双,却未免太过看不起人。这个人留在这里三个月,到时我会让他再去找你比试一番。”

    “这么说来,我倒是要恭喜燕兄了!”叶清玄朝着燕绝翎拱了拱手。

    “不必如此。”燕翩飞的话让叶清玄一愣。

    “为什么?”

    “因为你也要留在这里,否则我教好了蜀山弟子,到哪里去找你?我可是要亲眼检验的……难道要老夫千里迢迢地到处去寻你不成?”

    “这恐怕晚辈做不到了!”叶清玄出言说道,同时一指燕绝翎,道:“恐怕他也做不到。”

    “哦?我说做得到,谁敢说做不到?”燕翩飞骄傲非常。

    “武林正道都会说做不到!”叶清玄严肃说道:“此时晚辈闻之朝廷薛宫望率领的大内侍卫被困万恶无极谷,‘神喉’公羊喝止从中逃脱而出,我们若是见死不救。恐怕日后整个江湖都会对我们指指点点。身为武林后辈。争名夺利之事怎能排在江湖道义的前面?晚辈鲁钝。但也不屑如此作为。”

    “你待怎样!?”

    叶清玄眼睛一亮,说道:“我等自然是出手救援,若是侥幸不死,晚辈定然第一时间赶来此地,坐等燕兄出关之日。若是晚辈不幸身死当场……就算是晚辈有负前辈所望,前辈大可对外宣扬我昆吾派弟子是无信之人好了。不过燕兄么?”叶清玄看了燕绝翎一眼,故作轻蔑地嗤笑了一声,道:“我看燕兄还是可以留下来的。免得出现意外,断了蜀山派的剑法传承,清玄倒是无妨,昆吾派如我这样的弟子,虽然不能说是多如牛毛,倒也有那么几个。”

    “呸,你昆吾弟子懂得伸张武林正义,我蜀山弟子难道就只配当缩头乌龟了么?”燕翩飞对自己的名声不怎么在意,却分外维护蜀山剑盟的名声,接着一指燕绝翎。道:“去,你也给我去。老夫跟你一起去,不就是救个人出城么?有什么了不起,说得跟刀山火海一样。老夫亲自陪着你们去救人,救人之后,立即给老夫滚回这里来,三个月之后,老夫要看看到底是你昆吾派弟子剑法超群,还是我蜀山剑盟弟子的剑法厉害!”

    “一言为定!”叶清玄笑嘻嘻地答道。

    燕翩飞冷哼一声,转身进屋。

    燕绝翎此时看了过来,嘴唇轻轻蠕动,终是没有说话。不过稍稍点头,算是谢过。

    哼,看来他也不是个傻子。叶清玄心中暗道:那个燕翩飞也并非不懂这激将之法,不过他还是太过在意门派之间的高上低下了,就坡下驴,不用向燕翩迁一系示弱,倒也算是两全其美。

    **********

    申屠镇岳的脸色阴沉似水。

    他的心几乎被撕成碎片……

    纵横江湖这般许久,申屠镇岳自问从来未有过如此的错误。

    多中来他只错了这么一次。

    而这唯一的一次错误竟然害死了他唯一的儿子.但他直到此刻,还不知道错误究竟发生在哪里!

    所以同样的错误也许以后还可能发生。

    想到了一点他全身都已僵硬……

    他的组织本来极完密,完密得就象是一只蛋,但现在这组织却已有了个缺口,就算是针孔般大的缺口,也能令蛋白蛋黄流尽,等到那时,这只蛋就是空的,就算不碎.也变得全无价值。

    他宁愿牺牲一切来找出这缺口在哪里可是却找不到。

    暮色已渐临,没有人燃灯,每个人都已被溶人黑暗的阴影里,每个人都可能是造成那缺口的人。

    “吾儿的尸体在哪里?左少白在哪?大小姐在哪?”申屠镇岳连问了三个问题,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没有一点消息么?”申屠镇岳杀机爆棚。

    “城主,之前收到左总管的消息,说他担心沈江平等人的报复,已经带人隐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大小姐也跟他在一起。还有少爷的尸首也在那……”

    “那个地方是哪里?”申屠镇岳淡淡地问道。

    “回禀城主,是寒台寺!”

    八大护法之一的“玉扇子”陆敬出言说道。

    “地斧”雷世雄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没有到自己手里,而是被八大护法中一向不关心收集情报的陆敬知晓。

    “寒台寺?好,很好!”申屠镇岳冷冷望着这个手下,缓缓说道。

    “玉扇子”陆敬忽地后背一阵发凉,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感觉。

    申屠镇岳突然之间感到对眼前这群手下完全的不放心,这么许久以来,他最引以为重的几个人都是如此的让人值得怀疑。

    现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只有一个人才是他完全可以信任的。

    他倏然抬头,发出简短的命令。

    “给我去找封清岩!”

    **********

    “既然你救了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找我父亲?你放心,你救我这件事,我会让父亲重谢与你,并收你当心腹,绝对比当个杀手要风光百倍!”

    申屠霸天话说的嚣张无比,但情形却是有些狼狈,整个人被赤条条地绑在柱子上,就差嘴巴没有被堵起来。身上被封住了脉门,运转不出一丝内力,只能苦苦挣扎,让绳索不那么难受。

    洛景离擦拭着长剑,淡然道:“放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放你走了。”

    “为什么不是现在,你知道左少白欲对家父不利……”

    “时机未到,时机未到!”

    “tmd,什么狗屁的时机!?”申屠霸天恼怒异常,欲哭无泪。

    “什么时机!?”洛景离自失一笑,道:“你见过农民种粮食,结果到了丰收的时候却不来,任由粮食烂在地里的么?”

    申屠霸天摇了摇头,却是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洛景离也懒得解释,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喃喃自语道:“他自己玩得这么大的一步棋,若是不参与其中,享受最丰美的果实,只怕心里也焦急不堪吧……”

    **********

    听着门外传来一阵悠扬的唢呐声,宗轩嘴角的笑意怎么样也挥散不去。

    唢呐声是特殊的联络信号,传递的正是不久之前得到的消息。

    信息不是天机阁的系统,这件事,背叛了左少白,几乎等于利用了天机阁,在自己的利用价值没有超过左少白之前,短期内还不能通过天机阁传递秘密的消息。

    此时的传递者,自然是冥狱系统的暗谍。

    通过打入“血煞”内部的电剑,冥狱一样把触手悄悄地伸进了这个杀手组织当中,规模被极度限制,以免发生意外,不过传递消息却是够用了。

    想不到青衣楼的系统内也有自己人。

    而让宗轩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件事竟然真的做成了。

    洛景离关键时刻的倒戈,成了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保证。

    有了申屠霸天这张牌在手里,日后不虞在申屠镇岳那里捞不到好处了。

    “宗兄在笑什么?”身后突然传来的一声淡淡的声音,却让宗轩轻松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这个人,永远是这么阴魂不散。

    转过身来,看着身后姿容绝色的江水寒,宗轩轻松说道:“哦,没什么,只不过听到这唢呐声如此荒腔走板,忍不住发笑而已。”

    说完,宗轩点头示意,走进房间。

    江水寒来到窗口,向外看了一眼,一撇冷笑浮现在了嘴角。

    终于……

    让我抓到你的尾巴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