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98】请将激将

    “飞剑客”燕翩飞。

    燕绝翎的大伯父。

    蜀山剑盟有史以来成就最为非凡的一代剑客,“天绝榜”第十九位,却因为与弟弟燕翩迁争夺燕空山掌门之位失败,而独自离山而去,隐匿于淮北的相山之上。

    这里是他与亡妻当年结庐而居,苦练剑法的地方。

    燕翩飞隐居之事极为隐秘,只有蜀山剑盟有限的几人知道,其中就包括了妙针姥姥。

    妙针姥姥作为上一代的绝世高手,深受蜀山剑盟弟子尊重和爱戴,当年知晓燕翩飞的一段往事,知道了他的隐居地点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临行之前,妙针姥姥特意交代了卢巧珍,并让她代为转达。

    若是遇到强敌,来不及远遁,可以暂时躲入那相山一处小谷之中,那里是燕翩飞的隐居之所。

    现在遇到强敌,不想藏匿,叶清玄是打算请这位天绝高手出手帮忙救人的。

    相山与巴山其实同属一条山脉,相聚不过三百里,不过这段距离之内,恶林密布,断壑林立,无有道路通行。

    不过这一切自然难不住真正的武林高手。

    叶清玄、徐希羽、燕绝翎,三人施展全力奔赴而来,时间不过仅仅用了一天多一点。

    相山重峰一重比一重高,也一重比一重险峻,这当然都不能够令三人飞扬却步,但到了最后一重的绝壑前,英雄也不由得为之气短。

    那个绝壑笔直如削,下望雾气迷慢。也不知有多深。最要命的是绝壑上寸草不生。完全没有可以攀附的东西。

    “若说这个绝壑下竟有人住着,实在难以令人置信。”徐希羽叹了一口气。

    叶清玄笑道:“妙针姥姥的话,你也敢怀疑?小心你娘打你屁股。既然来了,总要下去看着!燕兄——”

    “怕死的回去!”燕绝翎冷冷一声之后,便翻身向下坠落而去。下降了数米距离之后,立即把长剑一插,刺入岩壁,悬住身形。接着再下坠,再如此这般操作,两三下便在雾气中不见了身形。

    “怕死你大爷!”燕绝翎总是一两句话就有办法让徐希羽火冒三丈,见到燕绝翎下山,他立即不甘示弱地跟着下去。

    叶清玄摇头失笑,立即向下落去。

    越往下雾气便越浓,他的视野也越来越短,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坠下差不多百米距离,仍然没有发现,雾气却薄起来。他甚至有一种越来越光亮的感觉,壑壁上也多了草苔之类的植物。然后他嗅到了一股烤肉的香气,这股香气一入鼻,立即让他的独自咕咕叫了起来。

    入山以来,差不多连续两天的时间,叶清玄等人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原本还不怎么觉得饿,但却架不住这等香气的勾引。

    那股香气初入鼻,他几乎怀疑自己的鼻子有问题,随即变得很兴奋,立即加快了速度向下落去。

    不过片刻他已陉穿过了雾气,跟前豁然开朗,非独看到了壑底,还看到了天光。

    壑底赫然是一个庞大的水潭,两面壑壁,一面瀑布,还有的一面却是两边短短的壑壁夹着的一个大缺口,满溢的潭水由这个缺口注下去,远望蓝天白云,群山青葱。

    那面瀑布也非常特别,千丝万缕纱丛一样从石缝中流出来,幽然地注进水潭内,虽然有水声,那种水声却有如天籁,音韵悠扬,令人听来舒服之极。

    水潭当中有几瑰奇大的巨石,那之上赫然以石块砌着一间小屋。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正坐在小屋前面临水的一力石上烤着鱼,香气正是由烤鱼上透出来的。

    这地方也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叶清玄落到了壑底潭边,更觉得舒服,周围细看了一遍,看到徐希羽和燕绝翎两个人也已经安全到达,燕绝翎率先走了过去,叶清玄和徐希羽跟在他的身后,移步向老人那边走去。

    老人仿佛毫无所觉的继续烤鱼。

    一串石块冒出潭面壑底小屋的前面,三个人也就踏着这串石块走过去。

    到了跟前,叶清玄伸手拦住了徐希羽,让燕绝翎独自上前,二人就在不远处等待。

    毕竟这是蜀山剑盟的内部事务,更是燕绝翎的家事,外人在场,有些话反倒不好说了。

    老人一直毫无反应,燕绝翎到了他的跟前,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还未说话,那老者方才问道:“你是蜀山剑盟的弟子?”

    他语声不太高,但非常清楚。

    “是。”燕绝翎恭恭敬敬的回答。

    “是妙针那老太婆让你来的!?”老者又问。

    “是。”燕绝翎又答道。

    “哼,那个老太婆竟会给我找麻烦……”老者叹息了一口气,道:“既然你是妙针姥姥介绍来的弟子,那定然是这一代中最为出色的一个了,也定然知道老夫是谁了?”

    燕绝翎脸色有些艰难,点头表示明白。

    他当然知道这位大伯的来历,甚至连当初他与父亲之间的矛盾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这些话他实在难以说出口,他甚至到了现在连叫对方是师伯还是伯父都有些犹豫不决。

    老人这时回过头来,他的头发高高束起,面容古拙精瘦,虽然一面皱纹,给人没有丝毫的苍老之感,双眼中精光四射反倒给人一种如剑般凌厉的感觉。

    他当然就是燕翩飞,天绝榜上排名第十九位的“飞剑客”。

    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深深地痕迹,但他的人就像一把宝剑一样,越是磨砺,越是锋芒毕露。

    “你很年轻。”老人淡淡说道,“以你这个年纪武功能够练到这个地步倒也不多见,看来蜀山这几年在传授剑艺一途上并没有懈怠。”

    老人眯着双眼上下打量燕绝翎。眼光落在燕绝翎手中的长剑上。眼光突地一缩。冷言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的弟子?”

    众人心中不由得突地一下,均感到一阵不妙。

    燕绝翎不想隐瞒,直言道:“侄儿燕绝翎,见过大伯父!”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一股骇人的气劲猛地从燕翩飞身上迸发而出,轰然一声,燕绝翎被这股气劲吹得向外翻飞,而叶清玄和徐希羽二人也是被这股气劲冲击得向后退了两步。

    “哪个是你伯父。你又是谁的侄儿,老夫这辈子没有亲人!妙针姥姥竟然把燕翩迁的儿子介绍给我,真是老糊涂!”

    燕翩飞说完此话,转身便回了石屋之内,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这里不欢迎你们,立即给我滚!”

    燕绝翎一愣慌忙道:“伯父,侄儿并非……”

    “滚!”

    叶清玄一看情形不对,赶忙来到门前,开口说道:“燕前辈。晚辈昆吾叶清玄,前来打扰实在是因为武林中有一件事关天下存亡的大事需要前辈援助!”

    “天下兴亡关老夫屁事。昆吾派百年前覆灭,今日重建也是一身的麻烦,蜀山剑盟敢情是疯了,才会与你们苟扯在一起……”

    叶清玄急道:“前辈,如今魔门再现,将朝廷大内高手困于万恶无极谷内,前辈若是不出手,只怕薛宫望等人性命不保!”

    “薛宫望都被困在谷中,我去了又顶个什么屁事?”

    叶清玄和燕绝翎再三哀求,燕翩飞就是不应,最后连话也懒得回,直接无视。

    徐希羽在一旁听得生气,不由得对着叶清玄大声喝道:“算了,不用求他了。不过是让他帮忙救个人,你看他唧唧歪歪的干什么?要不是真正的高手据此太远,哪用得到求他?就他这心胸气度,也怪不得燕空山会选燕翩迁当掌门!”

    “住口!”

    轰隆一声,小石屋的大门被一击之下砰然粉碎,燕翩飞脸色狰狞地出现在了门前,紧盯着徐希羽狞声道:“谁家的小畜生在这里乱嚼舌根,信不信老夫拔了你的舌头。”

    叶清玄一愣,心中一动,暗道:这燕翩飞性格如此受不住激,请将不易,倒不如激将。

    此时徐希羽已经开了口,自然不会停止,嗤道:“燕前辈自然听不得这许多真心话,因为晚辈说的都是实情。如今武林遭逢大劫,前辈却隐居此地熟视无睹,枉为天绝高手。”

    叶清玄打定主意,故意出言劝解道:“徐兄弟对燕前辈不可如此无礼。燕前辈高人雅士,隐居山林,我们叨扰本就是我们的不是。这件事我们还是尽快传消息给令尊,让他立即派人帮忙吧!”

    燕翩飞冷哼一声,道:“连薛宫望都不是魔门的对手,你们找的又是什么虾兵蟹将?”

    徐希羽怒声道:“家父青衣楼徐正奕,不巧天绝榜排名正好在薛老前辈的前一名,救不救得了人暂且另说,反正家父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是徐胖子的儿子?”燕翩飞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希羽,冷笑道:“怪不得言语这般猥琐,既然有如此强援,又哪里用得着老夫出手,去找徐胖子帮忙吧。总之你们快快给我滚蛋。”

    呀,这老头对武林地位不感兴趣,不吃这一套,那他在意的事情是什么呢?

    “走就走,谁稀罕留在这坟冢之中!”徐希羽转身便要离开。

    燕绝翎看了叶清玄一眼,意思是我已经尽力了。

    而此时叶清玄却是突然唉了一声,说道:“早知如此,便让家师前来相助了,我昆吾派剑法天下无双,家师前来,定然轻松取胜。”

    此言一出,燕翩飞立即冷哼一声,连着燕绝翎的脸色也绝不好看。

    燕翩飞冷冷道:“天下剑法若说是天下无双,也就是李慕禅那不知好歹的家伙会有如此大的口气,昆吾的五大神剑虽然凌厉,但我蜀山剑盟的六峰剑法也是不遑多让。哼哼,如今昆吾派经历大劫,五大神剑能否存在还是未知之数。小辈竟然枉论剑法天下无双。未免有些大言不谗……”

    叶清玄心中一动。暗道:果然有门,这个老头是个剑痴,什么都可以不争,但这剑法一项上的确不甘落于人后。

    此时见到燕翩飞上当,叶清玄暗暗对燕绝翎说声不好意思,继续出言道:“哦?蜀山剑盟的剑法果真如此厉害?”说完看了燕绝翎一眼,嗤笑道:“可惜蜀山弟子怎么没有给我这个感觉!?”

    燕绝翎一张脸登时变得通红,紧握剑鞘的右手不停地颤抖起来。

    “叶清玄。你别欺人太甚!”燕绝翎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燕翩飞此时一愣,冷冷看了燕绝翎一眼,问道:“他什么意思?你们比剑,你输了!?”

    燕绝翎默然不语,但无疑等于默认了此事。

    叶清玄更显得张狂,目中无人的样子几乎能把人气死。

    徐希羽嘿嘿一乐,说道:“的确如此,哎,当时我和燕兄联手,竟然连叶兄一招都接不下来。真是惭愧万分啊!”

    燕绝翎羞愤欲死!

    徐希羽 心中更是大乐。

    这个家伙,为了恶心别人。倒是连自己的脸都不怕丢了……

    “果有此事!?”燕翩飞大怒,盯着燕绝翎怒道:“你这孩子怎会如此无能,输便输了,还与人联手对敌?你的剑法练得是个什么东西,你爹是个混蛋,连带儿子也是个笨蛋么?境界高有个屁用,剑法才是蜀山立派的根本。你竟然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下来,还自称什么当代第一弟子,难道蜀山弟子现在都沦落至此了么?呸,蜀山剑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燕翩飞一顿狂骂,不但燕绝翎脸色通红,几乎当场晕厥,就连叶清玄也是暗自吐舌不已,心想燕绝翎那个小子性子刚强,当初输了之后都差点自杀,你老头这般骂法,别把他给逼死。

    燕绝翎被骂的一脸悲愤,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并非侄儿学武不力,而是最为擅长的【丹元落日剑法】最后三招没有学会……”

    接着怔怔看着燕翩飞,突然行了一个大礼,出言道:“侄儿恳请大伯父教给侄儿这套剑法的最后三式,容侄儿一血前耻。”

    “哦?”燕翩飞斜着眼睛说道:“想学这【丹元落日剑法】的最后三式?哼,不教,你是燕翩迁的儿子,让你老子去想办法,别来求我……”

    “大伯……”

    “不教,说不教,就是不教!”

    燕绝翎一咬牙,窟通一声跪倒在地,沉声道:“大伯,你与家父之冤仇,侄儿身为晚辈,不敢评论对错,但侄儿一向都没有求过你老人家,只是这一次!”

    想不到一向自傲的燕绝翎,竟然肯跪地求人,叶清玄和徐希羽都是吃了一惊。

    燕翩飞也没想到竟然会逼得第一次蒙面的侄儿下跪请求,自己虽然与其父不和,但为了蜀山的心思并不比其弟要少。

    燕绝翎以恳求的目光望着燕翩飞,继续道:“伯父,蜀山剑盟衰落到这个地步,就只有弟子一人还堪造就,还有望重振蜀山剑盟的声威,伯父你就是瞧不起弟子,也要为蜀山一派设想啊,请教弟子【丹元落日剑法】最后的三式。”

    他虽则在恳求,说话语声仍然自负得很。

    燕翩飞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你莫要如此,就算跪倒死,我也不会教你……”

    “到底为什么?”燕绝翎实在很不服气。

    “是我还不想害你!”燕翩飞合眼叹息。

    “害我?”燕绝翎更诧异。

    “【丹元落日剑法】最后三式,必须阴阳配合,有阴气的内功修为,才能够配合阳刚的招式,你阳刚有余,阴柔不足。即使学得招式,亦没有什么帮助,况且过刚必折,只怕你未学成,便已经一命呜呼。”

    “侄儿宁可死,也要学!”燕绝翎说得很坚定。

    燕翩飞忽地冷笑道:“你休要激我。蜀山六峰剑法每一门都是绝技,你就算不会这【丹元落日剑法】最后三招,凭借其他主峰的剑法也足以对敌,说来说去,还不是你功夫不到家……”

    “弟子已将那五峰剑法练至纯熟……”

    “那就是你应敌经验匮乏!”

    燕绝翎终于忍受不住屈辱,霍地站起身来,“呛啷”一声拔剑出鞘,一指叶清玄沉声喝道:“叶清玄,燕某今日再次讨教昆吾派绝招!”

    “好啊,这次我让你尽展所学,你要是能刺中我一剑,便算是你赢了!”

    叶清玄傲气非常地拔剑出鞘,挑衅地勾了勾手指。

    燕绝翎一声长啸,凌空飞起,一剑挥斩,剑芒如同丹霞落日,朦朦胧胧地一大片,陡然飞扑了过来!

    叶清玄剑法一展,剑芒如光雨纷飞,叮叮叮一阵连响声中,连接了燕绝翎十七剑!

    燕翩飞在一旁看得连连点头,道:“恩,这孤霞山的【应元朝霞剑法】用得倒是不错……可惜这剑法过于求快,却是不对,应当厚积薄发,方能做到朝霞的漫漫洒洒啊……”

    燕绝翎眼中一亮,他到底是天资过人,同时对蜀山各峰剑法极为熟悉,一语点破之后,立即便有所领悟,出手也接而不同。

    原本凌厉的剑芒登时变得如同云霞一般漫漫洒洒,轻飘飘地罩落了下来。

    叶清玄嬉笑一声,“这才有点意思!”

    【凌波微步】施展开来,身影一残,顿时脱离朝霞的覆盖范围,燕绝翎连续施展数次【应元朝霞剑法】,都被叶清玄以身法速度轻易避让开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