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86】灵虚亲临

    “可以了,这位师侄请回吧……”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站起身来,恭敬地朝着叶清玄施了一礼,接着又朝旁边的静怡、静闲、静慧三位师太施礼,接着一脸兴奋地冲出了屋子,也不去行动运气,而是跟几个同样得了“紫薇环”的师姐妹,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满嘴都是对叶清玄称赞的话语。

    这些年轻的小丫头,不少都是静字辈师太的徒孙,素裳宫静字辈的高手就那么十几位了,大多数早就不再收徒,而是专心练功,这教授门人的工作早就传给了下一代的门人主抓了。象静怡收徒张楚儿,不过是因缘巧遇。

    所以排资论辈,眼前的这些弟子,差不多都是叶清玄的晚辈,叫一声师侄,倒是应当。

    “下一位!”

    一名弟子出去,叶清玄高声开喝,同样一位兴奋异常的女弟子冲了进来,施礼之后,立即盘膝做好,叶清玄二话不说,掌抵后背,运功种环。

    时间已经过了七天。

    叶清玄几乎日夜不休,将六名先天高手的功力吸来吸去,除了封清岩和梅吟雪得到全力灌注之外,对于素裳宫的弟子,大部分都是种下两个左右的“紫薇环”了事。

    即便是两个“紫薇环”也大抵相当于这些弟子十年左右的苦功,所以无人觉得叶清玄是在保留实力,面对如此多的弟子,叶清玄如此卖力,已经赢得了三位师太在内所有素裳宫弟子的好感。

    梅吟雪得到极其强大的内力注入,现在正在房内日夜用功运气。如果所料不差的话。突破先天便在这几日的时间内。

    至于另外一个贪了大便宜的封清岩。则因为门内的一封传书,而惶急动身出了鼎州城。

    要不是这里的事情离不开自己,叶清玄也会在这个时候随着二师兄同去的,原因很简单,这一次下山的同门差不多今天就要到达鼎州城,而最让人吃惊的是,因为之前向师门交代过发现了魔门的踪迹,所以在第一批贺清竹和铁清石带领的二十名弟子之后。昆吾派的掌门灵虚真人也随同第二批弟子一同下山,将包括陆清正、陈清松、岳清兰在内的所有二代弟子,全部带下了山,三代内门弟子又是带出了三十多名,而外门的杰出弟子和昆吾学院的优秀学员总共五十名,昆吾山可谓精锐尽出,山上独留长老许灵空,以及多名礼聘的先天客卿守卫。

    有这些人守卫昆吾山,加上生员庞大的昆吾学院,昆吾祖庭安全非常。

    可以说。因为昆吾学院的存在,现在的昆吾山比之百年前还要兴旺数倍。甚至在高层实力上,也有了几乎等同原来实力的六成。

    当最后一名素裳宫的弟子被种好“紫薇环”之后,叶清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还未等与三位师太打招呼,外面呼啦一下,冲进来两个身影,一个身形彪悍如同打铁匠,另一个文秀异常像个教书匠,叶清玄一见二人,大喜过望,一个“五师兄”、“六师兄”还未出口,人影一晃,二人就已经架住了叶清玄的胳膊。

    “二位师兄,这是干嘛!?”

    铁清石哈哈一笑,道:“奉师命,拿你过去问话!”

    叶清玄还未答话,眼前已经是呼地一声,二人带着他冲出了屋子,直上山庄外的后山巅。

    **********

    “师父!?徒儿拜见师父!”

    叶清玄看到楚灵虚,兴奋莫名地跪地磕头。

    可还没等他双膝落地,一股大力传来,叶清玄已经站在了楚灵虚的身前,楚灵虚帅到掉渣的脸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道:“徒儿免礼。你我师徒两年未见,想不到你已经步入先天了。好,好得很。”

    楚灵虚欣慰地拍了拍叶清玄的肩头,接着蔚然长叹,问道:“徒儿,这一次为师下山,你可知所为何来!?”

    叶清玄一愣,问道:“可是为了魔门一事?”

    “不止如此!”楚灵虚慎重道:“你忘了你遇到的那一招剑法了?”

    叶清玄一愣,终于面容沉了下来。

    那如同流星乍现的一剑,的确给自己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若是查到其背后的元凶,似乎也可以追查出当年覆灭昆吾的元凶了。

    楚灵虚淡淡说道:“这一次我亲自下山,便是要将当年师门惨案幕后的真凶,差个水落石出,而且当年魔门也参与其中,正好魔踪忽现,也正好向他们讨还那笔血债!”

    叶清玄点头表示明白。

    楚灵虚转身望向远处镇岳山城占据的那方山庄,悠悠叹道:“镇岳山城的事情我也听清岩说过,你们做的很好,不过我不打算介入其中。申屠镇岳为人强硬,若是示弱,他反而颇有风范,若是我们白道聚集,实力增强,他觉得你在威胁他,反而会更强硬,所以为师不会随你入山庄,只会在鼎州城中暂住。”

    “弟子明白。”

    叶清玄心中也是明亮,那申屠镇岳就是个顺毛驴,戗毛就炸。

    连续几日来,沈江平和徐正弈越是晓以利害,那申屠镇岳便越是不耐烦,甚至高喊,有种的让吕易风给他大战三百回合,能接住他三刀,这事就算了。

    可吕易风一个先天中期,哪里会是这个“天绝榜”高手的对手,别说三刀,一刀都够呛!

    于是这些人,劝和的事情就淡了下来,弄得叶清玄和素裳宫的人也进退不得,总觉得吃住在镇岳山城有些不好看。

    楚灵虚的提议很好,这个时候,不妨退下来,让事情冷一冷,待洞仙谷的人马到了,再同那一方的人商议一下,才是正理。

    正盘算着回去同沈江平谈一谈。突然楚灵虚嘿嘿一笑。出声问道:“听清岩说。你在武林圣地学了一门转移、炼化内力的法门!?看你为了别的门派忙得热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家弟子啊……”

    叶清玄嘿嘿笑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弟子这不是等着同门到来么?”

    师徒俩相视一,心中都是大畅。曾几何时,昆吾派几乎是到了破灭的边缘,何曾想过此时的扬眉吐气。

    二代弟子中,封清岩千里追杀番僧丹增多吉,血战万行上人。在年青一代中闯出好大的名声,而叶清玄现在风头暂起,江湖上一提起“小剑仙”,也算是颇有名望。

    而在此之前,通过季广岚的造势计划,楚灵虚在天下武林之间,名望甚重。

    中原武林过于敏感,打败哪个人物都会惹来一群没有必要的敌人。可是季广岚独创新招,接着云州地理位置和被为敌入侵后的民族情感,让楚灵虚接连击杀外族强敌。霎时间楚灵虚几乎成了民族英雄的代名词,一个“剑圣”的称谓不胫而走。

    这赢得“剑神”称号简单好懂。只要剑术通神,便可获得此称谓。

    唯独这个“圣”字最是难得,除了要有通玄的剑法,这做人上更要有为人称颂和敬仰的地方。好在楚灵虚性格本就严谨,加上出道以来,战败和击杀的都是江湖上的穷凶极恶之徒,立即便获得了这个许久都没有人敢称呼的名望,同时更被江湖人士传言,成了有实力问鼎“天绝榜”的绝世高手之一。

    叶清玄突然一愣,问道:“师父,两年不见,您老修为到了何等地步了?”

    楚灵虚微微长叹,笑道:“为师苦修两年,实力方才达到‘先天境’第九重天,眼看就要被尔等超越了呢……”

    叶清玄眼珠一转,呵呵一笑,道:“师父,弟子们根基哪有您老人家稳固。不过这给同门弟子的好处暂且不妨放一放……”

    “哦?”

    楚灵虚诧异地看着叶清玄。

    叶清玄眼中光芒直放,坚定地道:“师父,您看不如先把您老的修为提升到‘归虚境’如何呢?”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骇然。

    **********

    沈江平、徐正弈、申屠镇岳和手下的左少白、雷世雄,纷纷上座,此时各自神色阴沉,足见诸人心中不快。

    不过这时候的不快,却绝非双方之间关于停止攻击洞仙谷的事情出现了隔阂,而是因为新得到的一个消息。

    “我镇岳山城已经查明,那偷袭、屠戮洞仙谷属下的元凶,是两百年前的黑道巨凶‘冥狱’一伙,而且根据百里前辈传递回来的消息,他竟然发现魔门之人竟然与其有接触,现在双方人马加上重伤的曲归鸿,已经到了一个实难想象、但却顺理成章的地方——”

    众人抬起头来,死死盯着说话的“天钩”左少白。

    只见左少白眼中寒光一冒,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地方就是——万、恶、无、极、谷!”

    嘭!

    徐正弈猛地一掌,将身边一掌檀木桌震得分崩离弃,骂道:“这帮畜生,想不到竟然投靠了魔门。”

    申屠镇岳低沉厚重的嗓音响起道:“钟无极那老鬼数十年前便已经投靠了魔门,此时出手,只怕是魔门有了什么新的大动作,方才动用万恶无极谷这枚棋子了。”

    沈江平和徐正弈闻言都是一愣。

    沈江平快人快语,问道:“申屠城主既然早已知道钟无极投靠魔门,为何不早早向武林同道说及呢?”

    “哼,”申屠镇岳斜斜瞥了沈江平一眼,沉声道:“他钟无极又不敢来惹我,他归附朝廷还是魔门,管老夫何事?”

    沈江平一阵愕然。

    想来也是,以申屠镇岳的狂妄,无论是朝廷、白道,还是魔门,几乎都不看在他的眼里,相比于与魔门之间的互不交集,反倒是与朝廷和白道的仇怨更深一些。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合力一处,围歼了这群邪徒……”徐正弈趁机建议到。

    此时这个除魔联盟若是成型,无疑实力强大到了极点,不但包括了申屠镇岳、沈江平和徐正弈这三大天绝高手,其下镇岳山城、青衣楼、素裳宫、蜀山剑盟、侠隐山庄、昆吾派……天下十大门派占了其三,更有镇岳山城这个黑道第一大派,若是争取到洞仙谷和黑龙谷……

    这实力足以让世上任何决然大派覆灭!

    徐正弈想到这个极好的结果,不由得满面红光,直接出言建议,希夷地等待申屠镇岳的答复。

    未料到,申屠镇岳一声狂笑,起身喝道:“我申屠镇岳自从踏足武林以来,从来不知道与人合力是什么意思,所谓的盟友,不过是到了紧要关头背后捅刀子的混蛋。联合一事,暂且不必。不过是些无处躲藏的冥狱余孽,就算有魔门庇护,老夫也不放在眼里。老夫这就派人让朱雀将那冥狱余孽献出来,若是他敢说半个不字,老夫连他加上万恶无极谷一起铲平!”

    说完不理众人,拂袖而出。

    回头明堂之内,不但沈江平和徐正弈目瞪口呆,就连雷世雄和左少白也是眉头紧皱,不知如何才好。

    徐正弈有些焦急地望向申屠镇岳的左膀右臂,急道:“二位,您看此事可有斡旋余地?”

    左少白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雷世雄昂然而立,沉声道:“城主的意思,就是我等的意思,此事不必再谈。雷某告辞!”

    说完朝着沈江平和徐正弈一拱手,追着申屠镇岳的身影奔了出去。

    “这……”

    徐正弈颓然坐下,好好的同盟之事,竟然因为申屠镇岳的狂妄而功亏一篑。

    申屠镇岳意气用事,就算出击,只怕也是一场恶战。

    左少白长叹一声,无奈摇头道:“让二位为难了,我家城主就是这副脾气,即便敌人是个硬骨头,看来也得要我山城独立扛下了。”

    沈江平听出对方意味中的为难,不由得心思一动,也许通过左少白可以影响申屠镇岳的主意也说不定。

    “那依左先生之意,可需要我们做些什么,用以挽回申屠城主的决定么?”

    左少白想了想,叹道:“我也想与诸位同道一同行使斩妖除魔的大任,不过城主好强,不进人言……嗯,为难,为难啊……”

    说完之后,左少白礼貌地一礼,转身离去。

    沈江平看着对方身影离去,淡淡道:“也许我们的希望就在这位左少白的身上……”

    徐正弈站到他的身边,看着门外,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我不喜欢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分外的不喜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