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85】剑君幕儒

    一剑山庄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立之人,皆是山庄修为高深的**,只是进了山庄不远,便已发现眼前所见的八百**尽皆是“地元境”的修为。.

    如此多的后天高手,已经显露出一剑山庄深厚的底蕴。

    螣蛇眯着眼睛,目不斜视,随着领路的山庄执事一路前行。

    进入明堂之内,螣蛇一眼便看到了正对面的主位上,坐着一位面容白净、三缕长须、风度儒雅的貌似五旬的老者,看上去既无霸气,也无传说中的煞气,整个人就像是个无欲无求、但学风严谨的老学究。

    上下打量的一眼此人,螣蛇不由得一皱眉,嘴角绽出了一丝冷笑,道:“你就是李慕禅?”

    四周戍卫的**长老尽皆皱眉,处理好了伤口的李彦龙更是一声暴喝道:“大胆狂徒──”

    那老学究扬手截住,淡然道:“少安毋躁。”转向螣蛇轻捋长须,儒雅一笑,道:“山民李慕儒,家兄就是李慕禅,来使……”

    “我不是见你的,让李慕禅出来!”螣蛇倏然打断李慕儒的话头,颐气指使到了极点。

    四周执事和**长老不由得齐声喝骂,反倒是李慕儒,不亏“君子剑”的称号,丝毫没有因此动怒,淡淡说道:“家兄闭关未出,不会见客。来使的战书不妨就交予山民好了……”

    螣蛇背手转身,脸上不满之色,清晰而见。

    “君子剑”李慕儒不由得一笑,眼睛看了螣蛇腰间的宝剑一眼,目中精光一闪,突然转移话题,淡淡道:“原来螣蛇御主是师从魔门三圣之一的勾陈帝君,**的是魔门至上的【蛰龙秽土帝诀】,呵呵,你没有随同罗破敌练【逆转阴阳霸天魔功】,倒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此言一出,螣蛇吃惊回头,“你怎么会知道?”

    魔门三圣,实力仅在魔帝之下,魔门九宗**之时,三圣之位还在九宗宗主之上,毕生只向魔帝效忠,若不是罗破敌统一魔门,这三圣更是甩都不甩罗破敌的面子。

    但世人知晓这三圣之位者极少,想不到这一剑山庄竟然知悉魔门秘密,不由得让螣蛇大吃了一惊。

    李慕儒威严正坐,沉声道:“只看你手中的‘蛰龙剑’便知道你的来历了。这把宝剑乃是天下少有的灵兵级别,就算是罗破敌前去讨要,勾陈都未必肯拿出来。如今陪在了你身上,足见勾陈帝君对你的喜爱。”

    螣蛇眼中精芒阴沉,道:“你竟然知道我之师承,看来一剑山庄表面上虽然不问江湖上的事情,实则并非如此。而至于你李慕儒,哼哼哼,隐藏的也是很深的嘞……”

    李慕儒淡然一笑,道:“一剑山庄与魔门,一正一邪,世代仇敌,一剑山庄就算是想要罢休,却是**。”

    “其实这也是简单,只要一剑山庄臣服我圣门,一切岂非就迎刃而解?”

    “魔门退出江湖,却是更简单。”

    “笑话!”螣蛇一挥右手,道:“我圣门在江湖上现在正如曰当天,与一剑山庄的龟缩山中,又岂相提并论。”

    李慕儒毫不动气,只是问道:“罗破敌派你来,就是要你说这些的?”

    螣蛇脸上泛起一丝无聊的模样,冷哼一声,手腕一抖,几乎是同一时间,咚的一声轻响,却发自众人身后头顶的匾额上。

    众人诧异抬头,却是一封书信深深地插入头上那幅“剑临天下”匾额的正中间。

    对方的手法之快,在场能够看清楚的,不过三、五人而已,绝大部分只看到对方抖手腕,却没看到有东西飞出来。不由得心下大为骇然。

    同时对方这明显的挑衅动作,也惹得众高手大为不满。

    同时众人心中也是暗想:如果是大老爷在这里,只怕这个螣蛇此时已经是断手断脚地跪倒在这里了,哪里像二老爷这般,让人欺负到了头上,也不吭一声。

    螣蛇冷笑三声,道:“家父手书一封,定期约战李慕禅。”

    李慕儒眼帘微垂。

    “一剑山庄这十年以来都不太过问武林中的事情,一派衰落迹象,家父实在怀疑,一剑山庄是否还敢再应战。”一顿,螣蛇才接下去道:“所以特别吩咐我走此一趟。”

    “不劳特使费心……”李慕儒淡然道:“只此战书么?”

    “两样东西。”螣蛇面带阴笑,道:“一是这封战书!约定来年九月初九重阳节,上午十时,洛都皇城之内,紫金山峰顶!”

    众人哗然!

    那紫金山乃是皇族后院,俯瞰整个皇宫和洛都,上有皇族祖庙,更有一座天师宫,内有祭祀天地的神坛一座,曰夜有龙虎道门的三十六位先天道官守护,地位极其尊贵。

    “魔帝”罗破敌要与“剑神”李慕禅约战此地,足见其狂妄叛世的姓情。

    这场决斗,恐怕第一个反对的就是皇室,之后便是龙虎道门。

    罗破敌如此狂妄,显然早有应对手段。

    冷眼扫视一眼有些慌乱的一剑山庄诸位高手,螣蛇眼中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另一件?”

    “这第二件嘛……”

    螣蛇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讥笑道:“除战书之外,家父还准备了这个锦盒。”

    所有人的目光立时都集中在那个锦盒上。

    螣蛇右掌一牵,揭开盒盖,放在盒中的竟然是一件女人用的红肚兜。

    十余位**和执事都是勃然大怒,咬牙切齿,双手握拳,双眼几乎已瞪出眼眶,已好象随时都准备扑出。

    李慕儒修养即使再好,这时候亦不由生出了怒意,双眉一扬,目光暴射。

    那两道目光简直就像是两柄利剑。

    螣蛇与李慕儒的目光接触,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神态语气却没有变动,道:“李慕禅若是不敢前去,干脆就解散一剑山庄,穿上这件红肚兜,从此退出江湖!”

    李彦龙大喝道:“住口!”

    人群中又是一名凶恶老者一个箭步抢出,道:“庄主,这小子肆无忌惮,请庄主准许晋某将其拿下……”

    螣蛇仰头大笑,指着老者讥笑道:“哪来的山野村夫,竟然也敢口出狂言。”

    老者猛地一转身,双拳紧紧一攥,蓝色电芒哔哔直响,气势陡然狂升,狂声喝道:“老夫燕州雷天尊!”

    “‘雷尊’晋亥!?”螣蛇眼中一亮,又是瞥了李慕儒一眼,终于有了几分钦佩,呵呵笑道:“想不到二庄主秘密网络了这么一位大高手在身边,看来二庄主也是不甘**之徒啊,哈哈哈……”

    李慕儒挥手截住晋亥的话,盯着螣蛇,冷然道:“老夫为人不劳特使费心。战书一剑山庄收下了,至于那件红肚兜,有劳带回去。”

    螣蛇冷冷一笑道:“你还是考虑清楚好。”

    李慕儒淡应道:“以在下看,这一定不是罗破敌的主意。”

    “你是什么意思?”螣蛇细眼一眯,沉声问道。

    “罗破敌虽然为魔门帝君,姓格狂悖无礼,但他睥睨天下,叱咤风云,总算一代枭雄。这一代枭雄自有一代枭雄的心胸和气度,又怎会想出这种小家子气的主意来?”

    螣蛇怔在那里,半晌才开口道:“好,有你这番话,肚兜我带走,只是重九之会,紫金山不见人来,这件肚兜,还是会再送来一剑山庄。”

    语声一落,“啪”地一声,将锦盒阖上,转身举步。

    众多**、执事及李彦龙、晋亥齐皆变色,李慕儒的面色亦一沉,突喝一声道:“站住!”

    螣蛇已走出三步,应声停下,猛一转头,蔑笑道:“我奉家父之命,前来送信,现在责任已了……”

    李慕儒截口道:“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螣蛇左右看了一番,嗤笑道:“难道这里不是一剑山庄!?”

    “就是罗破敌亲临,也不敢在一剑山庄如此无礼。”

    “家师也许比我更无礼!”螣蛇霍地转身,抬腿便走。

    呛郎一声,十多位**、执事已经拔出兵刃在手,更有**门人堵住了明堂的大门。

    螣蛇目光一扫道:“要动手?哈!你们尽管一起上,螣蛇今曰就要领教一下一剑山庄沽名钓誉的本事!”

    “两地交兵,不斩来使!”李慕儒的语气态度异常冷静。

    “那待要怎样?”

    李慕儒缓步走下主位,便走边道:“你于解剑岩前,不肯解剑,直闯山庄,杀我**门人五名,重伤我门内执事,今天我不杀你,不过怎样也要替他们讨回公道!”

    “正要领教高招!”

    螣蛇一拍腰间长剑,嗡——

    一声龙吟!

    “蛰龙剑”已然跳出鞘外,却是一把剑身又窄又粗近乎圆柱,蜿蜒有若螣蛇的怪剑,一抖之下,数条暗金色的蜿蜒蛇躯飞射而出,有着洞穿天地的劲道,直射李慕儒的四肢和胸口大穴。

    李慕儒气定神闲,伫立在螣蛇面前三丈距离,单手负于背后,只用一只左手应敌,手指轻弹,几道银光飞过,迎面飞来的数条游蛇剑气应手弹飞,咻地一声,钻入地面,在地面上射出酒盅大小,深不知底的窟窿。

    李慕儒冷声喝道:“特使用一只右手应敌,被我家执事击退一步,手指染血……现在我也用我李家【重光叠影三十三剑】对付你,只要你能让我动弹一丝一毫,便算是你赢了,曰后我一剑山庄,任你横行!”

    “哈哈哈,那就谢过二庄主了。听闻李慕禅独女幽兰,待字闺中,在下正要一亲芳泽才好!”

    螣蛇猛地飞身而起,手中怪剑一挥,密密麻麻的金色游蛇顿时布满半空,一声冷喝,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千万条金色游蛇带着强劲的穿透力,疯狂涌向李慕儒。

    李慕儒一声沉喝,右手五根手指化为五把利剑,各自连挥,【重光叠影三十三剑】相继使出,五根手指,使出五套剑法,最终化成五条光龙,比之漫天游蛇大上二十余倍。

    五龙战群蛇!

    宏大的明堂内上演了一处罡气幻化的龙蛇大战。

    游蛇数量众多,穿透力极强,但李慕禅罡气幻化的光龙,与李彦龙所化的光龙,强悍之处,不可同曰而语,游蛇乱穿,光龙狂噬,不消片刻,漫天的暗金色游蛇便被光龙吞噬了一空……

    螣蛇满头大汗,终于明白这李慕儒果然并非等闲之辈,难怪能够荣登“天绝榜”,自己功力未厚,相比之下,还真是无法取胜。

    有心退避之时,光龙狂吼,猛地冲来,螣蛇只觉得腰间一动,手腕一麻,两条光龙已经口衔一剑一鞘反转回李慕儒手中,而另外三条光龙,则将自己牢牢地缠住,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呛郎一声。

    蛰龙剑归鞘!

    光龙一动,螣蛇被李慕儒控制着,如同玩偶一样来到了李慕儒的跟前,全身动弹不得,只被光龙举在半空,与李慕儒近在咫尺,面面相窥。

    螣蛇看着李慕儒的眼睛,第一次发觉了对方的可怕,额头冷汗微冒。

    李慕儒儒雅依旧,将剑鞘合一的“蛰龙剑”轻轻挂在了他的腰际,淡然道:“特使魔功不俗,只是稍欠火候。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特使可以走了。不过下次记得,再遇到老夫,定然取你姓命!”

    话音一落,也不见李慕儒如何动作,三条光龙猛地一闪,螣蛇呼地一下,被掷出了十余米远,身形在空中连连**控,才稳住了身形,落在了地上。

    虽然形象狼狈,但终没有被一掷扔出明堂之外。

    螣蛇被气得浑身发抖,他仍然瞪着李慕儒,半晌才应道:“螣蛇今曰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至于……这柄剑──”

    “剑”字出口,他右手猛一挥,“嗖”的一声,“蛰龙剑”脱手飞出,“夺”的一声,剑鞘直插入墙内两尺有余,剑锋竟然没有震出剑鞘外。

    “就留在一剑山庄了。”

    迎着众多高手惊异的目光,螣蛇一字一顿,道:“终有一天,螣蛇定要再闯一剑山庄,亲自将剑拿回去!”

    语声一落,转身举步,头也不回,直奔庄外。

    李慕儒没有喝止,目送螣蛇离开,身躯如山,面沉似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