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82】街头刺杀

    燕绝翎也是使剑的好手,怎会看不出来对方现在所展示的心法乃是剑术中登峰造极的成就--“气剑合一”!

    在一剑之下,已经难辨人身、长剑、罡气,这所有的因素,都已经转化在了一处,人就是光、就是气、就是剑……

    对方一出手,就已经将他置于死地了!

    “不要!”

    人群中卢巧珍惊恐高喝,同门师兄弟的子侄在自己面前身死,只怕自己这辈子都没脸回蜀山了。

    可是这一剑来得太突然、太决然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面相和善的左少白,竟然会在自己出手的第一剑,就使出了超常的必杀剑招,而且看样子,这一剑只怕已经有了接近归虚境的高绝实力。

    不愧是申屠镇岳的左右手,能有如此实力,当真是让人佩服万分。

    长啸入云,燕绝翎惊骇欲绝,双手握剑,随着身体的左右晃闪而幻映出光轮流旋,芒弧似斗,一串隼利的丈圆光圈套接拥挤,**明灭飞转,刃口划空,其声尖锐。

    眼见对方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打算,燕绝翎只能使出浑身解数,拼命抵挡……

    就在此时,一抹淡如云月的剑影倏然卷了上来……

    三方倏然相接——

    银轮消散破灭,有如天灯猝陨;光龙逆飞上天,化为一道银芒远去……

    燕绝翎闷哼一声!

    身子连连打着转子往外仆倒,连天的血雨四散挥洒……

    “公子!!!”直到此时,那琴剑二童方才有机会惊叫一声。扑上前来!

    而光虹乍现。左少白上身略微一晃。回头时,一片衣袖的布料在他眼前缓缓飘落……

    左少白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慢慢凝聚的目光落在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身上。

    来人落地之后踉跄几步,身形不稳!

    接着又一甩头,左手捂着右肩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同时拼命甩着右手,道:“左兄不愧是镇岳山城的大总管,武功果然绝伦。可是眼前这位燕老弟不过就是年少轻狂了一些。出言不逊,也做错了几件事,但就此丧命,却是有些不该了吧?”

    “封大哥!”

    申屠娇娇一愣,顿时惊喜出声,人也立即迎了上去。

    左少白心中杀机再次大盛!

    “不好意思,在下让诸位受惊了……”左少白还剑入鞘,淡然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试一下燕兄弟的剑法,并无害人之心,只是想不到在下的剑法杀气太重。让诸位以为我有杀人之心,却是冤枉!”

    左少白淡淡笑道:“燕兄弟无故屠杀我屏东分舵一事。还未有公论,我若是此时杀了他,只怕武林同道还以为我杀人灭口呢……”

    “蜀山剑法果然不俗,左某领教了!”

    左少白说完这句话,转身洒然而去!

    只留下颇为无语的白道诸人……

    燕绝翎半伏在地上,久久不语,眼中恨意滔天。

    下山以来,这是他第二次输在别人手里,还是靠着一个不相识的人物出手才救了自己一命,很显然,这个来人的剑法也在自己之上。

    心高气傲的燕绝翎更是万万的心中不平。

    “封道长出手果然不凡,而昆吾派剑法亦是天下无双啊!”静怡师太的话落在燕绝翎的耳中,而是刺耳非常。

    昆吾派!

    又是昆吾派!

    百年前的昆吾派在剑法上也不过是有“五大神剑”著称而已,而我蜀山却有“六峰绝剑”可以媲美,为什么到了今日,我传承完成的“六峰绝剑”却是比之灭门百年的昆吾派还要不如!?

    猛地一拳砸在地上,燕绝翎飞身而起,冲出了山庄之中……

    “公子!”

    琴剑二童慌忙追寻而去。

    封清岩有心追去,却被卢巧珍伸手拦住,道:“唉,算了吧,绝翎这个孩子太过骄傲,不是好事,有了这几次挫折,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好事!”

    **********

    两日之后。

    鼎州城。

    鼎州城虽然并非荆州最大的城市,但它北靠大江,东抵洞仙湖的商业城巿,规模也是极其宏大,城呈方形,以十字大街为中轴,街道房舍均整齐有序,临街的民房多以插拱出挑檐廊,夏日遮荫,霪雨防淋,既方便行人,感觉上更是亲切舒适。

    只看家家户户的门面都用木雕花饰装修,便知住民殷富,人人安居乐业。

    此时叶清玄亲自赶着一辆巨大的马车进入了城中。

    马车上,六个巨大的酒瓮都将近有一人高,难得竟然可以靠着一辆马车拉入城中。

    路上行人指指点点,都说只怕那酒瓮不过就是空坛子而已。

    叶清玄兴高采烈,心中暗道:就算里面装满的是金银珠宝,也不如此时装着的几个大活人重要啊!

    经过一道横跨长街的过街楼,叶清玄仰首上望,只见一座酒楼上富饶特色的镂花窗户和翘起的屋檐,感受着市内喧闹的气氛时,一股难以形容,但又无比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风闻叶兄从武林圣地归来,何以好好的少侠不当,却改行贩酒了呢?”

    惊讶望去,一道人影从酒楼二楼的窗户中飞身而下,正立在街道当中央。

    来人一袭白色武士劲装,腰扎大带,一把金鞘大刀紧缚背后,鲜红的刀缨迎风招展,更衬得来人风流倜傥,英伟不凡。

    叶清玄朗声大笑,道:“宗兄,一别数年,想不到今日一见,竟是在此!赶紧上车一叙……”

    来人正是宗轩。

    宗轩轻身飘落而起,落在车辕边上,直接盘腿坐在车座之上。

    叶清玄出言问道:“风闻宗兄行侠冀州。我还感叹不能与你相见。怎么今日有闲前来荆州呢?”

    宗轩笑道:“说来话长。宗某本来帮着朝廷在冀州平叛太平道。稍立了点小功劳,便被人嫉妒,无聊之下便听说皇甫泰明在扬州,便想着要南下摩天岭,看看有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没想到路上听闻沈江平沈大侠广发英雄帖,召集武林同道来鼎州城相聚,共同平息一场武林大祸,兄弟凭生最为敬仰的就是沈大侠。所以千里迢迢从冀州赶来,就是要帮着沈大侠献上一份力气。”

    “难得宗兄一片侠肝义胆啊!”叶清玄点头笑道。

    “哪里,哪里……是我羡慕叶兄才是,两年未见,兄弟就已经突破先天之境了,唉,听闻诸位兄弟大多步入先天, 而偏偏小弟不成材,还在后天徘徊,迟迟不能步入先天。向来真是汗然啊。真是可惜年少之时没有拜得名师,只是靠着一些野路子。不知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啊……”

    叶清玄心中暗自一震,想起当年探知宗轩身负【金晶琉璃决】的事情,这门功法,若不吸附同样内功之人的内力,决然不可能步入先天,自己因此怀疑过宗轩的来历,此时倒也不妨试探一番,看看他主动接近自己到底是一番巧遇,还是另有目的呢?

    叶清玄心中笃定,正要开口试探之时,旁边不知道是什么人家燃放鞭炮,突然将一串炮竹仍在了道路中间,噼里啪啦的一炸,马车的马匹倏然受惊,希哷哷地一声,直直地朝前方冲了出去。

    宗轩和叶清玄都是一惊,因为发生太过突然,一时都没有拉住马匹。

    街上行人瞬间大乱,马车冲出去了二十几米,眼见前方一个孩童背对着马车立在街中央,叶清玄一声大喝:“宗兄帮忙拉车!”

    甩手将缰绳丢入宗轩手中,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残影,扑向了街道中心的孩童。

    叶清玄身势如风,看得宗轩一个愣神,手中自然不怠慢,紧紧拉着缰绳,而前方的叶清玄已经凌空将孩童抱在了怀里,孩子一声惊叫,叶清玄飘向马路旁边,关心问道:“小孩不要慌,你没事吧……”

    就在叶清玄抬眼望了被拉停的马车之时,怀中孩童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白粉,倏然一甩,呼——

    叶清玄只觉得眼中一辣,双眼顿时不能视物……

    石灰!

    叶清玄心中警讯大起,慌忙凝聚护身罡气护体,同时将孩童抛飞!

    这时心脏位置猛地一痛,却是被人刺了一匕首,不过自己护体神功够强,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可是伤口传来的麻痹之感,立即让他明白自己中了毒了!

    而直到此时,旁边宗轩的一声惊叫才响了起来——

    “叶兄小心!”

    砰——

    街道旁边的一处重楼,二楼向着他们的大花窗突然爆炸开来,化作含蕴劲气的千万点木屑,朝下面经过的马车激射而去。

    有杀手!

    叶清玄顿时有了反应。

    【摩诃罩罗功】全力施展,二十米方圆之内,任何事物的一举一动都浮在在了他的“眼前”……

    有眼无眼,对于现在叶清玄来说,毫无不同!

    一早做出提醒的宗轩首先作出反应,飞身扑到了叶清玄身边,金丝砍背刀拔在手中,扯着叶清玄的衣袖,往外就跑。

    tmd,这帮子杀手的手段果然诡异,没想到那个看似儿童的人物,竟然是个侏儒杀手,宗轩暗骂自己没有再打听的仔细一些,现在叶清玄双眼不能视人,战斗力大打折扣,自己虽然想着提醒对方,但此时弄不好连自己都会死在这里。

    宗轩扯着叶清玄只跑出两步,便被叶清玄扯着站住,道:“不能走,他们的目标有可能是坛子……”

    “坛子!?”

    宗轩不明白这坛子有什么重要。

    不过就因为这么一耽误,楼上已经冲杀下来一位极为厉害的剑手……先天剑手!

    宗轩一咬牙,大喝一声,挥刀就要冲杀上去。旁边人影一闪。却是叶清玄抽出碧落剑。率先弹上了半空,来袭杀手的长剑已像一道闪电般,在激雨溅飞般的木屑助威下,向叶清玄杀来。

    宗轩大骇莫名,不明白双眼被废的叶清玄,怎么会准确地判断出敌人的方位,半空中已经传来叶清玄的警告声:“这里交给我,你注意旁边!”

    宗轩心生警兆。环顾四望之时,前后左右均已有人迫近,杀气骤盛。

    宗轩心中一沉,这个时候,自己命悬一线,也终于真心实意地与叶清玄站在同一条战线,开始并肩而战了。

    “叮!”

    叶清玄的碧霄剑架在杀手这雷霆万钧一剑的锋锐处。

    那蒙面杀手眼中顿时一惊,想不到对方闭着眼睛依然有如此敏锐的五觉,长剑猛地一旋,数道剑风向下旋落了下来。

    叶清玄冷哼一声。手中碧落剑立时产生一股奇怪的拉扯力道,使杀手的剑势一偏。剑风立即歪掉,偏向了一旁,而且那股拉扯力道极大,不但让自己完全用不上劲力,手中的长剑更是差点脱手甩飞。

    这刺杀经验极为深厚的刺客显然想不到有人能及时挡格他必杀的一剑,而且还能在闭目的情况下使出如此诡异的招数,一招无果之后,再要疾施杀手时……

    “铮!铮!铮!”

    叶清玄连续三剑攻来,速度、角度、招数,无一不是妙至毫巅,那刺客顿时大骇,这哪里还是双目不可视人的人物,简直就是剑法大宗师。

    这名刺客硬挡了叶清玄三击,在对方还未展开真正杀招之时,已经借力飞退回了二楼的窗户当中……

    叶清玄迫退强敌的时候,地面上的宗轩,却是陷入了极度的危险之中。

    此时的宗轩,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陷入了极度被动的局面。

    由于事情来行大快太突然,冲上的行人弄不清楚发生甚么事,看见刀光闪闪的都是本能地的往四外避开,令混乱的情况更混乱。

    刀光连闪。

    宗轩瞧着敌人刀锋的一点光芒,从正面循着一道弧线,照他面门刺来,刀气把他完全笼罩,对面的杀手面容陌生,属于钻入人群中绝对不会被人一眼认出的那种普通相貌,不过刀法已达一流刀手的境界。

    如果只是眼前这一刀,仍是难不倒他,可是问题除了这一刀之外,还有右侧劈向颈侧的一刀,以及从后方朝他背心疾刺的长剑。

    最可怕是背后那看不到的剑手,才是他宗轩的劲敌。

    在剑锋离他尚有尺许距离的时候,他的整个背脊就已经像是浸在寒冻的冰水里一般,这深厚的功力显示出对方绝对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风剑所说的五大杀手,都是先天级别,除了头顶上攻来的那个剑客之外,这背后的来人,也定是那五人中的一员。

    而同样步入先天境界的叶清玄,此时正在头顶上与人激战,一时帮不到自己,要想活命,只能施展浑身解数了。

    宗轩由于在敌人进攻时来不及拔出金丝砍背刀,暗叹一声。直挺挺的朝前倒下去,同时右脚向后疾蹴,同时右手一记劈空掌,攻向右侧劈向颈侧的刀客,左手猛地一拖背后刀鞘的底端,呛郎一声,金丝砍背刀应声出鞘,直直地顶在了正前方刀手的胸膛上。

    这一招之下,宗轩立即破解了身前的两名刀客的攻击,不过自己朝后疾蹴的一脚却已落空,敌人腾空跃起,从空中向下一剑继续刺向自己的背心。

    而宗轩此时已经顺势右手接住宝刀,一个横旋,向右侧翻滚而去,同时一刀上撩,当的一声,正中从天而降的一剑……

    不过敌方乃是先天高手,就算这一击被宗轩挡住,但强大的真气力道也不是宗轩一个后天高手完全能够抵消的。

    噗——

    一口鲜血喷出,宗轩如遭雷击,瞬间抛跌到了数米之外。

    宗轩一沾地面,立即翻身而起。

    他动作快,同样也有动作快的,宗轩一抬眼,眼前已经刀光像风卷狂云般翻腾而至,前方攻来者左右手各持一把锋尖泛红的淬毒匕首,其人身材不高,打扮得仿佛是一个孩童,正是之前用石灰迷住叶清玄眼睛的那个侏儒杀手。

    宗轩是第一次与这个对手交锋,但一见到对方的刀法,却是心下一动,他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知晓其刀法中破绽的一套武功。

    同时向他突袭的尚有两人,一人从后方攻来,同刚刚给了自己一剑的家伙一样,也是先天级别的高手,用的是两把短柄斧,车轮般阵动着攻来,狂猛无俦,若给劈中,保证筋裂骨碎,甚么护体真气都捱受不住。

    另一人功力虽然是后天境界,不过亦属一流好手,用的是双钩,分取他颈侧和右腰眼,在腹背受敌的形势下,反倒是这个人离他最近,对他威胁极大。

    刹那间,他便被逼入进退不得的绝境……

    只要被眼前的侏儒高手缠上片刻,自己必然会陷入使用双钩者的夹攻当中,而等到使用双斧的先天高手赶来,自己定无生存的希望。

    所有的生机,都在眼前的侏儒身上。

    宗轩狂喝一声,朝着侏儒冲杀过去,对方森然一笑,双手毒匕幻化出万道恶光,朝着宗轩卷来。

    宗轩大刀疾劈,直奔侏儒眉宇之间。

    金丝砍背刀又厚又长,而双匕首则奇短而险,看起来似乎宗轩这一刀颇有以长击短的用意,不可谓不高明……

    只是那侏儒脸上阴险一笑,双匕首倏然变长,直直地朝着宗轩射来,原来匕首的尾端有着钢丝连接,瞬间当成暗器攻来,而且还能依靠内力操控方向,化短为长。

    眼见双匕首便要刺入宗轩的前胸,未料到宗轩脚下一滑,整个人倏然摔倒,好巧不巧地让开了这一招,侏儒惊愕的表情倏然定格,接着一道血线从额头浮现,并且瞬间向下延伸……

    嘶啦一声!

    侏儒刺客被宗轩诡异的一刀从头到脚,剖为了两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