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81】霸刀镇岳

    “都住手!”

    一声断喝出自“天钩”左少白,“贵客面前,怎容尔等胡闹!?”

    左少白一声喝令,镇岳山城诸人都是齐齐震慑,不敢再出言分毫,连着申屠娇娇和申屠霸天二人也是乖乖听话,足见其人在山城中的地位何等重要。

    燕绝翎脸色一冷,还要辩驳,却被卢巧珍从背后一指点在穴道上,身子一僵,顿时没了脾气。

    小辈的几人住了声色,剩下的高手风度自然还是有几分的。

    一行人免除了一见面便动武的尴尬局面,左少白轻轻一笑,侧身一伸手,道:“诸位贵客,我家城主摆开酒宴,正等着诸位到来,诸位,请——”

    沈江平与徐正弈对视一眼,迈步率众而去。

    申屠镇岳是个足够霸气的人,他也是个不讲理的人,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不用去跟别人费尽心力地讲道理,他的刀,就是他的道理。

    的确,暴力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不过在申屠镇岳的眼中,绝大部分的问题,是可以靠暴力解决的。

    他最擅长的就是暴力,他也喜欢用刀去完成自己的心愿,这样最直接、最干脆,也最没有后遗症。

    但当一个最不喜欢讲道理的人,突然坐在那里跟人讲道理的时候,要么就是他已经完全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要么就是他心底已经完全有了决定,不过就是耍着人玩或是给某人几分面子而已。

    沈江平和徐正弈被左少白引领着步入一座巍峨大厅的时候,抬头望去,一头雄狮一样强壮的雄壮老者正捧着一个酒坛豪饮不止。、

    其下方左右两侧,也是坐满了形象各异的大汉,正自畅饮不止,只是看这群人的打扮便可以确定,这里没有一个善类存在,都是刀头舔血数十载的黑道凶徒,尽管知道迈入大厅中沈江平和徐正弈二人的身份,这群无法无天的恶徒,依然斜楞着眼睛,梗楞着脖子,一副没事找事,没茬找茬的模样,分外不把这些正道人士放在眼里。

    沈江平和徐正弈是何等人物,哪里把这些凶徒放在眼里,冷哼一声,视而不见,只是同时看向了台上的申屠镇岳。

    客人未曾入座,主人便已大啖纷纷,这显然不是什么待客之道,申屠镇岳这是在向自己二人表示不满,表示他根本不在乎二人的联手之力。

    左少白避过几名上前敬酒的豪客,直接到了申屠镇岳身前,低声附耳说了几句。

    申屠镇岳抬眼望了大厅前的二人一眼,一道如同刀芒一样的目光扫过二人心头,二人不由得暗赞申屠镇岳的功力和煞气果然深厚。

    申屠镇岳一摆手,大厅中喧闹的声音立时停了下来,一声冷哼,申屠镇岳粗豪的嗓音立即在众人耳边响起:“沈江平、徐正弈!你们两个混蛋收了吕易风多少好处,大老远跑到老子这来当说客,好大的胆子!”

    话音一落,酒坛子嘭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之上,足见申屠镇岳此时的怒气之深。

    大厅中顿时寂寂无声,而突然间一人放佛拍马屁一样地拍案而起,指着沈江平和徐正弈二人破口大骂道:“对,城主说得对。你们俩好大的胆子,竟然招惹我们城主,还不快快跪地求饶!”

    众人同时露出不耐的神色。

    徐正弈上下打量了一下此人,笑道:“这不是人送绰号‘香菜根’的**贼蔡金伦么?听说你不是投靠了摩天岭,混得风生水起了么?怎么现在扬州混不下去了,改投申屠城主了呢……”

    “嗯?”

    申屠镇岳闻言一听,立即转头看向那人,道:“你小子是摩天岭的人!?”

    那蔡金伦一愣,连忙解释道:“回城主,小人是大威天德王派来相谈结盟事宜的使者……”

    申屠镇岳脸上不悦之色立即冒起。

    一旁左少白连忙出言道:“城主,此时我方进攻洞仙谷与黑龙谷联军,若有摩天岭与我结盟,足以牵制朝廷大军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属下……”

    “够了!”申屠镇岳猛地打断左少白的话语,怒声道:“少白,你知道老夫的为人,平生最讨厌吃里扒外的歼贼,他霍尔惇在家称王称霸老子不去管他,但他敢引大西蕃国的外族入侵华族领地,就**的万恶不赦,你还敢让他的人来我的宴会!?”

    左少白一惊,顿时跪倒在地,沉声道:“属下办事不力,请城主惩罚!”

    “滚下去,自领三百脊杖,不许用真气护体,知道了么?哼,快快下去领罚,打完回来记得陪我喝酒……”

    “属下遵命!”左少白不敢抗命,立即下去领罚。

    沈江平和徐正弈等人都是不明所以,这申屠镇岳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就如此不给左少白面子,真是让人大吃了一惊。

    众人还未说话,旁边那蔡金伦惶急出言道:“申屠城主,我家王爷可是真心诚意要与……”

    嘭——

    “聒噪!”

    话未说完,申屠镇岳已经是横挥了一掌,那也是先天高手级别的蔡金伦上半身登时化为一片血雾,倏然向后喷洒了整整一面墙壁……

    申屠镇岳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朝着厅内的众人说道:“tmd,这年头连霍尔惇那个死娘炮都敢称王爷,那老子岂不是可以称帝了?”

    大厅中的群雄登时轰然大笑。

    申屠镇岳高声喝道:“来人,去把那什么蔡香根儿的那话儿割下来,用好酒泡上一坛,给霍尔惇送回去。让那个死娘炮好好补补,知道一下纯爷们该如何争天下。卖**给外族人,有个蛋的出息……”

    轰,哈哈哈……

    申屠镇岳越是嚣张放肆的喊话,这群黑道人士就越是崇拜非常。

    沈江平和徐正弈终于领略了这位黑道第一人物的风采,嚣张、狂妄、不可一世,但却是奇异地受到了黑道群雄的崇拜,如此狂放不羁的人物,的确有他个姓鲜明的魅力存在。

    有了申屠镇岳这一次的表演,沈江平和徐正弈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这位申屠镇岳并不是那么难以接近,最起码他与武林正道一样,同样讨厌引外敌入侵的摩天岭。

    申屠镇岳动手杀了摩天岭的使者,绝对跟他们交恶,最起码在这个时候,沈江平发现了与对方利益一致的相同一点了。

    “你们两个好,很好,老夫盼望见到你们这样的英雄许久了……江湖**,高处不胜寒啊,有你们这样的人物出现,这个江湖,还他娘的变得有点意思!”

    申屠镇岳咆哮了两句之后,一伸手,喝道:“来人,看座!”

    话音一落,立即有手下搬来了两套桌椅,二人刚刚落座,宴席流水一样的摆了上来,顷刻间二人面前已经是一座子的酒池肉林。

    沈江平拱手为礼,说道:“城主,这外面还有素裳宫几位师太未曾进来……”

    “唉,”申屠镇岳一挥手,不屑说道:“咱们爷们说话,让些娘们进来搀和有个蛋的意思,还是些吃斋念佛的娘们,不爽利,不爽利,如果沈大侠想要娘们,我山城有绝色的女子无数,回头我送一对没开苞的原封货给大侠尝尝……哈哈哈……”

    众黑道人士同时报以男人最理解的笑声。

    沈江平暗叹了一口气,在个姓上自己与这些黑道狂徒实在难有话题可谈,要不是身负平靖江湖的使命,自己绝不愿在此地多停留片刻。

    沈江平为人正派,不喜黑道行径,但一旁的徐正弈却是适应的很,坐在那里,早已经拎起一只巨大的鹿腿,大口地撕咬起来,同时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不错,不错”。

    申屠镇岳看得极为开心,大笑问道:“徐胖子,我这里的鹿肉不错吧……”

    徐正弈一抹嘴巴,点头答道:“申屠城主调制的鹿肉一如既往的鲜嫩、醇香,比之四十年前犹有过之啊……”

    沈江平不由得一愣,怎么这徐正弈四十年前还认识申屠镇岳啊?

    申屠镇岳拍腿大笑,道:“哈哈哈,果然我一双慧眼不差,四十年前老子没有一刀砍了你,就是看中你小子这股子不拘泥与一格的姓子,否则你们青衣楼早就被老夫一人一刀给挑翻了……”

    群雄闻言大哗出声。

    徐正弈也不辩驳,对着一脸惊咦的沈江平淡淡解释道:“四十年前,家师‘罗天掌’戚宫明位列天绝榜第七位,申屠城主前来挑战,双方秘密比斗,嘿嘿,说是秘密比斗,其实时下也有几位武林高手作为见证,而我作为家师唯一徒弟,也参与其中。家师不敌,亡于刀下,申屠城主见我年轻,放了我一马,至今,四十余年了……”

    众人听到这段武林秘辛,不由得暗暗吃惊,原来当年的“罗天掌”戚宫明不是自动退下“天绝榜”,而是被人挑战身死才丢掉的排名啊……

    想不到四十年前的申屠镇岳就有如此凶悍的实力。

    但斩草未除根,这可不是申屠镇岳的行事准则。

    申屠镇岳笑道:“当年不杀你,不过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你的‘大天罗掌’练得极其不对……”

    徐正弈奇道:“当年先师也曾这么说过,但我的掌法练得不对,为什么城主还肯放我一命?”

    “因为你的掌法是你为自己创出来的,不是学的他人掌法!”

    徐正弈一脸惊奇。

    申屠镇岳继续说道:“武学之流,每个人的特点不同,就算同样学习一套**,即便是最相像的双胞胎,进境和威力也不尽相同,这就是因为每个人的身体条件和行为习惯不同造成的……哼,你师父的‘大罗天掌’我已经领教过,虽然传承完整,应用得当,但终究是前人的玩意,没有任何变化,用起来一代不如一代,后世**没有一个能够超过创出这套绝世武学的先祖!但是你不同,你小子懂得变通,知道了拳理之后,能够根据自身的身体条件变化拳招,当年我就相信,有朝一曰,你定能超越你的师父‘罗天掌’戚宫明。今曰一见,哈哈,果然如此了吧,你小子的真实实力,应该足以迈入‘天绝前五’,绝对有资格向我挑战,嘿嘿,不过你现在想赢我,却是早了十年啊……哈哈哈……”

    申屠镇岳一席话,若得众人又是惊呼连连。想不到一向神秘的青衣楼主,竟然武功提升到了如此境界,真是让人惊骇意外的很。

    不过对此,徐正弈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兴奋之情,摇头苦笑道:“城主这一席话,委实给在下惹来了无穷麻烦啊……”

    申屠镇岳狂笑不已。

    徐正弈见气氛不错,就直接说道:“其实我等这次前来,所为何事,我相信城主已经心中有数,但不知……”

    “唉——”申屠镇岳伸手制止,眼中一缕精芒闪过,笑道:“今天晚上,我们只叙旧,不谈其他……吕易风有什么想法,让他亲自来谈!”

    沈江平和徐正弈互看一眼,齐齐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两方人马之间的矛盾,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化开的。

    **********

    大厅之内,欢声雷动。

    大厅之外,剑拔弩张……

    申屠霸天混身破破烂烂,手中的大刀早已丢到了十几米开外,而在他面前,燕绝翎倒提宝剑,冷眼盯着对方。

    “我说过,让我出手,你只是自取其辱!”燕绝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傲。

    旁边徐希羽、申屠娇娇等人,则都是一脸的不快。

    对于燕绝翎和申屠霸天二人,实在没有人能组织得了他们,果然在一阵言语挤兑之后,二人选择了公平比武。

    燕绝翎再次用自己超群的剑技,赢下了一场比武,而一向自大的申屠霸天,也再一次发现了自己的没用。

    毕竟是寄人篱下,所以燕绝翎没有杀死申屠霸天,不过是小小地惩罚了对方一下,算是教训。

    不过这个在燕绝翎看来已经是轻的不能再轻的惩罚,却是对镇岳山城诸人最严重的挑衅。

    毕竟申屠霸天是申屠镇岳的儿子,再不济,也是少城主,如此被人羞辱,他们岂能善罢甘休。

    “好个狂妄的小子,让我来教训你!”申屠娇娇咬牙切齿,拔出鸳鸯刀就要上场。

    燕绝翎冷哼一声,道:“我不与女子比试……”

    “你——”

    申屠娇娇瞬间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此人时他说过的话语,看来他一向是歧视女子之人,这一点倒是跟他的父亲有些相似,也更让一向好强的申屠娇娇气得不轻。

    双刀一提,就要上场。

    这时,旁边悠悠传来一个声音,道:“大小姐,你千金之躯岂能与这种身份之人动手,不如还是让在下来领教一二吧……”

    随着轻柔的话语,场面转出一个身影来,正是自领了惩罚的左少白,只是他此时后背被鲜血沁透,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

    “左大哥,你这是……”

    申屠霸天惊讶出声,申屠娇娇更是惊呼一声,扑了过来,伸手就要触碰他的后背,却被左少白微笑着打断,道:“大小姐放心,不过是皮外之伤。少白鲁莽,做了错事,被城主小小惩戒,也是自作自受!”

    “可是……”

    “没有关系!”

    左少白微笑着步入场地,淡淡一笑,道:“这位燕兄弟,请吧……”

    燕绝翎看了对方背后一眼,道:“我不跟伤者比试!”

    左少白哈哈一笑,接着银白色的护身罡气一震,嗡的一声,左少白上半身被鲜血染红的衣衫尽数飞碎,露出精壮的上身,而他原本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的后背,在众人肉眼可见的情况下,缓缓愈合,瞬间变得正常起来,原来的伤痕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是皮肤稍稍有些通红发烫而已。

    “好厉害的【生】系真气啊……”

    素裳宫几位师太慨叹道。

    这种武学,世上罕见,每一个【生】系**的所有者,无一不是最难缠的武者,想不到今曰在镇岳山城的手下中见到了这么一位。

    燕绝翎眼中精光一闪,也是一副大感兴趣的表情,长剑一指左少白,傲然道:“既然如此,拔剑吧……”

    左少白轻声笑道:“只有死人才见过我出剑,你确定要让我拔剑么?”

    燕绝翎倏然一怒,对这种狂妄的对手他更是分外不能容忍。

    大喝一声!

    燕绝翎的“千翎剑”斜里挥闪,荡起一片银芒。

    左少白往后急退五步,双眼异彩灼灼,嘴角轻撇出一丝冷笑。

    他已经动了杀机,不是因为燕绝翎与镇岳山城有着灭掉分舵的大仇,而是因为对方侮辱了申屠娇娇……

    没人能侮辱他看上的女人。

    他很早以前,在申屠娇娇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她,这是左少白深藏在心中的秘密,世上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燕绝翎千不该万不该,当着他的面侮辱申屠娇娇,所以他,应该死!

    瞬息间,他就地翻跃,而就像魔法一样,他这身形翻跃的同时,“霍”的一响,“天钩”出鞘,顿时寒电裹体,看上去就如同一股光虹,一条并射着冷芒星辉的光龙,飞腾九天般,嗤声响着,破空掠奔燕绝翎!!

    一招之间,便已是杀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