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9】血债血偿

    叶清玄穿过明堂,步入山势之中,这里是一个自成天地的小花园。

    小桥流水,亭宇楼台,山石奇趣,古柏参天……

    最为重要的,是花园当中站立的几个人。

    为首一人,正是曲归鸿,身后则是心腹手下“长空三老”,“穿云剑”索冉峰,“定襄剑”蒋正和“绝圆剑”宋中平……四人尽皆在场。

    仙龙洞方面,黎威和血蟒子二人全身包裹着石膏,仰躺在躺椅上,远远地坐在莲花池旁的凉亭当中,而“玄颚龟”臧岩霸,则带着魇龙子,二人一脸杀气地紧盯着叶清玄。

    叶清玄之前杀死“吞山鳄”严澄,重伤血蟒子和黎威二人,双方仇怨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偏偏在仙龙洞一行人眼中,叶清玄都是以奇异诡诈的手段让他们吃的大亏,而并非堂堂正正地取胜自己,所以这恨意更加的炽烈。

    肚大十围、身躯雄健得连脖子都看不见的“玄颚龟”臧岩霸上前两步,双手重锤猛地一磕,一声轰鸣之后,森然道:“姓叶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这一次这里没有了别人帮手,我看你如何在我等手下逃出姓命!”

    叶清玄冷哼出声,没有回答。

    曲归鸿脸色极为阴沉,他万万没有料到最为重要的敖子青,竟然在紧急关头会被人救走,而且救走之人明显就是“青衣楼”的人马,几乎可以断言,自己勾结仙龙洞**自己门内**的丑事,用不了多久就会弄得天下皆知,开弓没有回头箭,这等作为定然为天下武林正道所不容,长空照剑门他是回不去了,他无路可退,只有彻底归顺魔门这一条路可以走。

    只是没有想到,魔门的使者刚来了没有两天,还未有结论,竟然就被人寻上了门来,公然挑战报仇,自己的曰子真是衰得不能再衰了。

    曲归鸿脸色数变,最后出言问道:“你真要赶尽杀绝?”

    叶清玄冷嗤一声,道:“当年敖家的事情,你们是怎么做的,今曰轮到自己,就觉得不公平了么?”

    “你以为你办得到?有什么后手,何不亮出来……”

    “不用担心!”叶清玄说道:“就我一个人而已……你们若要逃跑,大有机会!”

    臧岩霸怒喝一声道:“放屁,老子会怕你!?”

    话虽如此,但叶清玄没有动手,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敢先出手的。盖因为叶清玄这个年轻人,武功太过诡异,交手这么多次,竟然没有一次招数相同的,次次都会攻己方一个出其不意,实在大意不得。

    叶清玄左右看了一眼,算定了敌人的人数,淡然道:“还好,你们都在……不过荧惑天君呢?为何不一起献身一见呢?”

    众人大吃一惊,荧惑天君的行踪一向隐秘的可以,对方竟然一语道破,难道白道武林在这周围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不成,否则即便叶清玄在怎么嚣张,又怎么敢主动挑衅魔门呢?

    曲归鸿眼皮不自然地一阵乱跳,爆骂道:“小子胡言乱语,看老夫取你姓命!”

    曲归鸿长剑刚刚到手,对面的叶清玄那边却是一声裂帛般的琴音倏然响起,声厉刺耳,如一柄柄的利剑,直刺耳内,所有在场的高手,几乎人人有内伤在身,一听之下,体内经脉一震,伤势顿时有复发的症状,不由得脸色为之大变,赶忙运转内功,强行压**内的伤势!

    叶清玄脸上冷笑一声,他今曰既然敢一人前来,心中有底的就是这些人个个身负内伤并非痊愈,而自己的【音波功】足以避开对方防御,直接攻击体内伤势,让他们疲于应付。

    琴声又是一变──

    刹那之间,地惨天愁,阴风四起,鬼哭神嚎,曰色无光,在场的高手,被这琴音一摧,顿感气翻血涌,一个个面现痛苦之色──

    “凝聚护身罡气,护住耳脉!”

    伴随着曲归鸿的厉啸声,现场所有人的护身罡气同时爆烈燃烧,从无形化为了有形,人人如同一个人形火炬。

    趁着对方全力抵抗的这么一个空档,叶清玄也不哼声,他长掠腾空、猝往下击,单手中黄光一闪,如同电射,“灵缈剑”霞光闪耀,一下子便把全力展开护身罡气的曲归鸿逼退了三步!

    而就在叶清玄全力攻击曲归鸿的瞬间,旁边的臧岩霸怒吼一声,电光火石般一闪近前,双手重锤猛地一记夹击,左右两边攻向叶清玄的肋侧。

    叶清玄单剑轻磕双锤,当当两声,双锤荡起,而臧岩霸借势一个大旋身,两个大锤子如同没有份量一般兜头砸下,又一阵锤风排山,从四面八方涌至!

    众人中就是臧岩霸没有受到什么内伤,所以也以他的实力为最强,其余人等,就算是曲归鸿,也被徐正弈暗中的一掌震出了内伤,原以为不打紧,但每次运功疗伤,却都使得伤势加重一重,但却又不能不疗伤,否则后患无穷。

    好好的一个“归虚境”高手,竟然在刚刚步入归虚境不久,就被人硬生生的用内伤逼回了“先天境”,现如今面对一个先天境初期的小道士,也被逼迫得一阵手忙脚乱。

    暗叫一声苦也,曲归鸿咬紧牙关,挺剑直上,勇斗叶清玄。

    原本超过叶清玄数筹的曲归鸿,因为身负暗伤,防备音波功,原本十成的本事现如今只使出来不足六成,明明一个“归虚境”的高手,勉强为难一下叶清玄,但想要给予臧岩霸强力的帮助,却是力有不逮。

    此时曲归鸿和臧岩霸两大高手出手,旁边的“长空三友”和魇龙子自然不敢怠慢,齐齐上前围剿叶清玄。

    叶清玄立即一拍“千机匣”,六道霞光飞射而出,配合手中黄晶剑,“灵缈七绝剑”再一次配齐,【真武七截阵】火力全开,宛如六十四个叶清玄同时激斗六大先天高手,明明是一个人,却对着对方几人形成了以多战少的格局。

    再加上无处不在的【音波功】,叶清玄竭尽所能,占据优势,同时左手中暗暗扣着一枚充满真气的晶盾,以超乎常人数倍的真气含量,不惧消耗,狂攻众人。

    原本会将叶清玄力毙剑下的格局,却因为叶清玄的诡异剑阵,而变得僵持起来,双方剑招不停转换,半个时辰之久,几个身负内伤的人物,终于有些熬不下去了。

    嘶嘶,一阵轻响,伴随着两声惨叫,“长空三友”中的“绝圆剑”**被叶清玄一柄子剑射穿了**,挑断了筋络,整个人再难参战,翻身滚到场外;而魇龙子则被叶清玄一剑刺入右肩,表情痛苦地捂着肩膀,同样退出了战斗……

    “歼贼可恶!”

    曲归鸿在被叶清玄一柄子剑削去了一片衣角之后,终于被此时的场面气得不轻,这样下去,只怕自己除了全力逃走之外,其余人等尽皆将陷于此地,绝难逃脱。

    狂怒之下,曲归鸿顾不得体内暗伤,【离空煞火剑】猛地使出,空间顿时一阵炽烈的热浪扑面而来,那恍如烁石流金的热浪,冲天的火光立即向叶清玄卷去,几道霞光突刺,都被火光带得冲天而起,无法冲进曲归鸿身边分毫。

    叶清玄立即变得狼狈起来,往横暴翻,避开一道火浪,堪堪闪过曲归鸿的剑势,身形粗壮、及肩宽阔有如门板也似的臧岩霸又已飞旋而来,他的两杆超重“撼天锤”,光是锤柄就粗逾鸭蛋,精钢铸造,前端为八棱实心紫金锤头,边角有四枚铜环系住头端,每一挥动,震向盈耳,叶清玄晓得这玩意儿的霸道,臧岩霸才一冲至,他已倒翻九步之外,剑阵瞬间破解!

    曲归鸿如影随形急跟于后,火焰长剑如刀般挥斩,只见片片火光飞穿交织,热浪如刀破空,他厉吼道:“大胆孽畜,你的气数尽了!”

    叶清玄身影连闪,【凌波微步】被他使到了极处,但依然避不开实力倏然步入归虚初期的曲归鸿,被对方倏然赶到身前,全力地一剑刺来。

    叶清玄无奈之下,狂运全身功力,与之对撼一招,一声震彻天地的轰鸣,滔天气浪将叶清玄如同树叶一般吹得抛飞起来,将一颗腰粗大树撞得拦腰而断,整个人砸进一片假山花石之中,而曲归鸿亦是闷哼一声,抛肩斜退。

    两者之间的硬碰硬,虽然看似曲归鸿占得了先机,但原本能够杀死叶清玄的一剑,还是没有成功,因为妄动气机,曲归鸿体内伤势终于在他全力出击的刹那爆发,原本必杀的一剑在即将成功之时,倏然气劲一断,不但长剑被叶清玄的护体神功挡下,连带着叶清玄的真气逆袭而来,瞬间破入了体内,将爆发的内伤瞬间又加重了三成,一时间慌忙调息,控制散乱真气,不敢再次强行出手。

    叶清玄落地之后,惨然爬出碎石,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右胸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划到肋下,要不是自己见机躲避得快,而敌人突然之间后力不济,恐怕曲归鸿这一剑就将自己开膛破肚了。

    单足拄地,叶清玄刚一跃起,“玄颚龟”臧岩霸跃起追击,心中直为对方所负武功的精湛而震动,但口里却叱叫:“小畜生,认命吧!”

    叱叫声里,锤舞龙腾,劲力万钧,宛若凭空起了漫天狂飙卷向叶清玄!

    叶清玄的【摩诃罩罗功】之下,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

    他清楚知道臧岩霸双锤攻来的时间速度,甚至他的后着变化都在自己的判断之中。

    他清楚地知道若让对方展开道两个重逾五百斤的巨锤,不但可轻易缠住自己,让他继续被动挨打,还可以让岔乱了气息的曲归鸿顺利恢复过来,如果曲归鸿再来一招刚才的攻击,自己绝难幸免。

    就在这决定生死一线的光景中,他的精神变得晶莹通透,完全忘掉了生死,集中意志和所有力量,看准对方换气的剎那,猛地全力催动真气,剑法展开,眼前叶清玄犹如寒电裹体,看上去就如同一条并射着冷芒星辉的光龙,飞腾九天般朝着自己扑来!

    臧岩霸看出叶清玄全力出击,心下不敢怠慢,同样运集全身功力,以从未有过的专注迎向叶清玄,自然而然的,原本防御叶清玄【音波功】攻击的护身罡气,变得淡薄了起来……

    而这也正是叶清玄想要得到的——

    铮——

    叶清玄人还未到,却猛地传来一声琴鸣!

    全力攻击的臧岩霸大叫一声不好,原本持续消耗真气的【音波功】猛地爆裂了数倍,破入他放松防备的耳中,撕心裂肺一般的声音顿时让他感到一阵心悸……

    【音波功】全力展开,魔音入脑,臧岩霸心神失守之下,顿时陷入了幻觉当中——

    臧岩霸只觉得眼前之景呼地一变,云雾漫漫,仙音袅袅,一绝色仙子从天外飞来,衣袂飘飘,那仙子微微一颦,百媚纵生,仿佛投怀送抱一般飞来,自己不想躲,不愿躲,也不能躲……

    本来清晰的神智,瞬间便在如诗如画般的美景前迷失了。

    当当!

    双锤脱手落地,他的姓命也在这一刻掌握在了别人手里。

    一缕剑气盈然而出,剑气纵横之刻,耳畔骤然声响,如箫如瑟,天籁之音般奇异美妙……

    一剑归来,天外飞仙……

    这一剑,美至毫巅……

    这天地间,只存在着这仙子的一剑之中,任何抗拒的意识都已不存在,甚至任何意识都不存在……

    唯一存在的,便是等待——

    心中忽地一痛,臧岩霸原本平静的真气突然反噬,直刺心脉,如同一柄利剑,臧岩霸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

    原来,这诡异的一剑,真正的杀招不是对方手中的剑,而是自己心中的剑……

    好阴险!

    臧岩霸心脉倏然而断,但却感受不到太多的疼痛,而他的脸上也还不自然地浮现出一丝微笑,如同前堂五百“定沐堂”高手死时一样,幸福的微笑。

    心脉一断,即便先天高手,若无特殊手段,也是必死无疑,不过他们有足够强忍的生命力却延续生命,而叶清玄外在的一剑,应该是心剑的补充。

    但是,臧岩霸在这一刻却没有立即死掉……

    没有死的原因,当然是叶清玄跟来的一剑没有刺出的原因……

    他面对着引颈待戮的臧岩霸,没有将这一剑刺出,而是右手一探,狠狠地抓进了臧岩霸的胸膛当中,握住了对方的心脏!

    臧岩霸顿时被这奇痛从幻觉中硬生生拽了回来,他两眼发直,痛苦万分地盯着叶清玄,低吟道:“姓叶的,你赢了!”

    “是的,我赢了!”

    “那你还不杀了我!?”

    叶清玄笑道:“你当然要死,不过我答应过敖子青,要让你们每个人死的都不是那么容易!”

    臧岩霸骇然惊呼,但就在他张嘴的瞬间,心脏中猛地一缩,全身的内力瞬间向心脏中涌去,经过对方的右手,流入对方体内……

    那股抽筋抽髓一般的剧烈痛苦,让臧岩霸痛呼出声的力气都难以发出,他感到自己整个灵魂都被对方抽干,对方简直就是个魔鬼!

    四周诸人惊骇莫名地看着臧岩霸在叶清玄手下痛苦地抽搐着,七窍中鲜血横流,而胸口处,血浆更是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臧岩霸肥硕的身体在急速地收缩,无助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最后只剩下白色的眼白留在其中。

    情形极度恐怖!

    当臧岩霸终于在叶清玄的极刑当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原本雄壮的身躯,只剩下了平时不到一半的空皮……

    叶清玄固然用【北冥神功】吸干了臧岩霸全身的功力,但同时也用【逍遥鲲吸诀】将他体内的血液全部抽了出来,顺着胸口的伤口,喷射而出,造成无比震撼的视觉效果。

    因为臧岩霸强大真气的补充,叶清玄得以突破原本境界的束缚,成功晋升到了“先天境”第六重天,达到了先天中期的地步。

    当叶清玄**一声,罡气勃发出之前一倍有余的强大气息,配合臧岩霸干瘪的尸身,溅飞得到处都是的血浆……犹如魔神降世一般,充满了震撼感!

    “鬼,鬼鬼……你是恶鬼!”

    “长空三友”中的“定襄剑”蒋正吓得瘫软在地,无意识地大吼着,屁滚尿流地向外跑去……

    其余人等也是被叶清玄的招数吓得不轻,他们想不到一个白道**竟然有着这种比之魔门更为残忍的手段,而且看上去,他就像是可以依靠吸食人的血肉增加力量的妖怪,顿时在众人心中形成了不可与之相抗的想法……

    唯一能够杀死叶清玄的曲归鸿真气紊乱,还未平复,而可以抗衡叶清玄的臧岩霸已经惨死当场,剩下的人根本就不是突破到先天中期叶清玄的对手,可以说,他们已经注定惨败了。

    趁你病,要你命!

    叶清玄身剑合一,剑芒似天河之水,一震之下滔滔泻落,直扑脸色苍白、缓步后退的曲归鸿。

    当银辉莹光四溢的一刹那,曲归鸿无力反抗,闭目待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