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6】力压双剑

    沈江平、徐正弈夫妇,都是当代绝世高手,哪里看不出徐希羽的水平,只不过人总有年少轻狂之时,若是不出来见见世面,输上几场,赢上几次,总是会拿捏不准自己的真实水平,于是嚣张狂妄,目中无人,成为一个井底之蛙,俗称土鳖二世祖。

    徐正弈、沈江平眼力何等高明,他们同样是对徐希羽报以深切期许的长辈,徐希羽人虽纨绔叛逆,但到底也是良善之人,对他的培养,沈江平和徐正弈并无二致。

    面对徐希羽的挑战,燕绝翎傲然一笑,饮下一杯水酒,说道:“徐公子果然勇者无畏,不过以徐公子的武艺,不知能接得在下几招呢?”

    徐希羽怒道:“少放屁,本少爷定然打得你满地找牙!”

    燕绝翎嗤声冷笑,道:“在下比武向来不分亲疏,不要以为你是卢师叔的爱子,我就会手下留情。还有就是……你也不要忘了,小时候是谁将谁打得满地找牙……”

    周围众人“哦”了一声,叶清玄更是露出感兴趣的模样。想不到二人还是宿敌。

    徐希羽气得咬牙切齿,想不到对方竟然当众掀开儿时的糗事,这算是什么?威胁么?

    “有本事下来胜了我再说大话!废话这么多,难道是害怕输给我不成!?”徐希羽戏谑一笑,嘲讽道:“你该不会是担心输给一个不想输的人,然后会象你爹一样,抬不起头来,一辈子都躲在山上难以见人吧?”

    “希羽!不得胡言!”卢巧珍不由得惊怒斥道。

    燕翩迁性子执拗要强。当年与萧不乾比武之前。大放厥词。嘲讽长白剑宗剑法不屑一顾,结果被萧不乾当着众人武林高手的面狠狠地教训了一番,至此一蹶不振,羞于见人,躲在燕空山数十年不曾下山,一心培养爱子成才,为他当年败北,一雪前耻。

    这次战败对燕翩迁影响深远。也是他毕生不愿面对的伤疤,更是燕绝翎心中的痛。

    此时徐希羽当众提及此事,无异于当众给了燕翩迁一个大嘴巴,更是给了燕绝翎一个大嘴巴。

    燕绝翎狂傲如斯,岂会罢休。

    果不其言,徐希羽这一句话后,燕绝翎缓缓放下手中酒杯,双眼之中露出层层寒意,阴声说道:“你会为你今天这句话而后悔的!”

    徐希羽怡然不惧,冷笑道:“我在看你怎么让我后悔……”

    衣袂声起。燕绝翎跃入场中。

    单手一伸,沉吟一声:“剑!”

    龙吟声起。

    原本侍立在燕绝翎身后的剑童一按剑鞘机簧。接着一托剑鞘底端,往前一递,一道琉碧光芒闪过,燕绝翎伸手一接,一把剑身修长的宝剑落入手中,宝剑通体青光莹莹,锋快至令人难以相信。

    徐希羽亦是缓缓拔剑,银光流转,宛如一泓秋水般荡人心弦,同样是把绝世好剑。

    全场一片静霭。

    静静地看着当代两大青年高手默默对视,今天的两名剑客,未来说不定就是下一代的天绝高手,他们的对立,说不定就是数十年后两大帮派之间的对决,无人不慎重。

    燕绝翎,背负父亲数十年心愿,自小刻苦练剑,所为者,不外乎是这一刻步入江湖之后夺取惊觉天下的名声;而徐希羽,肩挑两大天绝高手的厚望,但也正因为承受的期望过重而饱受压力,经常凭借小聪明逃避责任,个性稍显天真,此次能够因激愤而出头,也算是承担责任的一种表现。

    可以说,两个年轻人都是背负着长辈的期许,不过一个追求的是高绝的剑术,而另一个,长辈更希望看到的,是进步的心术。

    凌冽的剑气倏然迸发,四周灯火受剑气压迫瞬间一暗……

    轰……

    几乎同一时间,二人身形消失原地,半空中叮叮当当的声音雨打芭蕉一般的响起,剑气纵横,四周灯光忽明忽暗,而两人宝剑交击的罡气光点犹如烟花一般四处飞溅,好在在场之人无一不是当世高手,护身罡气展开,将自己与身前酒席掩护妥当,丝毫不受影响。

    梅吟雪尚是后天,被叶清玄轻轻揽在身后,细心地呵护佳人的安全。

    二人剑招迭起各有玄机,燕绝翎蜀山六峰剑法各有奇招妙式,气势清灵,身姿轻盈,剑意中尽显蜀山灵秀之剑意;而徐希羽之剑法门户深严,谨守中庸,中庸非平庸,而是自有儒家剑法攻守兼备之要义,以气脉悠长见长,这种剑法无奇秀之势,但欲胜之却是极难……

    场中交战激烈,四周人群议论纷纷,一旁的静闲师太看了场中一眼,突然对着叶清玄低声问道:“不知叶小友觉得这两个人谁会取胜!?”

    叶清玄自得其乐地嘬了一口酒,反问道:“这么明显的答案,师太是用来抛砖引玉的吧?何不把之后的问题直接提出来的好?”

    静闲师冷哼一声,道:“既然你知道我要问什么问题,又何必让我再说一遍?”

    叶清玄一愣,接着不由得哑然失笑,道:“师太禅机太深,晚辈甘拜下风。”

    静闲无可无不可地道:“贫尼不喜贫嘴,快说来听听吧……”

    叶清玄回头朝着梅吟雪吐了下舌头,暗道老师太不好惹,梅吟雪轻盈一笑,给了他一个“活该”的眼神。

    叶清玄嘻嘻一笑,悠然道:“这二人论出身、武艺都是上上之选,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只不过一个失之心胸,另一个失之勤奋,未来成就自己便先限制了几成,能否有机会问鼎‘天绝’,都是未知之数。”

    静闲师太沉默不语。

    但一旁的静慧师太,却出言问道:“这么说,叶小友是不觉得二人日后会成为一代剑法大宗师喽!?”

    这话问得突兀。奇峰迭起。瞬间被全场上下之人听了个真切。

    一瞬间数双眼睛关切地忘了过来。各种眼神尽皆在其中,但都是饶有兴趣地等待这叶清玄的答案。

    叶清玄看了静慧师太一眼,见她瞥了一眼场中,顿时猜出这位素裳宫高手的几分心思。

    素裳宫追随叶清玄而来,目的自然是借助沈江平的在白道中的影响力,压制黑道大派之间的火并,但此时两大白道弟子厮杀得激烈,若是一招不慎。有什么闪失,自然这白道联盟就会出现极严重的裂痕。

    静慧师太短时间内想到这一招祸水东引的计策,足见其心思敏捷,不过这一出手,却让自己成为那倒霉的受害人,未免有些太不厚道了。

    难道师太你还嫌我身上的事情不够多么?

    叶清玄惨然一笑,暗叹一声,虱子多了不痒,来就来吧!

    叶清玄环顾了众人一眼,朗声笑道:“虽然场中二人都称得上是少年英杰。只可惜他们都很难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甚至永远也不会。”

    四周之人顿时惊讶出声。

    “哦?这是为什么?”静慧师太更加的好奇了。

    “因为他们太聪明。家境又有些太好了。”

    “聪明和家境好?这有什么不好?”静慧师太有些不懂了。

    叶清玄高声侃侃而谈道:“要做天下一等一的剑道高手,除了剑法胜人外,还得要有博大的胸襟,还要有一种百折不回的勇气和决心,那一定要从无数惨痛经验中才能得来。

    太聪明的人总是经不住这种折磨的,就一定会想法子去避免,而且总是能够避得过去;家境太好的人,一切得来的都太过容易,得来的容易,便不会珍惜,失去的,也会比别人快得多。”

    “你的意思是说:没有真正经过折磨的,永远不能成大器?”

    “绝对不能。”

    “可是受过折磨的人,也未必能成大器。”

    “所以,在我看来,近数十年来武林中,已根本没有什么未来能够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少年英杰了。”

    静慧师太原本是要叶清玄用话语引开对阵二人的注意力,但没有想到叶清玄除了表现出狂妄的一面之外,说的话也是十分的有道理,一时陷入了沉默,似乎想要反对,却又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而此时徐正弈从上首大笑一声,娓娓说道:“哈哈哈,叶兄弟才智无双,武功不凡,难道也自认不是少年英杰?”

    “呵呵,徐楼主莫要取笑我了,”叶清玄洒然一笑,“这什么少年英杰于我何干?这天下第一又于我何益?”

    “叶小友真是洒脱的很——”

    “哎——莫说此等话题,来,喝酒喝酒,任他什么狗屁少年英杰,又怎如逍遥自在来得爽快!?而且与一干小辈争那虚名,未免有些自贬身份了!”

    此话一落,场中“铮”的一声清鸣,燕绝翎和徐希羽与半空中分开两边,剑势顿消。

    燕绝翎轻盈落地,徐希羽却是踉跄两步,脸上一红。

    不过二人齐齐转身怒视叶清玄。

    徐希羽曾经在叶清玄手下丢人过一次,知道对方真的手段高明,不过依然气得咬牙切齿,而反观燕绝翎却是不识叶清玄分毫,见他如此狂妄,冷哼一声,剑身一指叶清玄,冷然道:“你懂剑!?”

    “略懂……”

    燕绝翎眼睛一眯,道:“拔剑,免得杀了你会有人说我胜之不武!”

    叶清玄嘁声冷笑,道:“就凭你!?哼,就算你们两个废物联手,我也用不着拔剑!”

    “混蛋!”徐希羽怒道:“希望你的剑法能跟你的嘴皮子一样厉害!”

    叶清玄淡然一笑,道:“多说无益,小心了——”

    呼——

    人影一闪,叶清玄的身子顿时从长椅上飞了起来,凌空飞向燕绝翎,由于之前叶清玄是盘膝而坐,此时飞起,双膝竟然仍交盘在一起。

    燕绝翎身形亦动,一剑疾刺了出去。

    剑疾如流星,直刺向叶清玄的小腹。叶清玄若是原势飞前去。一定被这一剑穿腹而过。

    也就在剎那间。叶清玄的身子突然上升丈余,凌空倒翻,头下脚上!

    剑从他的头下三尺刺空,燕绝翎剑势立变,追着叶清玄的身形,翻身向上,连刺一十二剑!

    他剑快,叶清玄身形更加快。凌空一翻,身影如同鬼魅,飘往他的身后!

    燕绝翎的反应也算敏锐,反手一剑,向后直削叶清玄脖颈!

    而在此时,徐希羽更是一剑飞来,直刺叶清玄背心!

    二人双剑合璧,竟然在同一时间使出孤霞山的剑势绝招【落霞与孤鹜齐飞】,两人一前一后,顿时对叶清玄形成夹击之势。

    四周人群惊呼出声。就连徐正弈和沈江平都在这时觉得叶清玄有些托大了。

    但是场中的叶清玄,凌空翻转。宛如仙人下凡,动作舒缓,不带一丝一毫的烟火气,双手随着身势一转,【擒龙纵鹤】随之施展,带动二人身子剑法都是同时一歪……

    叶清玄左手中指如剑,突然朝前一伸,划在燕绝翎的右腕上,燕绝翎剎那间如遭电殛,手臂瞬间一麻,剑势一顿!

    而他的右手前探,两指温柔地夹住了徐希羽刺来的一剑,宛如对方轻轻地递过来让他夹住一般……

    “叮”一声,叶清玄左手中指接着一屈一弹,弹在燕绝翎的剑锋之上,那柄剑立时像长了翅膀一样,飞离燕绝翎的右手,飞上半空!

    叶清玄身势倒翻而回,同时左脚打开,直接踢在了徐希羽手中的剑柄之上,同样“嗡”的一声,长剑飞入半空之中。

    接着,燕绝翎和徐希羽同时觉得腰带一紧,目光落处,剑鞘已经被叶清玄解下。

    两人大骇,立即出手抢夺,却同时胸口中了叶清玄一脚,真气一滞,双双向后跌倒,轰然仰躺在地!

    骇然抬头望去之时,却只见叶清玄如同翔鹤一般,身形不停,离地三尺,倒飞而回,半空中时,双手各执一方剑鞘,倏然往上一举——

    一银、一碧,两道剑芒正好从空中划过……

    “呛”的一声,那两柄宝剑不偏不倚,正好同时落入剑鞘之内!

    叶清玄身形一顿,也于此时落回座位之上,盘膝端坐如故,彷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身形的迅速,出手的敏捷,目光的锐利,判断的准确,简直就不可思议。

    燕绝翎、徐希羽二人当场目瞪口呆,浑然忘却从地上爬起!

    剎那间,他二人突然一身冷汗湿透,对方武功的高强,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对方若是存心要取他性命,无疑易如反掌,弹腕夺鞘,剎那间最少已可以令他们死上数次。

    不但当事二人惊讶,就是周围沈江平及其门下弟子,以及素裳宫诸人,亦同样惊讶。叶清玄的身手,一样在他们意料之外。

    只有见过叶清玄身手的徐正弈面露惊叹之色,对他的武学高明,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公子……”

    琴剑二童慌忙上前将燕绝翎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徐希羽的几个同门师兄弟也上来将他拉了起来……

    “拿回去!”叶清玄随即将夺来的剑拋回。

    燕绝翎、徐希羽二人慌忙接住,剑上一股内力冲来,二人又是同时被震退一步。

    二人都是心高气傲之徒,一个羞愤得如同涂血,而另一个那张脸更是成了绛紫色。

    绛紫色脸孔的燕绝翎,呆瞪着叶清玄,道:“好,燕绝翎今天总算领教了阁下的武功。还未赐教阁下的名号!”

    叶清玄笑道:“刚才已经有人说过了,看来燕兄眼中实在容不下别人啊。不过我也不妨再次特意提醒一遍。在下昆吾叶清玄。”

    “叶清玄……”燕绝翎喃喃念了一遍,接着惨笑一声,道:“天下果然藏龙卧虎,想不到我燕绝翎艺成下山,声名未显,却不料在今日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剑下!”

    叶清玄露出莫名其妙的的表情,揉着鼻子,回头一脸苦恼地反问梅吟雪道:“怎么到了今天,我还这么没有名气么?”

    梅吟雪掩口失笑。

    燕绝翎更是觉得大受侮辱,闷哼一声。宝剑突然出鞘。反手一剑割向自己咽喉。

    这一下无疑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只有在他身旁的徐希羽算是手急。“当”的一声,及时出剑将燕绝翎的宝剑震开。

    “你tmd的疯了!?”徐希羽诧异喝道。

    燕绝翎大怒道:“你这是作甚?”

    徐希羽道:“救你性命啊!”

    “我生死与你何干?”

    徐希羽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喝道:“我靠,你tmd真有才,你这辈子没输过是么?输一次就要自杀,你有几条命够丢的!?”

    燕绝翎怒叱道:“你到底是不是学剑的?”

    “当然是……”

    “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痛苦。”

    徐希羽惊呆的不知道这么说话,反倒是叶清玄出言道:“不过一场胜负,燕兄未免得失心太重了吧?”

    燕绝翎气得几乎没有昏过去。道:“够了,你就是打败了我,也用不着说这种风凉话。”

    旁边众人中卢巧珍也是往这边冲来,道:“绝翎你这孩子怎么如此轻贱性命!?胜败乃兵家常事,怎么你看得这样要紧?”

    燕绝翎气鼓鼓地扭头不看自己的师门长辈,显然听不见去一句话。

    卢巧珍又接着说道:“你这孩子……你现在又不是七老八十,只要你下苦功,将来一样有机会打败他,蜀中剑盟的弟子怎能如此没有骨气!”

    燕绝翎猛地一转头,眼神中精芒一闪。咬牙道:“卢师叔说得好,我一定下苦功……”接着又掉头盯着叶清玄道:“不过。你一定要珍重。”

    “这你放心好了。”叶清玄仿佛完全听不出燕绝翎说话的意思,依然一副笑嘻嘻的表情答道。

    “我再来的时候,找不到你,或者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比现在更难受。”

    语声一落,燕绝翎身形猛地窜出,掩面而去,同时他的语声接着传来道:“琴童、剑童,我们走!”

    琴剑二童慌忙追着出去。

    叶清玄嘀咕一声“莫名其妙”,接着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高声传音道:“嗨!燕兄切莫因此远走高飞啊!莫忘了这里还有一众‘捍卫正义’的千秋大业,莫让世人除了笑话你剑法低劣之外,再添加一道‘言而无信、临阵却敌’的罪名。”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众人不由得心底齐齐对他翻了一阵白眼。

    半空中传来燕绝翎几乎咬碎银牙的声音道:“燕某言出必行!”

    “这就好,这就好……”叶清玄放心地拍了拍胸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徐希羽,笑道:“那么徐公子的态度是……”

    徐希羽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清玄,哂然一笑道:“怎么?想问我以后怎么办!?”这小子冷哼一声,接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父母和师父,回头朝着叶清玄挤出一丝笑容道:“这出‘激将法’的确挺有意思,不过小爷不吃这套,想让我心中激愤,然后奋发图强,玩什么‘浪子回头’的戏码,告诉你,小爷不喜欢!”

    说完之后,徐希羽掸了掸胸前的叶清玄留下的一个脚印,左顾右看了一番,砸吧砸吧嘴,说道:“哎呀,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燕绝翎那个王八蛋气性这么大,我这心里突然间……唉,豁然开朗!看透人生啊!”

    接着四周看了看,走向了燕绝翎原本的座位,一边走,一边叨咕道:“嘿,这心情一好,别说这胃口还好了,有点饿了,没事,大伙接着吃!”

    在众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下,这位小爷落座下来,拔开一条鸡腿,大啖不已。

    徐正弈和沈江平颓然坐回椅内,暗道一声:这小王八蛋,没指望了……

    反倒是叶清玄哈哈一笑,一翘大拇指,说了一声,“果然有才!”

    这帮二世祖,性格果然都够诡异,这燕绝翎和徐希羽,算是同等的出身,却是绝对不一样的性格,再想想自己认识的一干二世祖,什么展羽、皇甫泰明,还有李道宗……

    果然个个都算得上是奇葩一朵,各有胜场,各有千秋!

    沈江平咳嗽一声,趁着众人都在,接着说起了召集白道人士,阻隔镇岳山城和洞仙谷的火并之事,同时也说及查找魔门下落,围歼魔门余孽的行动和计划。

    叶清玄吃喝自得其乐,心中不由得暗想:看来这一趟的除魔卫道行动,看来变得有趣了许多。(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