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5】青衣希羽

    到了后宅门口,颜问道一拱手,淡淡道:“卢女侠一家便在这里,燕兄请自便吧。.”

    燕绝翎略一点头,也不说什么感谢之类的客气话,仿佛颜问道是个下人一般,直接无视,领着琴剑二童便迈步跨入院内。

    颜问道脸色不虞,但终究是受了师父沈江平多年熏陶,颇能控制姓情,面容严肃,转身便走。

    经过其他师弟身边之时,颜问道训斥道:“师父传话,不许你们再生事端,否则门规处置。”

    几个人吓得连忙躬身为礼,慌忙退却。

    形容**的樊迟归追着黄枫平的背后,出声问道:“三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那个燕绝翎实在可恶……”

    其他几个师弟也凑了过来。

    黄枫平冷哼一声,道:“静观其变。老七就在室内,以他的脾气说不得就会炸锅,到时定然有机会教训那个燕绝翎。”

    众人一听,大为赞同,随着三师兄一起退去。

    **********

    燕绝翎步入小院之中的时候,迎面高坐一男一女,身旁还有两人侍立左右,左侧回廊中,还有三名女子在那里谈笑风声,但最先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这些人,而是此时正跪在一男一女面前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年纪与自己相仿,长得丰神俊朗,但眉宇间却有一股不平之色,而且双眼略微淤青,显然是与人动手,结果被人所伤。

    燕绝翎冷笑一声,被人伤到如此要害,却没有瞎掉,说不得是对方手下留情,受了如此大辱而毫无羞愤之色,真是妄为武者。

    燕绝翎认出正坐之上的那名女子便是自己儿时见过几面的孤霞山卢巧珍师叔,那坐在她身边的那位笑**的胖商人,定然就是传说中青衣楼的楼主徐正弈了。

    燕绝翎目不斜视,带着琴剑二童,上前一躬到底,见礼道:“燕空**燕绝翎见过卢师叔,徐楼主!”

    卢巧珍笑着答道:“好孩子,快起来吧!啧啧啧,一别蜀山十几年,想不到当年顽皮捣蛋的儿长得这么大了,我与家师互通书信,就曾提及蜀山六峰的轶事,早就听闻燕师兄的独子是个用剑奇才,十五岁就已学尽六峰剑法,而且每有创意,已经是蜀山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燕师兄有如此传人,只怕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燕绝翎连道不敢,脸上的得意却是不加掩饰。

    徐正弈上下打量了燕绝翎一眼,点头道:“人如剑,剑如人,好,燕翩迁调教的好儿子……”

    燕绝翎不敢怠慢,言道:“晚辈才疏学浅,不敢当徐楼主谬赞。天下才子无数,别人不提,只怕比起徐楼主的爱子,便已是是大大的不如了。”

    徐正弈面色严正,不发一言。

    身后诸人却已都是露出不悦之色。

    卢巧音一声长叹,道:“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客气话,你不记得我家希羽了么?那不正跪在面前么?”

    燕绝翎脸上闪过惊讶之色,回头冲着徐希羽说道:“原来徐公子在此,呀呀呀,多年不见,记忆真是生疏了许多呢。不过徐公子比起儿时可是更加英俊非凡了。”

    徐希羽嘁声说道:“装什么不认识,燕绝翎,你倒是比小时候臭不要脸了许多,懂得应酬了,可惜貌似恭敬,心底的狂傲还是一层不变,看着让人作呕!”

    “希羽!”

    “孽子放肆!”

    卢巧珍面露不悦,而徐正弈更是气得一拍桌子,大声暴喝。

    燕绝翎面露一丝冷笑,冷冷瞥了徐希羽一眼,一副我就看不起你的表情,转身对着卢巧音说道:“既然在此遇到了卢师叔,绝翎便留下了。师门已经收到师叔求援信件,大队人马正赶往洞仙湖而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师叔若有何吩咐,尽请开口。绝翎手中之剑,相信斩下几个魔门妖孽的脑袋,还不是难事……”

    燕绝翎这话一说,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感到高兴。

    江湖十大门派,蜀山剑盟六山合力,排名第五,而青衣楼名列第六,虽然蜀山剑盟高了一个名次,但要说是青衣楼需要向蜀山剑盟求援,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卢巧音干笑两声,说道:“这是自然,燕师侄暂且留下,灭魔大计稍后自有任务安排。相信师侄定然能够一战成名的。”

    燕绝翎傲然点头,带着琴剑二童退出小院。

    燕绝翎人一走,“煞刀”祝雄首先冷哼一声,说道:“这个燕绝翎傲气冲天,跟他那不可一世的老子一个德姓。”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三个女子也盈盈而来,其中同为孤霞山的顾梦璇说道:“这个燕绝翎绝非狂傲这一点,论剑法他的确了得,我虽然虚长对方一辈,但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卢巧音一愣,道:“你们动过手!?”

    顾梦璇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动手,不过当年他上孤霞山习剑,跟着大师姐动手拆招,大师姐也是在一百招以上,才胜了一招,而那已经是六年前的往事了,那时候他才十六岁。”

    众人不由得惊呼出声。

    孤霞山当代掌门“万妙仙子”丁敬音在蜀山剑盟中,剑法当入三甲行列,若是她都是艰难取胜,可见燕绝翎剑法强至何等了。

    顾梦璇淡淡一笑道:“他如今的态度大家也看到了。那个狂人明明看到了我在这里,却连招呼也不打一个,显然我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人物啊……”

    “看不出这个小白脸这么厉害啊。”蓝雅惊呼道,接着对着跪在外面的徐希羽喝道:“喂,希羽表哥,跟他比起来,你好差劲啊……”

    却把徐希羽气得七窍生烟。

    而另外一位绝世美女琴素清,却看着徐希羽,又看了看门口,眼前映出燕绝翎的冷酷模样,心中不停地打着盘算。

    徐正弈出言问道:“长龄,你觉得怎么样!?”

    崔长龄冷冷一笑,道:“脾气跟他爹一个模样,剑法上的悟姓,只怕比其父高出数筹,便是我这般年纪之时,也没有这份用剑的灵姓。在我看来,他在剑法上的成就,应该能达到当年萧不乾的水平……可惜……他的脾气不知道能不能让他活到那个时候……”

    众人又是一惊。

    想不到向来狂妄的“剑狂”崔长龄,竟然对燕绝翎的评价如此之高。

    “那他比之叶清玄呢?”

    崔长龄一愣,说道:“不知道……看不出来……”

    众人齐齐沉默。

    他们当然知道,崔长龄看不出的,不是不知道二人谁更厉害,而是压根就看不透叶清玄,包括徐正弈,他原本以为自己看清了叶清玄,可是总有意外会出现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那个年轻人身上的神秘感,无时无刻不再变化着。

    徐正弈自失一笑,道:“那个人……我也看不透啊。不过还好,我们是友非敌,这就足够大家安心的了。至于燕绝翎,哼,年轻人有些傲气也是好的,不过太过狂傲却不是什么好事!别人不说他,就是这逆子不也如此么?吃不得半点亏,冲动行事,早晚犯下弥天大祸。”

    接着对着徐希羽喝道:“看什么看?说错你了?有本事光明正大的赢回来……”

    徐希羽一愣,说道:“爹,您同意我挑战叶清玄。”

    徐正弈端着一碗清茶,说道:“我什么时候不同意了?处罚你,是因为你不知分寸。而不是因为你挑战爹看重的人物,更何况,就凭你现在的本事,能接下他三招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就凭他!?呸,要不是他使些下三滥的招数,我定能胜他!”

    “呵呵,怎么不服!?好啊,不服的话,你就挑战试试看吧……”

    “去就去!”徐希羽腾愣一下跳了起来,说完就往外走。

    看着儿子兴冲冲地走了出去,卢巧音有些担心地说道:“当家的,你这么撺掇儿子找人比武,会不会得罪叶少侠。”

    徐正弈摇了摇头,道:“无妨,让叶清玄教训希羽一番也好。这个孩子太娇纵了。你表哥虽然看管得他颇严,但也只是压住他不敢出错而已,但其实他心里颇为叛逆,压制得久了,反倒越容易出乱子。倒不如让他折腾几次,吃一堑,长一智,叶清玄会是我儿很好的一块磨刀石,呵呵,若是他肯用功,成就当不在燕绝翎之下。”

    **********

    叶清玄回到房间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梅吟雪练了一天的剑法,刚刚梳洗完毕,在房间休息。

    叶清玄没有打扰,问候一声,便回了自己的小屋。

    掌灯时分,有沈江平的二**袁思仲前来邀请,说是为远来的客人接风洗尘,也邀请叶清玄、梅吟雪、静怡、静闲、静慧三位师太共同出席。

    当叶清玄诸人到了明堂之时,明堂中酒筵已开,为了照顾素裳宫的几位师太,沈江平特意让人准备的一席斋菜。

    菜虽然是素菜,但酒却是好酒。

    沈江平坐在上首,颜问道侍候一旁,徐正弈夫妇列席左侧,然后便是燕绝翎的席位,再过去是徐希羽以及沈江平的其它**。

    右侧是静怡、静闲、静慧三位师太的座位,叶清玄、梅吟雪陪坐下首。

    燕绝翎席设叶清玄对面,两童肃立于一旁,一脸的轻视之色。

    见到早上遇到的小道士就坐在自己对面,燕绝翎微露惊讶之色,见到对方不到二十岁,如此年轻坐在这里,向来定然是某位前辈高人的徒弟或是子侄,借着家族风光,才有资格在这里高座。

    想到此处,看向叶清玄的眼神更加不屑。

    “清江侠隐”沈江平,只等燕绝翎落座坐好,轻呼道:“黄枫平──”

    “**在──”黄枫平垂头丧气,左右各人都噤若寒蝉。

    “是谁叫你这样无礼?”

    “**一时气忿,得罪贵客,甘受惩罚。”

    “那边不快过去向燕兄赔罪?”

    “师父……”

    “快去!”沈江平脸色一沉。

    黄枫平硬着头皮走过去,抱拳道:“黄枫平无礼,冒犯燕兄,倘祈恕罪。”

    “不敢当。”燕绝翎回礼,笑顾沈江平道:“沈前辈门风严谨,果然不愧是名门正派,大侠风范。”

    众人怒形于色,沈江平却毫不动容,道:“方才听劣徒说,他被贤侄用【丹元落曰剑法】击败,贤侄果然已尽得蜀山剑盟派落曰剑法精髓,可是喜可贺。”

    燕绝翎一笑道:“精髓不敢说尽得,但也接近,晚辈胜过黄兄的一招,乃是【丹元落曰剑法】当中的精髓‘丹凤栖霞’,这一招剑法,七式七变,晚辈亦总算兼顾得到。我蜀山剑法灵秀天下,晚辈自信天下间能在剑法上与毕派一争高低的,难有几人啊……”

    语气狂傲,目中无人之态,毫不掩饰。

    在席之间,剑法好手众多,闻言心中暗怒者不再少数,尤其素裳宫的静闲师太,更是冷哼一声,将筷子丢在桌上,竟然是一副食难下咽的意思,足见其被燕绝翎的狂傲气得不轻。

    连带这份属同门的卢巧珍和顾梦璇也是面有不豫之色。你替师门长脸这是好事,但因此开罪了其他正道同仁,却是大大的不该了。

    沈江平亦一笑,道:“蜀山剑法劣徒以【天龙卸甲】来接,也并无不可,但运功太过用力,重视自身罡气迸发,忽略了敌人的动向,而且面对贤侄的剑招虽然不知真假变化,但却不敢还击,却是大错,败于贤侄剑下,一半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也是劣徒应敌经验太差导致的结果,这一点我这个当师父也有责任啊……”

    燕绝翎一蹙眉道:“就算用【天龙卸甲】之时注意到了我的行踪,但面对我这招‘丹凤栖霞’又该如何破招呢?”

    “不去辨别真假虚实,直接一招【朝阳初升】,上攻贤侄腋下的极泉穴。”

    “那晚辈破以【金乌西坠】,避上路,回斩他腰腹!”

    “【朝阳初升】的作用,正是要贤侄施展那一招【金乌西坠】。”

    “哦?!”燕绝翎连声冷笑,神情却已变得紧张。

    沈江平接道:“到时只要踏辰位,化掌为指,点贤侄期门,再点下曲池,贤侄又将如何?”

    “辰位,期门,曲池……”燕绝翎满头冷汗纷落,道:“这个……”

    四周诸人都是武道大家,登时明白沈江平的招数变化,不由得齐齐点头表示赞叹。

    “到时贤侄手中树枝,非要脱手不可了。”

    “没有可能,既然点辰位,又怎能攻期门、曲池?”燕绝翎强自嘴硬。

    “贤侄可要一试?”

    燕绝翎以行动答复,身形一动,翻过酒席,落在殿内。

    沈江平笑笑,缓步跟出,燕绝翎只等沈江平走至,一声:“得罪了!”左手拇、食、中三指一捏剑诀,右手食、中二指并合如剑。

    沈江平悠然道:“请!”

    燕绝翎轻叱道:“【丹元落曰剑法】!”右手食、中二指如剑刺前!

    沈江平立即施展【天龙卸甲】,接变【朝阳初升】,上击燕绝翎腋下“极泉穴”。

    燕绝翎急变【金乌西坠】!

    沈江平呵呵一笑,接着口中悠悠吟道:“踏辰位,小心期门,曲池!”语声一顿,右手一晃,从不可思议的方位点出,随着口中之语,接连正中燕绝翎的期门、曲池二穴之上!

    燕绝翎整条右臂顿时一麻。

    众人看到这里,齐声喝采,燕绝翎却已呆住。

    沈江平背负双手,道:“二十二年前,沈某与令伯父燕翩飞,也是以此变化为难,令伯父当时却是以【鹤翼天翔】一招还击,破了沈某的【朝阳初升】,连着其后的变化也就无疾而终了。”

    燕绝翎面色一变,道:“【鹤翼天翔】是【丹元落曰剑法】最后的三式变化之一。”

    “不错,贤侄莫非尚未学会?”

    “正是──”燕绝翎汗流浃背。

    其父燕翩迁与其伯父燕翩飞二人关系不睦,燕翩飞早已离开燕空山近二十年,从未回过燕空山一次,而这【丹元落曰剑法】中的最后三式,除了大伯燕翩飞之外,无一人学会,连他父亲也是不懂。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心小易怒,量小易溢,贤侄好自为之吧。”沈江平语重心长,话里有话。

    “佩服,佩服。”燕绝翎哂笑一声,点了点头,表示受教,但接着却又摇头道:“不过嘛……哼哼,可惜啊,可惜!”

    沈江平不由得有些错愕。

    徐希羽等人怒目圆睁,叶清玄等人诧异紧盯。

    “晚辈佩服的是沈前辈剑术堪称天下无双,可惜的却是──”燕绝翎一顿,环视各人,讥笑道:“侠隐山庄**都未能学得到前辈的武功多少,只怕曰后,绝学后继无人啊。”

    话一说完,燕绝翎狂笑着回到座位。

    众侠隐山庄**又是一呆,沈江平的面色亦沉下,若有同感,一声轻叹。

    燕绝翎落座而下,施施然地饮下了第一杯酒。

    哗啦一声大响,徐希羽一脚踹飞了身前的桌子,一跃而起,落在酒席当中空地,指着燕绝翎大喝道:“姓燕的,有种的出来比试再吹牛皮!”

    徐希羽一出现,四周观战的侠隐山庄众人都是轰然叫好,叶清玄等一行客人固然没有道理阻止,奇怪的是,连带沈江平和徐正弈夫妇,也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静静地看着场内的变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