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3】清江侠隐

    一旁的大胡子“煞刀”祝雄看得焦急,出言说道:“叶兄弟,我看这位敖兄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叶清玄也是被眼前的事情冲昏了头脑,此时得人提醒,方才发觉,沉声道:“镇静点,敖子青,我知道你要告诉我些什么,但你不要急,让我们慢慢的想法子,总会叫你表达出你心里想表达出的意思来!……”

    但是,敖子青似乎来不及等了,他全身一阵紧似一阵的颤抖加上抽搐,烂眼及疮口中的脓血黄水淌流不停,腮边的小孔里也涌出了更多涎液来!

    叶清玄连忙手抵敖子青的后背,带着【生】系的真气缓缓注入他的体内,哇地一声,敖子青吐出一口血痰之后,脸色立时变得好了几分。

    周围众人都是一阵惊愕,想不到这叶清玄的内功竟然会有如此奇效,虽然不足以起死回生,但这关键时刻却能缓住重伤濒死之人的一口生气。

    叶清玄沉重的道:“别急别急,敖子青,你安静一下,支持片刻,我们慢慢来——”

    敖子青盯视着叶清玄,他仍然颤抖着,抽搐着,但他也在竭力支挡,他的形状之枯憔萎颓,不由不令人想到“油尽灯枯”之前的情形……这一刻,他是在用仅存的生命之火,煎熬着他的精神意志……

    众人看得都是心酸不已,知道敖子青有什么要事要说,却偏偏无法表达。

    叶清玄亦凝注着他,悲戚的道:“子青兄,你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是么?”

    敖子青“啊”“啊”两声。却连连摆几下头。

    这时。一侧的祝雄又是低声的道:“叶兄弟。这么个问法,要问到几时才搞得清楚来龙去脉!我们总得怎生想个比较直接了当,且又容易领悟的法子才是!”

    说着,他又凑近叶清玄耳边道:“我说几句实话,叶兄弟不要生气。据我看,敖兄受到的折磨实在太狠,他之所以能支撑着来到这里,无非全是一股强烈的精神力量支持。希望能见到叶兄弟藉以申诉冤怨,并盼叶兄弟能替他雪耻复仇。如今他既已到此,这点意志力便将很快消失,我看,若不再问由个所以然来,只怕他就要崩溃不支了!”

    想不到这个粗豪的大胡子还有如此仔细的一面,众人都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点点头,叶清玄苦恼的道:“这些我全明白,而且我心中的急愤焦恨更是不用言喻,但是……但是我们用什么法子才能很快搞清事情的真相呢?”

    祝雄沉吟着道:“真伤脑筋。他既不能说,更不能写。这就叫人费斟酌了……”

    突然一旁躲在静怡师太身后的张楚儿出声说道:“有了,叶子哥哥,我倒想起一个法子。”

    祝雄忙问:“什么法子?”

    张楚儿头也不探出来,直接在静怡师太的背后说道:“我们可以准备一个大号墨盆,让这位……这位……沾着墨汁写出来!”

    众人眼前都是一亮。

    对啊,虽然敖子青已经没有了手脚,但用断臂和脑袋沾着墨汁,一样可以写字,只不过是稍稍又乱又大了一些罢了。

    沈江平连忙朝外喝道:“来人,立即准备一个小瓮,装满浓墨,再找大号宣纸来,在屋内的地上铺满!”

    外面立即有下人领命而去,没用多少时间,几个下人已经手捧一只四方形的雕龙“清石墨盘”进来,而且,墨盘上墨汁淋漓!

    大张的宣纸铺满了地面,只待敖子青书写。

    亲自接过墨盘,叶清玄放置在敖子青身下,他仰起头,镇定的道:“敖子青,你口不能言,手不能写,但你的残肢和头脑可以动弹,你且用这些蘸着墨汁,就在地下简单写出你想说的吧!”

    敖子青混浊的独目中也突然显出光亮来了,似是赞许叶清玄的智慧超人,敖子青开始颤生生的伸出他那只齐肘而断的右肘,以断肢处蘸满了墨汁,被叶清玄搀扶着爬到了地上,晃晃悠悠地与地面上的宣纸接触,但是,由于他身体受创太深,早已心馀力绌,所以脚尖触及地面之际,因为抖索抽搐得太厉害,除了一下子染沾了几团墨渍之外,任什么也没写出来。”

    叶清玄赶忙上前,小心翼翼扶稳了敖子青双肩,这一来,他才算勉强定住了一点!

    敖子青用那只断肘,沾着墨汁,在地下颤抖抖的移动着,东一滑,西一拉,终于形成了两个乱七八糟,沾污狼藉得几不可认的字体:“碧霄!”

    是“碧霄剑”!?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敖子青竟然还惦记着自己的祖传宝剑!?

    这个人到底是白痴还是武痴!?

    众人中只有叶清玄想到了一丝端倪,想到了对方看到自己“碧落剑”的表情,沉声问道:“敖兄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是为了‘碧霄剑’才对你动手的么?他们应该没有找到‘碧霄剑’,否则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除掉敖兄……”

    接着眼睛一亮,叶清玄恶狠狠地说道:“他们是为了得到那柄剑,才对敖兄动刑的么?”

    敖子青恨意绵绵地点了点头。

    “煞刀”祝雄大声骂道:“这群混蛋,竟然为了一把宝剑,就枉顾人命!”

    敖子青嘴里“啊啊”连声,似乎要说什么话,想到自己说不明白,碰了叶清玄一下,示意让他扶着自己再去写什么东西……

    叶清玄却是没有动弹,只是单掌贴着敖子青,用内力让他更舒服一些,减缓他的疼痛,沉声道:“敖兄不用解释原因了。原因我已经猜到……”

    众人包括敖子青在内,同时惊异地盯着叶清玄。

    只听叶清玄叹了一口气说道:“诸位稍等,敖兄也莫急。等一下你见到一件东西。就明白我为什么能猜出大概了……”

    众人疑惑相觑。不明所以,此时梅吟雪从外面回来,却是叶清玄入庄之时,交给静闲师太等人保管的“千机匣”。

    叶清玄快速打开“千机匣”,从中取出了“碧落剑”。

    其他人等不明原因,但敖子青一见到这柄宝剑,立即现出激动的神色。

    叶清玄将宝剑递到敖子青身前,对着他和众人说道:“我不知道这柄‘碧落剑’与‘碧霄剑’之间的关系。不过仙龙洞的人见到我有这把宝剑之后,立即变得势在必得,我曾经用过敖兄的‘碧霄剑’,知道两剑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而且想及仙龙洞的目的,所以我想,这两柄宝剑,一定与仙龙洞世代寻找的‘青铜龙塔’有着莫大的关系!”

    听到此处,屋内众人不由得轻叹出声。

    原来仙龙洞如此对待敖子青一家,是为了传说中的“青铜龙塔”啊……

    只是众人想不通,这“青铜龙塔”与“碧霄”、“碧落”两剑有什么关系。

    同样。身为当事人的敖子青,对此也不明所以。

    而接下来。敖子青只是将“碧霄剑”的下落写在了宣纸之上。

    简单的一交代,众人方才明白事情原委。

    原来敖子青迎娶褚倩入门,因为家中并不富裕,虽然有莫野离出资购买了庄园,不过男方家里连准备酒席的资金都没有,未免有些难堪,所以敖子青思前想后,便偷偷地将祖传的“碧霄剑”当给了当铺,换了三万两的银子回来。

    因为行踪隐秘,谁也没有告诉,所以这个事情连褚倩和敖子青的母亲在内,也都不知情。

    他想得很好,只要过了这一关,回头再抓捕一个巨盗,自然而然便有资金将宝剑赎回来。

    只是没想到,没过几天便面临了如此大祸,听到敌人是为了他的宝剑而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执拗的敖子青趁敌人不备,立即将当票吞了下去,天下间除了他自己以外,身边再也没有人能知道碧霄剑的下落。

    而有了这一重筹码,他便想着作为交换条件,让仙龙洞的人把自己的家人放了,自己立即交出宝剑。

    毕竟那东西乃是身外之物,犯不上为了它牺牲任何一个家人。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敌人下手极狠,还没等他提出条件,自己一家老小已经死得干干净净,当他见到自己的兄弟兼大舅哥褚焕惨死当场,自己的母亲也被人杀死之后,他终于明白,敌人不仅仅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要把所有知情之人全部杀死。

    他疯狂了,他绝望了……

    但他为了褚倩,还是愿意做一笔交易,只是敌人根本不想饶过任何一个人,也根本不想做什么交易。

    他们接受不了这件事情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他们宁愿这个消息烂在敖子青的肚子里,也不愿有任何的消息流传到江湖之中。

    敖子青当然不知道,仙龙洞的人早已集齐需要的五把宝剑,多的这一把,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又因为有了曲归鸿的参与,而宁愿让他们之间的交易告吹。

    反正曲归鸿做下了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也不怕他翻脸。

    曲归鸿上了这条船,他还敢翻脸么?

    所以他们折磨他,极度的折磨,惨无人道的用着各种刑罚!

    同样,他们也折磨褚倩……

    最后,褚倩死了,在敖子青的眼前死去了!

    敖子青麻木了,那一刻,他的心如死灰,但他每时每刻都在祈祷,祈祷自己能够活下去,祈祷自己能够告之生死兄弟,告诉他们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他的目的,只剩下了报仇!

    他的祈祷没有白废!

    他终于见到了他的生死兄弟之一,叶清玄……

    能够见到叶清玄,敖子青是极度欣喜的。

    他知道叶清玄的能力,他见过叶清玄不可思议的变化,在极短时间内,他见到叶清玄掌握了别人用尽一生才有可能掌握的武学,这是个绝世天才!

    有他出手,自己的大仇定然得报!

    交代清楚了一切。敖子青解脱一般的仰倒叶清玄的怀里。叶清玄忍着悲痛。将他放入在矮榻之上。

    只是这是,敖子青却再也无力坐稳了,他独眼翻动,混身急抖,双腿不住的痉挛,喉咙中的“啊”“啊”声也变成了低弱的“呼”“呼”直响,整张不成人形的脸孔已全部缩曲歪扭!

    祝雄惊道:“不妙了!”

    叶清玄连忙加大真气的输入,但却依然是无力回天。

    叶清玄百感交集。心中悲痛不已,他亲眼看着他的这位好友落得如此惨况,也目睹他的这位好友逐步走向死亡之途。但是,他却无法可施,无力能展……

    “清江侠隐”沈江平也赶忙上前出手,一股浑然柔和的玄门正宗真气渡入敖子青的体内,虽然比不上叶清玄真气带有的【生】气,但玄门真气本就善于养生,而且比叶清玄强大了数十倍的真气,也是强大的骇人。

    徐正弈也来到一边。沉郁的道:“叶兄弟,我看敖兄是凶多吉少了……”

    叶清玄冷凄凄的道:“我不管。我只知道谋害他的人,也要凶多吉少了!”

    一旁的沈江平一边运功,一边叹息道:“难得叶兄弟与这位敖兄之间的情谊……可惜这位朋友被折磨得太久,全身上下创痕累累,又因为在某处极为污秽的地方耽得太久,身上染满了毒疮,那是些坏血腐肌的毒疮,而且,他体格太弱……这是曾经大量的流血与过度的刑罚所造成……他能活到如今,已是奇迹了,一定有股什么无形的力量支撑着他,否则,以他周身溃烂至此,血竭气虚,又受过这等的**上的刑罚来说,恐怕他早已完了……”

    沉默了一下,叶清玄苍凉的道:“真……不行了?”

    沈江平沉重地说道:“如还有一丝希望,我也会尽最大力量的,叶小友……”

    叶清玄颓然道:“是的,来不及了,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因为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为了我,他曾经毅然拔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了的好朋友!”

    沈江平周正的下颌颤了颤,他尚未及回答什么,在榻边一直紧盯着敖子青的祝雄己焦急的叫了起来:“不好了,叶兄弟,敖兄弟怕要……”

    叶清玄倏然看过去,目光触及敖子青那张已形同死灰的丑怪面孔,不觉一颗心骤然下沉,将近二十年的生命过程中,他已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太多的灭寂,这一刹那,他知道,又要再见一次了!

    可是这一次,是他一直回避,一直不愿见到的死亡。

    自己好友的死亡!

    那双混浊血黄的独眼这时却暴睁着,敖子青死死的盯视着叶清玄,突出的喉咙不停上下移动,近秃的双肘也在想努力举起……

    叶清玄俯身下去,抱住敖子青的身体,嘴唇凑在敖子青的耳边,低沉而又坚定地说道:“兄弟……你安心的去,我以我的性命向你保证……我会为你报仇,我一定讨回那些畜生欠你的债,我一定将你所遭受过的委屈痛苦再还给他们!兄弟,相信我,我一定会这样做,而且我也一定能够做得到……”

    混浊血黄的独眼闭了闭,敖子青似是表露出他的安慰与信任。

    用自已的脸贴着敖子青的脸,叶清玄在默默的号啕,在心底咽泣,他感觉得出那种永恒的死亡气息在凝结,那种可怖的魂魄幽鸣在传响,于是,渐渐的,敖子青的头颈软软垂斜,再也没有一点动静了!

    旁边,沈江平收回了抵在敖子青背后的双手,叹息了一声,缓缓站起。

    徐正弈则过来搀扶半跪于地的叶清玄,他低哑的道:“叶兄弟,敖兄……已经去了……”

    祝雄也哀伤的道:“叶兄弟,你还是到外边歇着吧,我叫他们料理敖兄后事……”

    没有回答,叶清玄只是默默地感受这怀抱中的身体慢慢变得冰凉,这个时候,便是梅吟雪都没有出声,她知道,自己的爱人正陷入无边的痛苦当中。

    凝视着榻上那具已失去了生命意识的确体——那是他的好友,他的生死之交,但是。却死在他的怀中。如此悲惨含冤的死在他的面前。

    如今的自己。空具一身绝学,掌握他人生死的能力,但这些东西,在这个时候,又能有什么帮助呢?

    房间内外,一片悲戚之情。

    这个时候,屋外忽然一阵风响,一个傲然而又愤怒的年轻声音暴喝道:“叶清玄。王八蛋,给少爷我出来送死!”

    随着声音,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冲了进来。

    来人双眼通红,肿如红桃,正是被叶清玄一招“双龙戏珠”捅到双眼的徐希羽。

    只是他这番作为,登时惹得屋内众人大怒。

    卢巧珍突然喝道:“你个臭小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沈江平暴怒斥道:“孽徒,平日我是怎么教你的……”

    徐希羽见到连平日溺爱自己非常的母亲都是如此声色严厉,一直不明所以之时,眼前一花。一个巴掌猛地甩来……

    啪!

    一声巨响,徐希羽整个人都被这一巴掌扇得飞出了房外。连滚数周,晕头转向之后,抬起头来,自己半张脸都肿成了猪头,徐正弈一脸狂怒地又出现在了他的跟前,前襟一紧,被徐正弈猛地拎了起来,耳边传来父亲狂怒之声道:“人死为大啊!你这个孽子!你如此大不敬,还不跟我到叶兄弟面前,在敖兄身前磕头认罪!”

    徐希羽顿时呆愣:“什么?死,死人了!?”

    想不到自己竟然在如此时候犯下大错,徐希羽顿时极为懊悔,但一听到要给叶清玄认错,徐希羽顿时一股逆火升腾……

    叶清玄,叶清玄!又是叶清玄!

    这个世界上,我才是你们的儿子,我受了委屈,你们不替我出头,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句,就让我给仇人磕头谢罪,我不要!

    徐希羽执拗地将头转向一边,就是不肯认错。

    “你……”

    徐正弈想不到自己这个儿子多年不见,竟然叛逆到如此不听话,气得一伸巴掌,又要扇他的嘴巴,不想这时,身后传来叶清玄淡淡的声音道:“徐楼主,不必如此,这件事是我先招惹的令公子,他不知细节,做出错事,我也有过。请楼主谅解,切莫为难徐兄了。”

    刚刚进屋的一番介绍,叶清玄也已经知晓了徐正弈的来历,此时他心情哀痛,身躯疲累,不想再节外生枝,只想静静地待在这里……

    只是此时徐希羽心中正在恼火,把所有的怪错都怨在了叶清玄的身上,此时叶清玄替他说了两句好话,反倒惹起了他的脾气,一扬脖,羞恼喊道:“叶清玄,谁用你来当好人,少爷我不稀罕!”

    畜生!

    徐正弈气得大发雷霆,正反两个大嘴巴,直接把徐希羽扇得晕了过去……

    卢巧珍、崔长龄等人连忙扑了过去,把徐希羽夺了下来。

    老板娘卢巧珍更是一脸恼怒地瞪了丈夫一眼,虽然儿子作为过分,但也不必下如此重手!毕竟母子连心,又是数年未曾见面,卢巧珍这时心痛的很……

    叶清玄叹息一声,道:“徐楼主切莫生气,徐公子并非恶意。不知几位可否帮在下一个忙……”

    沈江平连忙说道:“叶公子有何吩咐?”

    叶清玄抱着敖子青的身体,缓缓站起,说道:“我要将敖兄身躯火化,请沈大侠帮忙安排一下可否!?”

    沈江平叹息道:“这个自然……”

    于是,没有再说什么,叶清玄抱着敖子青的尸体,行向门外,只是,脚步迈动之间,却是那样的踉跄不稳了。

    **********

    几个时辰之后。

    敖子青的残躯在一堆大火当中化成了灰……

    夜晚的星空如此剔透,每一颗星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人死之后,是否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呢?

    叶清玄盯着火光,沉默不语。

    扯下腰际的酒葫芦,麻木地一口一口灌着自己。

    周围是黑暗的,除了眼前的一堆火……

    应叶清玄的要求,这里只有他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打扰他。

    时光虽是冷酷无情的,但总也在它的无情流逝中留下了一些什么。

    那便是人类相互之间的情谊与仇恨,而今。叶清玄的悲伤不仅是仇恨的续接。更是友谊的灭绝。就算对死者的怀念吧,但这一切,已经让叶清玄感到空虚和渺茫……

    此时的敖子青,他已不再悲哀,不再欢笑,不再痛苦与怨恨,他已没有了任何七情六欲的感受,可是。这样的幻灭却是他不甘心的,不情愿的。

    人生便是如此么?

    匆匆来去,只剩下满腔悔恨与不甘!

    这样的事情,是第一次发生,但叶清玄突然感到恐惧,因为他想起来,还有更为亲密的兄弟、师长、同门、后辈,甚至是自己的爱人……终有一天,自己也会遇到他们的离去,到了那时。自己能承受的住么?

    不能!

    自己绝对承受不住!

    面对敌人日后可能对自己的亲人下手,与其养出足堪承受悲痛的内心。还不如在此之前,便让敌人全部灰飞烟灭!

    这一刻,叶清玄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起来。

    将酒葫芦中的酒水,倒在地上一些,叶清玄沉声道:“敖兄,喝上这一杯酒,便上路吧……”

    背后低沉的声音响起,是沈江平……

    “叶小友,唉,节哀顺变——”

    怅然若失地望了他一眼,叶清玄苦涩的笑笑:“沈大侠,没想到第一次见到您,便让您见到了这样一幕,真是有些遗憾呢……”

    沈江平沉重地点了点头,叹息道:“没有什么不好。世人带着一副面具生活,见得多了,反倒觉得恶心……虽然这场意外谁都不愿发生,但在下也由此见到了叶小友的一片真心。对待朋友尚且如此,叶小友待人之真诚,确实令人感动肺腑。”

    叶清玄转头来,看着火堆,淡淡说道:“沈大侠,你曾有过这么一个朋友么?相交五年,连心系意,他还在你生命垂危之际拯救了你,在你最最无助的时候仗义拔剑,毫无怨言,然后,突然有一天,他毫无意兆的来了,来了以后,却像这个样子死在你的面前,你的怀里?”

    唇角抽搐了一下,沈江平呐呐的道:“不要太伤心,叶兄弟——这是场恶梦,令人断肠的,诅咒的恶梦——但是,等梦醒了,这一辈子,也就差不多了——”

    沈江平嗓音有些沙哑的道:“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一幕……不,经历过几次……你知道,我也跟你一样,去过‘武林圣地’……”

    叶清玄点了点头。

    沈江平哑然失笑,说道:“哦,我忘了,你跟秀怡……不,静怡师太关系匪浅,当然知道我们都曾经历过那一段生死。唉,那个时候,我们一行五人去了那个地方,结果回来的,只有我们两人。原本以为‘武林圣地’中不是敌人便是朋友的生死大战已经算是残忍,谁能知道,回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江湖上的斗争其实比‘武林圣地’要残忍的多。

    你只是见到自己的朋友身死,可是你见过自己的朋友突然变成敌人朝你捅刀子的情形么?我告诉你,那种被朋友背叛的感觉,要比现在痛苦得多,尤其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被所谓的朋友利用,搞到自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时候……那种痛苦,可真是痛侧心扉……”

    “那你是怎么做的?”叶清玄想起曾经听闻的传闻,想及这位沈大侠的爱情遭遇,不由得出声问道:“沈大侠,那么你又是如何摆脱这种痛苦的呢?”

    沈江平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叶清玄,眼中反射着火光,忽闪忽闪地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心情难以平静,还是因为火焰被晚风吹动引起的波澜……

    他说道:“谁说我摆脱了这种痛苦了?”

    “我以为我能够习惯,其实,每个夜晚我都会梦到那些身死的弟兄,也梦见过自己所做的错事……仇恨,我可以报!但有些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的事情,我连怒火都不知道向谁发泄……离我而去的妻子,失踪无迹的女儿……”

    “时至今日,我无时无刻不再痛苦中煎熬……”

    沈江平一把夺过叶清玄手中的酒葫芦,仰头咕噜噜喝了个干净,抬头看着天空,喃喃道:“叶兄弟,若是有一天,你找到了能够摆脱这种痛苦的方法,不妨……也记得教教在下吧……”

    两个人一时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直到大火燃尽!

    沈江平拍了拍叶清玄的肩膀,道:“我会派人将敖兄安葬,风光大葬,你放心,我会让你满意……”

    “不必!”叶清玄叹道:“还不到时候!”

    叶清玄拿出一个准备好的瓷坛,走向余温酷热的火场,不顾灼热,将敖子青的骨灰一点一点地装入坛子之中,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方绢布,将骨灰坛仔细地包裹好,最后稳稳地缠在了腰上。

    “叶小友,你这是……”沈江平疑惑问道。

    叶清玄淡然说道:“我相信,敖兄更愿意亲眼看到自己的仇人是如何被杀死的,除非杀尽他的仇人,这个骨灰坛子不会离开我半步……”

    沈江平眼中神采大盛,赞道:“好!好汉子!敖子青这辈子交到你这么一个朋友,当真是让人羡慕万分,连着在下都有些嫉妒他了呢……若是沈某能结交到叶小友这样的兄弟,就算是身死,也是无憾了!”

    “沈大侠愿意结交在下这样的无知后辈!?”

    沈江平郑重点头,道:“求之不得。在下凭生交友无数,但如叶兄弟如此胸襟之人,观遍天下,难觅二人。叶兄弟若是看得起在下,沈某愿意交叶兄弟这个朋友!”

    叶清玄不敢怠慢,一拱为礼道:“在下能结交沈大侠这样人物为友,才是人生幸事!”

    沈江平哈哈大笑道:“既然大家是兄弟了,就莫要大侠前,大侠后的叫了……”

    “沈大哥!”

    “好兄弟!”

    沈江平与叶清玄双臂紧抱,欣赏之情,毫不吝惜地表达着……

    火场之外,更是传来一声嫉妒的大喝:“大表舅莫要抢我的生意,这小子可是徐某千里迢迢寻来的帮手!”

    叶清玄哑然失笑。

    沈江平笑骂道:“你小子这辈子就做对了两件事,一是把徐希羽那小王八蛋交给我调教;二就是介绍了叶兄弟给沈某认识……除此之外,你就是个无药可救的死胖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