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2】非人折磨

    无面人说到此处,已经是怒不可遏的状态,勉力平息了一番呼吸,接着说道:“还好当时主人因为与卓惠梵比武,假死受伤,被老主人安排在了其他地方养病,而我等守护在侧,如此方才留下了一条性命。可惜包括家父在内的上一辈高手,全部殒命……从那时起,属下便暗暗发誓,一定要苦练武艺,继承‘电剑’绝技和称号,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一定要扶持主人再立山门,并杀尽凤仪阁的贱货,也要虐死天机阁的所有人……现如今,属下不过是毁了脸,哑了喉咙,但比起冤死的‘冥狱’前人,这点伤害又算得了什么?”

    无面人口中所说的主人,便是现在的冥狱之主,也就是宗轩的祖父,也是当年传说中被卓惠梵杀死的“星子”。

    而宗轩,便是当代的“星子”,也是“冥狱”未来的主人——冥王。

    宗轩表情淡然地听着无面人述说着自己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往事,等到无面人往事说尽,方才虚情假意地唏嘘一番。

    宗轩是个非常现实的人,仇恨可以利用,但不必让仇恨蒙蔽了思维,如此冷静到近乎残酷的个性,其实就是天机老人培植的结果。

    天机老人和卓惠梵无疑在当年耍了“冥狱”一道,不过风水轮流转,现在也是到了他们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至于那些让人悲愤的往事,其实是有点多说无益了。

    不过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的……

    “‘电剑’果然忠肝义胆,若有机会。我定会向祖父保举。提拔你为六大总管之首。”

    “多谢公子提拔!”

    “镇岳山城之后有什么动作没有?”宗轩问道。

    宗轩伸了个懒腰。说道:“好了。除了这个消息之外,还有什么事!?”

    无面人赶忙躬身道:“回公子,主人传令,说让公子若是有机会,不妨多多接近申屠镇岳,埋伏在他的身边,一有机会,就——”

    无面人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宗轩皱了皱眉头,淡淡说道:“这件事我要想一想,毕竟申屠镇岳不是那么好接近的……”

    无面人嘿然一笑,道:“其实属下倒是有个主意,那申屠镇岳有个爱女,名叫申屠娇娇,比少爷年龄小了一些,不过却是相当,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公子不妨施展手段,大胆追求。嘿嘿……若是公子成了申屠镇岳那老贼的女婿……”

    靠女人达到目的!?

    嘿嘿,这么龌蹉的手段我倒是用过几次……

    宗轩不由得露出几分感兴趣的表情。

    “不过现在倒是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

    “那申屠娇娇的身边。现在纠缠着一个昆吾派的剑客,二人看来关系匪浅,公子要达到目的,怕是要破费一些手段了!”

    “昆吾派的剑客!?”

    宗轩突然想起了叶清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打听好了么?是何人!?”

    “是个姓封的高手!”

    “封清岩!?”

    这是宗轩另一个不想得罪的人。

    无面人一见,赶忙说道:“公子是否需要属下把他除掉!?”

    宗轩一挥手,答道:“不必,我自有注意,你切莫插手!”

    “是,属下明白!”

    无面人向后退了几步,事情办完,就要离开,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般,低声道:“公子,属下还有件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宗轩讨厌吞吞吐吐的不爽利。

    无面人沉声说道:“属下接到‘血煞’的追杀令,‘血煞’新接了一个大买卖,刺杀的对象是您的老相识,叶清玄!”

    “叶清玄!?他活着回来了!?”宗轩猛地站起身来,音调瞬间不自然地拔高了几度。

    叶清玄,这个名字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无面人冷冷答道:“他不但活着回来了,而且活得还很好,在扬州地界出手不凡,连着刺杀了‘摩天岭’数名先天高手,连着刚出世的‘无生十剑’都被他干掉了几个。”

    宗轩缓步走向窗台,一把推开窗户,任由晚风吹拂而来,这让他有些顿止的呼吸变得通畅起来,沉声问道:“这一次‘血煞’派了什么人来!?”

    无面人躲到阴影之中,沙哑地说道:“属下知道的人物总共来了五个,都是一等一的强手,论武功不再属下之下,论刺杀手段,只怕还要强上一筹……看来这一次,公子的这位大敌就要在劫难逃了!”

    “在劫难逃!?”宗轩森然一笑,答道:“不,不不,我的敌人,我要亲手杀了他,其余的人打他的注意,我可不愿意……”

    无面人诧异道:“那公子你的意思是?”

    宗轩洒然一笑,阳光般的笑容绽放开来,宛如世上最亲善的朋友一般,道:“这一次,我当然是要去救他了……我可是他们兄弟的朋友!”

    “还有,以后没有要事,我们不要见面,只要有一次被人发现我们见过面,那所有的计划全部都会被毁,你我更是难逃厄运。”

    “属下明白!”无面人点头示意,道:“没有其它的事了?”

    “没有了。”宗轩转身将房门拉开,看清楚左右都没有人,才偏身让出位置。

    无面人立即从宗轩身旁掠了出去,一缕黑烟以的,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宗轩将门掩上,再将那锦盒打开,满意地连连点头。

    **********

    叶清玄被崔长龄带领着,旁边跟着梅吟雪,一路上穿堂过室。直奔后宅。

    至于随同而来的素裳宫等人。只有静怡师太和张楚儿跟在身边。其余人等自有宅院的侍从安排住处。

    叶清玄一行人穿过明堂,直出了侧门,便是一道走廊,叶清玄随着崔长龄直向廊边的第一个门户行去,他们的步履声惊动了门里的人,尚未来近,那扉冰花格子门已轻轻启开,一个脸色古铜、满脸虬髯的威猛大汉匆匆走了出来。却正是“青衣楼”的“煞刀”祝雄!

    祝雄那张古铜色长满胡子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叶清玄却可以察觉出他这位直爽大汉眼神中的震惊愤怒之色。

    他向祝雄点了点头,迈步向室内走去。

    与祝雄擦身而过的时候,却突然被对方一搭手,轻轻搭住了肩膀,沉声道:“小兄弟……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一定要冷静……”

    又是这句话,tmd,到底发生什么了!?

    突然之间。叶清玄第一次的感到一丝惊慌……

    叶清玄木然步入室内,想不到此时房间内的人数颇多。在厅内坐着不下十人,除了见过的那位胖商人和其夫人之外,几个原本随行的女眷也在其中,不过一个个脸上神色极为不舒服,而除了这几个面熟之人外,左侧座位上,与那胖商人对坐的,还有一个年约四旬、威严正坐的中年人。

    此人身形雄壮之极,五官样貌端正俊伟,鼻梁高挺正直、双目神采飞扬,如若电闪,剑眉星目,一团正气,尤使人印象深刻处,是其皮肤晶莹通透,闪烁著炫目的光泽,一头乌发被文冠束于头顶,整个人垂座堂上,一言不发,却自然地散发着一股浩然正气。

    几乎不用解释,叶清玄便知道这位便是此地的主人,也是自己想要见上一面的对象,“三十六天绝”排名第二十四位的“清江侠隐”沈江平。

    室内气氛压抑,还不等叶清玄上前见礼,那沈江平便与众人一同起身,走过来道:“这位定然是传闻中的叶小友了,在下沈江平,与小友之情谊稍后再续,还请与诸位移驾……”正解说的沈江平向后看去的时候,正瞧见人群中的静怡师太,突然顿时神色一呆,惊道:“啊,秀怡,是你……”

    众人不由得同时一愣,自然不清楚这沈江平怎么回事。

    不过叶清玄等人当然知晓。

    静怡师太眼皮低垂,不置可否,淡淡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尼素裳宫静怡,沈施主有礼了!”

    沈江平脸色瞬间几次剧变,各种悔恨、心痛、自责的心情,在双眼中不停轮回,最终只化为一声轻叹,与其见礼道:“沈江平见过静怡师太……诸位,请随沈某入内……呃,不过女眷就不要进来了……”

    只是沈江平的好意,只换来了众女的无视。

    因为了解了静怡师太的往事,这些女子们同仇敌忾,都对这个沈江平,视为薄情寡幸的伪君子,所以根本不理对方的话,直直地进了内室之中。

    可是,一进入室中,里面的景像令众人有些死板的脸色倏然改变,几人同时显露出一种极度骇然的神色。

    啊——

    张楚儿惨叫一声,被眼前看到的事物吓得惊叫一声,梅吟雪脸色数变,一脸骇然之色,而静怡师太则是瞬间低头,心脏狂跳数声,连声念着佛号。

    而众人中,最为惊骇的人是叶清玄,那种神色,让人不敢相信在同一张脸上,竟然会同时出现这么多、这么复杂的表情……

    那种神色是狰狞的、暴烈的、冷酷的、悍野的,原来的仅仅是沉重但不失柔和的韵味已一扫而空!

    甚至梅吟雪担心地扫了叶清玄一眼,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叶清玄。

    因为原本万分熟悉的脸庞,此时看上去,已完全不是原来的形态了!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人!

    如果那也能称之为人的话……

    室中,在靠窗的那张矮榻上,坐着一个简直不像人的人——

    他双手俱失,只剩下光秃秃的两节臂肘,断截处已经结成了紫点斑斑的疤痕,全身瘦得皮包骨头,以致那套污秽破烂的衣裳穿在他身上。只像是套在竹竿上一样。

    他的头发杂乱如草。脸上只有一只眼尚能视物。眼皮也早已被割掉,而瞎了的那一只已经成为一个血脓混浊又汨汨流淌着黄水的烂凹坑。

    生满了溃疮的脸上,粘糊糊,红黏黏的左一块,右一块,连鼻子都烂掉了一半,露出了骷髅一样的鼻孔……

    但是,景令人惊恐的不是这些。是他的嘴巴!

    原来应该是嘴唇的位置,已经被人狠狠地割掉了,只剩下露出的牙床,而牙齿也被人一颗颗敲了下来,长大的嘴里,舌头已经齐根割断,在他的左腮上,还开着一个皮肉缩卷的小洞!

    他全身散发着恶臭,那是一种几乎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这那还是个人?

    这是世上最残忍的刑罚之人,他已经被削成了“人彘”!

    人彘还在呼吸。但不能说话,他看的到东西。那仅存的一只眼睛,闪着精芒,那是仇恨和坚持的光芒,也因为这唯一的一只眼睛,叶清玄看到的第一眼,便认出的对方的身份,这也是让叶清玄万分痛苦的根源!

    叶清玄几乎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人彘,竟然就是他的生平挚友“碧霄剑”敖子青。

    是的,是敖子青。

    那个素来磊落洒脱,风趣直率的敖子青,那个容颜英挺,风姿飘逸的敖子青,也是那个曾经与叶清玄并肩战斗,几度生死的敖子青!

    倒吸了一口凉气,叶清玄竟有些颤抖的问:“子青兄,是你吗?”

    敖子青用那只剩下一只的混浊眼睛凝视着叶清玄,这仅存的一只眼肉也布了黄翳血斑,空洞的大嘴里传出呜咽的声音,敖子青还能点头。

    但是,这只眼里此刻却盈满了泪水,流露出无可名状的痛苦与祈求……

    敖子青周身不住的抽搐着,每一抽搐,便使他那张可怖的面孔歪曲一下!

    凑到近前,“青帝”徐正弈在一旁沉重的道:“灵武门分别之后,我派人跟踪长空照剑门和仙龙洞的几人,最终发现了他们藏匿敖兄的地点。是崔长龄和祝雄二人趁敌人不备,联手将敖兄从那里救了出来……只是可惜,我们发现的太晚,敖兄的妻子已经亡故了。唉,那帮畜生真是太过残忍,为了达到目的,竟然连自己的门人都如此对待,真是禽兽不如!”

    叶清玄叹了口气,又向敖子青道:“你听见我说话?明白我的意思?”

    敖子青沉滞的点点头。

    咬咬牙,叶清玄道:“敖兄放心,我定要将贼人斩尽杀绝,为你全家报仇!敖兄放心,莫大哥已经无碍,我真不知道,他若是见了你现在的样子,会如何……”

    那张可怕的面孔更扭曲得厉害了,敖子青似是竭力想表达些什么,他颤巍巍的比划着那双秃肘,脸色呈显出一种褚紫涨红的颜色,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及“啊”“啊”的怪响,身体更抽搐得厉害,但是,他却无法明确的告诉叶清玄一点什么!

    “清江侠隐”沈江平低低的道:“叶老弟,我们刚刚救出敖兄的时候,他的嘴似是被什么东西缝合了起来,该生着嘴巴的地方,当时只是一条隐隐约约的,微突出的粉红痕印……那是被一种极细的羊筋肉线缝合的,作工很精,但残酷无比,当初在缝合的时候,一定是先将他的唇片割削,在血肉未乾之际椅上下唇黏接在一起缝实,所以才会生合黏接……照这唇痕结疤的情形看来,恐怕也有四五个月左右的时间了……”顿了顿,他又道:“至于他左腮所开的内洞,也是人为的,这……太狠了,大约是他那什么仇家还不甘让他活活饿死,便开工这么个孔还能叫他自腮孔上灌塞饮食,虽然这会极为不便的,但却不失为一个在这种状况下,再叫他活下去的好法,只是,唉!太折磨人了……”

    心如刀绞,形色悲愤已极,叶清玄握拳透指的吼道:“敖子青,你给我坚持住,你能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见我们一面么?放心,我们已经知道了敌人是谁,你给我好好养伤,看着我把他们一个个千刀万剐才好!”

    敖子青更是用力比划着,他的泪水夺眶而出,喉咙里“啊”“嗷”个不停,身子也剧烈的摇晃起来,甚至连左腮上开的那个小洞也有白黏黏的腻液流出!

    叶清玄赶忙回头朝着梅吟雪说道:“吟雪,赶快去把我的‘千机匣’拿来,我要给敖兄治伤!”

    梅吟雪匆匆转身,飞奔而去,敖子青却频频摇头,泪水涔涔!

    叶清玄缓缓的道:“你是说,不用去请大夫了?”

    又点点头,敖子青用秃肘指指自己,又在身上点了点,然后再慢慢摇头——表示他已无可回生了!

    心中一声悲叹,叶清玄医道颇深,刚一见面的时候,一搭上敖子青的身体,就已经知道他生机已绝,他能熬着这么久没有咽气,就是靠着坚强的意志,见自己一面,让他为他们全家报仇!

    轻轻握着他的断肘,叶清玄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悲楚辛酸与勃升的火焰,蹲了下来,伤感的道:“敖子青,不要自暴自弃,你只是受了点折磨而已,不会对生命有影响的,你会恢复健康的,相信我!……”

    又摇摇头,敖子青似乎十分焦急,也像疲乏得就要颓倒一样。他那只独眼连连翻动,疮口中血脓并出“啊”“啊”“嗷”“嗷”之声混成一片,宛如——如一个黏痰堵住了喉管,随时都可断气的久病之人一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