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8】冥狱余孽

    当叶清玄再次见到静怡师太的时候,静怡师太携着徒弟张楚儿,已经到了小楼下面的大厅之中。

    静怡师太气色依旧,但六感惊人的叶清玄已经察觉到了她内息的虚弱与紊乱。

    看来静怡师太真的受了内伤,虽然看起来伤势得到了良好的治疗,不过已经不利于再次与人动手了。

    叶清玄携着梅吟雪,在静怡师太面前,齐齐施了一礼。

    大恩不言谢,叶清玄心中愧疚不已,但所能表达的,也仅此而已,因为他知道,静怡师太看似柔弱,其实内心极为刚强,若是自己表达的多了,反而会惹得对方生气。

    梅吟雪轻叹一声,道:“多谢静怡师叔相护,若非师叔替吟雪挡了一掌,只怕吟雪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清玄暗哼了一声,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提起这件事,就让他杀意凌然。

    原来在叶清玄闯山之前,素裳宫对叶清玄欲接走梅吟雪一事大为反弹,商议此事之时,

    尤其正赶上凤仪阁使者长老姒惠彤前来劝说素裳宫再入江湖,也就是变向欲与素裳宫结盟,听闻此事,立即大加诋毁昆吾派和叶清玄的为人,使得素裳宫内门人弟子对叶清玄大为不满,尤其又有梅吟雪师父邱冰娥的怒火涛涛,静怡师太一人一嘴,却是完全无法扭转凤仪阁身为白道超然大派所制造出来的劣势。

    最后还是素裳宫掌门静音师太提出,要问问梅吟雪的意思。

    而梅吟雪对于自己这段感情的坚持。除了引来凤仪阁的冷嘲热讽之外,更是逼得邱冰娥发誓道:“你是我培养出来的徒弟,就算是杀了你,我也不会让你离开师门!”

    说完这句话,那邱冰娥提手就是一掌,直劈梅吟雪脑门。

    梅吟雪两年以来,心中情愫挂念在叶清玄的身上,心魔颇重,不适宜练功,否则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所以这两年来并未突破先天。自然没有护身罡气保护自己。

    邱冰娥这一掌若是劈实了,梅吟雪绝对是命丧当场。

    在场诸人都没有料到邱冰娥竟然如此心狠,仓促间只有静怡师太起身相挡,不过邱冰娥恼怒静怡师太替外人说话。掌风一转。趁着静怡师太不备。一掌扫在了她的肋侧,打得静怡师太吐血当场。

    掌门静音因此大怒,素裳宫门规甚严。尤其不许同门内斗,邱冰娥怒气再大,但也不该大庭广众之下故意击伤同门,静音师太严厉斥责了邱冰娥,差点逐她出师门,最后还是在凤仪阁使者姒惠彤的劝解下,方才办了她一个禁闭半年不得下山一步的处罚。

    素裳宫上的危局虽然告一段落,不过叶清玄直觉地感到,那个邱冰娥与凤仪阁之间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日后这叶兰山上少不得要有一番争权夺利的风雨。

    而静音师太为了安抚那些与邱冰娥有着一样心思,希望与凤仪阁联手大干一番的同门师姐妹们,最后也是妥协之下,做出了将梅吟雪逐出师门的处理。

    静音师太通过与梅吟雪私聊,了解了叶清玄真正的力量是在哪里,所以最后提出了让叶清玄为素裳宫扶植出一队三十六人的先天弟子,这是一场极为重大的赌注。

    叶清玄明白,静音师太看似不理事务,但心中甚是清楚,她也一定是感受到了凤仪阁在素裳宫中的影响力,暗中定然与门内不少长老私下结盟,暗许好处,素裳宫已经渐渐沦落成为凤仪阁的附庸和打手了。

    而希望素裳宫保证自身门派独立,不成为素裳宫附庸的同门,除了静怡师太在内的有限数人之外,可谓是少之又少。

    所以静音师太在得知了叶清玄的这个能力之后,她下了一个重注,就是通过与昆吾派结盟,来保证素裳宫的独立性。而最佳的办法,就是增加同意与昆吾派结盟的人数,对冲同意与凤仪阁联合的人数。

    但只有先天境以上的弟子,在门派内才有自己的发言权……

    因此,让叶清玄来培养素裳宫的弟子,帮助这些人步入先天,无疑就是培养一些可以与那些想跟凤仪阁走到一起的元老们抗衡的新鲜种子。

    如果叶清玄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是只是扶植几人步入先天,那么这些人无疑就是素裳宫与昆吾派之间坚定的结盟者。以她们的实力和在门派内的话语权,无疑可以帮助静音师太屏退凤仪阁插手素裳宫的做法,将凤仪阁在素裳宫中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面对这个重注,素裳宫中那些心气极高的长老们,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情看待此事的,在她们眼中,静音师姐绝对是老糊涂了,与凤仪阁结盟,无疑是让素裳宫在江湖中争取到更大利益的捷径,素裳宫在叶兰山上隐忍得太久了,有些人已经无法坚持门派创立之初的“苦修”传统,她们觉得自己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就是要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这一点,女人跟男人没有任何的不同,但静音师太的保守,无疑成了她们步入江湖的绊脚石。

    甚至素裳宫内已经有传闻,有更高层的元老出面向静音施压,不过都被静音师太以掌门身份生生压下,因此素裳宫在更高层面,也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裂痕。

    结盟凤仪阁,反对静音师太,这个想法已经在不少人的心底开始生根发芽了,而凤仪阁使者的到来,明确地让静音师太看到了这一端倪。

    而叶清玄的到来,却让静音师太在绝望当中,找到了一个可以扭转形势的出口。

    叶清玄的作用,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素裳宫未来的实力,还包括了素裳宫日后的政治走向。是与昆吾派保持友好同盟关系,还是被凤仪阁吞并,成为那些女疯子争权夺利的马前卒。

    静怡师太淡淡说道:“叶小友,现如今你的手段已经与我派的生死存亡完全联系到了一起,可以这么说,你做的越成功,素裳宫的未来便越是光明……”

    叶清玄点了点头,心中暗自盘算该如何去做,抬眼之时,他几乎被梅吟雪柔情似水的目光所融化。同时也被张楚儿坚定而崇拜的目光吓了一跳……

    “静怡师太请放心。这件事,清玄肝脑涂地也要做好。不过有件事清玄希望静怡师太能够答应在下……”

    “哦?请讲……”

    叶清玄嘿嘿一笑,说道:“我答应静音师太弄出一对先天剑阵的人数出来,不过这人选却是要由我们来定。那些想着和凤仪阁结盟的长老。她们的弟子一个不要带进来……”

    静怡师太不由得轻笑。道:“看不出你心思还如此之多。你就不怕那些长老说你小心眼!”

    叶清玄嘿然笑道:“若是觉得我小心眼那就太好了,不用过多解释。其实我是担心费尽心力培养的人物,最后却跟我们不是一条心。那不是资敌么?所以让我看来,与其培养那些马上就要突破先天的弟子,还不如只培养那些跟我们一条心的弟子,毕竟……嘿嘿,贵门之内也不是世外桃源啊!”

    静怡师太震惊地看了叶清玄一眼,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初上叶兰山便能够看出这门内背后的派系对立,果然是个精明人。

    “既然如此,那……贫尼就费费心吧……吟雪,若是你有合适的名单,不妨也提供几个……唉,现在门内甘于平淡修行的门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叶清玄笑道:“那当然了,大千世界,本就是多彩缤纷的,你把那些年轻的女孩关在山上,日子久了,肯定有人不甘心如此虚度年华的。本来入世的提议没错,有错的只不过是倒向凤仪阁而已,嘿嘿,素裳宫千年大派,十大门派排名第七,去当凤仪阁的打手,太过没面子了吧……”

    叶清玄说完,静怡师太哑然失笑,而张楚儿拼命点头赞同。

    让她们这些年轻女孩一辈子都躲在山上,的确残忍了一些。

    静怡师太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便给贫尼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们点齐人马,即刻下山!”

    “好嘞!”

    叶清玄暗叹一声,自己一趟素裳宫行,想不到还拐带三十多个小美女一同下山,这要是在江湖上走上一遭,不知得多么地羡煞旁人呢……

    **********

    风吹萧索,阳光从枝叶缝间偏移,林中的雾气已消淡。

    “簌簌”枝叶声响中,申屠娇娇双刀砍开一条路走了进来,封清岩紧紧跟在她的身侧,只有身边没有镇岳山城的人在的时候,申屠娇娇才会跟在封清岩的身后。

    牛解晖、林知成、沈南武,以及数十名镇岳山城好手紧随在后面。

    言英在来路上每隔丈许就留下暗记,所以他们终于还是找来了。

    “轿子在那里!”林知成老远看见就叫了起来。

    “奇怪!”封清岩突然出声说道,同时倏然立定。

    封清岩一停,申屠娇娇脚步也是一顿,疑惑地看向封清岩。

    这时“赛庖丁”牛解晖也探头向前窥视,奇怪道:“的确很奇怪,怎么轿顶没有了?”

    封清岩喃喃地道:“他们一定曾经在这里大打出手。”说完长剑出鞘,屈步向前,同时回头对着申屠娇娇说道:“我先过去一看究竟,你们在这里接应,不可妄动!”

    申屠娇娇不满地道:“我跟你去,休想撇下我!”

    封清岩无奈点了点头。

    牛解晖等人一见,连忙出言道:“大小姐去哪,我们就去哪,不然回去非得让城主下锅给煮喽!”

    申屠娇娇杏眼倒竖,牛解晖梗楞着脖子不退让。

    这是封清岩已经迈步走了过去,申屠娇娇焦急着就要跟上,可身旁的牛解晖等人寸步不离,气得她娇嗔道:“好了。好了,你们跟着好了。不过你们几个记得,要是妨碍了我,休怪本姑娘刀下无情……”说完做出一个狠奈奈的表情。

    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身后的牛解晖等人却是一脸笑意。这个大小姐看似脾气大,但性格却是古道热肠的很,最是讨人喜欢。

    申屠娇娇双刀一分,蹑足跟在封清岩的身后,走上前去。几人快速将软轿围在了当中。而众多的山城好手则是扩大包围圈,个个面向外围,戒备偷袭。

    林知成、沈南武相顾一眼,大喝一声。一起扑上。朴刀与双锤齐落。“唰唰”两声,硬将那顶轿子拆成了碎片。

    轿内当然是空无一人。

    封清岩表情严肃,目光一转。落在插在树干上的双爪,眼睛一亮,还未说话,边上的牛解晖同样看到了这对兵刃,脱口一声轻呼道:“是老言的双爪!”

    众人倏然回头。

    林知成冲上前去,将双爪取下,转身跃回,严声道:“这果然是言护法的兵器……”

    “的确如此。”沈南武皱眉道:“言护法视这对飞铁爪更甚于自己的性命,绝对不会轻易留在这里的……”

    众人默不作声,心头笼罩一层阴影。

    申屠娇娇往旁边走了几步,地面上一摊污血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滩血水仍然未干透,风吹过,散发着一阵难以言喻的恶臭。

    申屠娇娇一皱鼻子,走过去要去摸那摊血水,不想却被封清岩一把抓住了手腕,沉声道:“不要碰……有毒!”说完蹲下来,仔细地检视起来。

    其他人等也跟着一同走了过来,一脸戒备的盯着这摊血水。

    “小姐……”林知成走过来,道:“你看这是……”

    申屠娇娇眼中露出悲戚的表情,放佛已经猜到了什么……

    封清岩沉声道:“唉,在下觉得,恐怕言护法已经殉职。”

    牛解晖怒道:“你小子放屁,这不可能!世上怎么会有人能杀得了老言,你说老言死了,他的尸体何在!?”

    封清岩毫不在意牛解晖的失态,若是他的手足弟兄如此下场,恐怕他也一时难以接受,目光一落,淡淡说道:“这滩血水只怕……”

    “这滩血水莫非就是四护法……”林知成、沈南武等人不由得膛目结舌。

    申屠娇娇亦打了一个寒噤。

    封清岩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世上有一种毒水,可以将人的尸体化为血水,不留下一丝痕迹……而原本的方子……只有在下七师弟保存着……”

    封清岩知道叶清玄身上有那个歹毒的药粉,名字叫做“化尸粉”,功效也是将人尸体化为血水,所以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因为他相信这件事跟小师弟无关,反倒小师弟有可能会帮助破案。

    “你说什么!?”牛解晖突然暴怒,一把揪住封清岩的脖领子,吼道:“是你家师弟动的手!?”

    众人一见牛解晖动手,慌忙上前解围。

    申屠娇娇不悦地说道:“老牛你不要胡来,他家小师弟叶清玄现在还在叶兰山呢,不可能出手对付言护法,你且听封大哥说完。”

    封清岩无所谓地将道袍的衣襟抚平,沉声说道:“在下小师弟绝非凶手,别说他现在身在他处无法分身,而且他与贵派无冤无仇,绝不会出手针对言护法。而且我向你们保证,在下的小师弟与这些动手之人有着解不开的深仇,绝对不会助纣为虐的……”

    封清岩几句话说完,那边牛解晖也已经抚平了怒火,知道自己有些鲁莽,抱拳行礼,表示歉意。接着神色黯然地蹲坐在血水之旁,死攥着一对铁爪,一声不吭,情形让人心酸。

    申屠娇娇心中极度懊悔,同时也是伤心不已,是她下令让言英追击的,就是因为她的这一个命令,却断送了言英的性命。

    申屠娇娇强自忍耐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沈南武接着问道:“但是不知道是谁有这种本领可以杀死言护法呢?言护法武功高绝不说,这轻功也是高绝,世上极难有人将他打败,除非是天绝高手出马,才有这个可能……”

    封清岩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而这个时。一旁的申屠娇娇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块树皮上,此地全部都是落叶,这一片新鲜被剥落的树皮显得有些扎眼。她慢慢走了过去,捡起来看了两眼,叹息地说道:“各位,恐怕答案相信就在这几道白痕之内。”

    众人讶然围上,一起看着树皮上的字迹。

    尽管歪歪扭扭,不过树皮上的字依然可以辨认!

    林知成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谁看得出这是什么意思么?”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申屠娇娇黛眉轻蹙,道:“不过我知道,这是一个‘雨’字。”

    “雨。到底是什么意思?”申屠娇娇仰眼望天。

    又是一阵风吹过。“簌簌”地吹下了雨珠来,几点吹落在申屠娇娇的脸上。

    申屠娇娇以手抚脸,有点儿茫然。

    “雨!!?”同样一个字出自镇岳山城的另一位护法牛解晖的口中,神态语气却完全两样。

    呼——

    人影一闪。牛解晖已经站在了众人身旁。脸上的泪痕尚未擦拭。一把抢过林知成手中的树皮,看到上面的白痕,面皮立即就变了面色。“赛庖丁”握着树皮的那只手更是剧烈地颤抖起来。

    牛解晖随即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是她,竟然是她!她还没死,她没死,他们应该也不会死……就难怪老言会死在她的手上了。”

    众人不由得大奇。

    申屠娇娇再也忍不住,追问道:“牛护法,这个‘雨’到底是什么人?”

    “她是前黑道巨擎——冥狱中人。”牛解晖的面色有些难看。

    “冥狱!??”

    众人齐声惊呼,连着封清岩也不能保持淡定。

    “冥狱,那是什么势力!?”众人中,只有申屠娇娇有些不明所以。

    “冥狱,那不是几乎将黑道统一的黑道大派么?怎么会是他们,他们的主子不是被凤仪阁的卓惠梵给杀了么?他们不是早就被凤仪阁给灭门了么?”林知成有些焦急地问道。

    牛解晖的语声亦颤抖起来,道:“冥狱的传承极为古老,这群人武功高强,绝非一般人所能够匹敌,因为他们都是自称是天仙谪落凡尘,所用的,已不是武功那么简单。

    “是真的?”申屠娇娇有些疑惑。

    牛解晖一笑道:“当然不是,无论是什么事情,一流传开来,难免就会与事实不符,何况还传了那么多年!”

    一顿,接着又道:“他们取名冥狱,他们认为,人间便是他们的监狱,便理应受他们的统治。冥狱中最为有名的六大长老,便是自称‘风雨雷电冰炎’,以‘风袖’、‘雨针’、‘雷刀’、‘电剑’、‘冰枪’、‘炎轮’纵横江湖,却仍得听命于狱主,唯这冥狱之主的命令是从。”

    “冥狱之主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牛解晖沉声说道:“冥狱之主就是冥王,武功据说在风、雨、雷、电、冰、炎之上,除此之外,还有日后,有夜妃,有月女,还有星子……当年卓惠梵便是一剑杀了冥王之子的星子,才爆发了白道与冥狱的一场大战,最后冥王身死,六大护法也被卓惠梵杀了三个,而其余的势力,则是烟消云散,数十年不知去处,想不到今天竟然又重出江湖,真是让人慨叹……”

    “当年既然冥狱被灭,为什么他们出山不找凤仪阁的麻烦,却来与我镇岳山城为敌?”申屠娇娇追问。

    牛解晖叹息道:“当年是冥狱大败,不过二十年前他们还是有机会翻身,重出江湖的,不过他们想要再次崛起黑道,可惜想要在江湖上重立威信,必须要有极大的威名,所以他们当时选择了一个人打倒,借此在黑道中重振威名。他们的确是准备完全,可惜,他们这个人选却是选错了……”

    沈南武追问道:“他们选择了谁!?”

    牛解晖森然一笑,道:“这群混蛋,不自量力,竟然选了城主当这个给他们重塑威风的对手!”

    “你说我爹!?”申屠娇娇诧异道。

    “不错。”牛解晖目光暴盛,续道:“他们太愚蠢了,当时城主的确没有爬升到今日的地位,但城主当时在武林中也是最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的新任星子可以取胜,结果还不是被城主差点一刀劈成了两半,侥幸逃得了小命。这一败之后,他们便消声匿迹,当年我们这老一辈的高手对其残余追杀十余年,直到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方才罢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