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6】背后势力

    福辉客栈是一间大客栈,兼营酒楼,客似云涌。

    牛解晖打头,带着封清岩和申屠娇娇并没有找座位,直接来到掌柜的面前,牛解晖掌一翻,一个上刻“镇岳”的金牌往掌柜的眼前一晃,轻声道:“一刀镇岳”。

    “独霸神武。”

    掌柜低应一声,接着道:“天字第六号房间!”接着又一声:“宝哥。”

    一个精悍的店小二飞快走过来。

    “带这两位客官到天字第六号房。”

    宝哥恭谨欠身道:“两位请。”

    房间在二楼,窗外望长街,非常宽敞,已经有两个锦衣人守候在内。

    房门掩上,两个锦衣人忙一起上前,道:“鼎州堂堂主林知成,副堂主沈南武见过大小姐、牛护法。”

    封清岩一进屋就抱着长剑靠在了窗口附近,没有与镇岳山城的手下过多焦急,其他人等见到他与大小姐同行,也是没有好意思多问。

    申屠娇娇淡应一声,牛解晖忙问道:“言护法何在?现在的事情怎样了?”

    “两位先上坐。”林知成忙将两张椅子移近来,接着说道:“贼人极为狡猾,言护法生怕有什么变故,所以一直在外面紧盯着那边,不敢妄动。”

    申屠娇娇了然地点了点头。

    沈南武接道:“韩家的事情发生后,我们抓住了附近的十七家四十七人回去查问,从他们的叙谈中,我们得知灭杀韩家一家老小的人物全都是黑衣遮面的人物。很显然对方不想留下真面目。要是我们镇岳山城办事。一定是越多人知道越好,如此鬼鬼祟祟,根本不是我们行事的做风。”

    林知成沉声说道:“根据言护法的分析,韩家的死者当中除了不会武功的家眷之外,其余人都是身手不俗的高手,但在搏斗当中,几乎都是被数招毙命,而身上的伤痕几乎都是在要害部位。言护法分析,武林中修习这种凶悍杀法的武学,以及如此凌厉的招式,似乎只有血煞这类的纯杀手组织才能办到,其他稍微低上一个等级的杀手组织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血煞!?”封清岩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轻声问道:“死者当中有没有人被一剑穿心而死的人物!?”封清岩和申屠娇娇去的时候太过匆忙,没有仔细检查每一具尸体,所以并没有发现这其中的细节,但此时有人一说,封清岩立即报以浓厚的兴趣。

    当年封清岩行走江湖。也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杀手弥补路费不足,对这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血煞”经常耳闻。而最重要的是,当年封清岩打听到,这个神秘组织出来的顶尖杀手,都有一招一剑穿心的诡秘剑术,曾经与师父楚灵虚研究过,都对这一招几乎杀死楚灵虚和叶清玄的一剑印象极深,断定这个组织与当年覆灭昆吾派的大敌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甚至也是其中一员。

    此时追问,也不过是下意识地确认一下。

    林知成不敢怠慢,露出回忆的表情,然后眼睛一亮,沉声说道:“有,的确是有。而且死的人还是洞仙谷派来的先天高手,他就是被人一剑穿心,干净利落地死掉了……”

    “他不是和韩家老板被人钉在墙上死掉的么?”

    “钉在墙上是在他们被杀死之后做的,是为了震慑的作用,但其实早在之前,那个人就已经被人将心脏刺了个对穿!”

    封清岩不自然地握紧了剑柄。

    镇岳山城不愧是天下黑道第一大派,追查敌人的下落,比起昆吾派来强悍了何止一筹……

    申屠娇娇疑问道:“封大哥,你跟他们有旧怨?”

    封清岩淡然道:“的确如此,不过以前一直没有机会找到他们,现在好了,总算能找到正主儿了!”

    申屠娇娇露出恍然的表情,但其实心中一样好奇的要死,不过正事要紧,转头问道:“林堂主,关于‘霸刀令’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林知成脸色变得有些难堪,叹息道:“城主下令彻查,发现竟然是从雷总管那边丢失的一枚真货,要不是这次彻查,雷总管还以为一切安好呢……”

    “雷大哥那里丢失的!?这倒也是可能,这‘霸刀令’除了父亲那里之外,就剩下雷大哥和左二哥那里各有一枚了,左二哥办事向来稳妥,一定不会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来!雷大哥也太马虎了……唉,是谁偷了令牌,最后查出来了么?”

    “暂时没有,不过雷总管一怒之下,将家里原本的侍女全部给……”

    林知成用手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些侍女的下场不言而喻。

    封清岩眉头皱了皱,看起来似乎是对这种做法不满,但其实他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

    雷世雄便真的这么容易丢东西么?似乎这种事情落在他的身上,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但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在一件阴谋背后,越是简单的答案,往往都是敌人故布迷阵,给出的错误答案……

    申屠娇娇赞道:“这件事你们做得很好,回去我会向爹说的,论功行赏。”

    林知成、沈南武大喜,一起欠身,道:“多谢小姐。”

    “那,现在他们的人呢?”

    “就在对街的布店之内。”林知成走过去,将一扇窗户微微推开,指着一座店铺说道。

    申屠娇娇、牛解晖走近去,只见对街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布匹店,横匾一面,上书“玉锦斋”三个字。

    沈南武一旁道:“这间布店我们已监视了差不多两个月。”

    申屠娇娇道:“可有什么可疑的人出入?”

    “每隔七天,就必有一个神秘人物出现!”

    “说清楚。”

    “那来人一袭黑衣,头戴竹笠。深盖到下颔。唯恐被别人看到本来面目。每一次进出,都是空着双手,可能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牛解晖问道:“你们有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但恐打草惊蛇,只是派了两个兄弟在门外监视。”

    “那个神秘人物什么时候会再来?”

    “今天。”

    “立即吩咐,加紧监视。”牛解晖急下命令。

    林知成、沈南武应声忙退出。

    布匹店外异常的平静,靠墙的左面有一个算命先生,正在替一个路人指点迷津,右面稍远的墙下。挨着一个卖菜的小贩,一个不在意,扁担竟掉在地上。

    他遂拾起来。

    店内更平静,一个老人坐在柜台后,正在整理着一些布匹。

    一个黑衣人从右面街道上走来,笔直地走进布匹店内,头上戴着一顶奇怪的竹笠,深盖至下颔。

    这是林知成沈南武所说的那个神秘人物,也正是率众攻打突袭洞仙谷韩家的那个人。

    老人慌忙迎出来,道:“请。请,请进内堂。”

    那个人一声不发。径自走进去。

    “就是这个人?”申屠娇娇凭窗偷窥,出声追问道。

    “不错,就是他。”林知成急忙应到。

    “安排好了没有?”

    “已经安排妥当!”林知成一握拳,道:“随时都可以动手了。”

    “不用急。”申屠娇娇冷笑道:“他们已经在我们包围之下,再看看。”

    “好!”牛解晖并不反对,林知成、沈南武当然就更加无话可说。

    事实上,布匹店外,镇岳山城的人已经埋伏好,只要一声令下,便立即可以发动攻势。

    唯独封清岩心底有些打鼓,因为就在那黑衣人进屋之前,有意无意之间,窥视了一下路口的算命先生和那个卖菜的小贩……

    卖菜的那个小贩实在太不小心了,刚才扁担落地的时候,里面传来一声金属响,虽然声音细微,不过封清岩却听个正着,如果敌人也是有着如此耳力,那么也不难发现其中的差池。

    **********

    布匹店的内堂一片阴暗,十多个人侍候在四周,望着那个黑衣人,一声不发。

    黑衣人来回踱着步子,彷佛在考虑什么。

    众人目光都落在黑衣人的身上,跟着他来回移动。

    “你们也实在太不小心了。”黑衣人脚步一顿,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声音沙哑如同被掐住脖子的老鸹,怪异非常。

    也就在这个时候,布匹店外抬来了一顶轿子。

    精致的轿子,由四个大汉抬着,直抬进布匹店之内。

    柜台的老人一见,面色大变,急迎了出来。

    轿子里的到底又是什么人?

    “我们……”众人都一呆。

    “我们这个地方已被人侦破,你们竟然还懵然不知。”黑衣人语气充满怒意。

    众人又一呆,你眼望我眼。

    “现在,这个地方已在敌人地监视之下。”

    “不可能。”一个中年人抢着道:“我们的行动,一直都很秘密,极尽小心。”

    “就是怕百密一疏……”

    “不见得……”

    黑衣人冷笑。

    “不知道是什么人告诉总管……”

    “就是在我们店外那个相士,和那个卖菜的小贩。”

    “他们已经在那儿摆设了差不多两个月。”

    “这即是说他们已监视了我们差不多两个月了。”

    “他们可不见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太特别了。”黑衣人连声冷笑道:“相士卜的是诸葛神数,该用五个铜钱,可是他方才只用四个,由此得知,根本就不在算命。”

    一顿,接着又道:“至于那个小贩,扁担掉在地上竟发出金铁之声,而且有裂缝,其中必暗藏兵器。”

    “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道:“对面福辉客栈亦有人在监视。”

    “什么!?”众人惊呼出声。

    **********

    “那顶轿子里的又是什么人?”申屠娇娇奇怪地问道。

    “不知道,”林知成摇头道:“以前没见过那顶轿子的出现。”

    牛解晖沉吟道:“可能是上边的人来了吧。”

    申屠娇娇冷然点头。

    封清岩不安的感觉更盛!

    **********

    语声一落,门一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那个女人风华绝代,一身彩衣缤纷,梳的是坠马髻,走的是折腰步,姿态迷人至极。

    在她的右手,托着一个小小的锦盒。

    众人一见,都全变了脸色,只有黑衣人稍微一欠身,算是打过招呼。

    彩衣女人一声娇笑道:“向我们这边所有的窗户全都半开半闭,这其实不难看得出。”

    众手下目目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彩衣女人将锦盒交给黑衣人,又一笑道:“你应该知道怎样做。”

    黑衣人点头。

    彩衣女人随即转身举步,反手将门掩上!

    黑衣人立时拔剑,“嗖”的一声,剑气无影无踪,却已刺入了一个中年人的咽喉!

    “总管──”众人大惊失色。

    黑衣人出剑不停,哧哧破空声响中,又有五人仰面抛跌,立时毙命。

    其余之人慌忙拔出兵器抵挡,他们实在想不通自己的上峰为什么会突然下此毒手!

    对于手下的求饶和惨叫声,黑衣人视若无睹,剑身一引,完全隐匿住身形的剑身和剑气又刺入另一个人的眉心。

    血雨激飞下,又有两人眉心被刺中,惨叫着倒下。

    黑衣人长身暴射时,一人震开窗户,才纵身欲出,已经被黑衣人的剑刺入了后脑。

    黑衣人翻身接着一剑,将一人的头斩飞,再一剑,刺入最后一个人的心房。

    鲜血染红了内堂的地面,黑衣人连声冷笑,意犹未尽,但人却已给他杀尽。

    ***********

    轿子从布匹店内抬出,原路抬回去,那个老人随即将门户关闭。

    申屠娇娇看在眼内,黛眉轻蹙了起来。

    牛解晖亦皱眉道:“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妙啊。”

    正在此时,哔——

    一声又长又尖锐的哨音响起,一个身影猛地从一侧房梁上扑入了布店的后院当中……

    封清岩眼睛一亮,身形一闪,已经扑向了街头的软轿!

    “是言护法,老言动手了,定然出了大事!”牛解晖大喝道。

    申屠娇娇知道形势危急,立即道:“牛护法,带人给我冲杀进去,一个都不要放过,记得要抓活口!”

    牛解晖一点头,倒掠了出去。

    林知成、沈南武等人立即追着飞了出去。

    而申屠娇娇腰间弯刀出鞘,一分为二,竟是一对鸳鸯刀,穿窗跃下,配合封清岩攻向了那顶软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