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0】祸不单行

    小小的酒楼,颇为雅致,同样雅致的,还有这里的酒菜。

    封清岩想不到在这么一个小镇上还能喝道如此佳酿,不由得有些眉飞色舞。

    在他的一旁,申屠娇娇的怒气已全消,细意品尝,道:“这地方的酒菜还不错,就是太嘈杂。”

    在他们右面不远,就有两个劲装疾服的中年汉子正与两个女人据桌大嚼,那两个女人娇笑不绝,看装束,也不像正经人家。两个中年汉子尽管说话粗鄙,她们也毫不在乎,而且边听得很有趣。

    其它的客人也一样在高谈阔论。

    唯一与这间酒楼相衬的反倒是封清岩和申屠娇娇二人。

    封清岩不喜说笑,尤其身边还有个千金大小姐,平曰里的逍遥不羁变得有些局促,陪着小心,申屠娇娇好一会才有一句话,他也总是爱理不理的。

    申屠娇娇也不敢太噜嗦,唯恐封清岩不悦。

    二人的交往倒也极为有趣,有道是“女追男,隔层纱”,偏偏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封清岩对着申屠娇娇向来是礼数有加,把她当成个朋友,倒也不排斥,只是男女之情却是一点也无。

    而申屠娇娇的思想却是一直没有停顿过,一双眼不时左顾右盼,也不管封清岩是否理财与她,反正能够结伴相游,就很是有趣了。

    而此时酒楼下面一上来两个童子,便被她发觉到了。

    那两个童子眉清目秀,一身白色锦衣,一捧剑,一捧琴,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前停下,将琴剑一旁放下,其中一童立即将背着的一个小包袱打开。

    那里面是一方锦盒,另一童随即取出一块白布来,小心地抹拭着桌椅,仔细地程度竟然到了连桌脚都要擦拭一遍的地步。

    一个店小二走了过来,看见这样子,立即怔怔地愣在那里。

    申屠娇娇亦觉得奇怪,拉了一下封清岩的衣袖,轻声道:“封大哥,你看看那两个童子……”

    其实封清岩早就注意到了对方的举止,尤其是已经看清对方连当做抹布的锦帕白布都是异常的整洁,而且其织法更是世间少有,绝对是价值不菲。

    酒楼中亦有不少客人被那两个童子的举止吸引。

    两个童子旁若无人,将桌椅拭抹干净,接着将一方锦绣铺在椅子上,垂手肃立一旁。

    众人不由窃窃私议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白衣青年从门外走进来。

    那个青年英俊潇洒,锦衣鲜明,一尘不染,神态从容,缓步走到两童当中那张铺上锦绣的椅子旁坐下。

    他目不斜视,对众人的注视完全都没有理会,彷佛根本就没有看在眼内。

    掌柜的一看这个气势,慌忙走过来,挥手令小二退下,亲自招呼道:“这位公子──”

    白衣青年冷傲地瞟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

    掌柜的立即被对方的冷淡模样吓了一跳,讪笑着闭了嘴巴。

    在白衣青年右边的那个童子随即傲然吩咐那个掌柜道:“拿几式你们这儿最好的酒菜来……”

    另一个童子跟着接道:“记着,要干净!”

    小小孩童,年纪不过十一二岁,语气却是高高在上的态度,分外让人不爽。

    掌柜一呆,压下心中不满,但也知道这样做派的人物,绝对都是大家子弟,不能得罪。忙回头吩咐一个小二,道:“听到没有,还不快给客人准备碗筷酒杯……”

    一个童子截口道:“不用。”

    “我们有。”

    另一童子接着将锦盒打开,从中取出一副银打的酒杯、碗筷,接用一方丝巾抹干净。

    掌柜的看着心中实在不是滋味,赔笑退下去。

    那边的两个中年汉子亦看在眼内,一人嘟囔道:“做作。”

    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却道:“你看不过眼?”

    “这样做作简直就不像一个男人。”

    “管他像不像男人,有钱又潇洒,还有气派,你怎么不学学人家?”那个女人欣赏地瞟着白衣青年。

    中年汉子一听,拍案大怒,道:“要我学他,是他给你钱,还是我!”

    那个女人只是娇笑。

    另一个中年汉子笑顾同伴道:“你何必生气,要他不潇洒,还不简单。”

    那个在发怒的中年汉子如何听不出来,大笑道:“好,反正我就是瞧不惯这种人。”

    两人先后站起来,向那个白衣青年走去。

    自衣青年一直都似乎没有在意,这时候忽然不耐地低呼一声:“琴童!”

    在他右边那个童子应声立即上前,截住了那两个中年汉子,道:“我家公子请你们离开这地方!”

    两个中年汉子勃然色变,其中一人冷笑道:“呦,谁家的大少爷啊,你这是在命令我们么?”

    另一个手指自己的鼻子,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琴童没有理会,白衣青年实时一声,语气更加生气地说道:“剑童!”

    另一个童子遂上前,冷然喝道:“现在我家公子要你们立即滚出去!”

    两个中年汉子勃然大怒,大骂一声,左右上前,一取琴童,一取剑童。

    他们显然都在拳脚方面下过一番苦功,一拳击出,拳风呼啸,声势也极其吓人。

    琴童、剑童却都不放在心上,面无惧色,两人的身形俱都轻捷非常,微微一拧,便让开了对方的攻势,一退之后速进,同时一招“凤凰单抖羽”,左手一托那两个中年汉子的双手,右掌接切对方肋下!

    他们的年纪虽小,但武功内力,以至临敌经验却实在不错,左掌用的是巧劲,四两拨千斤,竟然都将对方的双手拨开,右掌亦竟然齐都正切在对方的肋下。

    那两个中年汉子登时同时中招,一声惨哼,嘴角溢血,肋下的剧痛让他们面容扭曲地弯下腰来。

    琴童右脚朝着对方的下盘一扫,对方失去重心,登时从他的头上翻过,接着琴童双掌朝头上一顶,那个人立刻被推出了丈外,惨叫着直接被扔出了楼外。

    而另一侧的剑童,则是身躯弹起,同时一阵【鸳鸯连环脚】,对方胸口中了十余脚,最后同样被一脚踢得飞出了窗户。

    街上立即引来一片惊叫之声,也不知是否砸到了无辜之人。

    封清岩看得眉头直皱,心中想到,就算对方主动招惹了他,但下手也不该如此之重。

    那白衣年轻人看似大家子弟,但所作所为,未免有些过分。

    两个童子年纪虽小,但看得出来,功力不弱,都有“造化境”后期的功力,就算是在大宗门,也绝对是核心**的身份,而如今填为一个年轻公子的随从,已经说明对方的身份来历不俗。

    而刚刚两个童子用出来的武功……

    叶清玄心中略微有了几分计较,但却并不出声,同时也示意看这主仆三人有些不爽的申屠娇娇莫要惹事。

    两名大汉被琴童、剑童两人丢出窗外,也没有去看看结果如何,一抖衣衫,径自回到白衣青年的左右,傲然而立,看起来规矩极严。

    这种规矩和气度绝对是世家门阀才能培养出来的私奴才有的规矩,就算是大宗门也不可能培养出这种奴仆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立时都集中在这主仆三人的身上,惊讶之声此起彼落,那两个烟视媚行的女子相顾一眼,就移步走过来,一脸的媚态。

    他们还未走近去,已经被琴童喝住:“站着!”

    那两个女人齐皆一怔,其中一人笑问道:“好孩子,你家公子高姓大名?”

    另一个却趁机会移向白衣青年。

    青年这时一声厌恶的冷笑,沉声喝道:“滚开!”同时一拂袖,“呼”的破空声响中,一股劲风涌出。

    那个女人惊呼未绝,身子已被震开,跌跌撞撞地倒退回原位。

    另一个女人看在眼内,面色立即大变,强笑了一下,不等琴童出手,已慌忙退下。

    白衣青年冷冷言道:“女儿家拋头露面,也不会好得到哪里去。”

    他没有看错,那两个的确是两个**,可是这句话转入申屠娇娇的耳朵里面,登时便是一股怒火狂升,几乎瞬间就从双眼中冒出来。

    申屠娇娇几乎就要拍案而起,而封清岩也准备按住暴走的申屠娇娇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声,放佛是见到了什么让人惊骇欲绝的惨事一般,接着惊慌失措的行人将这股恐慌迅速蔓延开来……

    “不好了,镇西头茶庄的韩老板一家都让人给杀了!”

    “老韩家一家子都让人杀光啦……”

    ……

    申屠娇娇和封清岩的注意力登时都被吸引,互相看了一眼,立即结账下楼,直奔犯案现场。

    而那白衣青年也是眉头一皱,一副被烦心事影响到胃口的脸色,轻叹一声,用锦帕抹了抹嘴巴,旁边的琴童立即出声喝道:“掌柜的,结账!”

    **********

    叶清玄神情凝重地步上叶兰山。

    为了堤防随时可能出现的魔门高手,叶清玄将自己的【摩诃罩罗功】运转到了极限,二十米的探查距离,在这范围内,一只蚊子飞过都不能够躲开叶清玄的探查。

    叶清玄此时已经步上叶兰山的半山腰,闯入一片薄雾之中,又向着山上行进了半个时辰,眼前一亮,整个人已经突破云层,到了雪峰之上。

    天地间的景色顿时为之一变,原本青翠的山峰变成了白蒙蒙的一片,而当初被云层掩盖的山峰清晰地出现在叶清玄的眼前。

    云海上下之别,便犹似人间与仙境之别。

    空气一扫南方的闷热,清爽袭人,人如同行走于云端之上,身畔偶有云鹤翔于天际,清鸣的叫声一传百里……

    叶清玄难得的没有心思观看这优美的景色,但奇怪的是,魔门的踪迹除了山脚下的“寒江钓叟”公孙弘之外,便再没有第二个人拦阻自己的去路,使得叶清玄一路上平平安安地步上了叶兰山。

    但这也让叶清玄变得更加的疑惑……

    魔门此举到底用意何在呢?

    叶清玄一边琢磨,一边赶路,待转过一方巨岩之后,前方突现一片巨大的平台,遍布积雪的平台上一座巨大的牌坊竖立当中,石道从牌坊下经过,上方三个金色大字“素裳宫”。

    终于到了素裳宫的山门了。

    叶清玄脚下一缕轻烟飘过,雪地上未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待到平台正中央,牌坊的正下方,刚刚一步迈入素裳宫的领地,牌坊四周呼地一声齐响,四道白影冲出雪面,四个白衣丽人手持长剑将叶清玄团团围住,芊芊玉手一只掐剑诀,一只持长剑,剑尖微微晃动,隐隐指向叶清玄身上要害大穴。

    一个女子的声音遥遥飘来,宛如来自九天之外,“来客止步!素裳宫乃是女子清修之地,男子不得乱闯!”语气轻柔,但言辞却是颇为严厉。

    叶清玄早已感受到雪层下面的机关中有四个心跳声,只是感受到对方并无杀机,而且修为仅为后天巅峰,并非先天高手,所以未作理睬,有心看看对方是谁,要做什么事,这时一冲出来,想不到是素裳宫的**,叶清玄不由得微微发笑。

    看来魔门并没有攻上山来!

    殊不料这一声轻笑,却惹得周围四名年轻女子大皱眉头,其中一女子出声喝道:“来人大胆,取笑我派门规,太过目中无人了吧!?”

    四女子齐声娇叱,声音倒也锐耳动听。

    叶清玄连忙摇手说道:“不不,不,诸位素裳宫的仙子莫要误会,只因在下终于到了贵派之中,方才欣喜的。呃,在下昆吾叶清玄,求见贵派掌门静音师太。”

    叶清玄一报上名字,四周女子登时露出温怒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叶清玄,厌恶之意不可隐藏,似乎在说“哦,就是你啊”的样子……

    叶清玄暗道一声不太妙,怎么这些梅吟雪的小师妹竟然如此厌恶与我,之前又静怡师太的斡旋,就算没有好处,最起码我的名字也不应该在派内达到神憎鬼厌的地步吧?

    远处那个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来人速速退去!毕派掌门正在宴客,便是无事也不会见你。今曰是我当值,看在梅师姐的面子上,暂且饶过了你,若是其他姐妹在此,只怕说不得就要取你项上首级!”

    叶清玄听得心中憋屈万分,小道爷跟你们这帮小娘们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就这么着你们烦了呢?还取我项上首级?要不是我要带我家小雪雪下山,看道爷会不会鸟你们!

    叶清玄忍着一肚子的疑惑和火气,柔声道:“这位仙子勿怪,我与吟雪有约,定要带她下山,娶她为妻……”

    “还不住口!”轻柔的声调陡然变得急切,怒声道:“你这个**男,品德败坏,到底要骗我家师姐到什么时候?你还到底要骗几个女子才肯甘心!若不是梅师姐念及往曰情分,情深意重,不肯怨你,我等立即便要……”

    “够了!”叶清玄暴喝一声,转头对着平台上一个地方出声喝道:“有话出来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骗几个女子才甘心,哪个王八蛋乱嚼舌根,毁我清誉!?别跟我藏着了,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双手一招,猛地一扯,满地的冰雪倏然翻飞,一个人影登时从雪地下面被拖了出来,身形踉跄地还未站稳,便被人一把扣住了脖子上的穴道,全身登时一麻,动弹不得。

    叶清玄的动作快至毫巅,围着他的四个素裳宫**还未有任何动作,眼前便已经是一花,自家先天级别的师姐便被人擒在了手里。

    四个后天**惊骇莫名,一声娇嗔,齐齐飞来。

    叶清玄信手一挥,喝道:“滚开!”

    四名少女半空中被轰得齐齐倒飞而回,狼狈不堪地砰然落地。

    四人一起出手却被人一招横扫,登时觉得羞愤难挡,满脸羞红,愤而跃起,领头之女**一声娇喝:“布阵!”

    四人身形一动,同时运气一振手中宝剑,接着便是“铮”地一声轻响,四名素裳宫**同时惊呼出声,只见她们手中的精钢剑竟然同一时刻齐齐断折,断裂的时机与断裂的位置,如出一辙。

    叶清玄一挥之间,用指力将对方的宝剑点断,不过剑身上的裂痕是暗伤,若是不运功力于剑上是绝不会断裂,但四女为了布阵,同时运气震动长剑,结果宝剑同时断裂,登时取得先声夺人的气势,四女不知原委,实在想不到还有这种让兵器受内伤的方法,一时诧异之下,看待叶清玄的身影分外觉得神秘莫测。

    被扣住的女子眉清目秀,颇为美貌,不过比起梅吟雪在美貌上差了一筹,而在气质上更是无法比拟,不过清新淡雅的味道还是颇为吸引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位绝色佳丽了。

    只不过这位绝色佳丽此时脸色苍白,被人扣住脉门,别说是真气,便是呼吸都有些不通畅。

    叶清玄有些焦躁的表情直接出现在她的面前,阴声问道:“说,是谁告诉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家吟雪被关在什么地方!?”

    那女子咳嗽一声,嘶声道:“凤仪阁的姐妹说的果然没错,你果然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凤仪阁!?又是这帮子女疯子,她们怎么会到了叶兰山!?(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