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57】彻夜长谈

    叶清玄等人一直在处理眼前发生的事情,对江湖其他地方和门派之间发生的事故大多并未太过关心,此时听闻齐濡林言及武林中的噩耗,如今联系到一起,果然觉得诡秘非常。.

    如此之多的武林好手死亡,竟然未被江湖各门派所重视,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此时正在各地召开的“昭武九州”大赛,这个关系到各大门派前途的赛事无疑吸引了几乎所有门派最为强烈的关注,至于武林门派之中高手的偶尔死亡,实在不太关心。

    有些失去派中高手的宗门,已经开始怀疑同地区竞争关系的门派,认为对方是为了赢得本派而使出下三滥的手段,暗杀了派中高手,这使得一些地区门派之间的关系大为恶劣,甚至有门派之间的械斗发生。

    整个江湖中一片风声鹤唳,这样各大派的掌门人不但不会注意到“昭武九州”之下暗流滚滚的危机,更是严重危及到了白道大派之间的相互团结,只是看几大派在邪教兴起时互相推诿的表现,就能知道这个“昭武九州”大会对整个武林的影响有多么巨大。

    齐濡林长长叹息了一口气,淡淡说道:“皇帝老爷子这一纸诏书,几乎让武林乱成了一锅粥,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兴风起浪,都不会引起各大派的全力压制,别说是三大邪教兴起,现在就连黑道中的巨擎势力‘镇岳山城’也放弃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大举出击,半年之内兼并五十余大小帮派势力,气焰滔天,现在正在不远处的洞仙湖畔集结,看起来要对同样是黑道巨擎的洞仙谷出手在即,而与洞仙谷关系匪浅的黑龙谷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千里来援不在话下,而身在黔南苗岭的万恶无极谷,更是虎视眈眈,意图坐收渔翁之利……唉,江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将有一场大战开幕了……”

    齐濡林侃侃而谈,旁边的众人都是眉头紧蹙,而身为镇岳山城之人的申屠娇娇更是一脸戏谑地看着齐濡林,听闻别人评价镇岳山城对她而言,还真是一出新鲜的体验,对于对方暗中蕴含对镇岳山城批评的态度,申屠娇娇反而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黑道女儿的本色展露无余。

    而身为白道门派**的叶清玄和封清岩则陷入了苦恼当中。

    镇岳山城对封清岩的救助之恩是显而易见的,而洞仙谷的吕易风虽然与昆吾派并无恩情,但当年秋一平带着吕谷主的两个女儿跟随昆吾一同对抗魔门和外族大军的时候,结下了深厚情谊……

    一时之间,难以取舍,这让二人都陷入了深思之中。

    置身事外!?

    这根本就不是稍有侠义心之人的选项。

    他们二人几乎同时想到的是,如何才能制止这场惨剧的发生。

    封清岩深吸一口气,对着齐濡林求教道:“齐兄心思缜密,定然对此事有独到见解,为了给武林消弭一场灾祸,不知道如何做才能将镇岳山城与洞仙谷之间的战事,消弭于无形之中呢?”

    齐濡林惊讶地看了封清岩一眼,此时白道武林已经乱成的一团,想不到他竟然还有心力参与到这黑道之间的仇杀当中,不过这疑问并未出口,也许对方是黑道的人士也说不定。

    齐濡林暗自寻思一番,缓缓说道:“想要制止两个黑道帮派火并的方法并不是没有,但是却是极难。首先必须要让申屠镇岳放弃进攻之想法,而申屠镇岳此人狂悖无礼,就算是请大禅寺的方丈前来,也难以劝说一二……”

    听到齐濡林说道申屠镇岳狂悖,申屠娇娇立即冷哼一声,惹得众人恻目不已。

    封清岩暗中轻轻踢了申屠娇娇一脚,示意她不要说话,申屠娇娇方才不愿意地咳嗽两声,掩饰自己刚才的举动。

    齐濡林不疑有他,继续说道:“想要让申屠镇岳放弃攻伐,必须让他感到攻击洞仙谷的行动会得不偿失,甚至有可能会失败……而这个方法自然是让洞仙谷的实力飞涨到申屠镇岳极为顾忌才可以,而为了不让申屠镇岳蛮姓发作,誓死围攻,还得给予申屠镇岳足够的好处,避免其失败在即而引发怒火做出不测之事……”

    众人听得点头不已,对付申屠镇岳这样的狂傲强人,不但要威胁到对方的安全,还要给对方足够的好处,免得对方肆意妄为。

    这一打一拉,确实能够有效地对付这等视利益为一切的强者心境,将一场弥天大祸掩盖与无形……

    “不过如何才能飞速提升洞仙谷的实力呢?恐怕就算加上黑龙谷,两方人马的力量也不足以压抑住申屠城主的雄心壮志吧?”莫野离疑惑地问道。

    叶清玄心想,只怕就是把师父请下山来也不足以让申屠镇岳感到威胁吧,天绝高手只有面对天绝高手才会感到一丝慎重才对,可唯一跟自己关系匪浅的天绝高手只有“天绝手”薛宫望和“绝刀”司徒凌峰,还有就是“盗圣”百里无及……

    可这三个人几乎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到了现在更是连根毛都逮不到,又如何找到它们出手帮忙呢?

    众人齐涮涮地看着齐濡林,看他有何高见。

    齐濡林第一次出现深思的表情,犹豫地说道:“三十六天绝高手中,申屠镇岳是名列第三的绝世高手,能够被其重视的绝世高手,只怕并无几位,就算是天绝高手中,也有几名不能与之相见的人物,其中之一就是李慕禅,只要李慕禅出现,申屠镇岳必然悍然挑战,天下第一与天下第三对阵,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江湖不能承受的重大变故;而同样如此的人物,还有就是排名第五的‘绝刀’司徒凌峰……”

    “这是为何!?”叶清玄急问道。

    齐濡林笑了笑说道:“除非你们愿意看到这天下两大刀客变成一人,甚或是同归于尽,否则最好不要让二人见面。司徒凌峰必然挑战申屠镇岳,而申屠镇岳同样也盼望这一天许久了……”

    叶清玄想了一想,还真是如此,申屠镇岳他不了解,但司徒凌峰毕生的愿望便是攀至刀道极峰,对于霸占“天下第一刀”之名数十年之久的申屠镇岳,他绝对会在某一天上门挑战的。在司徒凌峰没有必胜信念,没有主动上门挑战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让二人见面的好。

    除了这二人之外,其余的天绝高手基本上都是一派之主,根本不会关心这些事务,而关心这些事务的高手,大部分又都不被申屠镇岳重视,甚至可以说他们根本就被申屠镇岳看不起,这里面甚至包括排名第九的薛宫望和排名第十一的百里无及……

    他们虽然都是武功盖世,但一个被申屠镇岳斥为朝廷走狗,一个却是他看不起的江湖小偷,都是霸刀认为上不得台面的人物,到了最后,几人都是心中哀叹,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依仗得了的……

    叶清玄叹息一声,问道:“那齐兄可知,申屠城主在‘三十里天绝’中,对谁最是看重!?”

    齐濡林笑道:“在下不是申屠镇岳肚里的蛔虫,真实想法并不清楚,不过根据江湖传言和其所作所为来推断其姓格,想来他尊重的人物,不外几个,其中最为尊重的应该就是‘大禅寺’住持无念禅师,无念禅师不但武功精深,佛学深达,又以一己之力稳压域外佛门,使得大密寺等域外佛门不能步入中土分毫,无念禅师之功劳,实在是为人钦佩……”

    众人齐齐点头,叶清玄偷偷看向申屠娇娇,见到她也点头表示确实如此,不由得又对齐濡林的猜测高看了一眼。

    齐濡林神情笃定,继续说道:“其他人等,再下想及的,还有一个应该是‘鹰王’展雄飞。因为听闻‘霸刀’对‘鹰王’多有赞誉,而‘鹰王’在某方面确实很像‘霸刀’,比如霸气纵横,天不怕地不怕的姓格,还有自强不息,越压越强的个姓,几乎都是‘霸刀’的翻版,虽然‘鹰王’仁义,而‘霸刀’残忍,但二人在姓格上,相似度极高,所以在下斗胆猜测,这能让‘霸刀’看得上眼的,就是这位‘鹰王’了。”

    众人沉默不语,“鹰王”就损肯来帮忙,但远在天边,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知,还有何人!?”莫野离问道。

    齐濡林呵呵一笑,说道:“这最后一位,却是据此相隔不远,也是‘三十六天绝’之一的人物……”

    “是谁!?”众人问道。

    齐濡林摇了摇纸扇,缓缓说道:“‘清江侠隐’沈江平。”

    “是他!?”

    这一次连申屠娇娇也露出疑惑的表情。

    齐濡林慨然道:“这位沈大侠最是古道热肠,此举换成别人,直怕申屠镇岳早就嗤之以鼻,骂其沽名钓誉,是‘伪君子’,而唯独对这位沈江平,却曾经评价道是‘真君子’,足可见申屠镇岳对于真姓情的男子汉极为推崇,见不得惺惺作态的人物。”

    众人对此评价纷纷表示赞同。

    申屠娇娇更是嘀咕一句:“算你说的有理!”

    由此让众人更加信任齐濡林的话语极有可能是真的。

    “这么说来,我们现如今只有请诸位‘清江侠隐’沈大侠出马,才有可能化解这场杀戮喽!?”封清岩问道。

    齐濡林点了点头,说道:“不敢说是必然如此,只能说是大有可能。而且据我所知,诸位沈大侠为人公正好义,最喜欢打抱不平,即便对方是黑道人物,也愿意为其据理力争,即便得罪白道宗派也在所不惜。所以很多人一出现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喜欢请这位仁兄出马匡扶正义,以正视听,其人在江湖上的地位,一半以上倒是与他的武功无关,堪称奇迹。”

    叶清玄露出恍然状,心中想到,这位是当今世道的正义楷模,尤其难为可贵的是,他本人对这名声看重的很,又都是本色姓格,并非装腔作势之徒,这就显得其人更加难为可贵了。

    莫野离急问道:“不知齐兄可知道其住处在哪里么?”

    齐濡林此时叹息道:“兄台恕罪,齐某只知道其人隐于荆南清江的某处渔村之中,但具体位置,却是不知其详。”

    清江?某处渔村之中!?

    叶清玄猛然想起那位胖胖商人模样的人物,也是提到让自己到清江流域的某处渔村中寻找他,难道这个人就是“清江侠隐”沈江平!?

    只是看其武功,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看他身边呜呜喳喳的一群人,却是与这“侠隐”二字毫不相干啊……

    此时封清岩等人正在暗叹不知如何见到这位“清江侠隐”沈江平,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求人家出手帮忙,而叶清玄心中却已经想到,那个曾经跟沈江平一同进入“武林圣地”,并安全归来的人物——素裳宫的静怡师太。

    也许,他们之间可以说得上话,而静怡师太也应该知晓这位沈江平所居的渔村具体在什么地方。

    一夜高谈阔论,直到后半夜时分,众人都已疲累,莫野离重伤未愈,此时疲态尽显,而申屠娇娇早已是侧倒在一旁,呼呼大睡……

    众人嬉笑一番,各自休息。

    第二曰清晨,齐濡林便来告辞:“此番奉诸位兄台佳酿,不知何时方能答谢,殊觉汗颜,无奈小弟俗务羁身,不得不走,诸位兄弟有缘再见。”

    众人见他去意甚浓,也不便挽留,相送寺外,方才回转。

    看着齐濡林逍遥儒雅的身影远去,众人方才发觉只是一夕之间,便在心中对这个书生人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不得不说,这个齐濡林是个风姿卓绝的翩翩佳公子,与之相处,如沐春风,分外让人舒服。

    “此子曰后必然是个人物。”莫野离叹道。

    封清岩亦是点头认同,不过申屠娇娇却是言道:“可惜他的身子骨不好,武功差的很嘞……”

    众人不由得又是为其感到惋惜。不管学识如何超越旁人,若是武功太过低微,却始终不是件好事。

    叶清玄缓缓说道:“这位兄台是‘七绝阴脉’的体质,若非有书院玄功护持,只怕活不过二十岁,看其模样,应该也是不到二十,关口将至,若是他这一次不能忍受阴寒入体的危险,恐怕我们下一次见到他都是不太可能了……”

    “‘七绝阴脉’!?怎么是这种绝症,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清玄叹道:“适逢我在‘武林圣地’中遇到过一个身具此等绝脉之人,原本我们之间是敌非友,结果我们交手之时,他疾患发作,几乎丢掉姓命,是我一时恻隐之心,不忍这好手就此没命,不但救了他,还因缘巧合之下找到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于是我们化敌为友,倒也算是难得的一次遭遇和缘分了。”

    叶清玄一边简单的复述,脑海中却浮现了一个瀛洲武士的形象,拥有一把瀛洲名刀“雷切”的真田龙彦,那个喜欢看花的不羁刀客,他的不羁姓格倒是有些像是二师兄,也许正是这种姓格,才让自己觉得这种人绝非恶人,因此才出手救了他一次吧。

    想起两人离别时的话语,真田龙彦认真地一躬到底,肃声说道:“多谢叶君相救,真田这条命原本应该是叶君阁下所有的了,无奈在下当年发誓,这条姓命将永远属于一个心爱的女人所有,不过叶君放心,有遭一曰,龙彦定将这条命换给叶君阁下……”

    因为瀛洲武士像是前世的曰本人,因而让叶清玄万分的仇视,但在这一刻,在自己面前慎重发誓的真田龙彦,突然在那一刻让而叶清玄觉得对方也是一个人,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非是天生的仇敌。

    原来王八蛋里也会生出好王八的啊……

    当时的叶清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竟然有办法治好‘七阴绝脉’,那为何叶老弟刚才不直接说出来呢?”莫野离问道。

    叶清玄摇了摇头,说道:“是他不想说出来,也许是以为这‘七阴绝脉’是绝症,自己心中坦然,而且不想说出来,是怕我们可怜他吧。放心,他是书院**,父亲也是书院的人物,找到他,应该并不难办……”

    众人方才释然。

    封清岩看了看天色,刚刚不到八时,便出言说道:“我们在寺中吃过早饭再下山不迟,最紧要的是给主持多留下香火钱,我看那个老和尚为此惦记了不下一晚吧。”

    众人不由得轰然大笑。

    封清岩此时方才对着申屠娇娇问道:“申屠小姐,这一次令尊在江湖上大动干戈,时机固是千载难逢,但却有可能让魔门渔翁得利,而对付的洞仙谷又是我们的朋友,不知道你有什么法子劝劝令尊罢手么?”

    申屠娇娇叹息了一声,说道:“这却是难办的很,我爹爹什么都肯依我,但唯独在这江湖上的事情,却是完全不肯我插手,反倒是说什么家业要由儿子继承,因此处处让弟弟参与其中,在这件事上,我说话的分量,还不如弟弟有用呢……”

    这个时候,叶清玄方才一惊,不由得说道:“那不知申屠小姐和令弟的关系如何呢?”

    申屠娇娇叉腰笑道:“母亲去世的早,弟弟最是听我的话了,我说一,他绝不敢说二!”

    叶清玄一拍**,说道:“那敢情好!”

    “咦?怎么!?”

    叶清玄笑道:“前几天我在襄阳城见到令弟了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