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55】各自纠结

    “吞山鳄”严澄的尸体被收拾停当,放在了一辆马车之中。

    仙龙洞的众人自有弟子负责将尸体运到义庄,严澄身死的消息将被快速传递回师门和赤蛟帮那里。

    徐正弈一行人已经上路了……

    叶清玄几人带着莫野离,与静怡师太二人也离开了灵武门。

    众多武林群雄一哄而散!

    剩下的只是心神失守的一大群人,默默地坐在坍塌的明堂后面一处防卫隐秘的密室之中。

    曲归鸿呆若木鸡一般坐在高位之上,原本他左方“崩山犀”黎威的位置空置着,那位仁兄全身骨骼碎裂了一半以上,胸前受到重击,此时重伤昏迷。

    “穿云剑”索冉峰动弹了一下身子,胸口处的伤势立即传来钻心的疼痛,崔长龄的一剑,几乎当场将三人同时开膛破肚,好在对方根本无意杀死他们,所以才勉强留了条xing命下来,此时黎威重伤,曲归鸿陷入失神状态,群龙无首,他只好强自振作,出声相询道:“曲长老,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曲长老!”

    见到曲归鸿听如未闻,索冉峰立即探身过去,轻轻地晃了一下曲归鸿的膝盖,没想到却把曲归鸿吓了一跳,众人见他如此神态,心中无力感更多了一层。

    “曲长老,我们现下该怎么办?”索冉峰再次问道。

    曲归鸿喃喃自语道:“是啊,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仙龙洞这一代弟子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他插手进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言辞之中。退缩之意极强!

    仙龙洞诸人现在是由“玄颚龟”臧岩霸统领,此时见了曲归鸿如此形神落魄,不由得大为鄙夷,尤其是曲归鸿连打败他的那个人的姓名都不肯相告,更增添了仙龙洞诸人的几分不满。

    此时曲归鸿没了主意,臧岩霸冷哼一声,出言说道:“既然曲长老没有更好地主意,那我们仙龙洞只好暂且撤离了。待到我家黎师叔伤势养好,再与曲长老相谈继续合作的事情!”

    “穿云剑”索冉峰为首的“长空三友”,脸sè登时一沉。

    索冉峰说道:“这怎么可以,我们几人为了这次合作做了多大的牺牲你们知道吗?一旦事情败露,我们几个保证立即死无葬身之地……我们已无后路可退,这个时候怎么可以终止合作!”

    臧岩霸暗哼一声,心中说道:这只能怪你们贪心未足,自己倒霉怨的谁来?

    青铜龙塔的大概位置一直由“龙神”敖烈的传人秘密相传,而打开“青铜龙塔”的钥匙,是当时流传下来的八把宝剑。分别被当年的“龙神”敖烈传给了身边的八大重臣。

    而敖子青其实就是当年一位出身皇亲国戚的重臣后代,家中数代相传。宝剑真正的用意早已不复存在,而只是把宝剑当成了传家宝一般的传承下来,到了敖子青这一代,更是早已不知自己也是当年龙神的后人。

    当事人虽然已经忘却古老的传承,但仙龙洞一系的人马却从未放弃过寻找这些宝剑的任务。

    当年有三位重臣的后代一直依附于仙龙洞之下,血蟒子这样的弟子,其实就是仙龙洞中这三位重臣的后代,所以仙龙洞已经拥有了三把宝剑。

    原本有五把宝剑便可打开“青铜龙塔”机关的大门,除了“至尊龙剑”能打开最神秘的“龙神殿”之外,其他八把宝剑都对应里面一处密室,也就是说每多一把宝剑,就能多获得一个密室之内的巨大宝藏。

    所以,即便是为了利益的最大化,仙龙洞之人也要务必收集齐每一把的宝剑。

    随后又有数百年的追踪和探寻,又有两把宝剑重归仙龙洞囊中。

    而这第六把剑,就是敖子青的碧霄剑。

    唯独在这第六把宝剑的身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原本想要突袭敖子青一家人的仙龙洞诸人,却恰巧被曲归鸿发现了一丝端倪和异常……

    仙龙洞秘密寻找“青铜龙塔”已经超过数百年时间,自然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功亏一篑,所以仙龙老祖决定愿意与曲归鸿分享“青铜龙塔”内的宝物,曲归鸿等人可以依靠碧霄剑获得原本密室中一半的所得。

    而最后让曲归鸿点头答应并热切参与其中的,则是一枚“大雷音破天丸”——原本属于“蟠龙老祖”的那枚“大雷音破天丸”。

    于是,仙龙洞诸人动手对付敖子青一家,长空照剑门装作赶来营救,负责收尾……

    没想到在敖子青的手中没有发现那把碧霄剑,所以他和未婚妻子褚倩因此留了一条命,被秘密地关押起来,刑讯逼问碧霄剑的下落。

    长空照剑门打扫收尾的时候,便遇到了正巧赶来的莫野离,剩下的事情便如此发生了……

    没想到在清理这些外围事务的时候,竟然会功败垂成,不过……

    没想到第七把的碧落剑出现!

    而且就在将此局面搅得乱成一团的叶清玄手中……

    此时仙龙洞方面说出暂停合作的事项,一方面是因为此时受挫,另一方面也于没能得到“碧霄剑”有关……

    敖子青的嘴,硬得很!

    曲归鸿脸sè终于变得冷厉起来……

    这个时候,谁也不能退出!

    仙龙洞可以再等下去,而他曲归鸿却是不能等。

    莫野离还在敌人的手中,就等于说被敌人掐住了自己的大动脉,随时可以让自己丧命!

    “事情不过是出现了一丝差错,并未影响大计,为何要暂停!?”曲归鸿沉声说道:“这件事,我们已经没有回头之路,不能停。必须走下去!”

    臧岩霸眼睛微眯。淡淡说道:“好。曲长老既然有信心,那就继续下去好了。不过首先我要将我家师叔送会仙龙洞养伤,而曲长老却要将碧霄剑的下落问出来才好。”接着臧岩霸森严一笑,道:“那是你家弟子,关键时刻还是由你们自己人动手的好!”

    曲归鸿点头道:“原本以为敖子青会识时务,没想到却是如此嘴硬,原本还想让他们好过,所以没有动褚倩那个丫头。这次嘛,哼哼……”曲归鸿残酷一笑,代表着敖子青与褚倩又将面临新一轮的折磨。

    众人都是嘿嘿yin笑,觉得此次终于可以有些收获了。

    正在这时,外面魇龙子冲进来喝了一声说道:“师叔醒了,他说了一句话……”

    众人惊讶,齐问道:“什么话!?”

    魇龙子面露古怪之sè,说道:“黎师叔说,不用送他回去,附近有一个既安全、隐蔽、又有高手能够抗衡那些人的地方。就完全可以得到应有的助力,并且那里还有人可以治好他跟血蟒子的内外伤……”

    想不到附近竟然有这等完美的地方。为何之前不说出来呢?

    众人不由得讶然互视,争相询问:“什么地方!?”

    魇龙子笑了笑,说道:“就是为曲长老提供‘大雷音破天丸’的地方。”

    众人同时惊呼,想不到竟然是拥有那神奇丹药的地方,各自心中不由得极其兴奋,同时感到也许过去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曲归鸿却是表情yin沉,缓缓向后坐去,心中一声长叹,他有一丝感觉,如果自己一行人真的去了那个地方,恐怕这条回头路便真的要一直走下去了……

    众人一脸期盼,看着曲归鸿是否会同意。

    曲归鸿心中略微闪过一丝悔意,但想到自己获得的实力和未来即将获得的权力,一丝赌徒的心态油然而生。

    长空照剑门中怕是已经知晓自己实力晋升的事情了,另外三个长老若是不想被自己打压,必然会团结到一起,而自己若无外力支持,只怕在长空照剑门中的势力反倒会比以前更受打压……

    虽然不太想接触那个连仙龙洞都能摆布的势力,但自己真的是无路可退了呢!

    曲归鸿幽幽一叹,缓缓说道:“如此……便依黎兄之言行事……”

    众人同时欢呼雀跃。

    月黑,风高!

    密室中的大笑声传到外面时,已经是飘渺有若烟尘。

    外面密林处,一只猫头鹰振翅高飞。

    人影一闪,猫头鹰的爪下立即挂上了一个身影,猫头鹰身形一沉,但随即又浮上半空,旁若无事地朝着远方飞走,那爪下的身影,仿佛还不如一只硕鼠沉重!

    **********

    襄阳城中一处环境不错的客栈。

    莫野离已经服下伤药,安然入睡。

    陆云东则陪侍在其身旁,照顾安全……

    其余众人则到了外厅,与内室不过一墙之隔,方便随时出现意外,多年未见,众人之间自然有许多话要聊。

    而此时的叶清玄则是一脸惊讶地看着静怡师太身边的小丫头,抚额苦叹,道:“唉呀呀,原来是楚儿妹妹,真是女大十八变,想不到几年不见,如今楚儿妹妹已经出落的如此漂亮了,ri后怕不是要颠倒众生了,呵呵呵……”

    叶清玄宛如兄长一般地取笑着张楚儿,惹得小丫头脸蛋红彤彤地如同两个大苹果。

    众人不由得都是轻笑出声。

    申屠娇娇更是对这个人见人爱的小美女喜欢的不得了,不停地询问各种问题,两人到时顷刻间便成了姐妹一般的关系。

    “多谢静怡师太仗义出手,若非师太,怕是莫大哥就无法等到我们相救了……”叶清玄由衷谢道。

    静怡师太道了一声佛号,轻捻念珠,眼皮微垂,淡淡说道:“菩萨布施,等念怨亲,不念旧恶,不憎恶人。贫尼不过谨遵佛祖教诲,不敢以私怨加于人身。即便当事人身份互换,贫尼所为,亦并无二致。”

    众人点头,对其表示尊敬。

    封清岩衷心说道:“师太佛门高人,所作所为当为吾辈楷模。武林中要是多几位师太般人物。江湖上也就不会像如今这般风雨飘摇了。”

    静怡师太双手合什。口宣佛号:“江湖已入多事之秋,我们武林白道门派更应团结一致,共御邪祟,曲归鸿身为长空照剑门长老,所作所为已经让人心痛不已,我等ri后所为,应当更要如此,莫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憾事!”

    到了最后一句。静怡师太竟是意有所指地看了叶清玄一眼,态度不言自明。

    叶清玄浅笑一声,知道对方看出因为梅吟雪的关系自己定然会到素裳宫走上一遭,此时说及白道门派的团结之语,怕是提醒自己要注意分寸,切莫因此事与素裳宫大动干戈,坏了白道大派之间的情谊。

    叶清玄心中暗叹,若是能够与素裳宫保持良好关系又怎么会想要破坏呢,只是……

    叶清玄沉默片刻,最后认真说道:“晚辈知晓师太苦心了。只要能接吟雪下山。晚辈愿意补偿素裳宫的损失……”

    静怡师太眉头轻皱,意态说不出的轻柔好看。淡淡说道:“贫尼并非要挟叶少侠……”

    叶清玄摇头笑道:“师太放心,晚辈绝无此想法。吟雪毕竟是素裳宫多年培养的亲传弟子,十几年来贵派为此付出的努力和代价并非小数目……晚辈以己度之,也定然不愿将培养了十余年的门派弟子轻易放弃!”

    静怡师太面容变得好看了一些,淡淡说道:“既然叶施主有此想法,贫尼也愿意为此事替你在门内奔走一番……”

    叶清玄大喜之下,立即便要谢恩,却被静怡师太阻挡,说道:“莫要道谢,这件事贫尼作用极小,毕派门规甚严,门主静音师姐xing子慈悲,倒是好说话,不过梅吟雪的师父邱冰娥却是个难以说通的人物,她若不肯点头,这件事还是说不通。贫尼当尽力而为,你我相约十ri,等到了叶兰山,十ri之内你不得上山,十ri后,若贫尼沟通无果,你再上山不迟!”

    叶清玄起身直立,一躬到底。

    “晚辈谢过师太成全!”

    “阿弥陀佛!”静怡师太合什还礼。

    此地距离叶兰山不远,莫野离不肯置身事外,众人只好相约一起前行,三ri后便启程离开襄阳城,直奔叶兰山。

    月下阑珊,叶清玄侧夜难眠。

    阁楼上,叶清玄望月长叹,心道:吟雪,我来了……

    **********

    襄阳城外,野风萧萧,吹袂生凉。

    各处村舍、田亩畦圃都沉浸在月光之中。

    月光白如铺霜,到处静悄悄的,景sè幽寂,一片宁和的静霭之中。

    一处异常整洁的村舍之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月光之下,一样花团锦簇,香气悠然。

    花婉情便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落入院落当中,伸手一展,从腋下立即跃下一个娇小玲珑的小丫头,正是她的徒弟张灵儿。

    “师父,师父,花伯伯怕是睡了,我们悄悄地回去……”小丫头压低了声线,柔柔地说道。

    花婉情欣然地点了点头。

    这里是百花谷的一处秘密联络地点,就在襄阳城外不远的村里,花婉情喜欢这里的清静,也爱这里繁花似锦的景观,像极了百花谷……

    “灵儿快去睡,师父还有些事情需要想一下……”

    花婉情轻柔地说道。

    “嗯。”

    张灵儿乖巧地点了下头,便奔回了房间,梳理洗睡。

    看着灵儿走进后院,消失在眼界之中,花婉情笑容收敛,重新恢复到了波澜不惊的冰冷模样。

    月光之下,轻纱内的姣好面容清晰可见。

    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横看竖看,都是二十几岁,青chun焕发的模样。在脸纱半掩中,仅露出来的脸庞,已是风姿绰约,充满醉人的风情。

    “你对灵儿的感情还真是很好,婉容总算在这件事上做得对了……”

    柔柔缓缓的一个声音从花丛角落中幽幽传来,原本空无一人的石桌椅上,出现了一个媚态万分、风姿妖娆的绝sè女子。

    斜眉入鬓、眉目如画,点点绛唇。风华绝代。眉目之间与花婉情有着几分相似。但眼神中一汪秋水,却是比她含情超过千百倍。

    花婉情上前一步,盈盈一礼,柔声问候道:“婉情见过宫主!”

    来人竟然是圣门九宗之花宗宗主,百花谷的主人孔雀。

    孔雀纤手一挥,一朵小小的茉莉花出现在了这位宫主手上,哀叹一声,一把中xing但却透着柔媚的声音响起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又何必如此称呼!?”

    花婉情冷冷说道:“规矩如此,婉情不敢逾越!”

    孔雀脸sè一僵,无奈叹息道:“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肯原谅大哥么!?”

    花婉情面容一苦,并不作声。

    孔雀弹指一弹,手中茉莉花的花柄倏然钉入了石桌之中,功力骇人听闻。仰头望了一眼明月,叹息说道:“再过些时ri,就是我那两个未成牟面的外甥女忌ri。十二年前,也是这个明月如钩的夜晚。我执意带你离开那个负心人,只是不想你再跟他纠缠下去。徒自伤心,却未曾料想,那个夜晚竟然会有如此遭遇,一场大火……”

    “不要说了!”

    花婉情眉宇间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掩耳不听,两行热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孔雀闭口不言,夜sè中只有花婉情极力压抑的哭声。

    孔雀面露哀伤之sè,换了个话题,重新说道:“我知道,你和三妹常常怪我不是以前的大哥了。不错,我不再是以前的花宫主,我是孔雀,圣门九宗之一花宗的宗主孔雀!你知道么,很小的时候,当年我看着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沦为圣门其他宗人练功的炉鼎和泄yu的工具之时……我的心中是多么的难受么?我不想她们变成那样,更不想你们姐妹也变成那个样子,所以我必须要变,必须要变成孔雀!”

    花婉情露出痛苦的神sè,缓缓说道:“所以你就把自己变成这样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了!?”

    “怪物!?”孔雀自失一笑,道:“是的,我是个怪物,不但是怪物还得是个神经病,不然我又怎么有能力让其他八宗的畜生不敢动我百花谷门人一根手指头!?别的不说,最起码他们也不愿跟一个神经病外加怪物的人争斗?我被天下耻笑又能如何,只要你们安好……就足够了……”

    花婉情终于动容,哀叹道:“大哥,你这又是何苦!?”

    孔雀媚笑一声,道:“何苦之有?哈哈哈……”

    笑了一阵之后,孔雀又出声说道:“圣门九宗,ri月星风火血花毒鬼,除了罗破敌的ri宗之外,其他八宗秘密商议对抗罗破敌的办法。我本身不喜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有心置身事外,可你明知道仙龙洞与圣门有所勾结,为何还要去挑起事端呢?若是被圣门中人得知是你在背后搞鬼,只怕百花谷再难置身事外,会面临黑白两道与圣门的围攻,你忍心谷内与世无争的姐妹就此遭逢大难么?”

    花婉情低头不语,犹如犯错的小孩。

    孔雀无奈摇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想制造事端,引那个混蛋出来,毕竟再过不久,就是你们女儿的忌ri……但那个人……哼,榆木脑袋,不知变通,就算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也只能被人利用……这么久了,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手!”

    花婉情泪水再流,但强自说道:“我不是不舍得他,而是我总能感觉,也许我们的女人没有死,那场大火来的太突然、太意外,而他又莫名其妙地被人引走……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一场yin谋,我不甘心……”

    “可你知道,当时已经在火场里找到她们姐妹的尸体……”

    “我不信,我不信!”

    孔雀无奈,继续说道:“我看你对灵儿百般疼爱,犹如亲生女儿,何不就此认了她,忘记以前的一切……”

    花婉情说道:“正是因为她太可爱了,我才更加思念我的女儿,你知道,当年小女儿生下来的时候,跟她一样的可爱,若是她们活着,一定会像灵儿一样心疼我……大哥,你不觉得灵儿跟我长得很相像么?”

    “你是说……难道……”孔雀一愣。

    花婉情摇了摇头,说道:“她当然不是我的女儿,当年我离开那个负心人的时候,在她们姐妹的身上用百花谷的秘技留下了印记,除非她们习练我百花谷武功,否则一辈子都洗不掉那个印记……而灵儿身上并没有这个痕迹,所以她不能是我的女儿……我只是感觉,感觉她太像了,这一定是我的心魔,若是不解开这个心魔,我不会快乐,也不会活得长久的……”

    “哦,原来如此!”孔雀恍然大悟。

    不过他心中同样一动,那个是用百花谷的魔功混合针法和各sè花粉,蚀刻在女孩子主要经脉外层的皮肤上,虽然只有修炼百花谷的魔功才能消除印记,并快速提升功力,但是除了这个方法,也并不是不能清除……

    只是话到嘴边,孔雀犹豫了一下,觉得这种事情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就算自己说出来,恐怕也顶多是徒增烦恼而已,因而闭嘴不答。

    孔雀眉头紧锁,慎重提醒道:“既然如此,二妹,我也不多劝你。但你要注意,最近圣门在荆南怕是要有大动作,他们故意抢了青衣楼的重要货物,挑衅徐正弈,依我看,他们的目标不是放在青帝身上,就是放在那个人身上,你置身事内,一定要分外小心,若是一个不慎,就会折在这件事上。切记,小心,小心……”

    花婉情感动点头,谢过兄长提醒。

    孔雀站立起身,缓缓走向院外,轻柔关爱的话语淡淡飘了过来,“夜了,早些睡……”

    花婉情看着自己的兄长离去,心头感动不已。

    这个兄长,当年眼睁睁看着自己青梅竹马,有可能成为自己大嫂的女子被人当成了练功炉鼎,死于非命,从那时起,他就完全变了,变成一个任何人只要感动百花谷女人一根头发,都会跟人拼命的疯子、变态……

    从那一时刻起,大哥靠着自己的一双肩膀,硬是挑起了百花谷的重担,数十年来,百花谷所有弟子终于摆脱了积压了上千年的宿命,真正能够健康地成长起来。

    百花谷,是一片真正的世外桃源……

    为了百花谷,孔雀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有可能破坏这片世外桃源的举动,但为了自己亲爱的妹妹,他又抛开一切,允许花婉情做出危险的行动……

    花婉情心中感激不尽,提醒自己千万小心,无论如何,也不要破坏百花谷的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