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6】灵武公审

    转瞬之间,几大高手现身,气势滔天,四周群雄登时被压抑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只听一把苍老但却带着金石摩擦的声音响起,缓缓说道:“什么人在此胡言妄语,造谣生事?难道以为我长空照剑门身为白道大派就不会严惩奸佞了么?”

    四周哗然之声顿时消极于无形。

    说话之人年纪在五十许间,锐目鹰鼻,身形高瘦,手足颀长,面容古拙,神色冷漠,尤其一双鹰眼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长空三友“穿云剑”索冉峰、“定襄剑”蒋正、“绝圆剑”宋中平,三人肃然站立于其身后,更显其睥睨天下的威风。

    “剑傲”曲归鸿。

    长空照剑门四大主事长老之一,先天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绝世高手。

    长空照剑门门主“剑玄”凌照空久已不问世事,门内的大部分事务都交由四大主事长老办理,而曲归鸿就是其中最为活跃的一个。

    此时一旁观战人中,祝雄突然又轻声说道:“不太对啊,这曲归鸿据说不是先天后期的高手么?那应该跟我和长龄差不多啊,怎么这时候看来,气息有些不大正常呢?”

    众人一听也是紧盯着观瞧,但功力没有达到一定沉厚程度,却是无从看出端倪。

    而旁边的“青帝”徐正弈饮掉一杯茶水之后,沉声说道:“那是因为他刚晋升不久,气息还未稳定的缘故!”

    晋升!?

    众人看向曲归鸿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异样。

    “看不出来这个曲老儿还真有两把刷子的。在先天大圆满境界呆了数十年。今日终于有本事突破到‘归虚境’了。”

    众人不由得对这个边疆大派的重要人物高看了一眼。

    只有徐正弈眼底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停滞数十年的境界是这么好突破的么?哼。但愿是他自行突破的界限,而不是——

    “大雷音破天丸”。

    此时那曲归鸿一出生,刚刚还张口狂呼的“千幻书生”朱绍凡此时脸色苍白,面对如此高手,自身也有些胆战心惊,但犹自强硬地回道:“曲长老远来是客,当不会眼睁睁看着齐传雄门主丧子吧?小的要求不多,就是能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否则小的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到处去乱嚷嚷,那时对你们大家可就不太好看了……”

    曲归鸿鹰目中厉光一闪,阴声问道:“小兄弟知道些什么?不如讲出来听听……”

    朱绍凡一愣,想不到对方竟然试探他的底线,脸色一沉,亡命徒一般的狠声说道:“姓曲的,你真要鱼死网破不成!?”

    曲归鸿冷冷喝道:“无知鼠辈,究竟受何人指示陷害我等?此时招出来还有活路,若是执迷不悟。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千幻书生”朱绍凡大吃一惊,他这次的确是领了任务。本来是冲着“青铜龙塔”而来,但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丝端倪,察觉了仙龙洞和长空照剑门之间的勾结之事,不过碍于对方实力强悍,自己能力有限未能多加探听,之前的举动,不过是假装洞悉真相,目的是让这群人投鼠忌器放自己一马,没想到这曲归鸿老奸巨猾,此时倒打一耙,把自己说成了莫野离的同党,在这里招摇生事。

    现在曲归鸿反向一逼,朱绍凡所知不多的情报立即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只是这一迟疑,这一群老滑头顿时明白这个无知小辈所知有限,只是误打误撞撞正了方向。

    四周众武者又是议论声起,原来这朱绍凡只是个胡说八道的家伙,而且极有可能背后有人主使,一时间群情激奋的武者,对着朱绍凡纷纷喊打喊杀起来。

    朱绍凡顿时陷入慌乱,额头狂冒冷汗。

    曲归鸿与黎威等人相视而笑,觉得此间小事太过多心了。

    对于这些大佬来说,对付一个挟持人质的后天小辈,足以在他伤害人质之前,将其制服甚至是杀死,不过这样一来,却堵不住群雄的悠悠之口,为自己一行人接下来的计划增添无穷阻力。

    齐传雄更是因此信心大增,怒喝道:“好个无耻奸贼,此行到底受何人指使,还不招来?天网恢恢,你插翅难飞,莫不如老实交代,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千幻书生”朱绍凡尽管带着人皮面具,但一张脸也紧张的通红,正不知所措之际,原本慌乱的眼神突然一定,沉默了数秒之后,猛地闪出一丝光彩,朗声喝道:“你说我受人指使,你们才是胡说八道。你们杀了敖子青一家,为的不过是就是得到打开青铜龙塔大门的钥匙,那把钥匙其实是一把剑……怎么样,你们还要我说下去么!”

    群雄突然静默无声。

    接着,是一片哗然!

    黎威、曲归鸿脸色瞬间大变,那黎威更是差点就要出手击毙此人,却猛地被曲归鸿从旁边拽住……

    这时候杀了这人,无疑是将这个论断坐实,后果不堪设想。

    曲归鸿眼中精芒四射,快速向四周巡视,那朱绍凡绝对不可能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定是有人在背后用传音入密之类的功法递话,而这个人应该不会距离此地太远。

    当曲归鸿的眼神瞄到徐正弈的脸上之时,顿时变得疑惑重重,不坏好意地看着这一桌子客人,而徐正弈却是暗叹一声,暗道自己真是流年不利,这种事情竟然也会被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因为场中形迹可疑之人,无疑就是这么一桌基本上都是先天高手的客人了。

    而就在曲归鸿等人一起砍了过来,个个怒目圆睁地瞪过来之时,灵武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山呼海啸一般地惊呼声。众人骇然看去。一个灵武门弟子大声叫喊着冲了进来。狂呼道:“好消息,好消息!莫野离被抓到了!”

    轰——

    这一下整个灵武门可算是炸开了锅了,人影倏闪,曲归鸿等人再难保持克制,纷纷向着门外猛冲,想要确认事情的真伪。

    而明堂内一直不动声色看热闹的各路豪杰,也是纷纷登场,显然对这时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感兴趣。也可以说,这群人对“青铜龙塔”才是真正的感兴趣。

    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一阵乱局当中,那个“千幻书生”朱绍凡已经不见了踪迹,同时不见了的,还有那位昆吾派名叫陆云东的道士。

    祝雄等人,此时没有起身,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徐正弈……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徐正弈伸了一个懒腰,缓缓起身,道:“走。我们去见识一下……”

    **********

    当形象凄惨、已经陷入昏迷的莫野离被抬入灵武门的明堂之内时,素裳宫的静怡师太也是紧紧地随护左右。不让任何人有伤害莫野离的机会。

    而“讨逆大会”一行人当中,虽然齐传雄是此地之主,但面对如此多的江湖豪杰,主持大会却是力有不逮,所以曲归鸿当仁不让,负责各方照应。

    此时曲归鸿朗笑声中,拱手朝着静怡师太连连道谢,道:“多亏静怡师太援手,方能擒下此獠,今日正好在此公审这个武林败类,替我长空弟子一家报仇!”

    静怡师太连道不敢,却是出言说道:“曲长老有礼了。是非曲直,自有明断,贫尼也是为了武林正道出一份力而已。不过在尚未公审之前,是否请人先行救治莫先生一番呢?毕竟此时他只是身具嫌疑,而他如此重伤,也不利公审……我佛慈悲,还请曲长老与众位武林同道准许!”

    曲归鸿讪笑两声,说道:“静怡师太慈悲心肠,曲某敬佩万分。不知诸位同道,意下如何啊?”

    此时的曲归鸿心中实在是恼怒非常,暗恨静怡师太的多事,同时也暗恨那碰到莫野离的仙龙洞诸人的无能,不明白为何就不能一掌将莫野离打死,非要弄出此时的公审戏码,无由地添了几分变故。

    此时的明堂之内,除了长空照剑门和仙龙洞之外,赶来的各家各派高手光是先天之上的,就有不小二十人,有些人背后更是不能得罪的江湖大势力,所以也容不得曲归鸿在此自作主张,就算他心中极为不满,遇到事情也不得不资讯众多武林同道,最起码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其中一个面如冠玉,一缕白须的六旬老者开口说道:“素裳宫的静怡师太真乃我白道楷模,所说之言让人钦佩,老朽代表江南慕容世家,赞同师太之意。”

    围在明堂外围的武者们又是议论纷纷。

    江南的慕容世家,绝对是个庞然大物,虽然不以武林门派见长,也从来不争江湖排名的高低,不过慕容世家的雄厚实力和富可敌国的财富,却是让人不得不重视其话语的威信力。

    而这个说话的老头,也是慕容世家在荆州的总管慕容天铎,当今慕容家家主慕容铸海的亲叔叔,虽然只是先天中期的实力,但影响力非凡。

    有了慕容世家的赞许,其他各大门派也都纷纷附议。

    “‘五行门’庄望海也赞同静怡师太之意。”

    “鲍万灵附议……”

    “荆北五华山庄附议。”

    ……

    “青衣楼附议。”

    此时的青衣楼分楼主“披风杖”莫大风也是出声赞同,而在他的身后,原本在院落中看热闹的徐正弈等人,尽皆坐在他的身后,颇有兴致地看着场中情形。

    有徐正弈在的地方,莫大风的所有选择,当然都是这位楼主的指示。

    就在群豪纷纷响应的时候,突然一声冷哼,惹得群豪一阵皱眉。

    只见一个身罩黑色长袍,身材消瘦细长,一脸蜡黄的中年人突然插言冷冷说道:“对付一个江湖败类何必有什么同情心,啰里啰嗦地浪费时间,还不如让我使些手段。当场让他全都招了了事。”

    这中年人态度嚣张。视群豪如无物。立时引起所有人的反感,只是因为此人乃是蜀中唐门的二少爷唐傲,一身出神入化的用毒和暗器的实力,再加上蜀中唐门的背景,众人不愿意得罪,因而只是纷纷侧目,却没有人出言顶撞。

    此时蜀中唐门名声在外最为响亮的,就是这位唐傲的亲弟弟唐彦。其独门兵器“六道轮回”,是六把飞轮样式的特制飞刀,设计独特巧,机关重重,极为狠辣,在江湖上的名声向来称为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之一。

    曲归鸿此时虽然极度赞同这位唐傲的主意,但也却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下如此有碍风度的事,于是歉意笑道:“唐二少爷嫉恶如仇曲某赞赏,但既然多位当家愿意等上片刻,倒也无妨。还请唐二少爷稍安勿躁,等下若是奸贼执迷不悟。定当让唐二少爷出手指点他一番……”

    唐傲一撇嘴,微微有些不满地一甩手,说道:“好好好,就给你个面子……”

    曲归鸿朗声大笑,群雄都是暗道一声:这个二货。

    一声令下,自有上场岐黄的郎中上前为莫野离包扎伤口,治疗伤势,一旁的静怡师太观察片刻,在郎中包扎伤口完毕之后,想了一想,朝着身后的女弟子低声吩咐,那名小丫头立即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芳香四溢的丹药,轻轻塞入了莫野离的口中,并默运功法,帮助其服下。

    “素裳宫的‘玉脂雪参丸’!?”

    一见到那小丫头递出的丹药,眼力好的立即便认出了这枚素裳宫著名的疗伤圣药,引起群雄一阵热议,而曲归鸿等人的脸上,却是暗露不爽。

    这个静怡实在是太多事了!

    曲归鸿与黎威双目对视,都是露出一丝杀机。

    而卢巧音等四位美女此时却被那越众而出的少女所吸引,就像是阳光下的灿烂荷花,少女在修长和自然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肩如刀削,蛮腰一捻,纤秾合度,教人无法不神为之夺。

    “好漂亮的小姑娘啊!”蓝雅直爽的赞叹声,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这“玉脂雪参丸”不亏是十大门派的疗伤圣药,莫野离服下这枚丹药之后,片刻功夫,原本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孔便变得红润了起来,随着那名绝美小弟子在他胸口的揉动,莫野离突然“哇”地一声,呕出一口瘀血,但整个人却立即醒转了过来。

    “这是哪里!?”莫野离沙哑地问道。

    明丽得如荷花在清水中傲然挺立的美女,以她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柔声道:“莫前辈,这里是灵武门内的大厅,您不要动,伤口刚刚包扎好,还未愈合呢。有什么话,慢慢说……”

    似乎眼前的小姑娘柔柔的声音安定了莫野离的心神,原本激动的神情,果然平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莫野离在小姑娘的扶持下,慢慢坐了起来,冷眼四顾一番,当看到众高手当中的长空三友之后,眼睛立时变得通红,怒吼道:“奸贼,还我兄弟一家命来!”

    猛地就要扑上前,却被那小丫头死死按了下来,伤口一扯,却是再次殷虹了包扎之处。

    莫野离的举动,顿时引得四周武者窃窃私语。

    “好个狂悖的‘荒山野老’,死到临头还敢诬赖好人!”“绝圆剑”宋中平尖声骂道。

    “定襄剑”蒋正更是冷喝道:“莫野离,你动手杀了自己兄弟敖子青一家,被我们兄弟堵个正着,想不到你竟然无耻到了如此地步,竟然恶人先告状,反倒是倒打一耙,真是让人佩服啊……”

    莫野离伤口剧痛,只是捂着右肋,喘息不已。

    曲归鸿知道不能让莫野离多说话,上前质问道:“莫野离,你为何杀我长空弟子敖子青一门,他与你有何冤仇,你要贪图些什么,还不从实招来?”

    “放屁!”莫野离怒道,“我与敖子青夫妇,兄弟相称,关系莫逆,天下皆知,我有何原因要杀他们?我到现场之时,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反倒是你们这三位长空长老,手持长剑,剑上血迹斑斑,滞留现场,我问你们,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害我义弟一家,连个敖家之母,一个普通老人都不放过!?”

    “还敢狡辩!”

    曲归鸿突然伸手一挥,在极近距离,凌空一掌,啪地甩了莫野离一个嘴巴,打得他倏然翻身,呕血半升,牙齿也脱落了数颗,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他这一掌也有着分寸,没有一掌打死他,免得落人口实,但这看似忍无可忍的羞怒一掌,却也引来了群雄的不满。

    “阿弥陀佛!”静怡师太一脸怒容,挡在莫野离身前,妙目紧紧盯着曲归鸿,说道:“曲施主过分了!”

    “我过分!?”曲归鸿怒目圆睁,大声吼道:“静怡师太,我念你是出家之人,不与你一般计较,这个畜生,为了一己之私,杀我长空弟子满门,我作为长空长老,眼睁睁看着弟子含冤待雪,而这狂徒竟然还再次装腔作势,混淆视听,我能不怒!?敖子青乃我长空杰出弟子,我一向视其如子,他一向待我如父……静怡师太,人心也是肉长的,换做是你素裳宫弟子遭此大难,而行凶者如此无耻,你会毫不动容么?”

    原来这曲归鸿与敖子青关系如此深厚啊,怪不得会如此冲动了……

    曲归鸿此时怒愤填膺,眼中泪水打转,把自己形容的如同丧子的老父,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情惹得四周武者一片唏嘘之声。

    旁边的徐正弈暗翘了一下大拇指,低声道:“嗯,好演员!”

    长空照剑门一行人个个一脸悲戚,而仙龙洞诸人则是暗赞不已,没想到这曲归鸿在这方面还是个人才,不去当戏子真是白瞎这天赋了。

    静怡师太口宣佛号,淡淡说道:“事实未明,曲施主就下如此重手,却是不妥。曲施主如此哀痛,还是另选他人审问为好!”

    “不!”曲归鸿一摆手,强忍泪水,道:“我要亲自审问,为我子青报仇,这是老夫如今唯一的心愿。”

    说完朝着莫野离深鞠一躬,高声道:“莫先生,刚刚是曲某之错,还请你原谅老夫莽撞之举,老夫在此向你道歉了。”

    说完又是深深一躬,接着语气一沉,缓缓说道:“老夫在此向你认错。不过若是事实证明你的确是那杀我子青一家老小的仇人,我定要向你讨还公道。”

    说完这一番话,曲归鸿老眼含泪,看着静怡师太叹了一口气,虚弱地道:“静怡师太,不知这下你满意了么?”

    唉呀呀,一个老人向着杀害自家弟子的仇人认错,这场面真是压抑,这又是何等的不公!

    四周武者不由得万分同情曲归鸿的举动,纷纷唾骂莫野离的残忍,连带着对替他出头的静怡师太,也暗暗成了被埋怨的一员。(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