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5】巧事巧遇

    此时周围无数武者都看出这里的气氛极为紧张,不明所以之下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那灵武门的少门主齐云飞有些意外和莫名其妙,喝道:“哪里来的道士,在我灵武门内如此无礼!?还不让开!”

    那道士倒也不怒,直接稽首道:“无上太乙天尊。贫道昆吾陆云东,拦住齐少门主实有要事相求……”

    齐云飞见其言语客气,众目睽睽之下倒也不好意思太多跋扈,平淡地道:“道长请讲!”

    陆云东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张皱巴巴的宣纸,展开给众人一看,上面画着一个人的肖像,底下罗列了人物的姓名和罪状,最主要的是纸上盖着云州府台的大印,竟然是一张海捕文书。

    有眼神好的武者直接念出了被通缉者的名字:“‘千幻书生’朱绍凡!”

    ‘千幻书生’朱绍凡这几个字一出口,如同有棱有角的一般,瞬间扎进了四周围观武者的心弦之上,不觉间,四周众人惊呼出声,他们全深受震动,沉重的吸气和呼气之声,在人群中乍起。

    任在场所有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倒是竟然是要找这个人,这个“地绝榜”上最为神秘的高手。

    这个神秘的高手崛起江湖并不长久,但五年来,这位“千幻书生”在江湖上作案多起,采花、偷盗、暗杀……违法之事不胜枚举。

    最有名的一次,就是在益州因为偷盗不成,投毒将当事者一家老小二百多口尽皆毒死。因此饱受武林诟病。更有武林正道人士追杀他多年。可是这个人物有着一宗极为强悍的本领,就是那千百万化、足以以假乱真的易容之术。

    自他在道上闯混以来,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没有人能知晓他的来历和出身,更不知道他何去何终,也就没有人对他有较深刻的认识与了解,完全就是谜一样的人物。

    此时陆云东从云州赶到荆州,竟然在此重要场合公开向灵武门少门主要人。立即引发了四周武林人士的各种猜想。

    不远处看热闹的徐正弈立即一侧头,问道:“那个朱绍凡是什么人?”

    旁边祝雄立即答道:“年青一代中少有的高手,轻功和刀法俱佳,尤其是易容功夫是一绝。”接着一沉默,徐正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祝雄赶忙继续说道:“当年门下有人看好这青年,想要收归门下,不过易容之术太过高明,对方似乎也故意躲着咱们,几次三番都没有找到正主。后来这个朱绍凡犯下几宗大案,门下觉得他人品太过……招揽之事。也就搁浅了。”

    接着又把朱绍凡犯下的案子和本事跟诸人一说,立即惹得众位美女齐齐皱眉,别的都不说,光是一个奸杀女子的罪名就让她们足以对此人大为反感。

    卢巧珍怒哼一声,道:“这样的人渣你们竟然还想招揽!?疯了不是?以后遇到这样的好色之徒,立即给我杀掉,没由来的污了我的耳根!”

    祝雄慌忙应是。

    而旁边的蓝雅更是不依不饶地说道:“祝大叔,刚才你说咱们的人竟然连他的真身都找不到,这可真够丢人的了,你看那个小道士,不过后天的境界,竟然就能找到这里,看他自信的样子,怕是有了目标,咱们青衣楼可是大大的不如啊……”

    祝雄一张老梁立即通红,唯唯诺诺地说不出话来。

    “也许这个道士也不过是胡乱闯荡,根本没有找到那个‘千幻书生’啊……”琴素清出言倒是替祝雄解围。

    徐正弈暗哼了一声,凤仪阁不但讨好自己,只怕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也没少被她们纠缠示好。

    徐正弈淡淡笑道:“我看不一定,这位小兄弟一定是有了目标,不如我与仙子打个赌如如何?”

    琴素清娇柔一笑,道:“好啊,不知道赌什么?”

    “就赌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琴素清不明所以地看着徐正弈。

    徐正弈嘿嘿一笑,道:“若是我赢了,就请琴仙子在这一个月内帮我办一件事,亲力亲为哦……”

    琴素清几乎当场大怒,这个徐正弈是变着法的赶自己走啊,什么一个月的时间,还亲力亲为,不如直说,一个月内离他远一点。

    不过那个道士呆呆傻傻的样子,而“千幻书生”那是凤仪阁也曾经关注过的青年高手,一样难以探查真切,这个昆吾派的小道士又有什么本事能抓到人呢?

    “好,赌了。若是楼主输了呢?”

    徐正弈笑道:“自然是一个月内任由琴仙子随我们吃喝玩乐,一应消费我青衣楼包了,如何?”

    琴素清气得鼻子冒汗,强忍怒气道:“除此之外,楼主也得为素清办一件事哦!”

    徐正弈眼中精光一闪,道:“如此一言为定!”

    **********

    不提徐正弈与琴素清之间的约定,此时的场内,已经是乱糟糟的一片。

    陆云东当着众人的面管灵武门要人,四周武者顿时议论纷纷。

    如果这灵武门与这位臭名昭著的“千幻书生”牵扯到一起,只怕灵武门的名声立即便要变得臭不可闻,任凭齐传雄做出如何努力,也无法弥补这份损失。

    齐云飞虽然够笨,但也没有笨到如此地步,脸色当即一肃,朗声说道:“这位道长怕是搞错了吧?我们灵武门内没有这个人物,也没见过这个人,道长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回吧……”

    陆云东有些犯愁地挠了挠头,说道:“这件事贫道只是提醒一下齐少门主,当心有人混进宴会与主家不利。并无其他意思。齐少门主何必如此着急赶贫道离去呢?”

    “混账!你的意思是我灵武门包庇罪犯不成!?”

    站在齐云飞身旁的几位年轻高手同时皱眉。这个齐云飞咋咋呼呼的,原本人家没有这个意思,被他这么一叫嚷也会引得其他人这么想了。

    反倒是陆云东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直接对着齐云飞说道:“少门主稍安勿躁,贫道并没有此意。只是有些担心齐少门主的安全,有些话还是只有让少门主知晓,方才能进行……齐少门主可否借一步说话呢?”

    陆云东向后退了几步,示意齐云飞过来。而齐云飞脸上厌恶之情溢于言表,觉得这个小道士就是来这里找茬的,哪里肯听从他的吩咐,怒声道:“少在这里扯东扯西,灵武门不欢迎你这个妖言惑众的道士,来人送客!”

    齐云飞一摆手,身边的护卫和随从便上来驱赶陆云东。

    尤其是齐云飞的亲随,曾经在酒楼中吆五喝六的那个壮汉,更是态度嚣张,一只手几乎按到了陆云东的身上。叫嚣道:“没听到我家少爷的话么?还不快滚!”

    谁知道陆云东突然自失一笑,周围众人气感愕然。暗道这个道士难道失心疯了不成,被人家像狗一样的驱赶,竟然还笑得出来。

    那壮汉怒道:“你笑什么笑!?”

    陆云东摇头叹息道:“其实,让你家少爷过来,不过是为了他安全着想。既然他不过来,但你过来了,也是一样!”

    话音一落,在壮汉脸上惊骇之色还未泛起的时候,一抹豪光乍现,陆云东突然朝着这名灵武门的亲随出手了!

    喔!

    即便是徐正弈等超卓的好手,一时也没料到这位道士剑招竟然如此凌厉,简直跟他的忠厚朴实的面相截然相反!

    “你敢……”

    齐云飞大怒,想不到这个道士竟然敢在灵武门内对自己的亲随动手,这简直活生生地打他的脸,一声暴喝中,整个人也是长剑出鞘,救援自己的护卫亲随。

    在齐云飞的印象中,自己的这位亲随跟了自己差不多十余年,虽然算是门内的好手,只怕也接不住对方的攻击,但就在他蓦然出手的瞬间,那名自己熟悉万分的手下,突然做出了自己极度不熟悉的动作。

    身形向后一闪,右手横挥,竟然以肉掌去攻击对方的剑势,而在轻触的瞬间,叮的一声脆响,壮汉小臂内弹出一把薄若蝉翼的快刀,倏然接下了陆云东迅疾的一剑。

    陆云东嘿然一声冷笑,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身形爆起,纵身近前,长剑斗然弯弯弹出,速度比之前陡然又上升了一倍有余,剑尖直刺那壮汉的胸口,出招之快真乃为任何剑法所不及。原来这一招不是直刺,却是先聚内力,然后蓄劲弹出。

    那壮汉也是怡然不惧,手中快刀嗡鸣,身形快速后退,同时刀气在身前布下一道淡蓝色的水幕,稳稳护住自己的身形。

    “东海听潮阁的“水幕天华”!?”

    祝雄低声惊呼,引得徐正弈等人也是眉头紧皱。

    难道这“千幻书生”朱绍凡难道是东海听潮阁的门人!?

    十大门派之一竟然出了如此不肖弟子,这可真是武林数得上的大丑闻。

    这“水幕天华”乃是东海听潮阁中绝高剑法【碧海叠云剑】中的一招绝技,藉由剑气配合水系功法,在身前布下一道水幕,迟滞对手进攻,防御力极强,号称正面防御第一剑法,向来都是门内亲传弟子一级的人物才有资格习练。

    今日这个“千幻书生”朱绍凡能够使出这一招,说明他的身份绝对是东海听潮阁的重要门人。

    朱绍凡一招之间,便是绝世高手眼色也变得不正常起来,这个“千幻书生”虽然行为为人所不齿,但这以刀法运出剑招的功夫,尤其在这一招式上的功力,绝对精深。

    这个对手恐怕不是小道士能够对付的了!

    徐正弈饶有兴趣地继续观看。

    只见陆云东面色一沉,长剑倏然收回,伸指在剑身上一弹。剑声嗡嗡。有若龙吟。继而再行快速弹出,长剑颤处,前后左右,瞬息之间攻出了四四一十六招,快如疾雷闪电。

    这一剑,立即让周围的几名先天高手暗自点头,露出佩服的神情。

    这十六剑一出手,陆云东眼前的淡蓝色水幕。如遭十六道闪电雷击,莹白色立即布满水幕,代替了原本的蓝色,接着水幕砰然碎裂,一剑有若长虹直刺壮汉咽喉!

    那壮汉的神色顿时惊骇欲绝,眼见自己躲闪不及,身后一声怒吼之音,齐云飞仗剑而来,壮汉眼中立即光彩一亮,猛地一缩身。既是躲避对手直刺,同时也让身后的齐云飞暴露出身形。若是陆云东此时变招继续攻击,就算能够一剑刺死自己,但之前也要伤到疾速飞奔而至的齐云飞。

    陆云东没料到这位齐少门主如此为“自己人”着想,剑下一顿之际,那装扮成灵武门亲随的朱绍凡已经脱离了陆云东的攻击范围,陆云东即便想要继续进攻,但却被齐云飞的一剑拦下了去路。

    这时齐云飞下半句的话语方才厉声喝了出来:“你敢动我灵武门的人?找死!”

    陆云东无奈摇头。

    四周武者一愣,同时轰然大笑。

    原本跟齐云飞一路的几个青年高手,都是一脸羞与为伍的模样,迅速离他远了一点。

    赵擎廷与黎正阳,少见的同时有了同一个想法,这个齐云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绝不可交!

    “你,你们笑什么!?”

    齐云飞见四周人群指着自己大笑,犹自大怒喝问。

    岂料这时背后一把薄若蝉翼的快刀轻轻搭在他的脖子上,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道:“当然是笑少门主白痴举动了,不过你放心,小人我对少门主的仗义出手,绝对是感激不尽的。”

    麦云飞骇然回头,见到那壮汉的脸孔之后,方才惊怒道:“你,你tmd不是史山!”

    周围众人顿时又是轰然大笑不已。

    就连灵武门的弟子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个少门主,太丢人了,后知后觉就算了,别人打那壮汉一出手的瞬间,凭着出手的功法,就知道这位绝对不是个低等亲随,你这少门主竟然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才看出来,未免也太迟钝了吧……

    徐正弈一行人也是笑得前仰后合,徐正弈不由得摇头道:“这个齐云飞把他老子忙前忙后得到的那点面子全都丢尽了,看来这儿子不肖,朝夕之间就能把老子努力了一辈子的成绩毁个干干净净啊!”

    旁边的卢巧珍瞥了他一眼,叹道:“这下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同意表哥把希羽接走了吧?这个世道,一个人的成功可不仅是把自己活好,要是自己的后代教育不好,也算是失败,而就算自己一辈子窝窝囊囊,有个出色的儿子,这辈子也算是成功……成功不仅仅是看一个人的财富、地位和名声,还有传承也极为重要!”

    徐正弈点了点头,这就是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娶一个世家大小姐为妻的原因,懂得家族的传承,懂得把眼光放在数十年之后,这就是大家闺秀和乡野村妇的区别。

    “这是怎么回事!?”

    场内的吵嚷终于吸引了明堂内齐传雄的注意力,愤而出来一看,自己的大儿子竟然被自家的下人用刀架住了脖子,一个道士提着宝剑,一脸戒备的盯着二人,而自己门下弟子却都是一脸羞愧地向外躲闪,齐传雄顿时一头雾水。

    “爹,救我!”齐云飞出言大喝。

    四周再次轰然大笑。

    “逆子还不住口!”

    齐传雄气得满脸通红,虽然不知道事情原委,但此时齐云飞的表现如此不济,让他在群豪面前丢尽了脸面。

    “史山,你为何挟持我儿,赶紧放了他!”齐传雄道。

    “我不是史山,真正的史山让我塞进茅坑里,去见真正的屎山了!”

    齐传雄惊问道:“你是何人!?”

    壮汉笑道:“在下人称‘千幻书生’朱绍凡。”

    齐传雄眉宇间一跳,沉声道:“老夫听说过你的名字,这里群雄汇聚,你竟敢在这里行凶,以为逃得了么?”

    朱绍凡哈哈一笑,道:“老匹夫,怀璧其罪!你敢抓我!?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丑事全都抖出来!?”

    齐传雄大惊,怒道:“休得胡言!”

    “胡言!?好,那我就跟大伙胡言一番,看看众人信与不信!”那“千幻书生”朱绍凡突然扯着脖子喊道:“青铜龙塔出世了,名门正派为了异宝陷害忠良喽!”

    “住口!”

    “大胆!”

    几声怒喝同时震撼全场,轰然声响,几道人影撞破明堂后面的房顶,大鸟一般飘落而至……

    几个人影一现身,全场群豪顿时哗然!

    就连旁边一直看热闹的徐正弈等人也是被震撼了一下,一脸不能置信地盯着几个出现的人物……

    七八道人影轰然而落,个个先天以上的气息登时让周围围观武者轰然向后退却了数步,被对方散发出来的杀气刺激得脸色苍白!

    徐正弈等人身旁的祝雄呼出了一口气,惊叹道:“哎呀,乖乖!那个老头不是长空照剑门四大主事长老之一的曲归鸿么?还有那个大汉,莫不是数十年未曾现身的仙龙洞老二,蟠龙老祖的二师兄‘崩山犀’黎威么?姥姥的,我还以为这个老家伙早就死了!”

    而一旁的徐正弈却是不由得一笑,道:“他黎威这几十年来不是死了,而是被锁在镇魔塔下!”

    “什么!?”

    同一时刻,几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徐正弈的脸上……

    “他……镇魔塔!?难道是朱雀就他逃出来的?难道我们的货,是他们……”

    徐正弈一摆手,眼中精光四射,嘿然笑道:“不用着急,慢慢看!今天这场热闹,看来我们是来对了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