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4】灵武门内

    灵武门的大院坐落在襄阳城中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之上,看上去更像是一间武馆,占地十分广袤,而且左邻穿城而过的汉水,无论水陆交通都是十分的便利。

    下午四时,黄昏临近。

    此时的灵武门正在大宴宾客,对于武林人士是来者不拒。

    灵门门的门主“锁魂枪”齐传雄花费数十万两,请来了襄阳城中最著名的酒楼包办的宴席,同时请来了城中有名的戏曲班子和花楼歌舞伎,整个灵武门车水马龙,盈门充户,比那庙会还要热闹十几倍。

    齐传雄此时心中极为兴奋,自己经营数十年的门派从来没有这一刻的风光过,在白道大派长空照剑门和亦白亦黑实力强悍的仙龙洞支持下,一同广发“无名英雄帖”,共同讨伐“荒山野老”莫野离。

    所谓的“无名英雄帖”就是一份倡议召集的檄文,并未指明相邀的武林人士,只要是有心,人人皆可慕名前来。

    这位齐传雄大门主家财豪富,交游广阔,武功了得,在地方上绝对是一方豪强、名头响亮,但其实他在整个武林之中既无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也算不上如何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原本请不到这许多英雄豪杰。

    但在檄文末尾署名了长空照剑门和仙龙洞的名号便是了不起至极了,一个是云州白道第一大派,另一个则是黑白两道通吃的盖世强门,这两派人马一出面,便吸引了大批的武林人士前来参会。这两大门派有重要人物在此。混迹江湖的浪荡武者们都是要极力赶来倾心结交的。就算被人瞧不起。记不住,最起码也知道人家长得什么模样,说话是什么味道,日后也好与人吹嘘自己的见多识广。

    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此时江湖上疯传这一出事故的背后有着关于“武林五大异宝”之一“青铜龙塔”的消息。

    不管这个消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但足以在江湖上引起轰动,灵武门的门槛被人踏断,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齐传雄除了自己之外。还让自己的三个儿子和门内境界达到先天的两名副门主,全都一起忙乎了起来,里里外外地招呼客人,每有武林名宿到来,齐传雄必然亲自迎接,做足了脸面。

    同时齐传雄也颇会看人眼色,此时在明堂后面的密室之内,长空照剑门和仙龙洞的几位绝对名声显著的人士正在秘商要事,自己虽然也是召集人之一,但受身份限制。能有如此场面已属不易,那些更高层次的秘闻。自己也不敢奢求参与其中。

    这一次赶来的人员之中,尤其是那几位,他们的名头真是……

    只要一会自己在大会上宣布这几位的名字,那保证自己灵武门的身份地位瞬间便于之前大不相同。

    齐传雄完全把这一次当成了让自己灵武门名扬天下的契机,做事不予余力,此时有手下赶来禀告,又有武林知名人士到访,齐传雄赶忙跟几位寒暄的贵客赔礼道歉,再次起身前去迎接。

    “这次来的是什么人?”

    齐传雄一边赶路一边问道。

    传讯的徒弟紧张中带着兴奋说道:“师父,这次来的是青衣楼分属襄阳城的分楼主‘披风杖’莫大风和副楼主‘十字剑’梁真二人,引领着说是江南富商的一行人一同前来。”“哦?是青衣楼的人!?”

    齐传雄这下可真感到呼吸仰止了,没想到自己召集的大会竟然可以吸引到“十大门派”之一“青衣楼”的注意,这可真是喜从天降。

    那弟子接着说道:“师父,说起那富商可真是够气派,不但有着两个骇人的保镖,就是身边四个大美女也是极度让人羡慕!”

    齐传雄立即喝止道:“你给我住口,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可以紧盯着人家的女性家眷,就算人再美,也要保持风度,莫要丢了我灵武门的脸面,你小子要是再出丑,我废了你的武功,逐你出门!”

    那弟子吓得赶忙低头认错。

    “快快快,前边引路!”齐传雄训斥了弟子一顿,但也难掩自己的眉飞色舞,同时朝着几个一样兴奋的儿子和副门主喝道:“你们几个,赶紧整理衣衫,莫要在大门派面前丢了我们灵武门的脸面!”

    几个人匆匆来到大门前的时候,已有手下引领着“披风杖”莫大风等一行人呼啦啦地走了过来,人还未靠近,齐传雄郎笑声便已传起,朗声说道:“小弟齐传雄恭迎青衣楼莫楼主大驾观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那拄着一根奇大的铁木拐杖的莫大风,中等身高,脸如烧炭,一抹齐胸长须洗得是跟关公一样根根发亮,个个透风,也是摆足了江湖人的礼节,随同副楼主“十字剑”梁真朝前拱手为礼,说道:“哪里,哪里,齐门主说笑了,能参与如此义举,当是我辈江湖人使命,门主切莫客气。来来来,这次随在下一同前来的,还有江南巨商钱兄一家,容我为齐门主引荐一二……”

    齐传雄对这等民间富商并不感冒,毕竟这样的富商不会轻易把生意跟自己这样的小门派来做的,主要还是为了迎接青衣楼诸人,但为了拉近与莫大风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遗余力的示好。

    不过等到引荐身后的富商之时,那名微胖的富商倒是无甚惊奇,不过倒是被其身后的四位绝世美女震慑当场。

    此时他终于明白当初弟子为何特意提到这四位美女,这四人各具气质,每一个都是人间绝色,不论是成熟的风韵,娇羞的气质,飒爽的英姿,还是天真浪漫的异族风情……足以让每一个男人为之动容。

    好在齐传雄算得上是精明老练,只是在一瞬间失神之后,立即恢复了正常。压抑住心中的急跳心速。与这富商众人一一问好。

    这群人士自然是途经此地的徐正弈一行人。反正闲来无事,有听闻此地发生如此重大的武林事故,也就让青衣楼此地分楼的管事二人带着自己赶来看看。

    徐正弈夫妇为人向来低调,所以江湖上能够认识他真面目的人,绝对不多,所以直接惯了个杜撰的名头,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徐正弈毫不在意齐传雄的突然失神,见识到如此之多的美女。他没有说话磕巴已经算是定力不错的了,拱手笑道:“钱某叨扰到齐门主了。这次兄弟原来只是在襄阳城与青衣楼莫大楼主谈一件小生意,听闻有此盛会,心中好奇,钱某虽然因为经商走遍天南海北,但确实没有见过如此浩大的武林盛会,特让莫楼主带来瞻仰一二,多有打扰之处,还望齐门主恕罪!”

    齐传雄大笑道:“哪里哪里,钱兄肯来。蓬荜生辉,请请!”

    齐传雄领路朝前走。身后早已变了脸色的大儿子齐云飞故意拉了一下齐传雄的衣角,齐传雄心思一动,落后两步,齐云飞附耳上前,低声将之前在酒楼中的遭遇简单一说,齐传雄的脸色瞬间变了几变,最后沉声道:“来人是贵客,不许你再轻举妄动。”

    齐云飞肃然答应。

    他也没有想到这群人竟然与青衣楼有如此深厚的关系,还好当时犯浑的只是申屠霸天一人,自己的手下因为对方的杀气而没有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关系并非不可挽回。

    齐传雄恭敬将青衣楼一行人带向明堂方向,那里都是些武林名宿,身份地位与外面的闲散武士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未到门口,那钱姓胖商人突然站住说道:“几位抱歉,钱某更喜欢这外面的热闹,里面的武林豪杰钱某一个不识,去了也是尴尬,不如我们一家人就在这外面吧。”

    “这……”

    齐传雄顿时陷入两难境地,有些尴尬地看向青衣楼的莫大风。

    莫大风呵呵一笑,恭顺说道:“既然钱兄喜欢,那便如此吧。不知齐门主可否通融一下……”

    “哪里,哪里,只是怕钱兄闲外面吵闹……”

    “热闹才好嘛!”

    “如此……也罢。来人!”齐传雄唤来下人吩咐道:“便在这旁边的花廊内设下宴席,派弟子护卫钱兄一家,莫让无知之辈骚扰!”

    “多谢齐门主好意了!”

    齐传雄拱手告辞,领着莫大风和梁真进入明堂,能与这位不知来历但背景颇深的钱姓商人不加牵扯,倒也让齐传雄暗自松了一口气。

    徐正弈立即领着众人走向被清空的一侧花廊。

    齐传雄一走,队伍中的蓝雅便开口说道:“大家看到没有,刚才那个齐云飞见到我们脸色都吓青了,还以为我们是上门找茬来的呢……哼哼,真是不忿,要是依着我,定要一把火把他这庄园烧个干净!”

    众人被逗得咯咯直笑,卢巧珍气得掐了蓝雅胳膊一把,骂道:“你这丫头,明明是大家闺秀的出身,怎么有个土匪一样的性子……”

    众人安然落座,琴素清娇柔的声音响起,问道:“这个齐传雄倒也是个精明人物,懂得借势而行,壮大灵武门的名声。不过此间事情不大不小,为了楼主要亲自赶来呢?”

    她的这个问题,就算是老板娘卢巧珍也解释不了,因为她也好奇丈夫的这个决定。

    难道真是为了探听那虚无缥缈的“青铜龙塔”而来么?

    这个猜测在每个人的心里浮现了一次,但都被否决了。

    若真是为了这些,那么徐正弈便不会是坐在这里,而应该是坐入明堂了。

    徐正弈笑而不答,在他心中,对那“青铜龙塔”毫不在意,自己已经是“三十六天绝”之一了,就算得到那“青铜龙塔”又有和用处?难道还会选择一门功法重头再练不成!?

    其实在他心中,只是为了酒楼上遇到的那个年轻人。

    因为在那为年轻人听闻敖子青身死和莫野离有重大嫌疑的时候,身躯的震颤被他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吃惊。让徐正弈察觉其人必然与这敖子青和莫野离有着巨大的关联。而这一次“讨逆大会”。他必然会来。

    对于那个功力深厚的年轻人,他是真心的感兴趣。

    **********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上门的各路英雄依然是络绎不绝。

    灵武门已经算是广大的地域,被人流挤得水泄不通,据说连着后花园也已经开启,用来招待到会武者,粗略估计,这里已经有超过两千人聚集了,这还不包括外面没资格进入灵武门的外围武者。他们已经把灵武门前面这条街道,两边的酒楼和客栈全部挤满。

    徐正弈几人正在闲聊,而明堂内外也是一片喧嚣声震天。

    徐正弈闲来无事,正左顾右瞧地看着四周吵闹的江湖新秀,看着他们血气方刚,朝着这一桌上的美女指指点点,心中不由得呵呵一笑。

    曾几何时,自己年轻时也与他们一样,也不记得因调戏美女惹了多少麻烦,直到自己武功大成并娶妻生子之后。方才与之前的市井江湖断了联系。

    此时见到四周各种热切的目光,心中却涌起熟悉亲切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身蓝色道袍的年轻身影映入了徐正弈的眼帘,那不过是个后天巅峰十八岁左右的小道士,一张普普通通甚至有些土气的脸孔,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与任何人有所交流,眼神也不像其他年轻武者那样充满了激情,更不往自己这边看上一眼。

    青年道士的背后背这一把长剑,明黄色的剑穗随风飘舞,而在他的左侧胸前也横亘着一把短剑,一长一短两把剑的配置,让人明白这个人的剑招绝对是奇招迭起,平缓中带着锋锐。正如他的面相,虽然普通而内敛,但他就像是一把没有出鞘的剑,绝对的锋利无情。

    徐正弈暗赞了一声,心中盘算着什么门派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这时旁边的疤脸瘦汉崔长龄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道士,见到楼主感兴趣,便低声说道:“这个小子不一般……”

    “哦,何以见得?”

    同样的注意也引起了一桌人的注意,老板娘卢巧音也是颇有兴趣地问道。

    而虬髯大汉祝雄意外地看了疤脸瘦汉一眼,说道:“能让老崔说是不一般,那这个人的剑法一定是极好的了……”

    便是一旁的琴素清也意外地看了那名道士一眼,接着又回过头来,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疤脸瘦汉——以前的绝世剑客“烈煞剑”崔长龄,现在改名叫麦承刚。

    知道崔长龄这个名字的人绝对不多,但无一不是当世最顶尖的剑客。

    那个当年一人一剑,在江湖上不停闯荡挑战的“烈煞剑”崔长龄,是个让无数人感到恐惧的存在,因为他下手极狠,便是比剑也几乎不留活口,这几乎引起所有剑客的仇恨。

    直到有一天,他挑战了一个不该挑战的人——萧不乾。

    太白剑宗的绝世剑客萧不乾,一剑之下,几乎被人将脑袋劈成两半,这还是萧不乾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崔长龄岂能活下来。

    而那一剑,也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崔长龄倍受打击,从他活下来的那一天起,从那一天起,发誓不打败萧不乾便绝不用剑!

    这个典故,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包括凤仪阁也是在费尽心神之后,方才打听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麦承刚,其实便是那“烈煞剑”崔长龄。

    此时祝雄提及这句话,却让崔长龄一时怅然若失,萧不乾失踪近二十年,这让他等得何其心焦,缓缓地摸了一下横贯脸上的伤疤,淡淡说道:“我有好久不用剑了啊……”

    说完这话,崔长龄的双手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剑,是崔长龄的心魔!

    徐正弈将左手放在崔长龄的后背,责怪地瞪了祝雄一眼,怪他不该引动崔长龄埋没多年的杀心。

    祝雄吓得一缩脖子,当年崔长龄用剑杀人的场景,历历在目,那真是让人胆战心惊,现在的崔长龄,不过是个先天高手而已,有杀机,而无杀心。

    而真正的“烈煞剑”是将杀意、杀气、杀心整合到一起的恐怖剑法,剑出必有人亡,所以崔长龄当年找人比武,剑下才有那么多的亡魂,因为他若不杀人,便无法出剑。

    崔长龄的杀心一起,却把众人吓了一跳,这个时候要是在这里发作,只怕局面就不好收拾了。

    而突然之间,崔长龄混身一震,接着茫然抬起头来,向外看了出去。

    众人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消失,崔长龄竟然自己从心魔中苏醒了过来,众人随着他的眼睛看过去,一股凌厉的杀机从刚刚那个外貌朴实的道士身上传了出来。

    原来是那个小道士身上的杀气引起了崔长龄的注意力,是他从即将陷入心魔之中解脱了出来!

    这个时候,那个道士已经不在自己的座位上了,他来到了场地之中,拦住了一行神态倨傲的青年高手,而打头的一人,正是这里的少门主齐云飞。

    在他的旁边,还有着许多他理应得罪不起的年轻高手,包括风云盟的赵擎廷和游龙帮的黎正阳。(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