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3】我要救他

    叶清玄暗自出手,阻止了申屠霸天的鲁莽举动。

    这些二世祖们,在江湖上嚣张惯了,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得绕着自己走路,而一旦遇到点挫折,立即便是精神错乱一样的乱发脾气。

    叶清玄因为镇岳山城救助过二师兄一次,这次算是救了申屠霸天一命,那个二货吃点亏,长点记性,否则他真要出手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那个胖商人一行人身份诡秘,但显然应该是武林中极强势力,甚至不怕与申屠镇岳直接爆发冲突,这样的人若是有任何可能的话,都不应该成为敌人才对。

    那镇岳山城虽然与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如果以后将二师兄牵扯进去,那势必自己和整个昆吾都不太可能置身事外。

    叶清玄看着对面一众年轻高手们,其中跟随申屠镇岳的几个人惊叫着冲到楼下,而其他几人包括赵擎廷和黎正阳都是一脸阴沉地四处扫视,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转身便要结账离去。

    叶清玄起身没走几步,身侧脚步声急促,一道青色的人影轻轻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一个跟随那位胖商人的手下带着和煦的笑容恭敬说道:“这位公子有礼了,我家主人十分欣赏公子,想与公子结交一番,不知这位公子可否赏面一叙。”

    叶清玄即便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几道热切与好奇并重的目光,不过他现在得闻老友出事。实在没有心思应酬这些邀请,只是歉意的一笑,道:“这位小哥有礼了,十分抱歉,在下还有急事要办,若是有缘,改日定当与贵主人结识一番。”

    说完不理那青衣武者一脸惊诧的面容,回身朝着不远处的徐正弈一行人歉意地一礼,转身便下楼离去。

    “主人,我……”那青衣人神色不忿地回复。想要解释几句。却见徐正弈一摆手,淡淡说道:“唉,你不用自责,这种事本来就是我们鲁莽了。这武林之中奇人异士不在少数。若是每个都能如此轻易结交。所谓的奇人也就成了俗人了。”

    旁边的蓝雅大眼睛一瞪。怒哼道:“什么东西,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还不是我们不愿意泄露身份。否则保证是他跪地求着要认识咱们。姨夫不用灰心,这种人料定也没什么大本事!”

    桌上数人都对这叶清玄如此不识抬举而感到有些气愤,即便是老板娘卢巧珍也有些不满,怒瞪了徐正弈一眼,问道:“不过是个先天后辈,你有必要如此折节相交么?”接着神色一怔,道:“难道刚才出手的人物是他!?”

    这次不但是老板娘露出骇然的表情,其他人等也都是惊讶出声。

    徐正弈叹息了一口气,摇头苦笑不语。

    而众人当中的琴素清,则更是双目精光四射,眼神游离不定。

    如此年轻超卓的人物,竟然能让“青帝”徐正弈折节下交,足以证明他的不凡,别说是“青衣楼”,便是凤仪阁也绝对不会放弃招揽的机会的。

    暗自记下对方的面容,琴素清心中决定,一有机会,便相召几个同门师妹过来,帮助自己接近和打探这位青年高手的情报,争取为我所用。

    叶清玄行至楼下,结了酒钱,见到那申屠霸天满脸通红,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也没脸在这里呆下去,在几个跟随而来的青年高手和随从的陪伴下,直接奔出了酒楼,羞愤而去。

    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要在这襄阳城中多待些时日了,叶清玄沿着长街走了下去,既然留下,便将明日的舟船行程推掉才好,免得船家苦等自己。

    **********

    莫野离喘息着靠在一处小巷街口的石墙上。

    松开紧紧压着的右手,检查一下伤势,被毛巾捂住的肋部伤口,顿时血涌而出。

    倒吸一口冷气,莫野离再次压住伤口,阻止血液加速溢出,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半天都呼吸不畅。

    此时的莫野离已经是混身是伤,只是在街头伫立片刻,脚下便已经汇聚一小片的血池了,要不是先天真气吊着自己的性命,只怕他随时都有可能晕在大街上。

    他没有力气逃出襄阳城,而戒备森严的城池和混身的伤势,也容不得他再进行一场剧烈的厮杀了。

    现在整座城池外松内紧,越来越多的武林人士在搜寻自己的踪迹,“锁魂枪”齐传雄几乎已让他“灵武门”下的所有弟子全都出动,更有地方上的各种牛鬼蛇神加入了追查自己的行列当中,他每在外面多待一时,便危险一分,随时都有被人发现的可能。

    “锁魂枪”齐传雄本是他的好朋友,莫野离逃进这里来本想求他帮助自己主持公道,可是万没有想到,他等来的,竟然是“长空三友”和仙龙洞的人。

    若不是他提前已经发觉“锁魂枪”齐传雄神色不对,匆匆逃离了住所,在敌人合围之前奋力杀了出来,此刻只怕早已是一具尸体。

    真该死!

    街头的另一边,就是一家药铺,可是就在莫野离想要走过去的时候,几个蓝衣大汉拿着一副肖像画便走了进去,颐气指使地跟着药铺老板说着什么。

    莫野离退回到小巷,暗骂齐传雄做的真是够绝的!

    左手又摸了摸藏在腰间的玉佩,发觉那东西还在,也就松了一口气。

    这是现场留下来的唯一一个证据,唯一一个能够指正真正凶手,找出真凶的证据,可他现在却无法把这个证据拿出来给任何人看,因为他没办法信任任何人,可能自己刚掏出证据。还没有机会说明原因,就已经被人杀死了。

    他现在面对的敌人,已经不仅仅是“长空三友”的长空照剑门,几乎整个荆州武林,甚至现在整个南方武林都将自己当成了杀死挚友的奸贼。

    若是再遇到齐传雄这样的狗贼,只怕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敌人的好感,他们会将这证据毁掉,他就更死无葬身之地了。

    晚风中传来巷尾野狗的叫声。

    莫野离感到自己现在就像是一条野狗,悲苦无助寒冷饥饿。

    他其至连野狗都不如。

    举头望天,无奈哀叹。这天下间还能有谁帮助自己呢?

    匆忙退回小巷之中的莫野离。有些怅然若失,天上艳阳高照,他却感到前途一片黑暗,甚至他还期盼黑夜早点来临。最起码这样他就可以潜入一家药铺。将身上的伤势救治一番。

    岂料刚一转身。身后罡气惊起,莫野离料到有人出手,倏然动作。但右肋伤势猛地一牵扯,眼前顿时一花,再要躲避已经来之不及,背后轰然中了一记掌力,莫野离“哇”地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被轰飞出去数米远,轰隆一声砸进了一户院落之中。

    莫野离形色凄厉地转过头来之时,一个身形极度强悍、肌肉粗壮到连脖子都看不见的大汉出现在他面前,嚣张的笑声充斥他的耳朵:“呦,这不是‘荒山野老’莫野离莫大侠么?‘讨逆大会’正恭候尊驾,您老何必这么快就走呢?”

    莫野离看清来人的面目之后,目次欲裂,咬牙切齿地说道:“魇龙子!?”

    那背后偷袭莫野离之人,正是曾经在凝碧山庄上被莫野离打败的仙龙洞弟子魇龙子。

    此次魇龙子随同仙龙洞一行人来到襄阳城,表面上是参与“讨逆大会”,其实暗地里就是与长空照剑门一行人商讨寻找“青铜龙塔”的下一步行动。

    只是没有想到,刚刚到达襄阳城没有多久的魇龙子,就在街上远远看到了缩回小巷中的身影,那个身影化成了灰都不会忘记,当年在凝碧山庄的一场比武,魇龙子输得干净彻底,心中早已埋下了仇恨的影子,这一次让他撞见了旧日仇敌,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魇龙子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几步踏前,狠狠踩住莫野离的左边小腿,狠声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莫大侠,你不是很牛气么?你不是仗义么?你不是兄弟多么?来,来来,现在让你的兄弟出来啊,来救你啊?”

    莫野离身受重伤,退避不开,尽管小腿传来阵阵剧痛,但他依然咬着牙,狠狠地瞪着魇龙子,厉声喝道:“魇龙子,一**贼,你们杀我兄弟一家,又嫁祸给我,苍天有眼,一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

    魇龙子脸色一僵,目中凶光一闪,脚下猛地一发力,“咔擦”一声,莫野离的小腿骨应声而碎,莫野离脸色瞬间苍白,但紧咬着嘴唇,硬是没有哼出声来。

    “好汉子,果然够硬气!”

    魇龙子还要再踩断他另一条腿,旁边人影一闪,一个身形比魇龙子矮上一头的秃头大汉显出身形,此人明明身躯肥大,却给人以极度结实的感觉,尤其是他的两条手臂,肌肉异常发达,遒劲有力,一上来便熊猫眼一立,低声喝道:“搞什么鬼,夜长梦多,赶紧杀了他!”

    魇龙子不悦的神色一闪而逝,不过自己地位要低上一级,连忙应道:“放心臧师兄,我这就送他上路!”

    原来这位肥壮的秃头大汉乃是赤蛟帮“龟蛇蜥鳄”四大冷血护卫之一的“玄颚龟”臧岩霸。

    这一次寻找“青铜龙塔”的行动,身为仙龙老祖大弟子的“九头蛟王”姚定盛,自然不会甘于人后,派出了两个手下最得力的护卫,正是“玄颚龟”臧岩霸和“吞山鳄”严澄。

    此时“玄颚龟”臧岩霸是与魇龙子后到襄阳城一步,而另一位“吞山鳄”严澄却随同仙龙洞其他人等早一步到了襄阳城,此时正在灵武门中议事。

    想不到一入城中便能立此大功,即便臧岩霸极度看不上这个师弟魇龙子,但也不自禁地暗赞这小子运气不错。

    魇龙子回头冲着莫野离无奈一笑,道:“你看。不是我不让你多活一会,实在是你运气不济啊,你说你怎么就赶得这么巧,偏偏那时候回来呢?”

    “还不闭嘴!”

    臧岩霸见魇龙子口不择言,尽管莫野离生死就在自己一方的手中,但也容不得他多嘴。

    魇龙子立时知道自己话确实是太多了,只因为被自己恨了多年的仇人就在自己眼前,若是不把心中之言一吐为快,实在心中憋屈难受。

    不过此时却真容不得他耽误下去,心下一狠。右拳一横。猛然朝着莫野离的太阳穴砸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旁边突然冒起一声轻柔的佛号:“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手下留人!”

    魇龙子倏然一愣,旁边的“玄颚龟”臧岩霸气得暗骂一声“竖子误事”,飞身上前。一拳凝聚真气如同一个巨大的铁锤。轰然向莫野离的胸前捣去……

    空中倏然紫光一现。莫野离蓦然消失,臧岩霸的一拳顿时在地面上轰出一个半米多深的大坑。

    “素裳宫的【紫光流影】!?”

    臧岩霸和魇龙子骇然抬头看去,莫野离已经被一个十五六岁花容月貌的小丫头揽在了怀中。而在小丫头的前面,一个身穿米白色袈裟,打扮非僧非道,年纪三十出头的女子出现在二人面前,一张雪白的瓜子脸,柳眉弯弯,凤目含愁,美貌得让两个凶徒呼吸顿止。

    那一身的袈裟也难掩对方淡雅的出尘之气,难掩她的如花容颜。

    “玄颚龟”臧岩霸觉得嗓子突然有些发紧,连忙哈哈一声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素裳宫的静怡师太,多年未见,师太功力又大进了!”

    素裳宫的来头,立时让二人再难出手杀人了。

    静怡师太柳眉微皱,声音淡雅地说道:“臧施主有礼了。二位也算是江湖名望颇重的高人,何故在此出手伤人呢!?我若未曾看错,这位乃是‘荒山野老’莫野离,乃是我白道知名侠士,若是二位没有意见,贫尼便将他带走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静怡师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们自然不会把莫野离交到对方的手中,臧岩霸上前一步,施礼说道:“师太错了,这个莫野离现在可不是什么江湖侠士了,他为了一己之私,屠杀了自己结义兄弟敖子青一家老小,现在江湖上人人皆知此事,襄阳城中的灵武门中,正有‘讨逆大会’召开,众多江湖侠士云集,便是要声讨这个畜生。静怡师太久在深山,不知江湖人心险恶,切莫因为一个杀人狂魔而使自己声名受损啊。莫不如将次人交给我等,带去大会交给武林同道处置!”

    “哦?有这等事!?”静怡师太多年未曾下山,这人心变化太快,有些事情的确不易妄下结论。不过交给他们两人……

    二人杀人之心难以戒除,交给他们也是不妥!

    这时旁边那个小美女胚子的小丫头突然说道:“呀,师父,他昏过去……”

    静怡师太眉头一皱,想了想,淡淡说道:“二位侠士前边带路,我们师徒二人随你们一同前往灵武门,此人若真是大奸大恶之徒,我定当交由武林群雄共同处置!”

    臧岩霸与魇龙子互看一眼,只能无奈点头同意。

    **********

    “什么!?”叶清玄一脸惊诧,看着面前几乎带着哭相的船老板。

    那位船老板无奈地说道:“对不住了客官,刚刚收到的消息,这武林道上的大门派下令襄阳城封城,只许进,不许出,您老明日的行程怕是实现不了了。唉,说实话,我们也不想如此,这一趟行程最少让我们亏损了百两银子,不少跟您一样的客官都耽误了行程,不过这也没办法,我们平头老百姓,只能听命,没法抗拒。这里是您老的押金,请您另想它途吧。”

    船老板唉声叹息地将一锭银子交给了叶清玄,看了一眼在河岸上不停巡弋的灵武门弟子,苦叹不已地回了船上。

    叶清玄找到白日里联系的船家,结果还没等他退订,船家就已经点头哈腰地开始道歉了。

    想不到这讨逆大会的动作真够迅速的,这么快就封锁了水陆交通,看来莫大哥真的是在襄阳城中了。

    看来自己真的有必要去这“讨逆大会”走上一遭了,探听一下他们到底有什么消息……

    这个时候,河岸附近突然一阵慌乱,人声倏然变得鼎沸起来。

    叶清玄诧异看去,只见那些灵武门的蓝衣弟子们个个兴奋异常地交头接耳,议论不已,显然有人得到了什么惊人的消息。

    叶清玄正想靠过去听些消息,猛然街头一名高级弟子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各位兄弟,好消息,贼子莫野离被仙龙洞的高手生擒活捉,此时正押往门内……门主有令,各方内门弟子立即回门警戒,咱们要武林公审莫野离!”

    轰!

    四周的蓝衣大汉们顿时欢呼雀跃,此等武林大事,真是一辈子都难以赶上几回啊,当然要去凑这个热闹了!

    什么!?

    莫大哥被他们捉住了!?

    叶清玄一颗心瞬间沉入了冰水之中……

    当年在靖南城中,在凝碧山庄中,自己面对蛮族高手和仙龙洞一行人的欺压刁难,那位仗义出手的好汉子形象浮现在了脑海之中,瞬间在叶清玄心中点起了一团热火,驱散了所有寒意……

    叶清玄双目中精光一闪,信念一时变得无比坚定!

    我要救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