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2】无奈出手

    叶清玄对于赵擎廷的表现大为惊诧,心中不由得暗想,难道是自己认错人了,对方只是长相酷似赵擎廷,或是赵擎廷的兄弟……

    心中大为生疑,不由得对这伙人的行为倍加关心,而同时,周围武者低声谈论的声音也在此时传入他的耳中……

    “喂,哥几个看到没有,那齐云飞身边的几个年轻人可都是大有来头啊!”

    “不错,不错,我见到黑道大派当中,年轻一辈的几个年轻高手,有厉阳山的伏鑫白,天母寨的戴兴光,怒水帮的丁邯,鹿鸣坡的乐东山……呵,真够热闹的。”

    “你小子没看到重点啊?你没看到他们几个围着一个人转呢么?这几家都是投靠了镇岳山城的黑道巨擎,一起出现并不奇怪,重要的是他们围着的那个人……”

    “你是说那个威猛的大个子么?”

    “白痴小点声,别比划,那位爷是霸刀的儿子申屠霸天!”

    叶清玄倏然一愣,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赵擎廷身上,却忽略了其他人,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位来头不小的青年。

    叶清玄赶忙照看了一眼,只见那齐云飞一派阿谀奉承地左右照应,而紧挨着他左侧的那位是一个脸色微黑,相貌堂堂、粗眉大眼的青年人,颌下一抹连腮短须虽然威猛,但面容之中却依然带着些许青涩。

    申屠镇岳之子……

    叶清玄眼睛一眯,不由得叹息一声,对方虽然极力装出威猛和霸气的模样。但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货!

    年纪应该在自己之上。实力虽然已经步入先天。不过气息不强,妄为天下第一刀的儿子,太过让人失望!

    而旁边的赵擎廷在气息的雄厚上,比之强有十倍……

    咦?这外貌与赵擎廷一模一样的青年,实力绝对比不上“武林圣地”中遭遇的那个阴险毒辣的剑客,虽然气息不弱,但那股阴狠如同毒蛇的气息却是弱了许多……

    他不是赵擎廷!或者,他不是自己在“武林圣地”中遇到的那个赵擎廷!

    叶清玄心中下了结论。

    另一侧的另外一位魁伟青年……

    叶清玄微眯眼神。

    这个人的实力恐怕更是十倍于眼前的赵擎廷!倒是与“武林圣地”中的那个“赵擎廷”实力相当!

    此时旁边议论的武者。再次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嘿,你们看,还有白道的年轻高手,五行门的庄东宁,长空照剑门的杭宇书,还有那个……咦?那两个人是谁?”

    “哪个,哪个?”

    身边的武林人士还真眼界不俗的,立即有人低声说道:“啧啧,好家伙啊,齐云飞左侧那个一身白色素袍手提长剑的贵公子。就是十大派之一风云盟盟主赵封禅的独子赵擎廷!”

    真的是赵擎廷么?

    叶清玄心中突然有了奇怪的想法……

    假冒?傀儡?替身?

    皆有可能。

    “而他右侧的那位蓝色锦袍、双手粗大的魁梧年轻人,我曾经在洛都见过一次。他是‘天尊’黎道天的儿子黎正阳!”

    游龙帮的少帮主!?

    “天尊”黎道天,现名皇甫道天,“武林十大门派”之一,排名第九的“游龙帮”帮主,而他本人则在“三十六天绝”中位列第十二,神功绝技【离天绝神掌】号称与薛宫望的【天绝手】并称当世二大掌法。

    尤其值得提及的是,这位黎道天就是皇甫泰明的五哥“庐山王”皇甫泰宇的师父,而皇甫泰宇与皇甫泰明之间的关系从小便极为恶劣,更勿论此时皇甫泰明有了问鼎太子之位的契机了。

    只在一瞬间,对面的一众青年中,除了镇岳山庄的申屠霸天之外,叶清玄将其他两派的所有人都划入了“准敌人”的行列。

    而那个外强中干的申屠霸天,则因为镇岳山庄救助过二师兄封清岩的关系,脑门上飘起了一行“准盟友”的字迹。

    所谓的“游龙帮”,其实不过就是早年的丐帮。

    这一世的丐帮可远不比叶清玄印象中的丐帮,在武侠小说中,丐帮帮众都是乞丐,他们基本都是因为天灾**失了家园,没了生活依靠的穷苦之人,平日里饱受欺辱,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如若不结成一伙儿,也就没了活路。

    而这个世界上,所有民众尽皆习武,俱都身体强健,又有武林人士保卫家园,虽偶有争斗,但都在可控范围内,从来没有形成过难民潮。而所谓的丐帮,不过是一帮游手好闲之徒,不事生产,专以敲诈勒索为生,向来为武林人士所唾弃,之前也不过是些零散的地方流氓组织,只因朝廷易主之时,当代帮主黎道天坚定地支持皇甫敬德,是其跟班随从,有了从龙之功,才被皇帝赐下“游龙”皇牌,“丐帮”更名成了“游龙帮”。

    黎道天与朝廷关系匪浅,享有见皇不跪的恩宠,不过世人大都知晓,黎道天之所以坚定支持皇甫敬德,暗地里是因为于凤仪阁关系密切。皇甫敬德大肆封赏黎道天,其实不外是给予身份超然的凤仪阁一种额外的补偿,既然凤仪阁不想接受朝廷封赏,保持身份的超然,那么就封赏坚定追随凤仪阁的武林门派吧。

    现在的“游龙帮”人员超多,在人数上与武侠世界中的丐帮有的一拼,虽然实力排名第九,但一向号称“天下第一大派”,只是说穿了,不过是一大群地痞流氓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此时这齐云飞主持的一桌宴席,只是表面上一团和气,但明眼人一看,便分成了至少三个势力,黑道的俊杰们都以镇岳山庄的申屠霸天为首,而白道则分成了两派。一派逢迎风云盟的赵擎廷。一派亲近游龙帮的黎正阳。

    而三股势力也代表了这几个门派在江湖上的政治倾向。其中斗得最凶的,竟然不是黑白两道之间的隔阂,而是白道风云盟与游龙帮之间。

    想一想也能明白其中的要隘,这“十大门派”中排名第十的风云盟自然极力向上争取排名,而在它头顶上的,就是排名第九的“游龙帮”。

    两大白道帮派争夺江湖排名,自然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好脸色,若是他们的父辈在此。说不定还保持什么脸面风度之类的虚伪一套,不过换成了年轻气盛的第二代,这表现就没有那么和蔼了。

    而男人之间最容易爆发冲突的原因,绝对是女人!

    就在赵擎廷的目光扫过那个胖商人一桌之后,立即为桌上的几位绝色美女所倾倒,协力表现出一副世家子弟的模样,轻轻点头,朝着这边几位美女算是打过招呼。

    叶清玄立即察觉到,若是论交际和形象,以及发挥高富帅的风度。眼前的这位赵擎廷要比之前见过的那位要强上百倍。

    不愧是名门大派的世家子弟,只是这么一点头。便将他几乎完美的侧脸展露无遗,风度绝佳,即便是一双细长的眼睛也因为这种表现而让人忽略了其劣势,反倒眼尾微弯,形成了让人想要亲近的和善之感。

    这点头一礼之下,四大美女中,那琴素清婉容一红,表现出大家闺秀的娇羞,那名女剑客则是同样礼貌的一点头算是回礼,倒像是面对寻常的武林同道的礼仪,卢巧珍视如未见,对杯中美酒的兴趣强过于对美男,而那向来行事夸张的蓝雅则是翻了个白眼,低声说道:

    “哼,小白脸!”一说完,那混血美女便抱住了身边的那位新到的女剑客,嬉笑道:“梦璇姐姐,这样的小白脸最没有用了,你们千万不要喜欢上他啊,不然我会讨厌你们的。”

    同桌数女,顿时笑颜逐开,宛如数朵艳丽的花朵同时绽放一般。

    这一声说辞,叶清玄是听个正着,而远隔十余米的赵擎廷就算在乱糟糟的楼间听不到声音,也足以看懂这个混血女孩的口型。

    看来这走英俊气质路线的赵擎廷并不是这位混血美女的菜啊……难道她喜欢粗犷的?叶清玄不由得看了一眼形象威猛的申屠霸天和身材壮硕的黎正阳……

    赵擎廷倏然一愣,接着低头哑然失笑,摇头不已。

    嗯,懂得释放些小魅力,不过只要那细长眼神中的怒光再隐藏一些就好了……

    叶清玄将一粒花生丢进嘴里,突然对眼前遇到的一切,感到十分的好玩。

    赵擎廷在美女面前吃瘪的样子,当然瞒不过整桌的少年俊杰。其他人等固然是一脸嘲笑,但那齐云飞当自己是此地主人,见到自己极力巴结的人物丢了颜面,自然要帮其找回来,脸色倏然一冷,出言喝道:“来人,过去问问几位小姐是否愿意移驾本席,结识一下当世中一等一的青年才俊……”

    说是问问人家愿不愿意,但语气极为肯定,想来是要把人家当成陪酒的名花硬要拉来了……

    此语一出,不但徐正弈这边气氛倏然一紧,就是齐云飞同一桌的人物,除了那些黑道的豪客们一脸看热闹的样子,其他人等也都是脸色颇不自然。

    而远远的叶清玄差点笑出声来,这个齐云飞真是一个蠢货,能够把这几位当成一桌客人请出来,就已经看出他的政治智慧足够低下了,而如今还在人家表现白道弟子的胸襟气度之时上演这出人憎鬼厌的桥段,真不明白这“灵武门”的齐传雄是怎么教出这么没眼力见的儿子的。

    赵擎廷暗骂齐云飞一声“多事!”

    自己竭力表现出世家子弟的风范,可不是为了在外面欺男霸女的。

    赵擎廷连忙摇手阻止齐云飞的行动,而旁边的黎正阳,因为上楼之后,位置正背对着这边的桌子,自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几位绝色美女,此时带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思,转过身来观看,在目光落在琴素清的身上之时,整个人立即露出大为惊讶的表情。蓦然站起身来。

    身为黎道天的儿子。自然与凤仪阁关系匪浅。也就当然认得如今这位凤仪阁内阁弟子的身份,想不到齐云飞的妄动之举竟然对付的是凤仪阁。黎正阳当然要出声阻止,但在眨眼之间,对面的琴素清却是眼睛一眨,阻止了黎正阳说破她的身份,也显然是让他置身事外。

    黎正阳倏然站立,却怔然片刻,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嬉笑着又坐了下来,让这群人顿时感到莫名其妙。

    只是心思细腻的赵擎廷,瞬间捕捉到了黎正阳脸上表情的变化,心思一动,不由得再次看了对面一眼,终于在观察了一桌客人的实力之后,面色一紧,料到有些麻烦。

    只是他这一迟疑,却让齐云飞以为他的心思活动了,以为得到了对方心照不宣的首肯。眼神一示意,哗啦一下。足有六七名蓝色劲装的大汉,腆胸迭肚地朝着徐正弈的一桌闯了过来。

    四周武者纷纷让路,悄声话语登时传开……

    “嘿,这一桌子人招惹了灵武门,这下可有的好看了……”

    “可不是,这下那几个小娘子怕是难逃了!”

    ……

    那几名大汉刚一靠近那边的两张酒桌,外围的那些青衣大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叶清玄探查的瞬间,便感应到了那一桌中那位疤脸瘦汉的杀气,几乎是不可抑制地蓬发起来,这股杀气,对于先天强者来说,清晰可见!

    嘭!

    一声拍桌子的巨响。

    所有人都是瞬间愕然,因为拍桌子发脾气的既不是受害人一方的任何一个,也不是发起人的齐云飞,偏偏是旁边一脸怒容的申屠霸天!

    叶清玄有些傻乎乎地看着这位脑门上顶着“准盟友”的申屠霸天,想不到这位仁兄性格竟然是如此受不得激。

    那疤脸瘦汉此时发出杀气,明显是示警这边的众人,表示的意思不过是警告这群人莫要轻举妄动,他们也不是好惹的。

    没有想到,这示警的杀气却惹怒了申屠霸天,仿佛是对方对他的挑衅一样,整个人“呼”地一下站起身来,竟然把身边的重刀拎在了手中……

    几乎同一时间,那把疤脸瘦汉杀气倏然一变!

    整栋酒楼仿佛都在刹那间被扔进了冰窖之中,那股阴寒之气如有实质,周围所有受其感染的武者,几乎吓得腿软,甚至有几人跪倒在地,连逃跑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申屠霸天的举动,将这位疤脸瘦汉的脾气给招惹了出来,即便对方是申屠镇岳的儿子,也别想跟自己拍桌子耍脾气!

    包括申屠霸天在内那一桌上的所有人,脸色登时变得苍白,他们终于明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

    而那位疤脸瘦汉的桌上,包括琴素清和那位名叫梦璇的女剑客在内,都是一脸惊讶和钦佩的表情盯着疤脸瘦汉,显然想不到这位其貌不扬的人物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和杀气,反倒是其他人都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那同来的虬髯大汉,依然如故地啃着一只猪蹄子。

    而那位众人头目的老板,还是一脸笑意地坐在那里,仿佛对这一切都不管不问一般。

    反倒是那位老板娘眉头一皱,轻轻按住了疤脸瘦汉的左手,用只有一桌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算了老麦,不过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

    岂知这时那一向听老婆话的徐正弈,却淡淡说道:“就算是个孩子,也可以杀人,难道他来动手,我们就应该受死不成?承刚,若是有人敢动手,不管是谁,给我废了他!哼,希望申屠镇岳不是就这么一个儿子才好,也让老子教教他该怎么管教儿子!”

    卢巧珍顿时一震,抓着麦承刚手臂的左手便轻轻地放开了。

    徐正弈平时任何事情都会听从老婆卢巧珍的意见,可他一旦有了决定,那就是任何人也更改不得,这个时候,卢巧珍不会做出任何违背丈夫意愿的决定。

    可是,在行将与魔门交手的时刻,得罪黑道第一大派镇岳山城,真的有必要么?

    此时全场所有人,都被这股至寒的杀气震慑住了,而当徐正弈的话一说完,麦承刚立即停止了杀气的输出,酒楼之上的所有人顿时都解脱了一般的清松起来……

    只不过此时,那个受了一惊的申屠霸天,脸色数变,显然被人吓唬住的心情颇为不爽,蓦然一声厉喝,刀光一闪,跟他父亲一模一样的重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整个人飞鸿一般,朝着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这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恼羞成怒的一刀!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也没有任何人阻止。

    来得及阻止的,没有想到,而想得到的,却不愿意阻止!

    眼前的情形十分有意思……

    风雨飘摇的江湖,将“天下第一刀”惹怒,天下必然大乱,而大乱的江湖,似乎颇为符合某些人的愿望和野心!

    几乎所有人,都目送着有些痴呆的申屠霸天朝着自己根本无力讨伐的对象攻击而去,在申屠霸天的眼中,他是“霸刀”的儿子,他的父亲曾经说过,做他的儿子,可以被人打败、也可以被人杀死,但绝不应该被人吓得连刀都不敢出!

    若他此次遇到的事情传到父亲的耳朵里,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极为严酷的惩罚!

    他害怕那个结果,更甚于害怕眼前这个阴寒的疤脸瘦汉!

    所以,他在绝不应该出刀的一刻,出刀了!

    麦承刚,双眼阴森地盯着斩来的一刀,一动不动,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出手的时候,便是那个年轻人的死期!

    叶清玄暗叹一声,骂了句:这个**!

    右手拾起一粒花生米,倏然一弹……

    已经横越了一半距离的申屠霸天,突然感到身子一沉,原本可以一跃而至的距离,却突然半空中落了下来……

    而就在他的势头一落,脚尖刚刚触碰到地面的时候,申屠霸天突然感到脚下一软,在一脸极度惊骇的表情之下,整个人轰隆一声,踏穿了整个二楼地板,倏然砸下了一楼当中,引起楼下一阵惊呼之声。

    这瞬间的变化几乎让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不明白申屠霸天好好的一击怎么会半途落地,而且还砸穿了地板,掉到了楼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高人出手恶搞了申屠霸天,但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出是谁出的手……

    当然了,只是几乎而已。

    徐正弈此时一脸惊诧地看着不远处一脸淡然的叶清玄。他当然看到了一粒花生米将整片地板震成粉末的一幕,也感应到叶清玄使出了“隔空取物”一类的武技将申屠霸天硬生生压到了地面之上……

    他只是想不到,想不到叶清玄功力竟然身深厚到了如此地步,深厚到了可以将一名先天初期的高手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地步!

    原本只是有些欣赏的态度,顿时变得热切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