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40】栽赃陷害

    这里是个美丽的地方。

    风光明媚,绿草如茵,躺在山坡下可以看到青翠的山,飘动的云,也可以看到白云上,青山上那座美丽的山庄。

    而在山庄上向下看,看到的不仅是风景如画的群山峻岭,还能看见不远处的襄阳城,还有那穿城而过的汉水河。

    这里风景美,这里地势佳,这里交通便利,但山上的山庄却因为原主人的经营不善而败落。

    不过还好,两年前莫野离将这里买了下来,送给了他最亲近的兄弟敖子青,当做他的新婚贺礼,半年前才将它修饰一新,而近日之内,身为“长空照剑门”核心弟子的敖子青和荆北名门褚家的大小姐褚倩便要在这里举行婚礼,结为伉俪。

    新婚之喜,加上乔迁之喜,双喜临门,三日后就要一同举行。

    “荒山野老”莫野离兴奋异常,为了有像样的贺礼,这些时日他亲自又深入了一次十万大山,猎取到了一条足有五百岁的白狐,晶核倒是其次,不过那白狐的毛片却是无价之宝,制成皮袄绝对让所有女性为之狂喜。

    但也因为这只白狐的狡猾,莫野离十足地费了些功夫,结果将时日延误了几天,这一刻,莫野离轻功运到了极处,背着包有白狐皮的小包,在树林中疾驰,不走绕山长路,改为直插小山顶的“独鳌山庄”。

    “独鳌山庄”便是他送给敖子青夫妇山庄的名字,意思是独占鳌头,同时也与敖子青的姓氏有着隐隐的联系。

    穿过了这片小树林。“独鳌山庄”便已隐隐在望了。

    只是穿过树林之后。莫野离抬头望向不远处山庄的时候。却是立即大惊失色,骇然不已。

    就在山顶上,就在应当是“独鳌山庄”的地方,却燃起了滔天大火,火头很高,火势极猛。

    莫野离心头猛地一震,大叫一声不好,带着极度的惶恐。莫野离脚下再快了三分,不要命似地朝着“独鳌山庄”奔去。

    当他赶到起火的地方之时,果然着火的就是独鳌山庄。

    火势很猛烈,但却没有人救火,独鳌山庄上上下下七八十个人到哪里去了!?

    褚家是荆北大族,作为大门大户的嫁女儿,当然嫁妆少不得的,财物、衣料之类的不算,光是贴身丫头和仆役就有六七十人,而敖子青虽然据说也是名门之后。但家里除了一个老娘和十几个仆人之外,也就没什么可炫耀的了。

    可就在此时。如此大火却不见一个人现身,莫野离心中更感不安,他翻身冲进火场的时候,立即便知道了答案。

    “独鳌山庄”连男带女,老老少少七十多口人,已变成了七十几具死尸,敖老太太的身子就在院子当中,上半截横躺院中,而下半截抛进了火场,死不瞑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而在步入明堂的台阶上,作为敖家的大舅子、新娘子褚倩的双胞胎哥哥褚焕,就躺在那里,平时视若珍宝的长剑,此时就搠进了他的胸膛,他的右手紧紧攥着剑锋,而左手却横在了一旁,同样紧紧地攥着,手背上青筋凸起,象一条条青色的死蛇。

    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握得这么紧?连死都不肯松手。

    没有人知道,他自已也永远再无视会说出,他死不暝目。

    莫野离望着这张巴扭曲变形的脸,望着这双已因愤怒惊恐而凸出的眼珠,只觉得心在绞痛,胃在收缩。

    褚焕也是他的兄弟,他的忘年之交,他是个开心的年轻人,尽管武功并不是年青一代的佼楚,但他的为人是最让人佩服的,毫无世家子弟的傲气,他最疼爱的就是他的妹妹,最敬仰的就是自己,而觉得最值得交往的,就是敖子青。

    所以对于妹妹喜爱敖子青这一件事,他带头跟着家里人作对,完全支持妹妹的选择。

    可是今日,这个一心盼望妹妹与好友成亲的年轻人,就死在了这里……

    他蹲下来,将他舅父的眼皮轻轻合开,然后再去扳他的手,却怎么也扳不开。

    他的手抓得太紧,他的血液已凝结,骨骼已经硬化。

    火势却已逼近,烈火已将莫野离青白的脸孔烤成赤红色,头发也已发出的焦臭。

    莫野离压住悲伤,咬咬牙,突然用力,拼命地扳开他的手指,甚至连褚焕的手指都掰断了几根,方才打开的手心……

    那是一方玉佩,玉佩的一端还有着断裂的绒绳……

    莫野离赶忙将这方玉佩藏在怀里!

    这个东西,说不定就能找到屠灭这里的元凶。

    轰隆一声!

    明堂倒塌了下来,莫野离在关键时刻跃出了火焰燃烧的范围,来到的庭院,看着被大火吞噬的褚焕尸体,莫野离心中哀伤得想要大哭大叫。

    兄弟,慢走,大哥一定为你报仇!

    莫野离心中怒吼着,但他此时却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的哭声迸出一丝一毫。

    大火吞噬了一切。

    敖子青的尸体在这里么?褚倩的尸体呢?

    想及这对新人还未结成真正的夫妻便已离世,莫野离不由得眼泪横流。

    这到底为了什么!?

    无声的呐喊从莫野离的心头迸发!

    而突然之间,一种不祥之感从背后传来……

    这一刻,他甚至预感到,今天非无法从这里找到答案,甚至连自己的性命能不能带走都很成问题。

    莫野离没有说话,缓缓转身,三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三个穿着蓝灰色武士长袍的剑客,杏黄色的剑穗在背后飞扬,花白的胡须也在风中飞扬。就象是三个久已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而这三个人都是长空照剑门的执事级长老。“穿云剑”索冉峰。“定襄剑”蒋正,“绝圆剑”宋中平。

    看起来这三个人当是为了参加婚礼而来,他们与敖子青份属同门,都算是敖子青的长辈,当然绝不会是凶手。

    “穿云剑”索冉峰,“定襄剑”蒋正,“绝圆剑”宋中平,三人关系莫逆。八拜之交,在江湖上有着“长空三友”的美誉。

    他们虽然是长空剑客,但却极少出世,江湖中谁都知道他们不但剑法极高,而且为人极公正,很多学剑的年轻人都将他们当做偶像。

    尤其是云州的年轻人,在昆吾派未曾崛起之前,长空照剑门是云州白道武林唯一一个受尽万人敬仰的名门正派。

    “三位剑客到了,真是太好了,还请三位为我兄弟一家做主!”莫野离的面上立即露出了大喜之色。兴奋地拱手说道。

    “穿云剑”索冉峰,“定襄剑”蒋正。“绝圆剑”宋中平的脸色,却沉重得好象是笼罩长上的阴霾,而眼神则锐利得如同【云霞雾隐十二幻剑】般的阴晴不定。

    莫野离的一颗心忽然沉了下去。

    因为在他一躬到底的时候,他看到了“绝圆剑”宋中平的腰带上,残留的一截断裂的绒绳,与他怀中玉佩上的绒绳一模一样。

    “绝圆剑”宋中平,忽然大声吼道:“莫野离,你好大的胆子……”

    “定襄剑”蒋正沉着脸,接着喝道:“莫贼子,我知道你一向胡作非为,却还是想不到今日你竟敢做出这种事情。”

    “穿云剑”索冉峰向来很少说话。

    此时的他,沉默的就像是一块石头,却比石头更硬更冷,他眼中阴戾之色浓郁,还别有一番计较的蕴含着嘲讽。

    莫野离对对方三人的作为心知肚明,但依然抗辩,因为他要离开这里,将这里的一切告诉整个武林,如果被对方看出他知晓了一切,那他面对三名知名剑客的攻击,身死事小,不能为兄弟们报仇事大,于是他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道:“这些事不是我做的,我来之时,他们便已经遭了毒手!”

    “绝圆剑”宋中平现出怒容,道“还敢说谎?”

    蒋正厉声道:“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你身上的血迹都没有擦干净,还敢胡言!?”

    那是刚刚莫野离抱着褚焕的尸身时蹭到的血迹,此时却成了这“长空三友”借刀杀人的刀。

    “这真的不是我做的,他们是我兄弟,我怎么会下此毒手!?”

    莫野离表情惊慌失措,但心底却反而变得很平静。

    “也许你贪恋褚姑娘的美色,今日新人成亲在即,你嫉妒成狂,方才下的毒手!”

    好个不知所谓的借口,原来你们早就想到了托辞。

    莫野离突然有一种想要仰头大笑的心思。

    这群道貌昂然的混蛋,原来做起龌蹉的事来,想得借口也是如此的猥琐和龌蹉。

    “绝圆剑”宋中平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莫野离忽然道:“我是冤枉的,我要武林公审!”

    蒋正和宋中平一愣,想不到莫野离竟然提出这个要求,不由得回身望了一眼“穿云剑”索冉峰。

    而“穿云剑”索冉峰的瞳孔却是猛地收缩,突然狂喝道:“想得美,给我杀!”

    话音一起,他的剑已经出鞘,而他的剑比他的声音更快,话音未落,已经朝着莫野离刺出了十八剑,一时剑气纵横,杀气弥漫。

    “穿云剑”索冉峰的动作快,但却没有莫野离的动作快!

    因为他早就防备着对方突施杀手,所以暗自凝聚了庞大的真气,见到对方一出手,双拳猛地在眼前互相一砸,嗡——

    一道巨大的电网在几人面前形成,莫野离最具威力的【五雷破天拳】使出凌厉的一招,电网瞬间隔断了双方之间的联系,被莫野离一推,陡然罩向“长空三友”,而他自己一矮身,倏然又穿回进火场当中,扑进了烈火熊熊的火势之中。

    “穿云剑”索冉峰的剑势一触碰到电网,便感到右手经脉瞬间一麻,真气顿时无以为继。惶然后侧的同时狂声吼道:“来人。不能放他走!”

    “定襄剑”蒋正和“绝圆剑”宋中平绕过尚未消散的电网。疾速从两侧包围向了火场,而四周更是衣袂破空声响起,上百名之前埋伏起来的长空照剑门高手现身出来,远远地包围住火焰中的一片废墟。

    莫野离就算插上双翅,也别想逃离这里分毫。

    莫野离并不足怕死,只是不愿意这么样不明不白的死。

    他知道只要他一死,他便成了屠杀“独鳌山庄”的凶手,背负一声的臭名永远也无法洗刷。而那屠杀一庄的真凶,便可以永远逍遥法外了。

    他也知道“长空三友”绝不会让他逃走,所以他冲入了火焰。

    “穿云剑”索冉峰厉声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传染到全身的麻痹让他的嘶吼声更加凄厉。

    “绝圆剑”宋中平和“定襄剑”蒋正也已冲入了火焰之中,火势虽已接近尾声,却还是很猛烈,他们虽仗着护身罡气隔绝火焰,但他们的毛发还是在高温下打卷,身上也还是有些地方被燃着,发出了焦臭味。

    “长空三友”的生活向来优越。他们的风姿也一向绰卓,除了在昆吾山上丢过一些颜面之外。他们从来也没有如此狼狈过的。

    但这次他们却已不顾一切。

    但废墟之中,除了高温,就只有火焰燃烧着木头的“啪啪”响声,哪里寻得见莫野离的身影。

    “定襄剑”蒋正已无法忍受,倏然跃出火场之外,吼道:“咱们还是先退出去,他反正跑不了的。”

    众人欣然同意。

    上百人围着火场,眼睁睁地看着原本整齐、优雅的“独鳌山庄”在大火中化为一片灰烬。

    这样的大火,这样严密的包围,莫野离的确跑不了。

    他若逃出火场,就逃不出“长空三友”的利锋;他若留在火扬,就得被大火烧死。

    “长空三友”看着大火,抚须浅笑。

    大火终于熄灭了!

    “长空三友”开始清点火场,所有的尸身都已被烧焦。

    “穿云剑”索冉峰问道:“尸身多少?”

    手下有弟子上前说道:“八十具。”

    “穿云剑”索冉峰的脸沉下来,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莫野离还没有死!”

    “绝圆剑”宋中平点点头道:“是的,他还没有死。”

    在三人沉重的面色下,长空弟子们重新开始搜索。

    终于,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在瓦砖间找到了一条烧塌了的地道。

    “绝圆剑”宋中平的脸色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狠声说道:“他只怕已经由这地道中逃了出去。”

    “定襄剑”蒋正道:“他是敖子青的兄弟,更是建造这座山庄的主事者,他知道这里有一处密道,这并不奇怪!”

    “穿云剑”索冉峰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我们不能不知道。若是这件事办不好,只怕曲长老那里不好交代!”

    他们所说的曲长老,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长空照剑门四大主事长老之一的“花剑”曲归鸿。

    “绝圆剑”宋中平道:“追,必须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不能让他逃掉。”

    “穿云剑”索冉峰阴阴一笑,说道:“发布追缉贴!全武林高额悬赏,通缉莫野离。莫野离为人阴毒,竟然杀了自己的拜弟一家,杀了我们长空的门人,怎么能让他逍遥法外呢?”

    “长空三友”顿时狂笑连连。

    **********

    烟花三月,正是江南最美的时节。

    烟柳垂岸,桃花似锦。

    叶清玄偏偏在这个时候离开了扬州,拒绝了龙江会的好意,独自一人,坐上了一艘专职运送客人的客船,逆流而上,十几日光景便进入了荆州地界。

    一路无事,这一日客船到达了自己的终点,襄阳城。

    素裳宫,位于荆州中南部,武陵郡的叶兰山。只要从襄阳城顺着水路一路向南,几日光景就会到达素裳宫,想到自己就要见到两年未曾一见的心上人,叶清玄心急如箭。

    不过这艘客船,直到襄阳便不走了,叶清玄若想再次向南挺进,就要改乘其他船只了。

    襄阳城千年古城,规模极为浩大,叶清玄却是无心观赏,匆匆订好了明日的船票之后,便寻了一家客栈住下,简单的洗浴之后,便在城中寻了一家热闹的酒楼吃些东西。

    此时刚过午后,二楼的十几张大桌子几乎坐满了人,既有路过的商旅,也有本地的人,而其中最多的,都是些神态骠悍、携有兵器的豪客,显然都是武林中的人物。

    点了道酒家里据说最有名的“香酥鲤鱼”,又切了些卤肉,简单地叫了些小菜,配着小酒,叶清玄自斟自酌地吃了起来,同时闲来无事,四下里的乱打量。

    上楼之时未曾多加注意,此时叶清玄四下里一看,却是发现这里的武林人物竟然占到了八成,一个个神色剽悍,左顾右瞧的寻着什么。

    而旁边一波看似客商的人物,却引起了叶清玄的特殊注意。

    那为首的人物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胖子,穿得贵气无比,甚至有些土豪金的土气,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比这家酒楼的老板还要象个老板;

    而紧挨着他坐在身边的明显是老板娘,这一点从她的气势上就能看得出来,小妾或是姘头绝不敢在气焰上比老板还要嚣张。三十出头的年纪,透着女人最为成熟性感的风韵,那股子劲头,让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都要心动。

    事实上,此时四周就是有一些不知深浅的武者们用着狼一样的目光盯着这位性感的大美人,当然,他们的目光不知是在她一个人身上,同桌的还有一位大美女,不过对方那白皙的皮肤和棕黄色的头发却说明了对方不是中原女子。这名女子唇厚鼻高,颧骨高圆,身材高大却仍保持着玲珑浮凸的优美线条,有种独特奇异的艳丽,虽是默然不语,但眉眼身体,仍有着说不出的挑逗性。

    全场大部分的男人目光,此时都在这两个美女的身上打转,目光里的意思用脚丫子都能猜得出来。

    而那个桌上最后的两个人物,其中之一是位一副虬髯的猛汉,一副银光闪闪的大刀横在腿上,眼睛就好像他的刀锋一样,锋锐有光,仿佛随时都要与人拼命一般。

    那最后一人,则是个脸上有一道极长刀疤的中年人,脸色铁青,一副自卑的样子紧盯着脚下,头也不抬,一言不发。但叶清玄知道,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展开,只要有人踏入他的防范地域之内,立即就能受到他无情而毁灭的打击。

    除了他们之外,明显还有一桌一身青衣的武林好手是他们的手下,占据了外围的两张桌子,将这五个人与其他江湖人士隔了开来。

    这五个人都是高手!

    当叶清玄目光在他们那边一扫视的时候,虽然五人没有任何异常的动作,但意识超人的叶清玄同时感到那五个人全都盯了过来,其中尤其以那看似最无能的胖老板最为可怕,就连叶清玄都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正要移开目光的时候,猛然看到那胖老板一副笑眯眯地模样盯着自己,轻轻举杯,朝自己示意了一下,叶清玄忙不迭同样举起酒杯,洒然一笑,与对方遥遥互敬了一杯水酒。(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