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38】爱与不爱

    群凶纷纷逃遁,如花和尚飞奔而至,兴奋问道:“我们追么?”

    叶清玄缓缓收起长剑,左手按住了胸口,缓缓摇了摇头。

    如花诧异问道:“叶子,你怎么了?受伤了?”

    叶清玄刚要说话,一张嘴却是哇地吐了一口鲜血,吓得大和尚赶忙将他扶住,一脸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叶清玄轻轻笑道:“不要紧,只是被晏空乘的剑气伤到了一点。小伤而已,并无大碍……”

    晏空乘数十年功力凝聚的一击,并不是那么容易便完全化解的。

    呼呼衣袂破空声此起彼伏,孟源筠最先落地,一见叶清玄的样子赶忙上前问询。

    叶清玄倒了几粒“无常丹”服下,冲着孟源筠摇了摇头,表示无碍。

    此时多达十几名的先天高手纷纷从叶清玄等人身侧冲了过去,尾随白莲教诸人追杀而去,其中有两人落地之后,却是朝着叶清玄等人走来。

    诸人一见,却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戟怪”刑傲天的族妹刑艳和龙江会两大护法之一的“玉面灵官”秦从阳。

    前者当初在南龙山庄之时便于叶清玄等人相熟,更是身受重伤而被段散石救助过,而另一位则是当年在大江之上面对凤仪阁和摩天岭的刁难,随同于破海,出面帮助过叶清玄一行人,算是有过点头之交。

    二人分别代表“大戟门”和“龙江会”,正是此次围剿任务的领头人。

    那“玉面灵官”秦从阳外貌三十出头的模样其实年纪早已过了七十岁,见到叶清玄似乎受了内伤。一脸关心地走了过来。说道:“叶小友可是受了内伤。站着无助调气,还请快快坐下……”

    叶清玄却是直起身子,笑称无碍。

    见到叶清玄果真并无大碍,众人方才放下心来。

    **********

    一日之后,叶清玄众兄弟已经端坐在北森城中的酒楼之中了。

    看着原本的店名换成了“一掌乾坤”,那新牌匾明显就是桌面改制的,上面还有着两个巨大无比的手掌印,将银锭整整齐齐地铺在了匾额之上。叶清玄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北森城一战,结束的极快!

    不过一夜之间,摩天岭的人马便遭受重创,外出追击叛帮之人的白莲教核心高手,虽然成功将离帮而去的“赛活猴”黄奎重创,而将“牛头马面”吴氏兄弟处死,但自己本身也遭受重创,“红灯剑客”武卓良、“普龙剑客”晏空乘、“方道剑客”金自在,三员大将战死,让白莲教的核心力量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损失。而蒋慕寒本身对外帮高手并不信任,面对“大戟门”和“龙江会”加上朝廷的联军。没有选择交战而直接选择了退却。

    摩天岭势力直接退出了北森城。

    事实证明,这一次蒋慕寒的决定还是正确的,稍后得到的消息,摩天岭准备偷袭刑傲天寿宴的几路人马都受到了朝廷人马的阻击,损失惨重,“铁熊堂”二堂首“猎虎将”鲍人豪和“浔江会”的龙头“角龙”苟楚怀被杀,郁水帮”的大当家“八臂韦陀”蒲和敬重伤,其余大大小小帮派人员莫不被朝廷高手杀散,而这些帮派的头脑更受到专门的照顾,超过三十个中小帮派就此烟消云散。

    蒋慕寒的动作若是再晚一步,等到在城外围剿白莲教核心高手的一行人赶到,那个时候想要逃就不是这般容易了……

    兄弟几个许久不见,自由一番衷肠要倾诉。

    叶清玄、如花、孟源筠、皇甫泰明四兄弟在座,而聂星邪也参与其中,小豆子陪侍在旁,而郑云彪、谢云安、郭云飞三人则因为身具要务而没有到此,在与许久不见的小师叔叶清玄匆匆一见之后,便忙于事务之中去了。

    这让叶清玄感到十分的欣慰,三个人在“镇魔塔”下的锻炼严酷到超乎想象,只从郑云彪脸颊的伤疤和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息就能体会一二。

    当然变化更大的是皇甫泰明,原本温文尔雅的书生气荡然一空,分外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仪和庄严,而他功法中的霸气也影响到了他的性格和外貌,整个人消瘦了三分,但分外更有摄人心魄的气度。

    不过兄弟就是兄弟,就算皇甫泰明现在手握极大实力,在叶清玄等兄弟面前,还是以前那个稍稍严正刻板的皇甫十三。

    在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席间,如花大和尚抱着坛子一阵牛饮,接着又撕扯着一只肥鸡,状如饿虎,而坐在他身边的聂星邪却是极度克制,只是慢慢将一条鸡腿上的肉丝撕了下来,在缓缓地塞入嘴中,与他喝酒,也是杯来杯无,碗来碗干,但却绝不说话,也不多喝一口,看得叶清玄摇头不及,笑着逗弄道:“我说聂兄,好汉子就应该象我家五哥这样,酒席才会热闹,你这样也太不入群了……”

    聂星邪头也不抬,依然故我地塞了一丝鸡肉到口中,淡淡说道:“吃饭是为了活着,不是为了撑死!”

    众人倏然一愣,一旁的如花立即被坛子里的酒呛到,一阵咳嗽差点把肺都震碎喽。

    众人终于忍受不住,哄然大笑!

    这个聂星邪果然是性格怪异,明明是开心的酒席,偏偏他一副淡然处之,与周围气氛既不融洽,却让人感到理所当然的事情。

    皇甫泰明笑着询问叶清玄,道:“七弟这次归来,可有什么打算,要不留下来帮我平叛吧……”

    叶清玄心中牵挂着一个人,一件事,只能摇头拒绝道:“若是无事,我定会帮你,不过现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必须办!”

    孟源筠奇道:“需要帮忙么?”

    如花一听。也扯着脖子喊道:“有架打么?这一场仗。好处和微风都让叶子和臭脸邪给抢去了。我什么都捞到!”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叶清玄摇了摇头说道:“这次的是私事,按我预想,也许会有不快,但却不能动手伤人……我要自己解决!这里就让五哥留下来帮你吧,我要一个人回去!”

    众人点头不语,默认此事。

    叶清玄一想起梅吟雪心头就难以放下牵挂,暗自压下立即便要离去的念头,抬头问道:“不知道昆吾山现在怎么样了。其他人呢?魔门又有什么举动没有,还有凤仪阁、凌云宫……都有什么动静?”

    这方面掌握了朝廷情报的皇甫泰明最有发言权,饮了一杯水酒,缓缓说道:“昆吾山一切很好,灵虚真人为近年来崛起最快的高手,现在江湖上都有传言,说真人将是百年内最有希望挑战李慕禅的剑道高手,而整个昆吾派已经开始准备在云州靖南城争夺‘昭武九州’决赛权的机会……呃,呵呵,不得不说的是。昆吾山除了灵虚真人一枝独秀之外,二代弟子中风头最劲的就是你的二师兄封清岩了……”

    “对对对。二师兄现在可威风了!”孟源筠连忙兴奋地抢着说道:“一年前,你家二师兄千里追杀一个大喇嘛叫什么多吉的……”

    “丹增多吉!”皇甫泰明纠正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丹增多吉……”孟源筠如猴子般蹲坐在椅子上,说道:“那个丹增多吉也是不简单,他无法逃回大西蕃国,却是一路向着内地跑来,靠着与万行上师的莫逆之交最终躲进了黑道巨擎大河十八水寨的老巢中……”

    叶清玄一愣,问道:“灵隐寺的叛徒万行上人!?”

    众人齐齐点头。

    这万行上人可是黑道大豪,早年出家灵隐寺,但当了主持之后却不安心修佛,当起了黑道头目,一双铁掌纵横大河两岸,鲜有人敌,早已是先天大圆满境界的高手,为人极度凶恶,颇为护短;而那大河十八水寨其实不是一个门派,而是十八个黑道水寨的联盟,一向不服黑道几大门派的统辖,自成体系,其十八个寨主,全部都是先天境界的高超人物。

    想到自己二师兄竟然找惹了如此厉害人物,叶清玄也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孟源筠继续说道:“你家二师兄知道之后,嘿,牛的很,就这么一人一剑寻上了十八水寨的总寨,当场要人。那群黑道凶徒当然不肯交人了,若是所有托庇于其帐下的高手,有仇人寻来都放任不管的话,谁还会来投奔啊。结果两厢一对手,你家二师兄一人连败十二名先天高手,十二名哦,这还不是关键,关键之处就是每个高手都是被你家二师兄击中手腕处的神门穴,丢掉兵器失利的。而最厉害的是,封道兄比武之前都是言明兵器落地便是失利,又说只攻击众人的神门穴,那些高手明明知道你家二师兄的攻击目标,偏偏是防不胜防,十二个先天高手落败,受到攻击的位置、伤势、结果,都是一模一样,如此剑技简直骇人听闻……最后趁群雄失神之际,一剑将丹增多吉刺死于剑下,飘然而去……”

    孟源筠一边叙说,神采飞扬的样子,就好像他亲眼见识到封清岩剑意飘渺的样子,听得众人心驰神往,恨不能当时就在当场,一见封清岩一人一剑群雄辟易的雄姿风采……

    叶清玄也想不到二师兄竟然将【神门十三剑】运使得如此神乎其技,向来二师兄剑心通明,定是将这门剑技发展出了常人难以料及的变化,才能有此成绩,心中不由得分外欣喜。

    “那后来呢?”叶清玄不相信二师兄杀了丹增多吉便会就此无事,毕竟那万行上人可不是吃素的,要是动手,二师兄恐怕还不是对手,只有师父楚灵虚出手才有把握必胜。

    皇甫泰明接着说道:“万行上人千里追杀二师兄,按照江湖传言,应该是重伤了令兄,不过万行上人似乎也吃了不小的亏,最后竟然意外的是令二师兄被镇岳山庄的人给救了,出手的人十分神秘,万行上人怒气冲冲找上镇岳山庄。却被山庄管事拦住。万行上人硬闯。说要找申屠镇岳评理,结果……呵呵,想来大家也听说过申屠镇岳的脾气,他不去找人的麻烦已经是烧高香了,万行上人却来招惹他,结果申屠镇岳人都没有现身,隔着门窗的一刀,便斩下了万行上人的一只铁掌。扬言万行上人若是一日之内不逃到千里之外,就定要取下他的脑袋!”

    “好霸气!”

    如花和尚倏然狂吼,猛地一拍桌子,却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叶清玄哑然失笑,想不到事情竟然还有如此转变,一向淡漠的二师兄竟然跟镇岳山庄牵扯到了一起。

    不过那申屠镇岳的性格果然就像他的刀一样,霸气十足,不问缘由,就挡下了此事,看来昆吾派不得不欠镇岳山城一个人情了。

    接着众人有七嘴八舌的把凤仪阁和凌云宫的事情说了一二。连带着也说一些江湖上的变故。

    凌云宫在姜斐然回归之后,林南轩立即与“冲素真人”葛元照分裂。原本想将其擒下,交由门内长老会裁处,没想到葛元照竟然一路逃到了凤仪阁,公然依附在凤仪阁之下,而林南轩数次管凤仪阁要人,都被卓惠梵以各种借口推脱,既不与凌云宫对立,也不交人,林南轩无法,这件事倒也淡了下来,不过想来凌云宫与凤仪阁之间,定然有了极大的心结。

    同时得到的消息,除了各地“昭武九州”的赛事,某个门派大胜,某个门派意外出局,某个门派的高手被人偷袭之类的八卦消息……

    而意外的,其中还得到了久未听闻的宗轩的消息,这个小子现在堪称邪教之大敌,在冀州境内配合官府,接连刺杀数个太平道的知名高手,更是以后天实力刺杀了两名步入先天的高手,被朝廷大为表彰,更是被白道武林所称许,号称是白道武林先天之下新一代的绝对高手,武林中已经将他称为最有侠气的少年英杰了。

    叶清玄不由得长叹一声,呈几何时,自己也多么盼望这有遭一日也能获得这样响亮的名头,这样受人瞩目的名声,可是“武林圣地”归来之后,这名利的心思却是淡漠了许多,而如今自己更是步入先天,而当初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宗轩还在后天徘徊,命运的安排真的让人感叹万分!

    **********

    中州,凤仪阁。

    洛水畔,此时正当桃花盛放时节。

    一片烂漫的桃花林,姑娘们爽朗的笑声从中荡漾着传了出来。

    忽然由桃花林深处走出一个红衣少女,左手举着一束桃花,右手轻提红绫罗裙,碎步轻盈,绕林而出,缓缓向江边走去。红衣少女本来长得极美,再衬着一身红装,愈显得清丽华贵,人面桃花,相互辉映。

    红衣少女走近江边,凝眸望着急湍江流,嘴角间浅笑盈盈,意态甚得。忽然她把手中桃花摘下几朵,投入江心,被急漩一卷,立时随水流去,而红衣少女微微叹一口气,一张匀红脸上浮出淡淡的幽怨神色。

    袁芷若,凤仪阁外门第一美人,就像是每个凤仪阁外门弟子一样,她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但她与众人不同,她没办法寻找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因为她的男人不肯娶她,那个男人,是皇家的皇子,十三皇子皇甫泰明。

    在她的不远处,一块大青石旁,姮素雅静静地擦拭着自己的宝剑。

    狭长的剑锋,有着难以描述的美感,剑锷处被设计成展翅飞翔的凤凰,凤凰展翅高飞,凤冠高高昂起,骄傲中带着孤芳自赏。

    这把剑是每一名凤仪阁内堂弟子出师之前,由自己的师父亲自打造并交到弟子们手里的,象征着女权。

    “这个人不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好可怜啊!”

    不远处的花树之下,一个年级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手捧着一本坊间流行的手抄本小说,据说是江南第一才子柳梦言所著,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赞叹声,口气却是苦恼异常。

    “嗤——”旁边一声冷笑传来。

    “怎么六师姐,我说的不对么?”

    一个粉红色宫装美人盈盈走了过来,本来颇美的相貌因为眉宇间的骄傲而添加了几分令人讨厌的气质,此时她冲着小师妹轻蔑的说道:“当然了,你看你就入世未深,小师妹,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世界上有两个男人让你选,一个是深爱你的人,一个是你深爱的人,你会选择跟哪个人在一起?”

    “嗯?我会选深爱我的人。”小姑娘仰着头,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眉头一皱,宫装丽人反问道。

    “深爱我的人会关心我,疼我,保护我,那我多幸福啊,而且我相信,如果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的话,我肯定也会爱上他的。”

    “幸福?别傻了小师妹。你太天真了。”粉红宫装丽人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怎么了,六师姐,如果你选,你会选择哪个?难道是你深爱的人?”

    “当然了。因为我明确地知道我这辈子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所以我能爱上的人一定能满足我所有的要求,只要能满足我所有的要求,我当然是幸福的了;而且,既然另外的人是深爱着我的,那我即便是成亲了,他也应该会爱着我的,不然也算不上深爱,但只要还是如此爱着我,我便可以继续和他保持关系,一样可以在他那里予取予求,但前提条件是不能让他得到我,要知道,男人都是贱种,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是想要得到,只要保持一定的若即若离的关系,一样可以让他为我卖命。这样一来,既能得到我爱的人,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又能控制爱我的,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哼,六师姐最坏了,我才不要学你。”

    “我这是金玉良言,爱信不信。”粉红丽人高傲地一扬鹅颈,坐到旁边,梳理自己的云鬓。

    “我要去问问大师姐,大师姐见多识广,一定会赞同我的。”还停留在对爱情懵懵懂懂充满了幻想年纪的小姑娘,兴奋地跑到姮素雅身边,焦急地问道:“大师姐,你说,如果两个男人给你选,你是选爱你的,还是选择你爱的呢?”

    “这么无聊的问题不要来烦我。”姮素雅暗叹一声,淡淡说道。

    “求求你,你就告诉我吧,六师姐可讨厌了。”小姑娘拉扯着姮素雅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哀求声声,模样可怜兮兮,惹人怜爱。

    “是啊,大师姐,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粉衣丽人也有些好奇的问道,甚至不远处,那名红衣美女也露出了注意的神色。

    冷冷地看了一眼挂在自己手臂上的小师妹,再扫了一眼其他人,姮素雅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接着脸色一冷,淡淡地说道:“如果世上有深爱我的人,但我却不爱他,我会让他离我远一点,如果他还纠缠不清,我便杀了他;如果世上有我深爱的人,我也会告诉他——我爱他,如果他不接受,我一样会杀了他……”说完,拿起手边的宝剑,径直走了开去,身后只留下了两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和一个若有所思的女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