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01】罪案分析

    独门,小院。.

    不在任何一条街道上,也不在某个隐士一样的荒山野岭之间。

    它就在一处庞大的宅院之中,在洛都城中不下于王公大臣的府邸,“武相府”。

    这处小宅院便诡异地独自屹立在这处府邸当中。

    这里是郑展堂的家,他所认为的家。而包围在这个家外面的府邸,不过是他光鲜亮丽的外表,是一种包装,是他不能舍弃的样子。

    而他心中的住所,便只有这里,一个宏伟府邸中的独门小院。

    土制的小房,茅草屋顶,一排修竹在院前,院子里一只大公鸡带着两只母鸡在闲逛,这里就像是最普通的农家一样,在墙角落里还堆着石磨。

    院子中摆放着一组桌椅,尤其是一张藤木制成的摇椅,是郑展堂的最爱,也是他亲手制成的,每天有空闲的时候,郑展堂都爱在这里晒晒太阳,悠哉悠哉地读书、品茶。

    只是这种情况在他成为“武相”之后便变得极少了。

    但今天,这张藤椅却难得的摇晃了起来。

    只不过椅子上的人不是郑展堂,当郑展堂步入小院的时候,原本极好的心情立即变得糟糕,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从平静换成了欣喜。

    这是一种极端的心里反应。

    不过这在郑展堂数十年来的生涯当中,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甚至已经染上了某种毛病,当他想要杀人的时候,反倒看上去越加亲和,而对什么事物报以好感的时候,却是表情严肃。

    “爱妻,这么晚了还在等着我么?”

    郑展堂微笑着走了过去,动作表情依然潇洒,有着成年男人的特殊魅力存在。

    椅子上慵懒地躺着一位成熟美女,样貌三十几许,但皮肤娇嫩,身材火辣,要不是她的脸孔稍显狭长,破坏了些许美感,绝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妖娆。

    “呀,相公回来了啊……相公辛苦,快快坐下,奴家亲自为你泡了一壶‘云雾仙针’,您来尝尝看,奴家的茶艺有没有进步……”

    茶已冷,但郑展堂依然开心地将它一饮而尽,状极开心。

    按照人情世故,郑展堂也理该如此,哪个男人不喜欢妻子温温顺顺,这么晚的时间还等待着心爱的男人,为的只是给他泡上一壶茶……

    只不过,在这份甜**的氛围之内,却总是存在这一股诡异的气氛。

    “事情办妥了!皇甫哲信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阁主可以安排咱们的人入主‘神策府’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

    温温顺顺的妻子,脸上的笑容倏然变得绽放,比之前的微笑还要绽放,而且看得出来,她是真正的开心。

    “就知道相公最有办法!”

    妻子柔媚地看了郑展堂一眼,一时间风情万种,同时莲步轻移,身上轻纱一样的衣服飘落在地,露出一具让人窒息的火辣**。

    “相公,要不要奴家给你放松一下……”

    郑展堂眼底的不屑一闪而过,柔声说道:“爱妻不必了,今曰有些劳累,改**我夫妻再行鱼水之欢吧。”

    “也罢。”

    知道自己这个来自“儒林书院”的相公满脑子仁义礼信,对这种事情极为压抑,**的妻子稍有不满,不过对方今天完成了阁主交代的重要任务,又没有因为身份曝露给摩天岭而产生任何不满,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相公早些歇息吧。那边的残局……”

    郑展堂说道:“放心,我的人会处理好的,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而且过不了多久,朝廷的人马发现皇甫哲信尸体的时候,也会把目标盯在摩天岭身上的。而他们为了在造反之时扩大影响,更愿意承认杀了朝廷大员,而面对朝廷的疯狂报复,摩天岭也会更加依赖阁主的支持……这一举数得之策,相信阁主不会反对的。”

    “如此……我便这般向阁主回报了。”柔媚的女子就那么**着身子,盈盈一礼,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转身走出了小院。

    郑展堂看着女人离去后的身影,眼中冷冽而嘲讽的目光闪烁不停。

    女子即将走出院门的一刹那,突然脚步一顿,又缓缓转过身来说道:“对了相公,阁主曾经说过,很讨厌鹰王这个人,不但是他,就算是他身边的人,也要一起处理一下。那个什么‘铁鹰’,既然恶心不到展雄飞,那他的价值就没什么重要的了,还请相公帮忙好好打理一下哦……”

    郑展堂淡淡笑道:“请夫人回禀阁主,‘铁鹰’的事……已经有方案了。”

    **********

    天色阴暗,晚风阵阵,吹拂得火把呼呼作响。

    上百的火把将一处街道照的灯火通明。

    洛都城内最破烂的一条小巷,周围所有的百姓都被禁卫军驱赶到了一起,挨个盘问。

    皇甫哲信冰冷灰白的尸体,就放在地面的一张毛毡之上。

    无论他生前如何叱咤风云,死后亦只能留下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而已。

    不久之前,一个更夫在往臭水沟里撒尿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尸体。

    而此时他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

    “神策府”的统领,就这么死在一处肮脏龌蹉的臭水沟里,被人淋尿……最先赶到的皇甫泰明,紧握双拳,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

    “主子,是不是让人把老王爷的身子清理一下?”小豆子低着声音上前问道。

    “不行——”皇甫泰明沉声说道:“等最好的仵作赶到,检查清楚,再清理不迟……我不能让十四叔公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

    小豆子叹息着退下,而郑云彪、谢云安和郭云飞三人,相视一眼,也都是沉默不语。

    难得这个时候皇甫泰明还能保持一份清醒,老王爷破开的肚子和断裂的脊椎都说明了攻击他的人绝非普通庸手,能够如此轻易破开先天中期高手的护身罡气,威力更能直接轰断脊椎,这样的一份功力,最起码是半步归虚的实力了,甚至更高……而摩天岭当中,据传只有“大威天德王”才有这个实力,难道是他亲自到此出手的么?还是摩天岭有什么更厉害的帮手?这都需要进一步的确认和打探。

    “消息传出去了么?”皇甫泰明冷声问道。

    小豆子又上前道:“三司和各个部门都派人通知了,‘武相’不在官署,不过已经有人去‘武相’家中传递消息了……至于宫里……”

    皇甫泰明剑眉一皱,问道:“宫里怎么了?”

    小豆子听出了皇甫泰明的不满,他最讨厌汇报情报的时候卖关子,也讨厌汇报人员带着自己的感**彩,连忙冷静地如实禀告道:“前去汇报的人员,被景阳宫的管事挡在了宫外,说天色太晚,陛下已经入睡,不方便打扰,让我们明天早上再说……”

    “混账!”皇甫泰明暴怒咒骂,罡气倏然迸发,将周围火把连同人员一起吹飞了数个,近处十多个火把一同被罡风吹灭,猝不及防的小豆子也是索索后退,谢云安出手才扶住了差点被震飞的小豆子。

    皇甫泰明突然的爆发让周围打着火把的禁卫军都是一个哆嗦,从来没听说这位十三爷有如此大的脾气,想不到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十三爷,发起火来也是这么大的脾气,一点不比那个脾气火爆的五爷差上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边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无奈的叹息,皇甫泰明等人骇然回头,却正看到一个猥琐的老太监站在身边不远。

    这一下可把皇甫泰明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当今靖安皇帝身边的权臣,大太监安忠信,私下里被老百姓和官员们称为的“朝廷第一权监”。一个以拍马屁得到皇上信任、上百年屹立不倒的阴损太监。

    同时,他也是朝廷三司其中皇帝最为亲近的秘密机构“御侍监”的大总管。

    皇甫泰明一向对这个依靠阿谀奉承爬上高位的老太监没有好感,但也没有得罪对方的打算。不过今天这一次让皇甫泰明吃惊的不是别的,就是对方怎么会这么无声无息地来到了自己身边,自己这靠着【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强化过的耳朵,自信就算是先天境的强者也不可能这么容易瞒过自己,但为何眼前这个一向以无能著称的老太监竟然会瞒过自己的耳朵呢?

    一瞬间之下,皇甫泰明便知道自己以前太过看清这个权监了,对方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无能,也绝非只是一个权监那么简单。

    皇甫泰明连忙上前问礼,道:“安公公!?这么晚了,手下怎么还劳动您老过来了?”

    在他身后的小豆子和昆吾派三**也一起向对方行礼,接着自动退开一段距离,留下两人独自面对皇甫哲信的尸体。

    安忠信神态哀老地看着皇甫哲信怒睁着的双眼,缓缓说道:“朝廷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奴怎么能不来呢?”

    皇甫泰明神色哀伤,沉默不语。

    朝廷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皇甫哲信和这个权监的关系并不融洽,在朝堂之上,两人总是为了芝麻蒜皮一类的小事争吵不休。想不到,到了今曰,第一个赶来的朝廷大员,竟然是这位斗了一生的老太监。

    唉,十四叔公泉下有知,不知有何感想。

    安忠信长叹了一声,突然轻笑道:“老东西,就这么走了,连个话都没留下……今曰老太监给你送别,只怕明曰,天下人都会说老太监是来嘲笑自己的政敌曝尸街头吧。呵呵……”

    皇甫泰明不知如何接话,只能劝慰道:“人死成空,仇怨已了,别人说些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十四叔公在天有灵,绝不会这般看待安公公的,至于那些俗人,他们说什么,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安忠信一歪脑袋,“嗯,这话说得好,公公我喜欢你小子实话实说……天下人都骂我老太监是个混蛋,我tmd就是个混蛋,他们爱怎么说都行,只要陛下用得着老奴,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办好,至于名声……奶奶的,一个太监要那么好的名声有个屁用,又不能荫及子孙,老太监早就断子绝孙了,由得他们骂……呵呵呵……”

    皇甫泰明心中苦笑,想不到这个马匹高手,朝廷中恬不知耻的代言人,竟然心里跟个明镜似地,雪亮雪亮的。别人说他是恬不知耻,殊不知这老头压根就知道羞耻,只不过不把这羞耻当成一回事,这真是一种境界了。

    “郑展堂那小子怎么没来?”

    “武相回府了,估计马上就会到……”

    安忠信轻哼了一声,然后哆哆嗦嗦地蹲了下去,嘟囔道:“老伙计,老太监来瞧瞧你留下了什么,你临死的时候,定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接着将手一伸,从皇甫哲信的腹部伸了进去,仔细地探查体内……

    皇甫泰明本来想要阻止,但一见对方下手如此准确利落,话到嘴边,便停了下来,仔细观察安忠信的动作。

    未过多时,“武相”郑展堂一脸愁容地赶到了现场,眼见安忠信在那里探查尸体,眉头不由得一皱,左右看了一眼,先是跟皇甫泰明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认准了旁边禁卫军的校尉,上去询问事情的始末。

    “武相”郑展堂,向来以不通人情世故,只是认真办事而为人所称道。天下人都说,这位“武相”是个真正办实事的人物。此时对方不来跟人应酬,只是具体地开始了解事情经过,便可见其办事方法果然一如传闻之中的务实。

    安忠信的探查还在继续,郑展堂已经到了皇甫泰明的身边,叹了一口气,问道:“今天十三皇子怎么会到了神策府的,不知道十三皇子能否将您遇到的事情始末跟本官说上一说?”

    在皇甫泰明心里,这位务实的“武相”自然要比那个老太监办事靠谱,于是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遭遇说给郑展堂,这位务实的武相,边听边点头,不时提问,都是最为关键之处,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郑展堂皱眉说道:“怎么摩天岭的人会知道我们今天秘密的行程,怎么又这么凑巧神策府的高手都去演练?朝廷内部有内鬼!唉,为什么‘铁鹰’不跟自己的队伍一起出行,非要先到神策府停留呢?若是易铁晴跟着兄弟们一块出行,一定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皇甫泰明听着郑展堂的疑问,不停地点头,但到了最后一个问题,却是皱眉不语……

    这个“武相”这个时候提“铁鹰”,该不会是事情太大,此时便做好了找替罪羊的打算吧?

    但“武相”这时候摇头说道:“不对,易铁晴这个人我了解,办事稳妥,对朝廷忠心,这件事绝对与他无关……”接着郑展堂左右看了一眼,突然喝问道:“怎么仵作这么久了还未到,难道朝廷用了这么多钱养的人,到了最后还要让安公公来做这种事情么?”

    郑展堂在这里一阵臭骂,外围的官员个个低头不语,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三司的人员,从遗骸上查找线索,都是他们必学的课程,为的就是出任务的时候,可以在尸体上找到办案的线索。只是这个时候安公公亲自出了手,这里又有什么人敢上前阻止这个阴损的老太监呢……

    “别骂了,别骂了,震得我老人家耳朵疼……”这个时候安忠信终于结束了检查,甩着手站了起来。“不过是我跋扈了些,不放心让这些人动老朋友的尸体,所以才亲自出手的,难为不着他们……”

    外围的众多官员都是露出了惊异的表情,什么时候这个自私的老家伙会为他人着想了?

    “安公公,那……”

    皇甫泰明疑惑地想要出声询问检查的结果,但又怕这老太监不学无术,什么都没有发现,问出话来怕他尴尬,一时倒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安忠信结果手下递过来的湿毛巾,一边插手,一边缓缓说道:“皇甫哲信的心脏被人掏出来了,都是同一只手干的。对方在极近的距离出手,从右侧腹部捅了进去,不是用的兵器,是完全用的右手……出手的这个人,要么就是极狠皇甫哲信的,不然不会连心脏都一起掏出来的。”

    皇甫泰明怒声道:“这个残忍的混蛋,我发誓一定要抓到他,亲手为十四叔公报仇!”

    “你小子有这份心就好了,想要报仇,只怕你苦练五十年都没有办法……”

    皇甫泰明一愣,说道:“凶手武功有这么高么?”

    安忠信点了点头说道:“皇甫哲信连一招都没出手,他勉力出手的时候,还被对方一招斩断了两条手臂,呃,还是用的空手……凶手的实力只怕已经超越先天境界了,一个归虚高手,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天绝高手’。还有……对方**如此凌厉,用的是金系的**,别的**没有这么凌厉!”

    众人各自点头,同时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太监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分析能力。

    “时间不早了,都回吧。”安忠信嘿嘿笑道:“我也要尽快将这件事禀告给陛下……”一扭头看了皇甫泰明一眼,说道:“十三皇子不是也要见陛下么?正好,跟着老奴一起去面圣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