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2】得遇盗圣

    闻听叶清玄询问,那店老板不由得长叹一声,娓娓道来。

    “起初他也跟客官一样,只是一个过客,顺便吃些酒食,可不想尝了我店中‘醉兰溪’之后,便因酒成狂,赖着不走,前前后后喝掉了我家窖藏的八坛二十年‘醉兰溪’,将身上的盘缠花了一干二净。几次我劝其归家,只是不听,等到没钱买酒之时,这位也不赖账,出去把浑身上下所有的值钱的玩意当了个精光,又来喝酒……虽然感觉过意不去,但几次劝阻不得,我这开店的也不好深说,只好由着他。没想到这位先生再次将金银花个干净之后,还是不走……客官也知道,我这小本经营的,见其如此看重我家佳酿,也是心中高兴,又见他因此花光了盘缠,便赊了他三坛子酒,又许了他些盘缠,让其归家,谁想到他酒是喝了,偏又拿着那些盘缠来买酒……你说……唉,盘缠花光了,也不回家,就在我这屋子底下天天叨扰我的客人,就想让人请他吃酒,可谁会搭理这个酒疯子,只因我心肠软,时不时的给些残酒……这不,好好的一个人变成这付模样,偏偏还每日兴高采烈的纠缠酒客,偶尔得那么一两盅,便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听着店家的复述,叶清玄早已大笑不已,偏偏楼下那位正主儿,仿佛说的不是他一般,咬着指甲,定定地盯着叶清玄的杯中酒。

    “哈哈,想不到,在如此小镇,竟然遇到这样一位酒中痴友,倒是缘分——”叶清玄洒然一笑,对着下面的小老头喊道:“老人家既然如此爱酒,正巧我孤身一人,有酒无伴,倒也寂寞,不如老人家上来陪我一醉如何?”

    话音刚落,眼前人影一闪,那位老者已然到了窗台之上,兴冲冲地蹲在那里,屁股颠来颠去,像极了一个等得不耐烦的老猴子。

    叶清玄大吃一惊,想不到这我酒痴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边上的店老板更是吓得妈呀一声,大声叫着“活见鬼啦!”

    小老头朝着几乎钻到桌子底下的店老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对着叶清玄谄媚地说道:“休听这老货埋汰我……他呀,是个十足的抠货。我来这里喝酒,向来不曾少了他酒钱,却不少听他聒噪。别人愿意请我吃酒,又**何事,老是在这里唧唧歪歪,没由来的让人心烦。呵呵,这位公子,刚刚说要请我老人家喝酒,可是实话?”

    叶清玄有趣地打量了一番这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刚刚瞬间便到眼前的轻功,以自己之能,竟然看不清楚,毕竟有是千古奇书【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增强了眼睛的能力,叶清玄向来对此极为自负,没想到此次竟然也漏了眼,眼见不过一个小干巴老头,一丝一毫的高手气息都看不出来,足见这位小老头的武学修为高出自己甚多,先天高手是毋庸置疑的了,但具体到了何种程度,却是完全无法猜想,这种感觉,甚至在许灵空这样的高手身上都找不到,这已经不仅仅是功力高强的原因,他身上一定还有这某种隐藏气息的手段或是功法。

    叶清玄不敢怠慢,但也并未就此便趋炎附势,自自然然地潇洒一礼,意味深长地说道:“晚辈眼拙了,想不到前辈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狗屁的深藏不深藏,我只是问你刚才是不是要请我喝酒……”那小老头抓耳挠腮急不可耐地样子。

    “自是如此。”

    “嘻嘻,这便好,这便好!”

    但见这小老头身子不动,脚踝只是一弹,仅凭这点借力便轻飘飘地落到了椅子之上,宛如一根羽毛,人也不好好坐着,就直接踩着椅子,坐在了椅背上,单手一招,桌上的酒壶便飞到了小老头的手中,咕噜噜喝了一个痛快。

    隔空取物!

    呵呵,想不到除了自己之外,又遇到一个有如此手段的高人了。

    叶清玄此番下山,竟能遇到如此人物,心中倒是颇为兴奋。

    “晚辈,昆吾叶清玄,未请教前辈姓名——”

    “狗屁的姓名,你我一顿酒肉之交,只喝酒吃肉,莫谈姓名。”

    小老头一边夹着酒菜,一边无所谓地说道,接着眼中精光一闪,倏然一怔,原本无所谓的眼神变得颇有兴趣,紧盯着叶清玄,问道:“你说叫叶清玄?那个覆灭了百年之后又重新崛起的云州昆吾山的叶清玄?”目光中戏谑的眼神一闪而过。

    “正是晚辈。”

    “哦——原来是你啊!”叶清玄见对面的小老头突然变得对自己感兴趣的样子,鼓着腮帮子上下打量了叶清玄一眼,嘴里啧啧有声,品头论足地喃喃说道:“最近你小子名头挺火,听说不少入了先天的家伙都栽在了你手上……嗯,今日一见,嘿嘿,果然……还行吧……总之比我家那小猴崽子要强多了。”

    小老头语气虽然狂妄,但叶清玄一点没有感到生气,能得到这样高手一句“还行吧”的评语,倒也不算丢人。

    至于这小老头所说的自家的小猴崽子一定就是他的晚辈了,只不过此时叶清玄看着这小老头的坐姿和德行,怎么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老头倒是蛮有意思的,也不矫情,坐下便冲着钻到桌子底下的店老板说道:“老板出来吧,莫要担心,这位可是位前辈高人,见着他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你赶快再去拿两坛子‘醉兰溪’,再切半斤牛肉上来,要快——”

    “好,好,客官,马上,马上——”店老板从桌子底下一出溜儿地爬了出来,帽子也不要了,直接窜下了楼去。

    店老板不敢耽搁,心中不由得暗自害怕,也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得罪这位高人,万一惹怒了他,自己这一家老小恐怕都得交代喽。

    见小老头只是喝着手中之酒,却不动菜,叶清玄直接撕下一条鸡腿递了过去。

    “有酒岂能无肉,老前辈,请——”

    一把抢了过去,硕大的鸡腿,只是往嘴里一塞,接着一拔……一根干干净净不带一丁点肉丝的鸡腿骨便被扔到了桌面上。

    又倒了一口酒,吧唧吧唧吃得高兴。

    叶清玄立即傻眼,我靠,这货的吃法怎么跟如花一个德行,这小小的嘴巴,怎么能直接吞下那么大的一口肉嘞?难道他的嘴巴跟蛇一样,关节能自动脱臼?

    叶清玄看着大感有趣,也学着撕下一条鸡腿,一把塞入口中,奈何鸡腿过大,嘴巴过小,费力塞入口中已是不易,叶清玄用卡住鸡肉,抓着鸡腿,奋力一拔,这熏鸡做的骨肉糜烂,果然一拔便骨肉分离,只可惜叶清玄技法不熟练,鸡骨上残留了好些肉丝和脆骨,而叶清玄此刻又为口中鸡肉所困扰,鸡肉太多,怎么也难以咀嚼,仗着鸡肉熟烂,强行咽下,结果一着不慎,被噎个正着,空空地锤着胸脯,那熟烂的鸡肉如鲠在喉,难上难下,把叶清玄憋了个面红耳赤。

    小老头早已忍受不住,放声大笑,看叶清玄憋得难受,将手中酒壶递了过去,不想叶清玄喝得太急,又被呛得眼泪横飞,鼻涕横流……

    小老头几乎笑岔了气,见叶清玄憋得实在难受,右手一拂,往下一顺,叶清玄立觉卡在喉间的鸡肉和酒水秃噜一下,被带进了胃里。

    大喘了一口气,叶清玄向着仍自笑得眼泪齐流的小老头拱了拱手,说道:“谢大侠救命之恩……咳咳,唉我去,差点被噎死——”

    本来大笑过后擦拭泪水的小老头,又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真真儿是糗到家了。不过早就破罐子破摔的叶清玄根本不在乎这点事,丢人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

    小老头一边擦拭着眼角笑喷出来的眼泪,一边说道:“感知你小子也算得身手不凡,不想却差点被一鸡腿噎死,要是如此,这江湖上你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第一个被鸡腿噎死的高手,我想凌云宫的那帮子老学究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觉得大丢颜面,凌云宫的‘武使’吃鸡腿噎死,哇哈哈哈——”

    对方知道自己的背景?会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呢?

    叶清玄心中倏然一紧,接着一松,暗忖道:想来也是应该,往年凌云宫的武使,身份都是尽量的低调,唯独自己,惹了不少事端,靠着凌云宫的名头才稍微安全了一些,稍微在江湖上有点本事的人,应该都知道自己的武使身份。只是眼前这个小老头身份神秘,竟然在提起凌云宫的前辈之时,还是一副戏谑调侃的语气,看来应该对凌云宫是极为熟悉的了。这样的人物,在江湖上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叶清玄脸上不红不白,拿起酒壶倒上一杯酒,细细地品着:“谢前辈抬举,第一个被鸡腿噎死的武使,嘿,听起来也蛮不错的,不但有名头,噱头也够——”

    哈哈哈——

    小老头大声狂笑,:“你这小子还蛮有意思的,见多了所谓年轻高手,一个个都厉害哄哄的,明明没几分斤两,却容不得别人看低分毫。反倒你这小子,不但会开玩笑,还能开自己玩笑,我笑话你,你也不气恼。少年人心胸如此坦荡,倒是少见得紧,少见得紧——”

    叶清玄嘿嘿一乐,接着话茬说道:“小辈是少见,但前辈也更是少见——”

    小老头一愣,感兴趣地问道:“我一个连酒都要蹭别人的人,有什么少见的?”

    叶清玄哂然笑道:“晚辈并非取笑前辈,而是真心敬佩。少见的不仅仅是前辈的武功,还有前辈的为人。”

    那小老头抠了抠牙,疑惑地问道:“武功你刚才看过了,怎么你还了解我的为人?”

    “没错。像前辈这种高手,世上罕见,又如此爱酒更是少见……不过更让晚辈佩服和感叹的是,前辈有如此身手,又有如此大的酒性,却能恪守人格,既不强取豪夺,也不暗中拿取,足可见前辈是个高风亮节的世之贤人。”

    听到这里,那小老头微一愣神,接着狂声大笑。

    “我老人家是高——高风亮节的……哈哈……高风亮节——的……嗯,的什——什么?——贤人?哈哈哈——”

    “怎么?晚辈说的不对?”

    小老头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哈哈哈,对对对,什么都对,就一样不对——”

    “什么?”

    “老人家我什么毛病没有,就好一样——”

    “是什么?”叶清玄好奇地追问道。

    “就是你说的——暗中拿取——噗——哈哈——”

    “啊?原来前辈是空门中人——”

    “哎我去,偷就偷,贼就是贼,我老人家顶多算是老偷或是老贼,你还弄个什么空门中人——”小老头不但取笑了叶清玄一番,还顺带学了一回叶清玄的口头语。

    小老头往后一仰,脚尖勾着桌子,向后板了板腰,接着坐直了身体叹息说道:“我老头子这辈子最爱两种东西,一个是宝贝,一个就是美食美酒了……人生难得几回闲?几回闲中又能得几回醉?这几回醉中又能有几次遇到此等好酒?遇此好酒之时又能几次遇到你这样的酒友妙人……哈哈哈……真是难得,难得。”

    叶清玄眼中一亮,对来者的身份已然心中有数,连忙稽首,恭敬地说道:“晚辈更是难得,竟然在此遇到了‘盗圣’百里无及前辈。久闻六哥提及您老人家,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叶清玄结合各种信息,尤其是对方跟孟源筠几乎如出一辙的坐姿和德行,外加嘴里提及的喜好和那绝世的轻功身法,叶清玄便已确认对方就是“三十六天绝”高手中排名第十一位的“盗圣”百里无及。

    百里无及哈哈大笑,欣然道:“好,好好,我老人家还合计着你什么时候能猜出来呢,没想到你小子虽然蠢了点,但动了点脑筋之后,还是能猜得出来,我看你小子不是不够聪明,而是比较懒了……”

    叶清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的确,叶清玄的性格的确有这么一点倾向,尤其是跟自家兄弟在一起的时候,若不是被事情逼着,他根本就是懒得动一点脑筋,时不时的就是一副痴呆象,这是典型的宅男症候群现象。

    “老人家我江湖上溜达了几年,最近收到阿源的信,说是结识了一干兄弟,又拜了把子,我当初真的是很生气。你要知道,这个猴崽子明明是一副当贼的料,偏偏一副想要当英雄的心思,真是自甘堕落,浪费才华。”百里无及一边说着,一边数落着叶清玄,而叶清玄却是一副的违和感,想不通这老头为什么觉得人不当贼就是自甘堕落了呢?好奇怪的人生观……

    百里无及继续叨咕道:“老人家我这次也不是巧遇,听闻你们会路过兰溪,想来凌云宫的那个丫头一定会去见那个老家伙,所以到此等候你们,见见把我徒弟带坏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没想到我脚程太快,早来了几天,嘻嘻,倒是试探出你小子本性不错,见我一个孤老头子还能主动请我喝酒,不赖,不赖,这倒让我对那个猴崽子放心不少……”

    叶清玄立即恍然,原来这“盗圣”是来看看谁把他宝贝徒弟带坏的啊,还好自己表现的适当,要是如花那夯货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一禅杖上去要拍扁了这老头,那时候的热闹可就有的看了……

    百里无及闲着无聊,便打听起了他们兄弟最近的动向,明显对自己那个宝贝徒弟不怎么放心。当听到当年在云岚乡,魔门六御的朱雀想要抓住孟源筠和展羽,以此来威胁自己和鹰王的时候,百里无及这老头脸色一僵,接着嘿然说道:“这帮魔崽子以为过了两百年就又可以横行无忌了,哼哼,老头子两百年前是懒得理睬他们,这次可是他们主动招惹的老头子。这么多年,老头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徒弟,他掉根儿头发,我都要拔光他朱雀一身的鸟毛!”

    叶清玄沉声说道:“我们兄弟几个无意中发觉魔门可能会有一场巨大的阴谋,所以在最近一直积蓄力量,若是前辈相信我们,不妨也早作准备,这次危机,我担心就算前辈不打算介入其中,也会被这巨大的风波卷进来的……”

    见到百里无及询问的眼光,叶清玄立即将众人当年猜想的东西复述了一遍,尤其是朝廷内部甚或是白道武林中有魔门的内应的猜测全部说了出来,听得百里无及皱眉不语。

    叶清玄说完了片刻,百里无及方才呼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都是你们的猜测,难有有力的证据,所以想要团结白道武林,根本就是无望。而且你们小辈功力太差,即便介入其中,保命尚且难说,更不要说是探听虚实了……”百里无及一番寻思,最后一拍桌子,说道:“也罢,反正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年好折腾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也在江湖上再卖卖力气,帮你们探查这其中的消息好了……”

    叶清玄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有了这个天下第一神偷的帮忙,许多事情都变得容易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