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2】凶手何人

    城外,五十里坡。

    阴森老林。

    两个人站在林外的草甸子上,相距不远。

    一个是相貌凶悍的大汊,一个是全身都藏在黑色蓑衣里面的神秘人。

    大涸麾了掂手里的钱袋,一脸不屑囔昧情浮现出来。

    这个钱袋不久前还在对面的那个人手里,刚刚被黑衣人抛了过来。

    主动付钱的,当然不会是被打劫,更不是做善事。

    这只是场买卖_买卖当然是要有人付钱的。买卖的东西.就是青阳镇叶家那一家子人的性命。

    活儿干得漂亮-斩尽杀绝”

    整个过程,眼前这位爷都是全程跟进的。再确认每一个死者的时候,更是阴姒也一剑终结了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这一剑,阴狠绝伦。

    刀疤刘是这云州地界上小有脸面的狠戾人物,打家劫舍的事情也没少做。云州地势偏远,官府整治的力度-向不大,类似刀疤老刘这样不事生产,却过着刀头舔血、逍遥日子的人不在少数。

    这趟买卖.便是这个黑衣人雇着自己一帮兄弟做下的a

    只是说是报仇,不过却用这满门杀绝的手段,龇来,也绝对够得上心狠手辣。

    多想无益,自己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只不过这屁主只让自己杀人,却不让兄弟们动一分一毫死者家里的财产,实在让刀疤老刘对这帮花钱一向大手大脚惯了的兄弟们,有些难以交代。

    我替你杀人,兄弟们顺手发财,如何不让?

    满肚子怨气的刀疤老刘,即便收了银子,这心里也不是那么痛快,自然嘴巴也不那么干净了。

    旰md_老半双手鲜血_几个漂亮的小娘们都让弟兄们捅了个对穿……憋了一肚子火,最后就给这点钱?还不够老子去窑子里找两回婊子的……”

    *阶钱,事先谈好的,这余数,也已交齐---…你不应该有过多的想法……”蓑衣人声音沙哑,犹如糊舀住脖子的老鸹,沙沙的声音刮得人耳根子疼。

    “老子可以没想法,但老子的兄弟有想法……那些花花女诽们你不让动,也腓了…为何家中资财也不许动上分毫?这家烟了死绝了,难道还有什么孤舷鬼去享用不成?”

    ‘杆,不能动---…动了,会露出马脚-…--”

    “马脚个屁!老子干这买卖也不是-回两回了,花钱能花出什么马脚......”

    刀疤刘说到这里,嘿嘿一笑:“说是马脚,怕不是担心我们兄弟几个的问题吧?我们兄弟在这云霞县的地界上早就恶名远扬了,懈我们不动手,最后这帽子都可能被官府栽我们头上……恐怕……这怕留马脚的是你们吧?这叶家恐怕不仅仅是你们仇家那(书迷淝.更弑快)么囝覃吧多

    刀疤刘语音一顿,轻轻地搓了搓下巴,看着蓑衣蒙面人,阴阴笑道:“那叶家老头临死的时候,可说了什么昆吾派……或是什么魔教的话来的,我这人记性不龇,多余的,还真就记不住了……”

    刀疤刘得意地说出心中猜想,一脸贪笑地看着蓑衣人的反应

    ‘你手艮聪明......**

    大毗意地笑了笑。

    “不过,你不应该这么聪明……”

    刀疤刘面色一沉,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强自镇翘也说道:“只要你肯答应兄弟们,再拿出两万两银子来,我保证,这件事不会有_个字传出去..””我发誓””””

    “·茅·芤悱无厌。”蓑衣人沙哑地嗓音让刀疤刘背后一阵恶寒,接着蓑衣人喇也说道:“不过……没有关系……”

    刀疤刘神色一松。

    “钱,好云扮一”蓑衣人缓缓朝刀疤刘走了过去。

    “贪婪,也好云扮_”

    刀疤刘脸色发青,缓缓后退,刀已出鞘,指着蓑衣人喝道:“你——站住,站住-一别动,再过来老子可不客气了一——”

    蓑衣人一阵冷笑,沙哑人的笑声让人从心底深处直冒寒气

    剑光一闪。宛如黑夜流星,乍现,钝运去。那一瞬间的光芒和速度,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一把长剑深深地刺入了大汊的胸膛-穿心而过。一瞬间的惊艳,为的,不过是一条人命。

    “我能原谅你的一切……但是,我讨厌你的自作聪明一——”

    大汊武功不俗,也跟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笫,但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剑穿胸而入,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反应,这一剑,太快、太绝、太惊艳。

    甚至在那铋的剑锋刺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大汊差点认为,腓死在这绝美的剑法之下,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蓑衣人将身体向前靠了靠,同时剑柄刨主里推了推,引来大汊_阵倒蚺气的嘶嘶声……

    蓑衣人缓缓将脸紧贴在刀疤刘的颈侧,轻声说道:

    “有时候,一个人只有糊涂着,才可以活得更久,太聪明了,反而死得更早。”

    同一时间,四周人

    影绰绰,大童的惨嘶传入大汊的耳朵,大汊听得出,发出这些惨嚎的都是那帮自己的弟兄,之前大伙还在一起有说有笑,这一时刻,他们同自己一样,只不过即将成为一具尸体。

    “你,你真的敢杀我……”

    黑蓑衣沙哑的说道:“本来,我还有些犹豫,杀了你们总会留下些许蛛丝马迹,不过,你的贪婪和自作聪明,让我下定决心趁早除了你这个祸患。”

    大汊面带惨笑,不知是讥讽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是讥讽对手的心狠手辣。

    月过半山,夜黑如油。

    刀疤刘已然铋的尸体早已被人拖了下去……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密林中响起。

    不一会,一个混身被黑衣笼罩的夜行人走到蓑衣人的走后,黑夜中只有一双眼睛烁烁发光,低头恭蛐说道:“二十八人,没有活口。”

    ‘好·-将尸蹰藕烟里掉-记住,要做的干净……”接着,蓑衣人突然转向黑衣人,阴森森地说道:“一定要干净,否则,要是有什么漏洞,我也免不了要灭你们的看口了……”

    “是,是……属下明白……”黑衣人惶惶恐恐,迅速隐退。

    带黑衣人走远之后,蓑衣人从身侧的口袋中掏出一只信鸽,将一个刚刚写好的字条塞入信鸽的脚腚内,信手一抛。

    信鸽扑棱棱振翅而飞,迅速远去。

    中州,洛都。

    神武大陆的核心,皇甫王朝的都城。

    一座丝毫不下于王公大臣的府耶。

    在后院之中,一布衣老者,垂手而立。

    琴音渺渺,隐隐从一片竹林后传来,抑扬顿挫中,绷尽的缠绵悱恻,令人魂销意软,即便有冲天的杀气,在此亦不由得渭失无踪。

    接着,琴音一转,脑海中不由得升起惊涛裂岸,浪起百丈的情景,潮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人事却不断迁变,蛐亦不断变色

    正当琴音即将扑上**之际,琴音突然醋无力为继,忽地一断。

    一声叹息之后,一个充满了磁性的男性声音悠悠传出,似乎对此时有人打扰自己的雅兴,颇觉不耐。

    “何事?”

    “主人,有消息传来

    灰衣老者也不上前,单手轻轻一弹。

    咚的一声,什么东西射进木头的声音响起。

    片刻之后,一声冷哼传来。

    “没想到,那件事过了近百年,他们竟然还牵杜在其中……既然怀疑我当年的计策不够干净彻底,那时候又何必有求于我……”

    “主人息怒!这次之后,那边说已经完全烟里干净,腓会再有闪失,也乡酾会再有漏网之鱼的存在了----””

    “哼,那件事,兹事体大,避之唯恐不及,他们竟然还在里面纠缠不请,殊不知,做得越多,错的越多……告诉那边,从今往后,此事与我无关,休要再因此事过来烦我!”

    “是卒罩

    人影一闪,灰衣老者漪失原地。

    请幽的后花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几只雀儿重新停落枝头_似乎想要再次聆听那妙绝尘世的天籁仙音。

    “哼!败兴!!!”

    铮!

    漫天血骝,零落纷飞……

    弦断,声绝。

    扬州,姑苏城外,烟雨楼。

    楼前观花享中,三人落座,u仆人侍奉左右。

    今天雨前最好的西湖龙井被沸水-泡,满享的茶香沁人心脾,座上三人尽皆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三人仪表堂堂,一派高手风范,笑吟削也各自举茶奉饮。

    观花享外,姹紫嫣红,百花争艳。

    花丛中,一小片空地上,一片剑光轻舞,剑光之中,竟是一五岁左右的小童在舞剑。童子年纪虽小,但剑法超群,将一套剑法使得是淋漓尽致,真个是身似灵蒸,剑似蛟龙。

    在小童舞剑的外围,几个年纪稍大的孩子一脸羡慕地看着场中男孩舞剑,手中却都是端着脸盘毛巾之类的物品,显然几烟届是府中的下人,专门在此侍候场中的童子。

    三名武林名宿正笑着对童子的剑法品头论足一番,外面突然奔过来一名弟子,在三人中长相最威严的一位耳边一阵耳语,这位面似银盆,腮有须髯的超卓人物脸色越来越是阴沉,其他两人确实一脸惊异。

    待到弟子复述完成之后,老者一摆手,身旁所有人筹立即全部退下,只留下了三人在此。

    其中-名脸色发红的老者出言问道:“师兄,何事……”

    那人一挥手,淡淡笑道:“无妨,不过是我让人买只雀儿的事被下人办砸了,并无大碍”---’*

    其他二人对视一眼,不敢再问。

    这是那舞剑的小童收剑而归,奔跑着朝老者而来,却在几个下人经过身边的时候,坏坏一笑,猛地一伸腿,一声惊呼之下,一个下人竟被一个小童绊倒,倏

    然前扑,将前面数人一起砸成了滚地葫芦”小童乐得是拍手大笑。

    那数名下人脸上早已是血色全无,踬在地上拼钢恻头求饶。可是几人毕竟是被人绊倒,何蛐此惊慌呢?

    三名老者中间的那位明显是众人之主,一声冷哼,森严说道:“身削卜人便要守自己的本分,这连路都走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做我府中的下人?连个下贿藕做不好,又有什么资格做人?”

    老者回头之时,双目厉芒如电,看着那个不停拍手大笑的童子说道:‘*吾儿,就由你来执行吧

    小童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而过,看着几位早已抖若筛糠的下人,原本可爱的脸孔上,浮现一片狰狞之色,手中宝剑一指,身法展开,下人们临死的惨叫声在这一片毋啉如画的景色中冒起,惊起燕雀无数

    小童将爱剑上的鲜血在下人的身上擦拭干净,肩头一紧,却已被人才脯了怀里。

    “爹爹……”

    ‘·吾儿做得好,”银面老者面色慈祥,看着童子轻轻而又庄重地说道:‘*吾儿千潘记住,这世上的事情,只要是自己做了的,不管对错,不管是非,都由不腓去后悔……既然做了,就要继渎做下去,在得到最好的结果之前,任何挡住你的人,都要死……你不是要打败你的敌人,你是要杀死你的敌人,而且记得,一定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记住了么?”

    童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不明白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也不问对错,他只知道,杀人的时候,很有意思……

    若是您喜欢本书,觉得某个章节很好看,不妨给宸歌点个“赞”,这不但是对本人的鼓励,也让我知道哪里写的好,是大家认看可的地方,会让阿斋知晓写作的方向。多谢!

    (ahrer=htt.q|q|)起点中丈网眦/尺哺双丌.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鼎天小说居&矾亡:/a&gt2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