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6】有仇报仇

    原本宁静的江面上,一艘双桅船灯火通明,喊杀声震天,船体上已经几处火起,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就像是遭人劫掠的商船一般。

    大江盟救援的船只已经远远的追来,十几艘单桅快船朝着这里疾行!

    江上无雾,黑夜里的灯火光亮,几十里外便看得一清二楚。

    相信用不了半个小时,大江盟的舟船就会赶到此处。

    如花向下攻进了桨室,孟源筠和江水寒进入了船舱,而万国泰和姚亮的交锋,从船甲板打到了船尾的舵楼上方,而整个船甲板则成了叶清玄的战场,也是赤蛟帮高手最多、攻击最为猛烈的地方。

    叶清玄此时面临“穿花蝶”林蒙糖、“断魂枪”乌四和“六臂毒姬”冯轻娘三个后天巅峰高手的围攻,林蒙糖的剑、乌四的枪,冯轻娘的双短匕,雨点般的攻击过来,不予叶清玄任何的反击机会。

    但叶清玄虽然看起来形势危急,手中碧落剑奇招连连,往往在出其不意之处,奇峰迭起,将三人的必杀联击化解于无形。

    林蒙糖此时使出“龙飞”曲龙行闻名江湖的【翔龙剑法】,虚虚实实的往叶清玄胸前刺去,剑罡吞吐不定,隐带龙吟之声,确是名家剑法,不同凡响;

    乌四双手各持枪柄和枪尖两端,将长枪撅成了弓形,猛地一松手,枪尖倏然弹直,带着一道厉芒,由上向下划向叶清玄的小腹,速度竟然超过了林蒙糖的剑法,一旦划实立即便是开膛破肚的下场,【断肠枪法】实至名归;

    同一时间,冯轻娘人如蛟龙穿行,紧贴着地面袭向叶清玄的双腿,双手一划,短匕带起幽光,想要划断叶清玄的两腿血管和筋络……

    三人联手,极度狠毒凌厉,再次对叶清玄造成必杀之局。

    叶清玄不理林蒙糖的剑和冯轻娘的双短匕,碧落剑带起一道紫芒,倏然斜斜地磕在乌四弹击而来的长枪枪尖之上。

    乌四只觉得一股大力顺势一扯,自己的长枪比之前更大、更快的力道弹向地面,直接攻向从地面滑行而来的冯轻娘……

    二人同时骇然大惊!

    乌四蓦然向后跃起,同时手腕一拧,想要调转枪头,再次攻击叶清玄;

    冯轻娘左手短匕猛地刺穿了甲板,止住前冲的身形,右手短匕向前挥击,挑开乌四朝自己胸前刺来的枪尖……

    乌四猛地发觉手中的长枪如此沉重,自己的力气竟然无法调转枪头,那上面仿佛挑着万斤重的重物,去势不变的搠往冯轻娘的前胸,只好把功力全部加在轻功之上,努力向上、向后跃去,让自己的长枪脱离攻击冯轻娘的范围;

    冯轻娘紧急时刻的回救果然救了自己一命,右手挥击的短匕猛地搪到了搠往前胸的枪尖……

    砰地一声闷响!

    冯轻娘虽然避免了被乌四的长枪穿胸而过的下场,但依然象条死狗一样,被对方长枪上传来的磅礴大力直接拍在了甲板上。

    哇地一口鲜血,冯轻娘受了不轻的内伤,暂时无法再对叶清玄发出威胁的攻击。

    叶清玄利用【斗转星移】,一招之下,乌四后跃,冯轻娘受伤,三人的联手合击变成了林蒙糖独立攻击。

    林蒙糖暗道一声不好,这个小道士的剑法如此诡异,片刻间便瓦解了三人的联击之势,虽然这里武功最高的是他,但一时仍是不免多了一丝凛然,心中倏然一虚。

    而此时林蒙糖的剑已离叶清玄的胸口不足三寸距离,容不得他多想,暗一咬牙,骂道:你个籍籍无名的小道士,怎么可能比得过我经过“三十六天绝”提点的剑法?心中一发狠,手上倏地变招,化虚为实,一声龙吟声起,剑尖一转,挑往叶清玄咽喉,招数快捷、狠辣。

    剑在咫尺,叶清玄依然毫无惧意,面上轻轻一点微笑绽放,让林蒙糖瞳孔倏然一缩,心中大感不妥……

    只见叶清玄猛地向后一仰,左手向上荡起,竟然不用荡魔拂尘,而是用自己的手腕撞向林蒙糖的长剑。

    这不是自断手腕了么?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武者呢?

    就算有,也不应该是这个剑法超卓奇诡的小道士……

    已然感到不妥的林蒙糖,蓦然变招撤剑,殊不知,这正是叶清玄想要让他做的事情。

    两强武者交锋,除了武技之外,心理战也占据着巨大的作用!

    林蒙糖甫一变招,长剑立即失去了之前的凌厉劲道,而叶清玄瞬间加速,手腕登时撞在了对方的长剑之上,两者相击,“叮”地一声,竟传来一下金属交击的清响。

    众人都大感不解时,林蒙糖全身剧震,触不及防之下,长剑给不知何物撞得荡了开去,空门大露。

    叶清玄向后仰起的姿势不变,同一时间,下面一脚向上撩起,闪电一般飞踢林蒙糖跨下,竟是要他断子绝孙。

    林蒙糖见状色变,这才知道对方衣袖内定是有精铁护腕一类的护具,自己原本一剑斩落,两者全力相拼,至不济也是互相荡开的后果,但自己被对方胸有成竹的表情和之前奇峰百出的招数弄得心里没底,一见对方的阴笑,还以为是有什么陷阱,临时收招,剑上劲力去了泰半,才被对方奋力一击给荡得空门大开,此时一脚袭来,林蒙糖是又悔又狠,又急又气,但自己已经身处险地,后悔来之不急。

    林蒙糖知道不妙,施出压箱底本领,左掌下按,同时身形向后暴退。

    “砰!”

    林蒙糖一声闷哼,虽封了叶清玄的一脚,却吃不住由脚背传来的惊人气劲,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后拋去。

    林蒙糖、乌四和冯轻娘三人联手一击,转瞬间被破了个干干净净,虽然看似时间不断,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火石一般的瞬间完成,叶清玄至始至终不过是用了两招,一招屏退乌四、重伤冯轻娘;另一招荡开林蒙糖一剑,让其受了点轻伤……

    此时的林蒙糖和乌四尚在空中,地上重伤的冯轻娘拼命地滚往一旁,想要避开叶清玄的反击……

    “哪里走!”

    一声冷喝!

    叶清玄左手荡魔拂尘出击,云拂在叶清玄的控制下,分成三股,分别卷向林蒙糖、乌四和冯轻娘!

    三人暴退之下,势头无法做出改变,眼见三道白芒卷来,不由得魂飞魄散!

    冯轻娘离得最远,从自己倒地时起,便已经没命地向后滚退,见白芒卷来,双手中的短匕在甲板上一插,双手猛地一抻,整个人弹簧一般地弹进了扑来的赤蛟帮精锐的人群当中,叶清玄一卷之下,却只是卷住了一个赤蛟帮精锐的小腿;

    林蒙糖也是狡猾多智之人,见白芒卷来,伸手一扯,一个赤蛟帮帮众被其挡在了身前,让云拂卷住了腰身;

    三人中只有乌四倒霉,被叶清玄的拂尘连人带枪卷了个结实,奋力挣扎之下,不想却是越来越紧……

    叶清玄一声大喝,一按机括,同时左手猛力向后一拽,三人惊叫连连中,朝着叶清玄飞了过来!

    乌四惊骇欲绝,大声狂喝,自己后天巅峰的巨力,竟然起不到分毫抵抗的作用,被对方一拽,如同扯线的木偶倏然飞了过去……

    叶清玄身形一缩,一弹,蓦然窜了上去,与空中被拂尘卷飞过来的三人擦身而过……

    再次伫立站定的叶清玄,左手拂尘已经收回,洒然一甩,飘于身侧,右手碧落剑下指,剑上鲜血顺着剑尖滴落甲板!

    再看空中“断肠枪”乌四的身形倏然一顿,落地时,他的整个身体已蓦然弯曲,他惊骇地转过身形看着叶清玄的背影,双手捂着腹部,一刹那间突来的巨大痛苦,让他表情狰狞!

    怒泉般的鲜血,从小腹的伤口中喷溅出来!

    “断肠枪”乌四喉咙像是呻吟,又像是诅咒般咕噜了几声,他甚至不知道旁边两具的尸体是何时落下来的,他也不知道那两个倒霉的帮众只是被叶清玄一剑破喉,只有他被一剑断肠!

    他感到自已全身骤然的冰寒,那等可怖的冰寒,彷若一下子把他体内所有的热能完全挤压出去了!

    原本就黝黑的面孔立刻枯槁,身形立时委缩了,乌四双手紧抚着小腹,长枪已经不知滚落到了哪里,浓稠的血液身上的衣衫浸染成了一团猩红,他痉挛着,抽搐着,努力想挺立起来,却在另一次更为剧烈的颤动里仰身摔倒!

    “断肠枪”乌四,被叶清玄断肠!

    更可怕的是,那一剑断肠的招数,便是自己刚才向那个小道士施展的招数,虽然一枪、一剑,兵器不同,但乌四知道,这是相同的一招,跟自己的断肠一招,没有任何的不同!

    虽然他不理解在那瞬间,那个小道士的剑是怎么变得弯曲的,但他知道,自己是死在自己的“断肠一枪”的招数之下的。

    “断肠枪”乌四死了,那只三角独眼却怒睁不闭——死不瞑目!

    林蒙糖被吓破了胆!

    他知道,三人联手都对付不了这个小道士,那剩下的自己,就更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他已心生退意,但绝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逃跑!

    林蒙糖呼喝着,逼迫着同样肝胆俱裂的赤蛟帮好手们上前攻击。

    人多胆气壮!

    四五十名从各处窜过来的赤蛟帮好手,十多名赤蛟帮精锐,连同剩余的赤蛟帮客卿高手,乍着胆子,一起怪嚎着攻向叶清玄。

    他们想着,就算这个小道士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杀死这么多人吧!

    一时之间,叶清玄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全都是递过来的兵器,妄图在瞬间击毙这个剑法超群的小道士。

    叶清玄淡然一笑,左手荡魔拂尘猛地向上飞起,卷住了头顶上桅杆,再一按拂柄上的机关,整个人如同蝙蝠侠一样,长笑声中,咻地一下,急速腾空而起,瞬间脱离了赤蛟帮众人的围攻,落到了船上方的桅杆上。

    众多赤蛟帮好手抬头仰望,纷纷喝骂不停,认为对方是无胆与这么多人交战,但却没人敢独自飞身上桅杆,与那个小道士交手!

    叶清玄这一招却不是逃避,而是为了攻击!

    叶清玄左手拂尘插在身后,右手碧落剑一划,船帆上的缆绳被划断,船帆倏然坠落!

    叶清玄哈哈一笑,身形窜出,左手抓住船帆顶,斜着向外一跃,整个船帆被扯得横起,硕大的船帆兜头罩下,惊叫声中,那群赤蛟帮好手恍如掀开了石头下的蚂蚁,慌不择路地四处奔逃……

    但叶清玄下降速度奇快,半百人数的赤蛟帮好手全部被罩在了船帆之下,这几乎是船甲板上所有赤蛟帮的人员了。

    唯有那林蒙糖原本就站在人后,见机不好,直接纵下双桅船,跳进了江水中逃命……

    叶清玄看在眼里,冷哼一声,却也阻止不及,只好任由其逃走!

    被船帆罩住的赤蛟帮好手们惊慌失措地用武器劈砍着船帆,妄图挣扎出去,逃脱性命,但华族的船帆是用竹竿加强过的“硬篷”,不但弹性极佳,同时还很结实,这数十人慌乱之中,你推我挤之下,竟然没几个人能一下劈开船帆……

    而这个时候,叶清玄早已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噗——

    一道劈开的船帆处,那名赤蛟帮好手看到的不仅是光明,还有一道凌厉的黄芒,直接嵌进了脑袋中,生命倏然逝去……

    同样遭遇的,还有同样数个赤蛟帮好手,甚至包括一名客卿高手!

    叶清玄碧落剑搠在甲板上,双手持着无数枚铜钱,【弹指神通】配合【多罗叶指】的自创招数“仙昙再现”爆发,无数枚铜钱化作黄色的流星火雨,铺天盖地的罩向了船帆下蠕动的人群……

    噗噗噗……

    铜钱洞穿人体的声音不断响起,叶清玄双手化为一朵盛开的昙花,将铜钱如同机枪子弹一样地扫过!

    叶清玄毫无怜悯地向船帆下的人群扫射,不但是有人动弹的地方,就算是不动的地方,也用铜钱梨了两遍……

    惨叫声,在短促而密集的扫射下,迅速中断!

    船帆破烂,底下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鲜血湿透了船帆,洒满了甲板,更顺着缝隙和破开的地方,滴落到了船体的下一层。

    叶清玄看了一眼就要驶到跟前的大江盟舟船,有看了看在舵楼上依然水火交击不停的万国泰和姚亮两人。

    轻轻一笑,叶清玄闲庭信步地走向了舵楼!

    现如今,除了舵楼这里还在进行着生死大战之外,整个双桅船已经是一片寂静了。

    姚亮并非是傻子,四周的诡异情况已经让其感到了不好,数次施展绝技想要脱离万国泰的纠缠,都被对方紧迫的刀势给逼了回来,一时脱身不得。

    汗水已经沁透了衣衫,那不止是与眼前大汉互攻的结果,还有心惊胆战的冷汗!

    姚亮已经把自己最厉害的招数用尽,却还是完全无法逃跑,心中如火如焚,刀法已乱。

    当叶清玄站到舵楼上,抱着肩膀紧盯着姚亮的时候……

    轰,轰轰……

    连着几声穿破木质墙壁的声音传来,如花大和尚、孟源筠和江水寒穿出船舱,跃上舵楼,将姚亮牢牢地围在了中间……

    其中江水寒和孟源筠还搀扶着吓得浑身发抖的小姑娘,正是那被劫掠的李小妹。

    此时小妹双眼通红,紧盯着姚亮不放,仿佛要咬死对方一般。

    李小妹记得,就是眼前这个人,带着一大群人闯到了自己家里,叫嚣着恶心的话语,吩咐手下动手抢人,自己的母亲在眼前被人刺倒,父亲追出屋外,被人杀死,就连拼命保护自己的仲孙良也被另一人出手重伤,亡命逃跑……

    就是眼前这个人,他是这场噩梦的罪魁祸首!

    姚亮心已乱,刀法更乱!

    仓皇地挥舞了几次刀法,万国泰刀法一变,砰然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之下,姚亮手中宝刀被一刀磕飞,火光卷起,将他一头的毛发烧了个精光,惨叫声中,满脸漆黑的姚亮被江水寒上前点倒,一脸骇然地看着制住自己的五名青年!

    “混蛋!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敢碰我一个手指头,我爹就会杀了你quan家……啊——”

    一声惨叫之下,姚亮左手已经变得稀扁——

    一身血浆的如花大和尚,收回了右脚,接着一耸肩膀,向众人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没控制好,我只想踩断他一根手指,没想到却踩烂了他的手掌……”

    众人翻了他一个白眼,什么下手没控制好,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过故意便故意,对付这样的混蛋,下手根本不用留情。

    “现在怎么办?”孟源筠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杀了他——”如花大和尚嚷道。

    叶清玄淡然一笑,却是抬头看了江水寒一眼。

    对付这个家伙,现在要杀他当然是轻而易举,但无疑会直接让大江盟与赤蛟帮开战,凭借现在大江盟的实力,能是赤蛟帮的对手么?

    这个决定,得江水寒来下!

    江水寒反而看了一眼双目喷火的李小妹和神态凄然、紧盯着李小妹的万国泰,表情肃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递到李小妹的手中,柔声数道:“小妹,不要怕,我大哥说了,这小子的性命是你的了……不要怕,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以后的事,有你万大哥和我们众兄弟帮你扛着……”

    李小妹神情惶然,抬头看了江水寒一眼,又转头看向他话里话外不停提点的万大哥,眼中迷茫的神情,变得清晰,朝万国泰感激地一点头,握紧了匕首,转头恶狠狠地看着姚亮,一步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