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5】蛟王之子

    这个和尚好大的力气!

    冷无心刚有此想法的时候,如花左侧的江水寒诡异多变的左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穿过了阻挡在身前的层层人影,直接出现在了冷无心的胸前,宛如为其整理衣襟的情人一般,轻轻一拂,姿态无比潇洒好看,但在冷无心眼中却无异于夺命阎罗,心下极度骇然,却无奈地看着江水寒这轻柔的一拂正中心口!

    江水寒一拂而走,而冷无心噗地一声,七窍喷血,心脏已被江水寒这轻轻一拂完全震碎,尸体原本倏然站立不动,却被如花一脚踢飞,将一名赤蛟帮精锐撞得向后飞去,空中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骨断筋折之声,那名赤蛟帮好手连惨哼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已经毙命……

    轰隆一声!

    两具如同稀泥一样破烂的尸体,一起撞进了船体的中舱,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

    但紧接着同样一声巨响,却是从船舱内发出,一个人影破开船舱顶棚,带着漫天的木屑冲天而起,狂声喝道:“哪个王八蛋敢打扰我的雅兴!”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着精壮的上身,混身上下只穿这一条长裤的三十岁左右壮汉,破开船顶,怒目圆睁,不分敌我,朝着众人破口大骂!

    “少帮主!”

    赤蛟帮众人大喜叫道。

    姚亮!?

    只看这位的身手并非一般好色的二世祖,而绝对是后天境界中的高手,不逊色于叶清玄等人的高手。

    姚亮翻身落在己方人群之前。双目怒火狂炽的看着叶清玄等人。用沾满了鲜血的右手指着叶清玄等人喝道:“一群不要命的混蛋。爷爷我正玩得开心,你们偏来捣乱,害得我兴致大失,你们都得给我添命!”

    万国泰上前一步,怒声问道:“姚亮,你抓来的女孩在哪?”

    “在哪?”姚亮将手上的鲜血抹在了胸前,邪笑着说道:“玩过之后的东西,当然是把她破坏掉了!你不用着急。待会你就见到她了!”

    “混帐!”

    万国泰目眦欲裂,想不到自己一目有缘的李小妹,就这么丧命在一个万恶的小人手里,万国泰心如火焚,悲愤难忍。

    叶清玄等人感同身受,杀气大炽!

    蓦然间,叶清玄突然仰天一阵长笑,同时,他感到心中一丝冰层破碎的声音倏然响起,他知道。自己心中的魔鬼被这个姚亮释放了出来。

    在赤蛟帮众人森然注视的目光之下,他倏又收止了笑容。两眼射出森寒杀机,冷然道:“你叫姚亮!?呵呵,希望姚定盛不只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否则他注定要断子绝孙了。”

    赤蛟帮众人脸色立即大变。

    姚亮双目凶光四射,大声答道:“就凭你!?”伸手接过林蒙糖递过来的宝刀,糅身扑向伫立的叶清玄,同一时刻,赤蛟帮众多高手也协同姚亮凶悍地杀了过来。

    叶清玄森然说道:“杀!一个不留——”

    盛怒之下,叶清玄擎剑就要杀向冲过来的姚亮,但猛然一声暴吼,万国泰倒提着青龙偃月刀从其身边冲了出去,大声喝道:“七弟,这个畜生交给大哥!”

    叶清玄一个愣神,万国泰已经与姚亮交上了手,而那个“排浪掌”庞荣祥已经扑向了自己,无奈下只好与之交战,同时高声向万国泰喝道:“大哥,小心……”

    剑柄倒悬,叶清玄右手食指猛地一弹庞荣祥击来的巨浪一般的掌风,如墙般进击的掌风,立即破了一个大洞,叶清玄如同蛟龙入海,破洞而入,右手剑柄再次前刺,瞬间到了庞荣祥跟前,碧落剑向前一绞,一道旋风一般的凌厉剑锋立即卷向庞荣祥。

    庞荣祥大吃一惊,想不到自己的【排浪掌】绝技竟然让对方一指在罡气形成的气浪上弹出个窟窿,浩瀚的掌风瞬间没了用处,待想要变招之时,对方剑法极快,一道罡气旋风已经到了眼前,原本跟着发出的第二掌,立即变成了防御招数,在身前一挥,一道气墙在身前形成,想要挡住叶清玄的螺旋剑气。

    叶清玄一声冷笑,长剑与庞荣祥的左掌便已接触到了一起。

    只是一个接触,庞荣祥便大感不妥,一股不刚不柔,但却无可抗御的力道,由左掌直贯入手臂的经脉,再往全身经脉扩散,那种感觉,便像是自己足可开碑裂石的一掌,却拍在一枚极为尖锐的钢针上一般,自己的掌力越猛,钢针扎得越深越狠。

    只一个瞬间那道尖锐的剑气便朝着自己的心脉刺去!

    庞荣祥瞬间魂飞魄散,全力守着心脉,往后飞退……

    但他的速度再快,又怎么会快过叶清玄?

    叶清玄的碧落剑一震,剑旋脱剑而出,随着庞荣祥的退势向前直追!

    一声惨叫,庞荣祥的左臂,在众人眼见之中,便好像进入了搅拌机的肉块一样,血肉横飞,瞬间只剩下了一条干净的臂骨,上面的血肉被气旋片得干干净净……

    庞荣祥难忍剧痛,顿时疼晕了过去……

    叶清玄一招重伤庞荣祥,凄厉的惨叫声和眼前的惨象,让赤蛟帮的众人心中顿时都是一凛,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些人绝非普通的大江盟弟子,其实力深不可测,绝对是大江盟最为核心的战力。

    林蒙糖心中大骂,赤蛟帮花费巨资得到的情报中,竟然根本没有这些人的资料,他们仿佛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瞬间便重伤了一名客卿高手,这样的实力,甚至已不在江涛之下,江涛老贼果然够阴险,自己一方,这一次还是太过大意了!

    “一个不够,一齐给我上!”

    一旁与万国泰死斗的姚亮怒声吼道,终于了放弃什么赤蛟帮的面子。想要将这些人全部留在这里。

    “杀!”

    “穿花蝶”林蒙糖。“断肠枪”乌四。那个暗器超绝的美艳妇人,以及七、八名赤蛟帮的精锐帮众,一起呼喝着冲向了叶清玄……

    岂知身旁一个巨大的身影扑来,一声暴喝中,一条燃烧着红色火焰的金色恶龙猛地卷来,赤蛟帮众人骇然回避……

    砰——

    恶龙并未袭向人体,而是猛地钻入船体,厚重的船甲板被凿穿了一个大洞。接着在顷刻间,以钻入点为中心,船甲板爆起金红两色光焰,同时一声怒吼在众人身边爆起:“天翻地覆——”

    轰——

    宛如火山喷发,赤蛟帮精锐们感觉脚下一软的同时,炽烈的罡气冲天而起,瞬间数人沾染了金红色的火焰,在空中烧成了火人!

    只有“穿花蝶”林蒙糖,“断肠枪”乌四和那个使用暗器的美艳妇人,纵身跳起。避开了落入船底的命运,其他赤蛟帮精锐全部落入了船底。那里面是划桨层,足足有上百名赤蛟帮的帮众在那里停留。

    如花大和尚连同这一招攻击范围内的所有赤蛟帮精锐,一同落入了船体的下一层,一个直径五米有余的大洞出现在众人眼前,里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如花大和尚落入船底之后,仿佛恶虎扑进了羊群,大禅杖一挥,便是漫天的血肉横飞……

    船下方凄厉的惨叫声和如花疯狂的大笑声不断传来,同时伴随着不间断的轰隆声,这艘双桅船不停地震颤着,很显然,如花大和尚在船舱内开始了他狂暴的拆船工程……

    有了如花在那里,这艘船便不用想着开动了,若是如花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这艘船还能坚持到大江盟其他的船只赶来,若是如花真的发狂,恐怕用不了多久这艘船就要沉入江底了!

    林蒙糖气得七窍生烟,怒声喝道:“来人,下去,给我杀了他——”

    仗着是姚亮的死党,林蒙糖对同行的其他客卿高手拥有绝对的指挥权,除了那个使用暗器的美艳妇人外,另一名更为年轻、容貌靓丽但面目有些狭长的女子,手持峨眉刺,同另一名使用单刀的高手立即扑进了船舱。

    不过呼吸之间,叮叮当当的一阵交击之后,一阵惨叫声中,那名女子破烂的半截身子便从甲板上的那个破洞内给扇了出来,破布娃娃一样丢在了众人面前。

    赤蛟帮众人一身恶寒,齐声暗道:好个下手无情的恶和尚!

    如花和尚的眼里,只有敌人和朋友,向来不分男女,什么留情不留情,根本不予考虑。出手既无情!

    林蒙糖喉间一梗,再次喊人下去的话怎么也喊不出来,现在这个情况,谁tmd敢下去?

    这个时候,孟源筠和江水寒一同联手冲进了船舱当中,砍杀声立时在整条船上响起,战斗一时极为激烈。

    虽然姚亮说杀了李小妹,不过这种事不亲眼见到,怎么也不能轻下结论。

    “断魂枪”乌四一横长枪,想要冲进船舱,叶清玄剑光袭来,只好一记回马枪,先行与叶清玄交手,放弃了追击江水寒的想法。

    林蒙糖和那个美貌妇人互看一眼,立即携手其上,一起围攻叶清玄,想要集中力量,先解决一人……

    那林蒙糖在三人中武功最为高强,手中长剑犹若游龙,接下了叶清玄大半的攻击,三人联手,将叶清玄围在了中间,全力狠杀;

    叶清玄右手碧落长剑,左手荡魔拂尘,奇功频出,与三名后天知名高手招来招往之下,一时局面形成了胶着之势!

    **********

    姚亮不愧是“九头蛟王”姚定盛的儿子,武功在同龄人当中,绝对算得上是佼楚,其人行为虽然让人不齿,但刀法不俗,招数奇快无比,一刀胜似一刀地攻向万国泰。

    只不过他眼前这个貌不惊人但身材魁梧的青年人,有着比他还要年轻的岁数,但刀法竟然同样不俗,挥舞着沉重的青龙偃月刀,竟然还跟得上自己的【乘风破浪连环刀法】。自己这套橙级的刀法,一刀快似一刀。速度越往后。便越是快速。最后形成一排刀罡,急如迅风,连巨浪都能劈开两半无法合拢。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遇到的这个对手,竟然能够跟得上自己急速的刀法,而且刀身上产生一股一股的热浪,温度随着刀速不停提升,现在每一刀带起的热风都烤的姚亮脸上发烫。刚刚渗出的汗滴立即在脸上干涸,现在整张脸都是被烤干的汗渍,弄得脸上仿佛贴了一层浆糊,干痒难受。

    不出绝招不行了!

    姚亮一声怒吼,身形突然弹到半空中,【乘风破浪连环刀法】的奇功效果展开,刀身带起一道蓝芒,人身向下一个翻滚,刀风带起一股水气,如同巨浪一般扑向万国泰。

    此时的万国泰刀法运用到了极致。一直以来,众兄弟当中都没有一个刀法出众的人物存在。在刀法的研究上,万国泰只能自己分析,自己体会,虽然有【破天刀法】这样的高级秘籍存在,但别人的经验只能借鉴,虽然看得到,但却无法自己体会,也就只停留在了书本表面,没有形成自己的东西。

    但今天万国泰在生死之间,遇到姚亮这个刀法出众、功力相若的好对手,但初期的愤怒过后,万国泰立即进入了无悲无喜的状态,刀来刀往中,往日里想不通的地方藉由对方刀法的运用而豁然开朗,【破天刀法】和【燃木刀法】中阐述的刀道至理迅速由书本理论变成了刀法实践,可以说,万国泰通过这一场刀法大战,他所得到的好处胜过过去几年中的武学经验,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如臂指使,任何招数都在转念之间便轻易使出,毫无滞碍。

    此时姚亮刀势一凝,气功突显,漫天的水浪面前,万国泰的刀法受到气机牵引,也是倏然一变,刀锋上的灼热炽浪猛地燃起冲天火焰,一直没有练成的【燃木刀法】至高境界,至此达成。

    青龙偃月刀上带起冲天的火气,迎头劈上扑面而来的巨浪,当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嘶啦”一声,如同凉水浇在炽铁上的声音响起,一股水蒸气在半空中形成……

    姚亮大骂一声,自己施展奇功之下,竟然没有夺得一丝一毫的优势。

    【水】属性的真气不断在刀锋上形成,而万国泰【火】属性的真气也不遑多让,两人之间,水火无情,蓝色、红色的光芒在船上不停交击,大量雾气一样的水蒸气在船上形成,二人之间再次陷入了缠斗当中。

    **********

    江水寒和孟源筠一路追杀,直入船上的卧室当中。

    在破开数道房门,砍杀了追杀上来的十几名赤蛟帮精锐之后,二人终于在一个船室内发现了一具女子**的尸体。

    女子怒目圆睁,带着满腔的不甘和恨意,下体一片狼藉,显然死前遭受了侵犯。

    孟源筠不忍相看,一甩手将床上的帘布扯了下来,挡住了女孩**的身躯。人虽然死了,但最起码死后也要给她一丝尊严。

    孟源筠猛地一挥棍,将旁边一方檀木书桌劈成了粉碎,双目通红地骂道:“姚亮,tmd的这个畜生,老子一定要一棍一棍敲碎你混身的骨头,让你尝尽痛苦而死……”

    孟源筠返身就要冲出房门,再去厮杀,一回头却发现江水寒又重新过去将女孩尸体上的帘布掀了起来,不由得火冒三丈地吼道:“老八,你tmd的在干什么?”

    江水寒脸色不变,带着一如既往地冷静,又轻轻将掀起的帘布合上,对着怒火冲天的孟源筠淡淡说道:“这个女孩不是李小妹!”

    “什……什么!?”孟源筠当场愕然。

    刚才太过匆忙,见到女子的**,孟源筠下意识地躲开了目光,没有仔细观察,想当然的以为死的是李小妹,没想到却被细致的江水寒发现了真相。

    刚忙回来再次查看,果然不是李小妹的尸体。

    虽然明知道这种心态不合适,但孟源筠还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李小妹虽然没死,不过姚亮这个禽兽还是要被我敲碎身上所有骨头才能死去……”

    仿佛证明自己不是那么世俗一般,孟源筠猛力地挥了挥齐眉棍,不过杀气绝对没有刚才的那么足了,反倒带着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感觉。

    江水寒淡淡地看了孟源筠一眼,淡淡说道:“别轻易向死者发誓,一旦发誓就一定要完成,不然死者的冤魂是会纠缠你的……”

    孟源筠倏然一惊,突然感到一股冷风吹来,吓得一缩脖子,颤声说道:“老八,你狗日的别吓唬我……”

    “信不信由你!”江水寒说完之后,自顾自地走向房门,嘴角轻轻一撇,暗自一笑,此时两名赤蛟帮精锐冲杀了过来,他将对方手里的武器信手一抓,便已抓在了手里,反手一递,刺入兵器主人的胸膛,闲庭信步地走出了房门,同时江水寒特有的冷静声音传了回来:“李小妹没死,就一定还关在船上,六哥你在这一层查看,我向下一层去查看……希望五哥没有杀红眼,否则咱们只能在一堆零碎里翻找大哥的心上人了!”

    孟源筠歪了歪脑袋,嘟囔道:“老八的这【天山折梅手】挺**啊!”接着一缩脖,“下次还是少说话,显得自己这么没人情味,还不如老八那个寒冰脸来的城府深……”

    向外走了两步之后,猛地一停,孟源筠又转而回身,朝着床榻上的少女尸体拜了三拜,双手合什地说道:“这位姑娘请安心,虽然我与你非亲非故,但你的仇哥哥我也一定替你报了,说打碎姚亮的骨头,就绝不会食言……愿你摆脱人世苦楚,早登极乐!呃,哥哥我和尚也认识,道士也认识,一会一定让他们过来给你超度超度……你,你可千万不要来纠缠我……”

    说完此话,孟源筠咻地一下,窜出了房间,重新进入了船舱中,四处厮杀查看起来……(未完待续。。)

    ps:元宵佳节了!放了炮仗,看了灯,等会一碗元宵,这节就算是齐了……

    祝诸位元宵节快乐!新的一年顺利,发大财!</d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