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2】突逢意外

    仲孙良突然现身问着李小妹,那李小妹一见到船上的竟然是仲孙良,不由得先是一喜,但听到问及娘亲,便即神色一黯,凄然答道:“良叔,我娘病了。昨晚乘娘睡着,捉了这点螃蟹,隔了一夜,膏肥都有些亏欠了。中午卖了两回,没卖成。今日正看到你们的船走过,想不到竟然是盟里迎接良叔的船,当真是好运气。不知这船上除了良叔可有其他客人,良叔帮着劝下坐船侠士老爷,随便给多少,迁就点吃,都买了吧,我还要给娘亲抓药呢,放到明天也不好卖了。”

    九月正是鱼虾肥的时候,上好的河蟹膏满肉肥,正是当时,虽然隔了一夜,但并没有亏欠多少,一样的鲜活肥美。

    仲孙良哈哈一笑,说道:“哪里用得着问候船上的贵客,良叔这里就帮着都买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直接说道:“把蟹都留下吧,赶紧拿着银子去给你娘买药……”说完就要把银子硬塞给那李小妹。

    随知那李小妹脸上一红,接着硬着摇着头说道:“不要,不要。之前已经多得良叔照应,亏欠了许多银两了,怎么可以还占良叔的便宜。良叔若要帮着通传一下,也就通传,若是硬要买蟹,小妹这螃蟹还不敢卖予良叔了呢……”

    话一说完,那小姑娘就要扯开搭钩,离船而去了。

    仲孙良赶忙笑着阻止,正要往后艄去寻万国泰等人商量。便听得船艄处少盟主江水寒说道:“良叔请这位姑娘上船来吧,我买她蟹!”

    仲孙良连忙应声,又转回来低声向下说道:“小妹,你运道来了。咱们少盟主就在船上。同行的都是他的结义兄弟,不但年少有为,而且都是仗义之人。把你船勾往后艄,省得碰坏了。快些上来,把你母女苦情对人说一说,非但做笔好生意,说不定这老爷大大一发慈心,还须周济你呢!”

    小姑娘闻言,略微迟疑才答道:“谢谢你帮忙。”

    说罢,从船洞里寻出一对草鞋。套在脚上。双手持桨微一拨弄便往船后划去。重新将船钩挂妥当。

    万国泰众兄弟刚刚回身坐定,话没说上几句,那小姑娘已从后艄上船。随着大江盟的弟子走上后舱,手中提着两个蔑篓,望着一船的年轻侠士,稍稍有些拘谨,做了个福礼,各叫了声“万福”“金安”之类的吉祥话。

    江水寒过来便命大江盟的弟子把蟹篓先拿往后面,叫那小姑娘坐下说话。小姑娘谢道:“少盟主在此,我哪敢坐?我还要赶早回去服侍我娘吃药呢。”

    这一对面,众人越觉这个小姑娘丽质天生,不同凡响。都想不到这等贫苦人家还能有如此靓丽的水乡女儿,纷纷惋惜,同时看着万国泰的模样,都知道他心中有意,也就都极想撮合二人。

    众人一番眼色,江水寒闻言答道:“难得小妹如此孝心。我等因见你小小年纪,独驾小舟出没波涛,又有老母生病,甚是可怜,意欲和你谈上片时,帮你一点小忙,再叫人送你回去看看你娘,或者还能代你想个法儿,打个长久主意。你如此心急回去,想必你娘病重。这里有两百两银子,一些算是买蟹的钱,一些算是大江盟照顾自家人的帮衬。你既然与良叔相识,我便让良叔护送你回去,同时让良叔给你家请好大夫,令堂的病产生的一应花销都有盟里来出……我知你性格倔强不愿受人恩惠,但看好令堂的病是大事,你不要任性。如有什么为难之处,也不妨跟良叔实话实说,我们定帮你忙的。”

    一句话,说的小丫头眼泪汪汪,紧抿着嘴到了个万福权作感谢。

    孟源筠等人见江水寒没有问及人家家中情况,尤其没有问是否婚配之类的话题,都急的抓耳挠腮,偏偏江水寒说完此话,便一挥手,那小姑娘立即在大江盟弟子的带领下,退了回去。

    孟源筠见人退下,不由得大急说道:“我说老八,你怎么光顾着抖愣你少盟主的威风,却把大哥的事情抛之脑后,不予理睬了呢?”

    万国泰臊得不知言语。

    江水寒笑而不答,却是叶清玄说道:“咱们这里这么多男子,怎好意思问一个女儿家的亲事?这里不有良叔在么,具体情况良叔知晓,此番再麻烦良叔一声,去女孩的家中跟其家人详细聊聊,把这一番心意说上一说,若是女孩家人觉得不错,女孩也不反对,咱们找个媒人,该下聘礼下聘礼,该定亲事就定亲事……”

    农家结婚,向来简单,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搞定了这些再加上女孩不是那么反对,基本这婚事就成了。

    万国泰心中欣喜,但转念一想,自己这辈子就是醉心武道,虽然遇到了喜欢的姑娘,但绝不可因此事而荒废自己的前途,于是连忙摇手阻止道:“不不不,诸位兄弟切莫如此……我这辈子还要跟各位兄弟行侠江湖,岂能因为儿女私情就停止习武!”

    众人一听,不由得大乐。

    叶清玄笑道:“大哥,就算你有了家室,也不会耽误你习武行侠啊。要知道这世上只有后天状态下的高手生儿育女的几率才会大增,一旦步入先天,精气内敛,再想要生孩子可就难上加难了。你不见有些先天高手都是百十来岁才有了那么一儿半女么?所以你现在有这机会,不妨娶妻生子,万家有了后代,你也好专心武事,随我们行侠天下啊……”

    万国泰一听也是如此,心中惊喜,作声不得。

    众人一起起哄道:“如此这般,就交给良叔了,咱们静候佳音……”

    仲孙良领了命令。也是笑吟吟地追着李小妹出了船舱,自去办这些意外之喜。

    其他兄弟得了这么大的喜事,自也都是一路嬉笑连连,直接奔赴了大江盟总坛。

    大江盟的总坛便在滚龙江南岸的翠桐山。山麓下一个宽阔的港口,

    大江盟的总坛聚义堂,建于翠桐山的半山腰处,形势险峻,易守难攻。

    接近三万的帮众,数十万的家眷,聚居在沿岸一带的低地,热闹升平。赌场、妓院与酒楼林立,贩商云集,胜比繁华的大都会。又俨如割地称王。

    当年大江盟的总坛不过是翠桐山下的一处小渔村。两千不到的渔民靠着打渔为生。后来渔源稀少,人口繁多,大部分的渔民就自己组织着去桐庐城的港口当挑夫。后来因为各个同样势力的渔村也有挑夫抢生意,便各自抱团,成立了早期的帮派,每天械斗不断。

    后来随着江水寒的父亲江涛出世,凭着早年习得的武艺,带着自乡的渔民硬生生地打服了数股码头势力,确立了霸主的身份,之后展现一定手腕,将得到手里的活计分摊给其他的势力,共同发展。由此江涛不但得到手下的拥护。也让那些不同势力完全心服口服,江涛趁热打铁,直接成立大江盟,注册正式帮派,成了一方帮派势力。

    不过这大江盟初期因为都是渔民的根基,所以武力薄弱,一向是当地其他帮派欺压的对象。

    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钱也能促进了一个地区的兴旺和发展。

    随着熟蛮生意带来的巨额利润,不但大江盟势力暴涨,便是原本的翠桐山下的小渔村也变得极度兴旺。江涛其人不亏是江水寒的父亲,头脑极其聪明,几年间南征北讨之下,已经把桐庐城一带完全收归势力之下,其影响力借着滚龙江东西的交通,尤其是可以连通大江直入大海的优势,生意做得几乎遍及中原。贩运熟蛮特产,又从事各种买卖,坐地分肥,一般帮众都家产丰厚,遑论头目级以上人物。

    得知少盟主回来,大江盟上下俱都是一派张灯结彩的庆贺模样。

    江涛带着孟大海等原靖南城军官体系的旧识,率着十多名大江盟新旧招揽的高手们,迎风立在翠桐山下最大的码头上,神色凝重地看着的单桅双层客船缓缓接近。

    此时刚到下午四时,江面上碧波荡漾,所有大江盟的船只都远远地停泊到其他码头,只有这里的码头专门为少盟主的归来而张开怀抱。

    “隆隆”声中,客船泊岸。

    一道木梯由甲板上伸下来,搁在码头的地板上。

    当下自有大江盟的弟子走上去为客船拖缆绑索。

    一阵爽朗的笑声中,数个迥异有别、但气质尽皆不凡的青年俊杰从船上走了下来。

    当江水寒修长挺直的身形,俊秀如同女儿的面容,从容步下大梯的时候,码头上站满的人群同时齐声欢呼,欢迎大江盟的少盟主回归。

    江涛郎笑声中,快步迎上,江水寒不敢失了礼节,上前跪倒道:“儿子远出归来,累父亲大人久候了。”

    江涛满意地点了点头,扶起江水寒说道:“我儿不必如此,为父见你回来,高兴的很呢……”

    接着转身朝着叶清玄等众人拱手为礼道:“哈哈哈,听闻几位小兄弟到来,江某略备薄酒以资款待,还请赏脸啊!”

    众人连忙躬身为礼,尽到晚辈的礼数。

    江涛大笑着挨个亲热地拍了拍肩膀,看到雄壮了如花更是惊讶地呼喝了几声,以示其之雄壮,再见到一身道袍的叶清玄之时,立即双眼放光,一派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江水寒是他的独生爱子,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天生残疾,没想到拜了这个义兄便运势逆转,不但儿子的命运逆转,还未见其人,整个大江盟的命运都跟着逆转,甚至可以这么说,要是没有叶清玄,就没有大江盟的今天,没有他儿子江水寒的今天,更没有他江涛的今天。

    面对如此恩人,江涛怎能不极尽礼遇。

    岸上大江盟弟子左右站了两排,由码头伸展而去,穿过林立的房舍。蜿蜓往半山腰处聚义堂的一条长路。

    这些大江盟弟子都是二十左右岁的棒小伙子,一个个腆胸迭肚地站得笔直,手中持着彩旗,颇有军队中纪律严明的风范。同时气血精足,叶清玄只是用耳朵一个倾听,从其气血流动的方式便知道这些年轻弟子都是习练得【华山心法】,不少人都是筑基有成,潜力非凡。

    一个帮派的普通弟子能够有如此程度的内功已经算是不俗了,名门大派的弟子虽多,但按照比率来说,也不见得有大江盟的弟子内功底子扎实,更没有如此朝气蓬勃的气势。

    叶清玄等人不由得叫了一声好,有了这些弟子作为根基。顶多二十年后。大江盟的江湖地位和整体实力就能获得再次的飞跃。甚至未来有实力步入更高的门派等级。

    江涛一边领路,一边笑道:“几位小兄弟看看我大江盟发展的如何?这些弟子都是靠着叶小弟的功法培训出来的新一代弟子,若是再有十年。定能从其中崛起一两个真正的高手出来……”

    叶清玄连忙谦虚说道:“江叔叔谬赞了,这都要靠孟大哥等几位大哥的教导,才能有如此雄壮的弟子的。”

    孟大海一扑棱大胡子,拍了拍后腰的大板斧,嘎嘎怪笑道:“叶老弟别给我脸上贴金,老江向来不说虚话,夸你的就是你的本事,你拐得我也没有用处!”

    江涛笑道:“这里怎么会没有孟大胡子的功劳,只是他嫌我夸得烦得慌,不如直接他娘的请他喝两坛子酒来的实在!”

    众人仰头大笑。

    叶清玄暗自点头。看来江涛果然有手腕,孟大海直心肠,笼络好了孟大海,跟他一起来的几个军官弟兄,也变得对大江盟死心塌地了。

    众人一路直上聚义堂,通过简短聊天,叶清玄方才知道,江涛对他们极尽优待,这孟大海到了这里没多久,就被江涛撮合了一段姻缘,现在儿子都会一岁半了,孟大海欢喜得不得了。见到这江涛为人不错,这大江盟是个可以依托的地方,其他的几个军官也是如此,在这一方安家落户,银子赚得钵满盘溢,日子也过得逍遥自在,甚至想要在武道上有所突破,也有更好的出路,每天都是开心的不得了。

    众人进了聚义堂,早有酒菜准备妥当,众人在此饮酒为乐,叶清玄等兄弟与江涛和一干手下闲聊,孟大海和如花在那里大肆拼酒,杯子、海碗早已丢在一边,直接捧着酒坛子在那里猛灌。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华灯初上。

    正在这酒酣耳热的兴头上,突然一个大江盟的弟子,胸前还有不少血污,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直奔江涛。

    “怎么回事?”

    这名弟子一进屋,便引起了江涛的注意,还未等他到了跟前,便连忙站起身来问道:“身上血污哪里来的,可是有盟众兄弟受伤?”

    那名弟子连忙答道:“启禀盟主,是护卫头领仲孙良!他突然身受重伤地出现在街上,弟子等人正在巡逻,他一见到弟子等人便要找少盟主,然后就倒地昏迷不醒了。弟子担心事情紧急,便率先跑回来报告……”

    “什么?人在哪?”

    呼——

    人声未落,几条人影已经落在了那名弟子的身旁。

    一听到是仲孙良受伤,叶清玄等人马上就坐不住了,良叔可是为了大哥万国泰的事去的那个小姑娘家,在大江盟的势力范围内,怎么可能出这么大的事?

    “正在赶来的路上,已经有弟子去请医生了……”

    “三哥……”叶清玄喊道。

    “知道!”段散石腾身而去。

    江涛追问:“你们知道是在哪里出的事么?”

    那名大江盟弟子告诉了发现仲孙良的位置。

    叶清玄等弟兄呼地一下早已飞了出去,江水寒的声音传来道:“我们沿着血迹去找……”

    事不宜迟,凶手可能还在翠桐山。

    江涛紧急下令道:“大海,下令封锁翠桐山,tmd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在我翠桐山伤人,我要抓住这个王八蛋,给他报仇!”

    孟大海也是双目通红,领命出去,大声呼喝着大江盟弟子,将码头和翠桐山村的各个寨门全都封闭起来,哨岗三哨,村寨宵禁。

    万国泰、叶清玄、如花、孟源筠、江水寒兄弟五人狂运内力在已经漆黑的夜里疾行。

    几人出了大殿,在江水寒的带领下,不一会就到了那处发现仲孙良的街口。

    现在孟源筠和叶清玄在前方引路,这两个人一个靠着眼睛,一个靠着鼻子,沿着仲孙良的留下的血腥味疾速前行,一路穿过数个小巷,便到了一处农家。

    此时农家的门口已经是有不少的邻居在此围观,几个人一到这里,便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几个人冲进院子一看,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倒在了血泊当中,已经没有了呼吸,再到里屋一看,一个中年妇人正捂着腹部的伤口,嘴里不停地吐着血沫子。

    叶清玄一挥手,江水寒上前便度过去一道真气,【天长地久长春不老功】的【生】属性真气立时暂时维持住了中年妇人的生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