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1】舟行荆南

    整个九月份,昆吾都在招收弟子。

    直接拜入昆吾派,成为外门弟子的人数超过了一千人,而昆吾学院招收的有师门在身的学员,也有将近两千人。

    昆吾派上上下下的凡是“造化境”以上的弟子们,都忙得焦头烂额。

    昆吾山和山下五十里外的昆吾山城,此时变成了一大片的工地,即便是新加入门派的弟子,也被发动起来,每日下午帮工,而在上午和晚上习武,按照鲁伯通的工程计划,在人员满工和财力充足的情况下,最起码也需要八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把昆吾山和山城的主要建筑建造完成,所以在这段时间内,这里都将处于一片忙碌的景象之内。

    昆吾山最重要的建筑是紫霄大殿,而昆吾山城最主要的建筑是昆吾学院和城墙。

    借助昆吾派的重启,昆吾派原属于青云观时期的弟子们的亲眷,也都搬入了建造中的昆吾山城中,鲁伯通按照叶清玄的提议,将规划好的山城图纸公布,民居区域的地块率先出售,马云勇和郑云彪两家第一批买下了大批的宅基地,两座豪宅在昆吾山城破土动工,带动了其他富户的入驻。

    郑家原本受尽长空照剑门的欺压,家势中落,但这次搬迁,郑有财老爷子却是下定了决心,变卖所有家产、田产,一家人全部迁来,在这里大肆购买土地,建造商铺,郑云彪的两个哥哥郑龙和郑虎拜入了昆吾学院,刚满十二岁小妹郑艳艳则拜入了昆吾派。靠着原有的老底子。郑家迅速在昆吾山城站稳脚跟。依靠为劳作的工人提供膳食。从昆吾派手里挣下了第一笔银子。

    郑家来了昆吾山城,一向跟郑有财对着干的马家又怎么会落后。尤其是儿子马云勇那功夫练得出类拔萃,两个哥哥一起上手,连马云勇一条胳膊都搬不动,就冲着这一点,马大善人带着全家,也是变卖了所有家产,重新到了这里来置业。

    再之后。钱云重家里的酒楼,胡云铮家里的当铺和钱庄,远山镖局的总部,大江盟的商铺……短短时间内,靠着昆吾派弟子自身的关系,就把昆吾山上下的基本商业架构给搭建了起来。

    这些父母们都不是傻子,只是昆吾派当年的影响力,再加上此时与朝廷和名门大派的关系,最重要的是自己孩子回家之时展露出来的精深武功……这些东西都是让这些家庭能够下定决心跟着青云观一同到昆吾山来发展,就冲着昆吾派展露出来的潜力。他们相信自己的这一步绝对是正确的。

    而之后随着四海阁在昆吾山城买下最大的一处地皮,建筑几乎算得上是九州地面上最大的楼宇群。则更是证明了昆吾山城的发展潜力。

    随着鲁伯通下令在昆吾山城中建筑了最大的一座珍惜材料交易市场,并修通了从昆吾山城到昆吾后山的笔直大道,在昆吾的后山,有一条长达百里的峡谷,直接到达十万大山,极为方便。

    随着昆吾山的重建,十万大山这一座巨大的自然宝库,几乎可以说是重新成为了华族武者们探险猎奇的宝地了。

    不过此时,这一切都跟叶清玄毫无关系。

    此时的叶清玄正跟几个结义兄弟徜徉在荆州山水如画的天地之间。

    **********

    九月湘水绿如蓝。

    万国泰、段散石、孟源筠、如花、江水寒和叶清玄,兄弟六人数日前便赶到了云霞县城北面的临溪渡口,早有一条大江盟的中型客船在此相候,船上由几名大江盟的弟子行船,仲孙良和伍浩二人随侍江水寒左右,离家将近三年光景,此时二人随同少盟主一同回转大江盟。

    一路顺流向东而去,五日时间便已除了云州,进入了荆州地界。

    兄弟几人每日勤练内功,闲时饮酒取乐,好不逍遥。

    这一晚,兄弟几人一场大醉,各自回到房间呼呼大睡。

    这一觉,叶清玄直睡到次日十时方止。

    温柔的阳光透过船窗,照在脸上,既暖且痒,叶清玄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伸着懒腰,爬了起来。

    掀开门帘,一股清新水气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爽。

    待到得船边,手扶阑杆,舒目一望,只见江水滔滔,清波一碧,两岸青山绵绵,黛色如染,山光水色映射到船上,映得人眉宇间一片翠碧。目游佳景,甚是赏心悦目。

    这一晚足睡之后,精气神说不出的充足。

    走到船尾,数张八仙桌布置于此,见到万国泰早已起床多时,独自一人坐于桌边,四顾环看,向不离身的青龙偃月刀就用手驻在身边。

    为了将这把大刀运练到极致,便要拥有劲力雄浑而又悠长的气力,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这位大哥除了练刀以外,开始练习疯狂修炼【龙象般若功】,有天赋者短期可成,但这位大哥光是第一重功法,便足足练了数月的时间,叶清玄耗费不少丹药,方才让他成功完成第一重功法。但也正因为下得功夫足够,所以万国泰得到了完美的五千斤气力,比起当年的云柱和马云勇还要强上一筹,而本人除了身材更加凝实之外,个头还窜出了一截,不过二十二岁不到的年纪,又长高了数公分,成了一个足有一米八八的大块头,在众人当中,只比如花两米左右的身高差上半个脑袋,下颌也蓄上了短须,整个人的气质开始内敛,变得如同千百年风吹雨打的岩石一般,沉默而厚重。

    众兄弟当中,只有万国泰出身最为平凡,功力最为薄弱,武技最为普通,但经过初期的惶恐和不安之后,万国泰没有因此而变得自卑,相反。他豁达的心胸却让他变得更加沉稳而有威严。经过多年习武。随着内力的精深。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就恍如他手中那把未开刃的青龙偃月刀一般,沉实、厚重、大巧不工,但却可以开山劈石、威力无匹。

    “哈哈,大哥起得好早啊。”

    万国泰回身笑道:“呵呵,七弟,你大哥我可是庄稼人,看天起睡。天一亮便睡不着了,闲着无事,出来透透气……”

    叶清玄挨着万国泰坐下,早有大江盟弟子将当地特产的清茶,用江水泡上一壶,佐以两碟茶干瓜子、细巧的糖食,摆放在船尾的船篷之下。

    这时船篷上方垂下来一条小腿,肆意地在半空中晃荡着,孟源筠懒洋洋的声音说道:“起得早的可不止大哥一人哦,我看到段老三在船舱里不知道鼓捣什么东西。老八在船侧钓鱼,现在恐怕只有如花那个夯货还在酣睡……”

    万国泰和叶清玄一阵轻笑。叶清玄问道:“六哥不下来喝杯清茶,何故在上面受风?”

    孟源筠舒服地说道:“你不懂,你不懂,这太阳把船篷晒得暖洋洋的,躺在上面舒服极了,我劝你们也上来一起晒晒太阳方是正经……”

    “免了,免了,上边可承受不住你大哥我的青龙偃月刀……”万国泰笑道。

    清风吹篷,茶香泛匝,轻舟一叶,容与中流。

    耳听江水涛涛,柔橹荡荡,分外悠然。江水两岸,若有平缓之处,透过绦绦柳枝,常有人家隐现其间,鸡鸣犬吠之声,不时越过树丛,飘落云外,若相应和,俞发令人意远心逸,神志潇然。

    叶清玄前世之时,倒也经常旅游,大江南北的走过几遭,但所去之地,往往都是人头涌涌、来去匆匆,每到一地,便是挤来挤去、苦不堪言,若能寻个空处,连忙拍张照片,之后立刻逃离,何曾如此轻松惬意过。

    又是两日光景过去,客船到了荆中平原之后又沿着运河一路向南,进入了滚龙江,不久便进入了大江盟的势力范围。

    大江盟的总坛就设在滚龙江翠桐山下,距离桐庐城不足百里。

    进入了滚龙江,江水滔滔,帆饱舟轻,顺流而下,舟行一时甚为迅速,不觉间已到了桐庐城附近。推篷凝望,翠桐山已横在南岸,临江耸秀,索紫回青。山麓下面,是岸阔江深,波平似镜。晴日光中,望向前面,风帆点点,直向天边。时见渔村蟹舍,三三两两,参差列于两岸之间。

    三五渔人,据岸扳暨,临流垂钓。

    再看江边,那渔船一字排着,约有**十只,都缆系在了岸边的绿杨树下。

    船上渔人,难得一日清闲,俱都散散慢慢地靠着树根聊天,有斜枕着船梢睡觉,有在船头上结网,也有在水里洗浴,还有几股渔民围坐在一起或是下棋,或是抓着一把石子猜单双赌博的……

    经过桐庐城码头,江面开阔,各式商船不下百艘,挂着各个商号的旗帜,仔细一打量,便有中州、荆州、扬州、甚至还有北地燕州的商号,可见此地商业贸易极为兴盛,码头抬装货物的工人数千人,极为热闹。

    孟源筠笑眯眯地看着这一派热闹的景象,吹了一声口哨,开玩笑地说道:“嘿呀乖乖,老八,这一片水域应该都是你们大江盟的产业吧?我记得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壮观的景象,这几年来的发展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江水寒淡淡一笑,对着几位兄弟说道:“大江盟这几年的确是大有发展,主要是因为七哥……”

    “因为我?”叶清玄有点糊涂地说道。

    江水寒笑道:“是啊七哥。你忘了荆南南方的熟蛮了么?”

    “木哲!?木大哥?”叶清玄立即想起那个为了给自己出头,废了一只左手的蛮族头领。

    “就是他——”江水寒点头说道:“木大哥回到山寨之后,将熟蛮所有的特产全部交给了我大江盟代为销售。大家也知道,华族的商人平日里对这些熟蛮人的货物极力压价,到了中原,却卖出天文数字,别的不说,就是一些贵重木料的交易。一年就上亿钱。也就是百万两的白银。而熟蛮的部落,其实连其中的十分之一都不能得到。

    而自从熟蛮跟我们大江盟合作之后,这笔钱确实原文不动地得到,我们大江盟只是将这些货物在这里转手一卖,平白便能获得巨利,大江盟与熟蛮部落两厢得利,何乐而不为呢?

    不但如此,这些年来。大江盟势力疯涨,已经将桐庐城纳入了势力范围,大江盟已经不止是承担漕运,这城里的商铺、客栈、酒家、当铺等等商业设施,已经有八成左右都是我大江盟的产业了。”

    众人听得是哗然惊诧,纷纷为江水寒祝贺。

    叶清玄也笑眯眯地点头,即为大江盟的发展叫好,同时也劝慰道:“家叔果然是一代人杰,看他短短几年内就将大江盟发展到如此地步,便知道他心里有着一杆尺……不过八弟仍要时刻提醒令尊。小心有人觊觎大江盟的财富,而使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七哥放心。家父小心谨慎惯了,头些日子的书信里,还说道担心有人会对大江盟不利,好在除了留在昆吾山的五百弟子之后,几年前又重新培养了一批两千人的弟子,也都有了根基,高级高手当中,孟大海现在已经是大江盟的总护法,他的几个弟兄也都是大江盟的骨干,家父也在这几年网络了一批江湖上的高手,虽然没有什么先天强者,但看家护院还是做得到的……”

    呵呵呵……

    众人爽朗的笑声中,桐庐城已经流过……

    再过半个时辰,也便到了大江盟的总坛所在地翠桐山了。

    窗外山容水色,尽态极妍,宛然一幅富春江长图卷于,端的风物清丽,美妙绝伦。

    此时接近晌午,众人一起在船后饮酒谈笑,大声说笑这如此山水果然让人不虚此行。

    至于其中的万国泰,更是山野村夫一名,家乡一马平川,虽然也是有山有水,但山不奇,水不阔,哪有如此俊秀的山水风景。他坐在船边的位置,随着众兄弟饮酒作乐,眼中却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如诗如画的山水风情之中,嘴中不时啧啧称奇,目不暇接,乐不可支。

    万国泰正观赏得有趣头上,忽听船右侧打桨之声,转向右面船窗一看,点点大一只小船,船头上放着两个蔑篓,后半舱坐着一个小姑娘,双手起落不停,身子一仰一合,打桨如飞,在广阔的江面上,疾如箭射,急驶而来。

    那小船又轻又快,眨眨眼的工夫,已驶到众人的客船旁边,眼看撞上,万国泰刚喊得一个“唉”字,小姑娘倏地把左桨朝前反手一推,同时右手向后一划,双桨便横成了个“一”字。浪花卷处,那小舟立即轻巧巧横了过来,紧贴船边,顺流并进,一点没挨碰上。

    竟是在水面上来了个舟船版的漂移……

    小姑娘更有主意,紧跟着放了左手的桨,由船内拾起一只上带铁链的搭钩,向大船舷上抛去,“咔”的一声微响,便即勾住,随用左手的桨支住大船边壁,于是借带同行,连一点力都不消费了,转眼停当,这才娇声脆喝道:“卖蟹啦,卖蟹!船上的客官,可有人买蟹么?新鲜上好的大活螃蟹啊……”

    众人闻声大奇,转眼看时只见那小姑娘年约十六七岁,穿一身灰布短袄,裤腿卷齐膝盖,露出一双细圆有力的粉腿,白足如霜,只嫩指尖上微沾了一点湿泥痕迹,腰系一条蓝布带子,两手略红,想是常常做粗活之故,身材甚是苗条,舟中只她一人和两篓螃蟹、几根草索,别无长物。

    万国泰心中暗讶:此女小小年纪,孤身掉舟,于大江之上穿波戏水,举重若轻,身子灵活,动作熟练,宛如儿戏一般,却也少见。

    万国泰想到此处不禁又去谛视。

    正赶上小姑娘做完手脚,抬起头来,两下一照面,不由大为惊异。

    原来那小姑娘虽是雾鬓风鬟,荆钗布衣,却生就一张白生生的清秀脸蛋儿,一双秀目黑白分明,澄如秋水,耳鼻眉口,五官端正,面似琼妆玉砌,发如青山遥横,嘴若红樱欲破,真个是容光照人,秀骨天生。

    万国泰二十出头的年纪,随在叶清玄等人身边许久,梅吟雪、姜斐然、姮素雅一般的天下绝色也见过数个,但从未有如此动心的感觉,想不到这荒江渔舍中丽人,却让万国泰心中怦然心动,一时不由得大为着迷。

    那小姑娘看见他是一个面目老实但双眼神气十足的青年男子,死命地看着自己,不禁把脸一红,垂下头去,低声说道:“这位大侠老爷可要买点大活螃蟹?”

    玉颊春生,己增妩媚;珠喉款吐,更显娇柔。

    小姑娘娇声娇气地问着万国泰,却见万国泰如同走火入魔一般,未曾答话,众人一见万国泰的神色,不由得一愣,接着同时噗笑出声,倒还把惊讶中的万国泰惊醒,臊了个满脸通红,转回船内也不是,看向船外也不是,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自是调笑万国泰,却也不好冷落了外面等待答话的小姑娘,叶清玄正待答语,船艄上的仲孙良却已走过来,惊讶道:“咦?这不是李小妹么,你的娘呢?怎今天一个人出来,这些日生意好么?”

    想不到这个小姑娘还是仲孙良的旧识,这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众兄弟左右相视,立时眼中饱含了笑意。(未完待续。。)

    ps:第四卷了,宸歌的第一本书进入了**阶段。

    我知道关于本书有许多许多的毛病和不足,但宸歌也随着本书的撰写而一点一点地总结和改正自己的毛病和不足,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宸歌的写作。

    这本书毕竟是宸歌的第一本书,虽然选择的题材是最难出头的,但宸歌以此作为学习和提高的奠基石还是算得上是有所得的。

    至于说宸歌的这本书挣钱了……嘿嘿,就别开玩笑了,等本书入了精品,或许才会有能维持正常生活的来源了吧!

    还是下一本书再说成神和超越某某大神的事吧……</d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