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294】来者不善

    想不到青云观竟然得到了朝廷的承认,合理合法地继承昆吾山的正统地位,此时再以青云观窃据昆吾山为理由闹事,就是公然跟朝廷作对了。

    这些扰乱典礼的江湖人士一时没了主意,进退失据,乱了分寸,这时候藏在他们身后的主使者自然无法作壁上观了。

    一个懒洋洋带着让人讨厌腔调的声音响起:“呦,这位道长说得可真吓人,这些人不过是苦主上门,于情于理也没有拿剑驱赶的道理吧?亏你们还是出家人,还自称是昆吾派子弟,可当年的昆吾派哪有这样针对我们云州百姓的道理?真是让人心寒啊……”

    陆清正闻言哈哈一笑,朗声说道:“这位兄台此言差矣!昆吾派对待客人,向来礼数有加,即便是跟我昆吾意见相左的人,也都是以礼相待。但礼数总有用尽之时,若是来人始终不依不饶,哼哼,那他就不是我昆吾的朋友,而是敌人,对待敌人,道理是讲不通的,要讲的,只有我们手中的剑和拳头……”

    四周围观武者纷纷出声称是。都是在江湖上用拳头说话的主儿,都知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应尽的礼数尽到之后,若还是无法讲和,自然就是用拳头说话的时候了。

    人群中之前出声的人物一声冷哼,没有反驳。

    陆清正四顾一番,继续沉声说道:“昆吾山自从被魔门‘紫巾盗’占据,其所获银钱,大部皆已供给魔门,其余业已花销殆尽,我等重夺山门之时。库中所余银两不足三千,此事自有众多协助夺山的英雄作证!至于尔等所谓苦主,先不论你们的真假,若要讨要贼赃,请自去找魔门索要。却与我昆吾何干?

    此番重夺昆吾山,乃是我昆吾派余脉百年积蓄的实力和天下间有志之士的大力帮助方才成事。诸位饱受紫巾盗涂毒的苦主们,见到了我等剿灭了紫巾盗,替你们报了仇怨,连个‘谢’字都欠奉,这也就罢了。可惜诸位既不把我们恩主。反倒把我们当成是了债主,诸位不敢向紫巾盗讨债,反而敢向我们讨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

    陆清正话音未落,四周武者都已是议论纷纷,点头支持。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对堵在大殿门口的数百讨债人大声起哄,那二百多人立时又是再次慌乱,已经开始有人向外退去。

    便在此时,人群中一声大喝,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却是一个年过四旬的大汉,长得粗野异常。身躯结实遒健,满头的乱发,左脸颊有一道蜈蚣一样的伤疤,更增添来人几分剽悍气势。

    这大汉一上场,众多讨债者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原本躁动的情绪立即平复,原本有些慌乱的神色立即又换回了开始时的不屑。

    大汉一声暴吼,朝着陆清正等人喝道:“呸,一群臭牛鼻子在这里花言巧语,不过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在这里恃强凌弱、欺负苦主罢了!某家莽牛山牛大魁。看不过去眼,要向昆吾山的高人们讨教讨教……”

    四周围观武者当中绝大多数也都是云州的武者,此时一听来人通报姓名,俱都是哗然出声。

    这牛大魁名字粗鄙,仿佛像个农夫。但其人却是在云州武林极其有名,当年奇遇得到了一套武学,包含内功心法、炼体术和拳法,牛大魁也不管其来历,直接改名为【莽牛劲】和【狂牛拳法】,威力十足,三十岁前到处踢馆,下手极狠,与其交手之人大都被其折断四肢而终生残疾,四十岁的时候在家乡莽牛山创立牛家教场,也是远近闻名的武馆,靠着收徒传授武学最终形成了一个地方上的豪强势力,同时也是一个在云州小有名气的小门派。

    牛大魁的门派不出名,但其人却因为早年的心狠手辣而颇有名气,故而在报上名号的时候引来了云州当地武者的惊呼之声。

    陆清正和封清岩眉头一皱,想不通什么时候得罪过这路人士,竟然被其打上门来,知名挑战。

    果然道理说不通的时候,就是动拳头的时候了。

    看来对方是卯定主意要在今日的典礼上大闹一番了,就算阻止不了青云观入主昆吾山,也要在这个时候在群雄面前让己方难看。

    陆清正脸色变得冰冷,沉声说道:“哼,既然这位牛兄一定要在我昆吾典礼上捣乱,我昆吾又岂会怕你?云柱何在?”

    “弟子在——”站立在陆清正身后的几名弟子中,便有随侍而出的云柱。

    “上去领教一下这位牛兄的绝学……”

    “弟子遵命!”

    既然对方是以炼体术称雄一方的豪杰,不妨就让众弟子中炼体术最强的云柱来较量一番,对付这样的人物,还用不着陆清正等人出手。

    “什么?”牛大魁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缓步走了过来,不由得怒极反笑地问道:“我牛大魁一派之主,你们昆吾竟然如此不放在眼里,竟然派了个弟子出手,当真狂妄至极!”

    云柱一步步走来,四周那数百闹事之人纷纷退让,不久就露出一个巨大的空地,将牛大魁和云柱围在当中。

    云柱得自对方的叱喝,好不动气,拱手为礼道:“这位牛兄请了,昆吾派自由规矩,若要我师叔伯出手,还需先打败在下方才可以。”接着单手一伸,淡淡道:“牛兄请吧……”

    四周武者看到这云柱不过昆吾一介普通弟子,竟有如此沉稳的气质,面对强敌不卑不亢,颇有大家子弟的风范,一时不由得叫好声大起,纷纷为其打气。更有那不远千万里赶来,有着求学心思的年轻人瞪大了双眼紧紧地盯着云柱不放,想要看看这百年前的昆吾大派是否还有重振的架势,是否还有那超强的武学。

    牛大魁眼睛气得通红,看着眼前身形上比自己还要大一号的云柱。那雄浑沉稳的气息让其气势一凝,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一只洪荒巨兽一般,终于不敢轻视于对方,不过依然口上不饶人地说道:“娃娃,你爸妈把你养这么大不容易。听话乖乖回去再练几年武吧,拳脚无眼,免得罔顾了性命,让家里白发人送黑发人……”

    轰——

    四周人群哗然出声,纷纷喝骂牛大魁的狂妄,这位竟然不知羞耻地以生死吓唬昆吾的这位年轻人。以名门大派的弟子来说,若是没有达到“造化境”的地步,根本不会让其下山历练江湖,而一般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而牛大魁已经是后天大圆满境界的高手了。这个云柱不过也是“造化境”的高手,怎么可能是“地元境”大圆满高手的对手呢?

    此时的云柱刚刚突破“真罡境”没多久,气息还未稳定,不过体内澎湃的真气让其早有心思一试自己的身手强到了何等地步,之前虽然在云岚乡有过击杀“地元境”巅峰的高手,但那时是在万军群中的乱战中取胜的,并未有如此一对一、安安静静比武的条件。既然是一试身手,当然要在这一对一的比武当中,更能检验自己的武学底子了……

    云柱棱角分明的脸上,嘴角扯出了一丝残酷的笑意,体内热血沸腾,几乎都要兴奋地咆哮出声,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兴奋心情,催促道:“生死有命,牛兄务须多言。既然牛兄不愿先出手,那小弟就不客气了……着——”

    云柱毫不废话。话音一落,一声暴喝,脚下步法先前猛地一滑,在临近牛大魁的身体之前,猛地一顿。一掌拍击,呼地一声,兜头罩落……

    牛大魁本就是来找麻烦的人,说出的话里虽然看不起对手,但踢馆经验无数的牛大魁,全身心时刻都绷得紧紧的,就怕对方有出其不意的攻击,虽然想不到对方如此够胆量,说打就打,但面对攻击,依然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只是料不到这个对面这个身强体壮的昆吾弟子竟然轻功如此了得,看似只往前滑进了一步,但一步的距离竟然让十步距离倏然消失,直接到了近前,一掌罩下,宛如一柄硕大的巨锤一般,带起一片风声,威猛绝伦。

    既然是上门找茬,就要把强硬的态度坚持到底。

    牛大魁向来的武功路数就是硬桥硬马地对撼,此时见对方一掌攻来,自然没有躲避的道理,力由丹田内发出,直上手臂,迎掌就是一拳,心说先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尝尝自己的厉害,所以这一拳完全汇聚了牛大魁全身的力气和真气。

    按照牛大魁的设想,这一拳上去足有两万五千斤的巨力,普通人的手骨根本受不住这样的暴力一拳,直接就会被打得粉碎,落得个终身残疾,这就是你不知死活,你们昆吾狗眼看人低的下场。

    牛大魁丹田中气劲一鼓,哞地一声,声如老牛嘶吼,拳头上一股硕大的青灰色真气缭绕,竟是真气成罡,以劲力和真气催化了这全力的一拳,牛大魁身为一派之主,面对年轻弟子竟然是一副全力以赴、不死不休的架势,立即引起了四周人群的一阵惊呼和唾骂,直斥这牛大魁毫无一派之主的风度和涵养,同时为那面目坚毅、棱角分明的青年担心不已。

    双方拳掌在半空中轰然交击在了一起,一声巨响之中,场中出现了让人惊呆的一幕——

    只见双方交击在一起的拳掌,小范围地爆起一片震荡波,将云柱右臂的衣袖全部震碎,露出了一条让人窒息的、筋肉虬结的手臂,每一条强壮的肌肉纤维,都让人骇然倒吸一口冷气,不明白什么样的炼体术才能练出一条这样有如钢筋绞合一般的肌肉和手臂……

    在双方劲力交击了一个呼吸之后,双方以攻击到一起的拳掌为中心,崩然向后退步,牛大魁每一步之下,脚下的青砖地面都被其踏碎,直到退了五六步之后方才止步,一脸骇然地看着比他多退了两步的云柱,吃惊地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的确,一个看似只有二十出头。顶多造化境的年轻人,竟然在力量上与一位有真气加成,境界到了“地元境”巅峰的炼体术高手分庭抗礼,这简直让人不能相信。

    难道这昆吾山上任意一名的弟子都有同后天巅峰高手相较量的实力不成?这太恐怖了……

    只是牛大魁这般的想法,只是一个误解而已。云柱不同于其他弟子,因为天赋异禀,年纪轻轻便已经达到了【龙象般若功】第七重的实力,虽然没有达到每一重的极限,但也有了将近三万斤的巨力,如果光是比力气。云柱甚至比一些先天高手的力气还要大。

    但人与人之间的实力,不是举重比赛,不是看谁的力气大就可以取胜的。只不过这个牛大魁对自己的力气太过自信,没想到却遇到了这么一个难得一见的奇葩,竟然在力气上跟自己不相伯仲。

    云柱气息忽然变得粗重,他知道自己一下子变得太过兴奋了。竟然在这里找到一个像样的对手,平时同门之间的切磋,也就只有跟马云勇那小子才能打个过瘾,不过也终是同门而不能全力施为,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望,好好地厮杀一回了。

    云柱不等对方从惊愕中完全苏醒,一声怒吼。再次冲了过去,不过这次他人如爆猿腾挪,一跃而起,身形在空中一个空翻,凌空下击,双掌挥出漫天掌影,如同带着极重力道的陨石雨一般,轰然砸落到对方的头上。

    最近一段时间,云柱一直都在苦练【震天铁掌】中的“撼天式”,由于云柱实在不擅长铁掌水上飘裘千仞的轻身功夫。所以叶清玄将蛮族借助真气爆发的冲击力来移动的方法,和中原武林中的轻功相结合,发明了一套适云柱超强暴发力的身法。此时一经施展,沉重的掌法配合狂猛的身法,整个人如同洪荒蛮兽一般的扑击过来。气势陡然上升一大截。

    牛大魁刚刚站立稳定,还未从惊讶中醒悟过来,漫天的掌影带着沉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牛大魁从未想过毕生竟然会遇到如此爆裂的攻击,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名声不显的年轻字子弟,羞怒之下全力相抗,【莽牛劲】爆发,上身衣衫尽碎,肌肉虬健,怒发上冲,拳影呼啸上击,宛如一座山峰,抗衡着陨石雨的冲击……

    砰砰之声雨点般响起,云柱的攻势被牛大魁全部接了下来,不过沉重的压力压得牛大魁抬不起头来,越来越重的掌势之下,牛大魁的双腿缓缓沉入坚硬的地面之下,先是双脚,接着逐渐接近了双膝!

    啊——

    云柱双目通红,掌劲脱体而出,云柱双臂内的爆魔猿王精华在【震天铁掌】的作用下,发挥出了它的威力,双臂如铁,沉实凝重,在爆裂的攻势下,漆黑色的掌风犹如无数铁锤从天砸落,轰然有声。

    这是早前连叶清玄也没有料到的变化,想不到【震天铁掌】在“真罡境”的时候便会产生出【铁】属性的真气,虽然是通过不停地演练【震天铁掌】将体内原本的真气逐步转变为【铁】属性真气,不过其转变真气的量,还是颇为可观的,现在云柱几乎每天产生的真气都能轻松全部转变为【震天铁掌】的【铁】属性真气。

    云柱炼体术是【龙象般若功】,但在内功方面一直坚持【全真心法】,叶清玄把他当成了试验田,特殊照顾,不停地在其体内种植“紫薇环”,几年来不停地“结环”、“破环”,内力直线上升,竟然比修习【紫霞神功】的几个师弟进步还要迅速。

    嘭——

    一声惨叫继而响起……

    云柱一掌击到了牛大魁的肩上,将其锁骨打断,牛大魁一声惨叫,右臂立即抬不起来,云柱下手不留情,再一掌印在了牛大魁的脑袋上,轰隆一声,将对方一掌拍倒在了地面之上,硬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漫天掌影继而下落!

    “住手!”

    陆清正和人群中同时爆出一声断喝!

    陆清正是不想在典礼之日出了人命,而人群中的叫喊之声,显然是想要救助自己的同伴……

    云柱双手一收,掌影立即左右一散,擦着牛大魁的身体落在了四周,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震起了漫天的灰尘……

    云柱关键时刻荡开掌影,自己也是身形不稳,落地之后踉跄了几步,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声拔剑出鞘的龙吟之声传来,一道人影趁着云柱站势不稳,掌中长剑爆起一片云雾之气,朦朦胧胧却又带起一片致命的杀机,直奔云柱而来……

    “【云霞雾隐十二幻剑】!?”

    “长空照剑门!!?”

    人群中惊讶之声爆起,想不到这个云州第一大派竟然公然打上昆吾山,当着众人的面就要取昆吾弟子的性命……

    “找死——”

    一声冷哼响起,一片青芒倏然迎上云雾,封清岩在关键时刻截住了袭往云柱的一剑。

    ps:预计过万十五才能回北京。现在宸歌在妻子的娘家,农村没有网络,所以发稿子比较费劲,请大家谅解,回到北京之后,会努力补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