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282】麒麟会终

    “哈哈哈,原来归老弟对这里的地势很熟啊,不知慕安城还有多远呢?”李彦龙笑问道。

    “恩人想去慕安城啊,”归鳖生嬉皮笑脸地往前凑着,手里的大朴刀早就丢在了一旁,“我带您去……我老归毕生最佩服的就是‘一剑山庄’的剑侠们了,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心中的偶像啊……若是几位爷不嫌弃,我们给诸位带路,保证又快又稳当,这失落八郡,别的不多,就是剪径的强人多,不过有了我们弟兄开路,保证是一路畅通无阻啊……”

    “哦?”李彦龙眼睛一亮,点头笑道:“如此就有劳几位兄弟了……”

    “看您老说的,能给恩人带路是我们兄弟的缘分!弟兄们,收拾停当,咱们即刻上路……”

    归鳖生一声大喝,手下这二十多人立即领命,快步走在头前,为“一剑山庄”诸人带路。

    看着这群山匪成了带路人,庞成元皱了皱眉头,凑到李彦龙身边问道:“龙叔,他们明明便是劫道的凶徒,虽然与您老有旧,那咱们不杀了他们就是了,何必让他们带路?这里距离慕安城不远,他们又没有马匹,这么做岂不是会耽误我们的行程?”

    “呵呵,小庞多虑了。这里咱们人生地不熟,南龙山庄上的具体事情咱们也不了解,多了这些地头蛇,万一有什么变化咱们应对起来也方便一些。”李彦龙笑**地看着不远处的归鳖生,冷冷一哼,说道:“哼,再说了,杀这种人,有什么意义?这里是失落八郡,治安本就不好,这种人多了去了,杀是杀不完的。而且有这小子领路了,咱们也可以走得快一些,少了许多麻烦……而且这些人出身绿林,虽然连个屁都算不上,可一旦咱们杀了他们,只怕绿林同道兔死狐悲之下,对我们印象更差,这么做,岂不是坏了二爷的嘱托了?”

    庞成元恍然大悟,说道:“哦,对对对,还是龙叔说的有理。”接着抬头对着在前方等待的归鳖生一行人喊道:“那么就请归兄弟在前边带路吧——”

    “好嘞——”

    归鳖生一声答应,带着众人呼呼啦啦地就走在了前边。

    有归鳖生一行人的拖延,“一剑山庄”一行十人的速度立刻就慢了下来,李彦龙和庞成元不停旁敲侧击打听南龙山庄的情形,归鳖生连唬带骗白话个溜圆,同时马匹连拍和刻意逢迎之下,没一会,跟李彦龙之间便“大哥”“老弟”的称呼个亲热,“一剑山庄”诸人的情报,也一时打探出了几分。

    **********

    归鳖生凭着过人的交际手段,跟“一剑山庄”的李彦龙打得火热,带着他们在慕安城的路上东逛西逛,耽误时间不说,单说此时的南龙山庄,迎来了“麒麟会”的最终决赛,北冥玉琢对阵叶清玄。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四强中的李道宗和如花,先后退出比赛,众人原本以为回到来的更jing彩比赛因此少了一半,众武者对此颇有怨言,不过这场比赛依然座无虚席,众人对于从出生便饱受人瞩目的北冥玉琢,以及突然跃出来的黑马般存在的叶清玄,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对决,依然抱有浓烈的兴趣。

    此时比武场的四周欢声雷动,叫好声震天。

    比武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北冥玉琢利用娴熟而凌厉的剑法围着叶清玄不停攻击,而叶清玄单凭手中的“碧落剑”上接下挡,堪堪抵挡住北冥玉琢的攻击。

    叶清玄一如上场比赛一样,一直没有使用自己【灵缈七绝】,而仅仅是以“碧落剑”应敌,左手的荡魔拂尘,也轻易没有出手,只是单纯的剑法较量,因为他不急于击败对面的北冥玉琢,而是在研究着对方的剑法。

    “琅嬛灵缈阁”的收录系统不停地记录着北冥玉琢的动作。北冥玉琢的剑招是以家族的【北冥剑法】为基础,特意配合“少yin剑”才创造的剑招,称为【北冥少yin剑法】,剑法奇诡,剑走偏锋,常与不能预料的地方出剑和发力,叶清玄勉强才能够应付的下来,但即便如此,衣服上也被划出了几个口子,有几处甚至流出鲜血,弄得道袍血迹斑斑。

    可以说,单纯从武技上来说,这位北冥玉琢的确极为优秀,是天下间先天以下,少有的优秀剑客,也是少有的能够跟叶清玄以剑对剑相持这么久的人之一。北冥玉琢在剑法上的造诣,绝对强过许多步入先天的剑客。

    【龙象般若功】虽然防御力强悍,但毕竟不是金钟罩一类专门防备兵器攻击的护体神功,它对钝击武器和拳脚有奇效,但表皮却无法抵挡住六品以上锋利武器的攻击,虽然这样锋利的兵器依然不能斩进躯体之中,但划伤表皮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几处伤势,都只是破了一层皮,在肌肉那里便已经挺不进去了,所以叶清玄伤势一点都不严重。

    叶清玄既没有动用【凌波微步】躲避,也没有靠着【独孤九剑】反击,他只是在看,在研究,因为他对这位小时候便在《武林杂事录》中读到的少年高手十分好奇,可以说,当年这位北冥玉琢可一直都是叶清玄嫉妒的对象,只是想不到,到了今天,自己竟然能够光明正大的在这里挑战于他。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足够的余力没有使用,否则便足以取胜于他。一时之间,叶清玄竟有些唏嘘不已。

    因着叶清玄的心思,这一战被拖了下来,双方看似流利和漂亮的攻防转换又进行了半个时辰,北冥玉琢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

    他知道,对方看似狼狈,其实都是自己数次使用最为凌厉的绝招才能留下来的战绩,但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到了这时,他还知道,对方开始认真的比赛,其实脑子里根本就没把它当成对手,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想这些什么东西,这让北冥玉琢暗暗生气的同时,也是心下骇然,不知道这个小道士的能力到底高到了何处。

    当北冥玉琢再次施展绝招,“万刃普照”之下,北冥玉琢化身混身剑芒的光团,猛地朝着叶清玄滚了过来,凌厉的剑气似乎能将所有卷入其中的事物搅得粉碎。

    叶清玄这个时候终于动了……

    他已拖得足够久了,【北冥少yin剑法】的所有变化,他的“琅嬛灵缈阁”几乎都记录了个一个周全,好多招式已经开始重复了好几遍,而这一招剑法,却从未见过,这不能说明这套剑法还有许多没有出现,而只能说明,这已经是北冥玉琢最厉害的一式剑法了。

    叶清玄出手了!

    左手的荡魔拂尘突然超前冲出,**的云拂冲出数米长短,扑倒北冥玉琢化身的剑团跟前,倏然炸开,宛如一条八爪章鱼一般,将整个剑团缚在了一起,一团巨大的**线球出现在众多观战的武者面前。

    四周一片哗然之声。

    叶清玄淡淡一笑,左手一收拢,铮地一声,北冥玉琢便现出了真身,连人带剑全部被绑得严严实实,露出的眼神中透出一股决然……

    叶清玄嘿嘿一笑,自己曾经试过,就算是用自己九品的“灵缈七绝剑”来割这荡魔拂尘,也要用好大的力气才能斩断一根,这拂尘的材料,绝对不是普通的天蚕丝,怪不得成为“碧落观”的宝物,甚至是掌门人的信物。

    此时北冥玉琢手里的“少yin剑”只是八品的宝剑,又缠了这么多的云拂在身上,叶清玄根本不担心会被北冥玉琢斩断拂丝,毁坏宝物。

    北冥玉琢双目通红,一声厉吼,不撤反进,擎着宝剑,不顾混身缠满的云拂丝,朝着叶清玄猛地飞来,少yin剑前指,一声嗡鸣,剑端突出尺余长的剑罡,朝着叶清玄攻来。

    叶清玄轻叹一声,左手一抖,一股庞然大力传达出去,北冥玉琢的攻势立即变形,临空落了下来,北冥玉琢身形翻转,勉强在地面上立稳,但紧接着,又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庞然大力传来,北冥玉琢骇然之下,身形早已不受控制地被一拉而起,再次立定之时,叶清玄右手的碧落剑已经抵在了北冥玉琢的咽喉之上!

    北冥玉琢所有的动作立即停顿,面sè惨白,死死盯着叶清玄,不能置信地说道:“我知道你的剑法很厉害,但没想到你竟然厉害至此,我看你胜了我,竟然还未尽全力!”

    叶清玄轻松一笑,一抖腕将碧落剑收回,轻声应道:“侥幸而已,北冥公子太高看我了。”

    北冥玉琢冷笑几声,突然仰头大笑起来,道:“江湖上果然是卧虎藏龙,想不到我北冥玉琢,今ri竟然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剑下!”

    围在周围的武者立即哗然,眼前取胜的叶清玄,在此之前,江湖上的确是名声不显,只是在云州才小有威名,只在有限的人士之间传颂,不过自从“麒麟会”召开以来,无论是登上血榜,街头教训无双堡,花楼击杀巫弃魂,还是此时的比武大胜,都让叶清玄的名声空前响亮,但想不到即便如此,叶清玄也还未入北冥玉琢的法眼。

    只是此时北冥玉琢依然输掉,再说这种话岂不是自找没趣,自找气受?

    只见此时的北冥玉琢,果然是气得浑身发抖,直直地盯着叶清玄不放。

    叶清玄脸sè变了一下,笑道:“我说了,这只是侥幸。”

    北冥玉琢闷哼道:“那就是我倒霉了。”少yin剑反转,反手过来,突然割向自己咽喉。

    叶清玄也算手急眼快,及时一剑将北冥玉琢的少yin剑震开。

    没想到这北冥玉琢心胸这么狭隘,不过是比武输掉,竟然立即就是抹脖子,至于么?有这么看不起自己么?

    北冥玉琢被叶清玄震开长剑,立即勃然大怒道:“你这是作甚?”

    叶清玄一摊手,道:“没有什么。”

    “我生死与你何干?”

    “怎么不相干?北冥公子,你我之间是公平比斗,胜败只看实力,你不过输给了在下,何必因此便寻短见?你这叫我怎过意得去?”

    北冥玉琢怒叱道:“你到底是不是学剑的?”

    “当然是……”

    “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痛苦。”

    叶清玄一呆,道:“你又没有受伤,有什么痛苦的?”反手摸了一下自己一处被剑划伤、鲜血淋淋的地方,叹气说道:“倒是我,现在觉得痛了。”

    北冥玉琢气得几乎没有昏过去,道:“够了,你就是打败了我,也用不着说这种风凉话。”

    叶清玄冷冷看着北冥玉琢,严肃地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北冥兄怎么看得这样要紧?”

    北冥玉琢怒吼道:“你们这些出身下等的草民,怎么会懂得一个剑客的骄傲?”

    叶清玄眼睛一瞪,伸手而上,在北冥玉琢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啪啪给了他两个大嘴巴子。

    “你……”北冥玉琢目眦yu裂,就要冲上来拼命,却被叶清玄的荡魔拂尘又是缠了个结实。“放开我,混蛋,我要杀了你……”

    叶清玄淡淡笑道:“杀了我?好啊,我等着你!说句实话,我真不明白你这样所谓的天才子弟,怎么都养成了这么狭隘和偏激的心胸,你觉得输给我很耻辱是么?这两个嘴巴是我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前打的,你要是条汉子,就滚回去练好功夫找我报仇,若是想死,那就死得远一点,别在这跟个娘们似地磨磨唧唧、哭哭啼啼,让人看着心烦。只是不知道你们北冥家在江湖上是不是会因此而脸面尽失,难以抬头。”

    北冥玉琢目中悲愤之sè一闪而逝,一咬牙,道:“好,我一定下苦功,不过,你一定要珍重。”

    “放心吧,我会活得很好的。”叶清玄松开缠住北冥玉琢的拂尘,聪明如他,又怎会听不出北冥玉琢话里的意思。

    “我再来的时候,找不到你,或者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比现在更难受。”

    语声一落,北冥玉琢身形猛向上拔起来,掠出了比武场,几下腾跃,便消失在了房舍之间。

    叶清玄看着北冥玉琢消失不见的方向,抓了一下脑袋,无奈叹道:“唉,看来又多了一个宿敌啊……这些世家子弟真是难侍候,一个个的xing格都是这么诡异!”

    “七弟这话好像把我们也骂进去了啊……”

    叶清玄一缩脖,回头看时,几位兄弟已经都上了比武台来,给他庆祝胜利了。

    说话的人正是二哥展羽,而老四皇甫泰明则也是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他。

    叶清玄赶紧做举手投降状,说道:“嘿,我可没有说你们俩的意思,你们可是世家子弟中的jing品啊,世间少有,绝对极品好兄弟,好男人……”

    “少拍马屁,”展羽笑道:“当初见你的时候的确是看你不爽,想要教训你一下,要不是你脑袋好使,给我出了个好主意,我还不一定另眼相看呢,你知道我顶讨厌道士的,尤其是会算命的道士……”

    “这是为什么?”这回问话的不是叶清玄,而是一脸八卦相的孟源筠。

    展羽脸sè一青,冷哼不语。

    “是不是哪个道士说你有血光之灾一类骗你的银子?”孟源筠上前问道。

    “放屁,我有这么肤浅?”展羽怒喝道:“是我出生那年,不知道哪个道士跟我爹说我五行跟他相克,所以打小我就被父亲交给下人抚养,对我从来都不喜形于sè,故而厌烦道士……”

    “啊,原来是一出家庭伦理悲剧啊……”孟源筠露出恍然之sè,点头喃喃自语道。

    而叶清玄却不由得一撇嘴,还命格克父,难道他是哪吒转世啊?

    众人正在此处说笑,韦笑天等人已经笑着走了过来,连声道贺,身后跟着几个先天高手,褚天健等人都已回去休息,准备参加之后的宴会,只有几个韦笑天的兄弟和与叶清玄有些融洽的先天高手,才到前恭贺。

    韦笑天笑道:“恭喜叶小友荣登‘麒麟会’头名,稍后咱们还有一场盛大的宴会,叶小友莫要忘记,到时奖品一并奉上,哈哈哈……”

    叶清玄连忙对着韦笑天等人连连请安,表达感谢之意。

    恭贺了几句,比武大赛终于结束,众人嬉笑着回到了自己的du li小院。

    一进院,就看到有一个瘦高的汉子焦急地站在庭院当中,叶清玄一眼就认出这是归鳖生留下来负责联络的手下。

    “怎么,有消息了?”叶清玄率先问道。

    来人赶忙走过来,恭敬地说道:“启禀几位爷,刚收到消息,‘一剑山庄’的人到了……”

    众人正待要再问得详细些,展羽一伸手,说道:“走,咱们进屋说……”

    半个时辰之后,叶清玄等人终于了解了这次赶来的“一剑山庄”的人选都有哪些人物了。

    “想不到,领队的竟然是李彦龙那个老家伙……”展羽淡淡说道:“这个老头是个笑面虎,看起来和善,其实颇为不好对付,下手极狠。曾经有人亲眼见到他笑**地将一个家族的人,无论老少全部杀死,一直到最后,他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么和善……我那大侄子真是不要命了,竟然还敢留在他的身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