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266】麻烦缠身

    叶清玄伸了个大懒腰,身心舒畅——

    昨日要不是江水寒提醒,自己差点都忘了那套得来之后,便被自己束之高阁的不凡奇术了。

    嗯,“外置经脉嫁接术”!

    叶清玄满足地看了一眼书桌上厚厚一沓的纸张,上面又写又画、满满登登的都是这门奇术的内容。

    这是叶清玄奋斗一晚上的结果。

    今天,他就要把这些东西交给段散石,凭借两个人掌握的医术、奇术、丹药、经脉等等知识,研究出来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治好展羽的病症。

    这套被记录在蛮族圣物“蛮兽图”上的奇异手术便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当年叶清玄和江水寒在凝碧山庄召开的小型交易会上,莫野离就将他从十万大山中野黎族神庙中得来的宝物展示给众人观看,其中有一副“蛮兽图”的残片,上面便记录有这门奇术,被叶清玄用武学交换了过来……

    “外置经脉嫁接术”能够在人体自身经脉之外,再次形成一条人工经脉,并与人体内部的原有经脉连接起来,从而获得更为特殊的附加属性,得到类似“奇功”一样的有属性真气。

    现在展羽的情况,并不需要特殊属性的真气,只是获得能够让真气运行的经脉。在原本的经脉不能够修复或是暂时没有修复办法的情况下,先以“外置经脉”代替原本的经脉,显然展羽恢复一手一脚的真气控制权再说。

    至于之后,最好是由“外置经脉嫁接术”推演出“经脉修复术”。让展羽破碎的经脉重新愈合。

    现阶段。完成这套奇术。必须要做好三个必备的条件:

    一是非常完美的初始设计;

    二是医术极为高超的手术人;

    三是极高等而且稳定的手术材料……

    设计和手术人,需要叶清玄和段散石来共同完成,当这两点做到之后,才是寻找手术材料的时间。

    所以,一大清早,叶清玄便先带着自己整理的资料,去找段散石,让他先行熟悉这门奇术。两人做好手术前的最基本准备工作。

    昨日比武大会本来应该产生出了最后的四强,但因为最后一场比赛中,李道宗严重犯规,之后如花又不听劝阻,大闹比武场,把李道宗给打跑了。

    “麒麟会”貌似到了四强赛的时候,就进行不下去了。

    经过一整夜的研究讨论,最后大会观礼团做出最后结论,是将李道宗和如花两个人的参赛资格全部取缔,四强变成了两强。叶清玄和北冥玉琢之间变成了决赛。

    “麒麟会”最终如此的决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期间虽然出现了如此难以控制的局面。但比赛不能无疾而终,必须还是要决出最后的冠军,让这场盛会好歹有个不错的结局的。

    “原本观礼团的决议是让宗轩和展羽进入决赛的,不过宗轩不愿参赛,而展羽身负重伤,无法参赛,这样的话,再找别人补充进四强,都会引起更多的反对声音,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宣布参赛者就剩两人,便是叶清玄和北冥玉琢,直接进入决赛好了。”

    想到昨天晚上秋一平带来的消息,叶清玄就唏嘘不已。

    不过既然“麒麟会”有了这个决议,叶清玄也没有什么异议,现在对于他来讲,这场比武大会已经不再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汇合了段散石,交出了“外置经脉嫁接术”,叶清玄和段散石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研究这门奇术,而是一同来到了会客厅,在那里,还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两人的到来。

    一进入会客厅,等候多时的“银戟将”岑鹏便兴冲冲地迎了过来,拱手说道:“多谢两位兄弟了,在展兄出了这件事之后,还要麻烦二位援助师门长辈,真是感激不尽啊……”

    “唉,大家都是自己兄弟,这点小忙算什么呢?”虽然事情出现了许多意外,但叶清玄等人还是不会放过这次与“戟怪”门下交好的机会的。

    “事不宜迟,还请岑兄头前带路吧……”段散石微微一笑,拱手说道。

    **********

    当岑鹏带着叶清玄和段散石二人来到自己的住所,见到了那位长辈之后,看到对方那熟悉的身影,叶清玄虽然心底已经有了些许的准备,不过还是惊讶得浑身一震,失声说道:“原来真的是您……”

    对面的女子,三十出头的样子,正是叶清玄和孟源筠夜探摩天岭大宅的时候,突兀闯进来而被发现的那名女子,虽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戏码,不过对方的行动最终却是成全了叶清玄等人,一举将大西蕃国送给‘大威天德王’霍尔惇的三个礼物给劫下来了两个,更是一举重伤了霍霆尊,甚至差点打死了那个白痴。

    从与摩天岭为敌的这一点上来说,双方应该算是准盟友的关系。

    女子淡淡一笑,说道:“真没想到,那天晚上竟然还有其他人躲在他们的房间内,真是让人吃惊……”

    几人坐下来一番攀谈,终于了解到,原来这名女子名为刑艳是刑傲天的族妹,这一次她和岑鹏带着几名弟子远来云州,便是为了追杀霍霆尊而来的。

    当年霍霆尊在失败的情况下使用毒镖,杀了刑傲天最小的徒弟,暴怒的刑傲天根本就不会放过霍霆尊,刑艳等人的千里追杀不过是多年来不停追杀霍霆尊的其中一次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在这一次中,竟然还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了。

    通过简单的了解,叶清玄和段散石确认,那天晚上,这个刑艳只是事有突然地正巧赶上,刚刚落上房顶,便被藏在暗处的摩天岭高手发现。什么都来得及听到。便被人一顿截杀。最终受了不轻的重伤,要不是孟源筠那一嗓子,引开了众多摩天岭高手的攻击,甚至有可能刑艳会被人围攻致死。

    刑艳身上的伤势,便是那天晚上得到的。

    段散石巧施银针,稳定住了刑艳的伤势,又辅以丹药,纠缠刑艳数日之久。越来越严重的内伤,便基本上算是没有大碍了,剩下的时间,便是静养而已。

    期间双方谈话,就摩天岭方面,可谓是结成了口头上的盟友,在失落八郡的时候,互相帮助,防备摩天岭,甚至是偷袭摩天岭。日后若有可能,在任何的地方。都可以就针对摩天岭,而结成同一阵线。

    这是一次小结盟,互相展示友好的双方,都只是寻得一种简单的盟友关系,并未宣称各有什么责任和义务,也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盟友,这一点上,就连口头协议都没有的大禅寺和青云观两方都比这个要牢靠的多。

    不过即便如此,也达到了叶清玄等人的最初目的。

    当叶清玄二人离去之后,岑鹏疑惑地问着自己这位长辈:“师叔,为什么不问问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什么东西呢?你当晚可是发现了他们的收获……”

    “可我并不清楚他们得到的具体是什么东西,而且摩天岭的反应冷淡,想来应该是件不太重要的事物……若是这群小友只是发了笔顺手之财,我若是提出来,岂不是尴尬?算了,若真是无比重要的东西,在他们手里跟在我们手里,结果并未有任何不同,都会引来摩天岭无穷无尽的攻击而已……”

    **********

    总算解决了一件事情。

    叶清玄和段散石回到小院的时候,便看到了一袭淡黄色长衫,盈盈玉立如同仙女一般的姜斐然。

    叶清玄嘿嘿一乐,笑道:“姜仙子可是来恭贺我成功晋级四强的?凌云宫有何行动这回姜仙子是否能够见告了呢?”

    姜斐然眉头紧锁,定定地看着叶清玄临近,突兀地说道:“李道宗出事了!”

    “什么?”段散石骇然变色。

    叶清玄脚下步伐突地一顿,接着沉声问道:“仙子确认他是出事,而不是回返‘一剑山庄’么?”

    以昨天双方之间的冲突来看,李道宗一旦有事,嫌疑最大的,便是叶清玄这一群人,

    姜斐然摇了摇头,还是紧紧地看着叶清玄。

    叶清玄深吸了一口气,肯定是说道:“不是我们做的……”

    “有人看到你在山神庙出现……”

    叶清玄脸色腾地一变,说道:“这不可能!我整晚都留在此地,并未离去,甚至整夜未眠,我的兄弟们都可以作证!”

    段散石忙道:“不错啊,姜仙子,这件事我就可以作证……我身上还有昨夜七弟忙了一晚上的东西,足以证明我家七弟绝非杀害李道宗的凶手!”

    “谁说李道宗死了!”

    段散石话音一落,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倏然响起。四周一阵衣袂破空的声音响起,五个身影凌空落地。

    南龙山庄的主人南天一龙韦笑天、臂圣杨伯展、铁脚仙刘道贞、秋一平,勾魂太岁褚天健五人一同落了下来,五双眼睛俱都是牢牢地盯着场中的叶清玄。

    褚天健跨前一步,继续用他那阴沉的嗓音又说了一遍:“谁告诉你李道宗死了的呢?哼,欲盖弥彰,看来你早就知道‘小剑神’的结局了是么?”

    段散石被问得一怔,奇怪的说道:“刚刚是姜仙子说的,李道宗出事了,在下自然以为李道宗已然身故,方才有此发问啊?”

    褚天健冷嘁出声,说道:“巧言多辩,你刚才无心之举,已经证明你们就是刺杀‘小剑神’的恶徒,还有什么值得狡辩的,快快束手就擒,让我等交予‘一剑山庄’发落!”

    段散石又要再次发言,人群中的秋一平淡淡说道:“是非曲直还未有定论,褚兄现在便妄下断言,是不是有些过当了呢?”

    “哼,我过当!?”褚天健一声冷哼,缓缓说道:“当天晚上,看到这位小道士从破庙里飞身而出的。可不止是褚某一人。甚至还包括秋兄你自己……秋兄自认为自己的眼神无济于事。难道也认为我等众人也都是瞎子么?”

    秋一平语气冷硬,缓缓说道:“我之前说过,昨夜我特意到此向几位小友转达大会决议,当时叶小友便在当场,归去之时,立即便被相召集会,又赶向那所破庙……期间根本就是马不停蹄,甚至最后赶向破庙之时。都是全速施展轻功……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不认为叶小友有时间赶到我们前面去对‘小剑神’下毒手!”

    “秋一平,你与这几个小鬼交情匪浅,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意袒护,在这里胡说八道!”褚天健阴声说道,语调平缓,但句句都是诛心之论。

    秋一平立即勃然大怒,吼道:“褚天健,你tmd被人家当面杀了个败类手下,心存嫉恨。我看你才是公报私仇,在这里漫天放你的乌拉屁!”

    两个人情绪激动。瞬间便要动手。

    看这意思,这二位之前就因为这件事大吵过一架,现在都是带着一肚子火来的。

    两个人眼看就要动手,四周的人立马将两人分了开来。这正事还没办,负责调查的人就要先打起来了,这事还能查下去么?

    三劝两劝,两个人方才冷静下来。

    此时因为这里吵吵闹闹,院子里的人也都莫名其妙地走了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简单的一了解,众兄弟都是群情公愤。

    “你们亲眼看到我从破庙里出来!?”叶清玄此时一脸怪异的表情,问道:“当时你们就没有想着把我拦下来么?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让我跑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旁的秃顶刘道贞说道:“叶小友的轻功超凡,我等也只是远远看到你的身形,追,却是来不及的……”

    竟有这么巧的事!?

    “请问,是什么人给你们送的消息,什么时候接到的消息,怎么传的消息,能让我看看东西么?”江水寒突然插声说道,冷声问道。

    褚天健冷言道:“怎么的,想杀人灭口?”

    江水寒转头看了褚天健一眼,缓缓说道:“这么刻意的事,换了你,你会做么?”

    众人都是一愣,韦笑天看了一眼江水寒,这位小哥的样貌够俊的,说道:“这位小兄弟心倒是够细!不过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送的消息,因为对方是用暗器钉在了老夫的床头。老夫行将安寝之时,方才发觉。”

    江水寒想了想,方才说道:“这件事的确有许多不明和可疑之处,比如到底是何人给韦庄主传递的消息,这个人又是如何知道李道宗会被人刺杀,又怎么知道李道宗会在那座小庙之中,他是早有预谋,并且一路跟踪李道宗到了小庙的么?若是如此,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家七哥一直都在比武台上,并未追踪李道宗而去,也就不可能知道李道宗的行踪,也就没有可能在那段匆忙的时间内,却刺杀李道宗……”

    “也许你们是派别的人跟踪的李道宗……”褚天健出言说道。

    “那又能是谁?我们弟兄几个全都在二哥身边。”

    “也许是小道士师门的人,也许是外人,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褚天健继续说道。

    江水寒淡然一笑:“也许,也是想要陷害我们的人!”说完,若有深意地看了褚天健一眼。

    “你什么意思?”褚天健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倏然一变,大声叱道:“你tmd想说是我们摩天岭借刀杀人,陷害你们几个小王八蛋么?你们算是哪根葱!”

    这时候秋一平哈哈一笑,说道:“褚兄切莫恼羞成怒!人家又没说是你摩天岭的下的手,褚兄何必急于撇清呢?若是按照褚兄之前的理论,褚兄现在是不是也是欲盖弥彰了吧……”

    “你……”褚天健第一次哑口无言。

    “南天一龙”韦笑天咳嗽了一声,说道:“几位切莫着急,这件事从头到尾充满了种种蹊跷之事,在谜底尚未揭开之时,诸位还请保持冷静……”

    韦笑天转过头来,看着叶清玄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干系重大,还得麻烦叶小友屈尊在此多留些时日。为今之计,不过是等待李公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李道宗没事!?

    众人都是一同舒了一口气的模样。

    这就好办了,只要李道宗醒来之后,就可以指出到底是什么人暗害的他了。

    只不过,面对这个利好消息,莫名地,叶清玄心中想到,也许李道宗醒过来之后,情形会朝着更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下去。

    即便是现在,这件事也不是自己能够掌控得了的了……

    韦笑天含笑说道:“这段时间,还请叶小友在此院落中休息,切莫离去才好,免得老夫难以做人啊……”

    叶清玄想了想说道:“我的事,我想自己也查一查,可否派个人盯着我好了……”

    “不行,万一你跑了怎么办?”褚天健巴不得立即置叶清玄等人于死地方才甘休。

    韦笑天背对着褚天健,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对着叶清玄说道:“这样也好……我会让定威和俊宁来陪着吧……若是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他们说就可以了……”

    叶清玄无奈地点了点头,除非背负了暗杀李道宗的罪名直接逃走,否则此时也只好如此了。(未完待续。。)

    ps:基础三更之三。

    这是补昨天的,一天没合眼了,脑袋不转轴,睡一觉,起来就补齐……见谅!</d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