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200】独挑恶道

    叶清玄一席话,把摩天岭这群人气了个半死,本来这群人还以为自己这些人没有立即杀上对面楼去,把这群不知高低深浅的小鬼弄死,就已经是对他们法外开恩,他们应该上高香、拜神佛,躲着自己这些人,哪料到这好心挡不住该死的鬼,对方这边竟然有这么个不知死活的道士,还tmd上来拱火,真是气煞人也……

    “小畜生找死——”早就忍得不耐烦的“三绝真人”立时便是破口大骂,“本道爷暂时饶了你们,你个鼠辈不找个鼠洞躲起来,却要学现在般招摇而过,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清玄一声冷哼还未答话,右面的阁楼第三层的一个厢房传出一声冷哼,一个温柔的好似秋水的声音缓缓哂道:“巫老师说的真是笑话,这位兄台是不是老鼠暂且不知,但巫老师的名声却是更配这过街老鼠之名。十一年前,扬州以南发生的一宗九名少女连环被奸杀的大案,听说是巫老师做下的,事发之后,巫老师走投无路,方才投奔了摩天岭……巫老师这只过街老鼠,没有摩天岭罩着,只怕立即便是人人喊打了吧?”

    此人突然插话,四周围观武林人士立即便是哄然大哗,纷纷议论这房屋中的人到底是谁,竟然有如此豪气,在这个时候出言相激。

    叶清玄立即鼓掌笑道:“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这话才真是说得好。这位朋友高姓大名,说出来看咱们摩天岭的众人豪杰敢否寻你晦气?”

    那人大笑道:“本人泰安郡宗轩,齐州无名小辈而已。不过绝不是巫老师这样的过街老鼠。巫老师找人寻仇。切勿忘记了。”

    众人又立即起哄。

    泰安郡宗轩?那个出生在泰山脚下,以义气闻名武林的后起之秀宗轩,那个人称“玉面小孟尝”的宗轩,可不是什么无名小辈,这一代的青年才俊当中,这位既不是出身豪门,有没有惊人武功的年轻人,硬是靠着自己救危扶难和正气凌然的作为。在天下的青年高手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传言中,最为感人至深的一个故事,就是这位宗轩有位名叫方荣泽的拜兄,表面上是白道武林的后起之秀,武功超卓,没想到背地里竟是一个为人所不齿的大盗,杀人掠财,作案不计其数。在其罪行被揭发的初期,这位“玉面小孟尝”绝不相信其拜兄的为人是如此阴险,四处解说。更到处寻找藏匿起来的拜兄,希望其出来解释清楚。

    但其拜兄作案的证据极其明显。之后又证据确凿地发现了对方的父亲竟然是当年闻名江湖的大盗“血手魔心”,这一下可是无可辩驳,但即便如此宗轩仍为这个拜兄四处奔走,求武林同道能给其一个改过的机会,直到方荣泽被人残虐致死的尸体被发现,宗轩方才停止奔走相求。

    方荣泽的死最后被鉴定为被人黑吃黑,所有掠来的银子都被人卷包取走,结果还是这位义弟宗轩,挨门挨户地赔银子,有了人命的人家更是加倍地赔,还给人磕头道歉……只是这个举动,立即便让其扬名武林,无人不拍手称赞。

    “玉面小孟尝”的义名,在齐州武林广为传播,更是因此传播到了整个江湖,甚至在“四海阁”的《武林杂事录》中大篇幅的报道,更是将这个义气深重的好男儿形象,传播到了整个武林。

    巫弃魂怒极反笑,阴狠狠的说道:“看来今个某些人不见血是不行了,褚太岁,人家跟咱们摩天岭如此叫板,老道我动手杀人,不算是坏了规矩吧?”

    褚天健面沉似水,冷言说道:“王爷有命,‘尔等前来‘麒麟会’只为护驾小王爷,未到目的地之前,不得生事’……今日既然到了,准你开荤。另外……刨了这小子的心肝给我,我要留着喂小王爷的天龙……”

    四周议论之声又起。

    “什么,“大威天德王”的儿子也来了?”

    “人在哪?没看见啊……”

    ……

    叶清玄眼睛一眯,心中忖道:原来这些人是给霍尔惇的儿子当保镖来的,一次来了这么多的先天高手,只怕是和无双堡存了同样的心思,既是夺宝,也是立威……

    “嘿嘿,遵命——”巫弃魂一声阴笑,纵身而起,再一连三个空翻,越过十多丈的空间,直接落在了中园当中的戏台之上,得意洋洋的样子仿佛已经见到了叶清玄的死期,竟是对戏台正中,砸入地板之下的同僚不管不顾,直个脖子喊道:“乱嚼舌头的小畜生,有种的下来跟道爷走上几个回合,做缩头乌龟还敢咬人的算什么东西?有种的下来……”

    “我呸——”叶清玄一口吐沫飞出去十好几米远,“姓巫的,蝙蝠身上插鸡毛,你tmd算个什么鸟?道门乃清静之地,出了你这个畜生,还敢在众人面前大放厥词,今天小道爷替道门撅了你这根搅屎棍……”

    叶清玄一拍栏杆,整个人化为宛如御风之仙一般,轻飘飘地飞过了十多丈的距离,轻盈地落在了戏台之上,立时引来一片叫好之声。

    同样是十多丈的距离,叶清玄那是举重若轻,宛如飞仙一般的从容,小道士的模样也周正,就是发型有点短,没梳道鬓,看着倒像是和尚转成的道士,不过一样的仙风道骨、气宇非凡;反观巫弃魂,人长得磕碜就不提了,手里拿着的拂尘,背后背了把宝剑,可这打扮就是弄不出一星半点的仙气来,虽然是个先天高手,这十多丈的距离还翻了三个跟头,跟个耍把式的似地,落地时差点砸出个坑来,在轻功上面,两人相差的太远了……

    出场的动作叶清玄得了个头彩。但所有的武林人士却都是不看好这场比武。没办法。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一个后天对战先天,这一场仗还有的赢么?

    不过这人群里也有那眼尖的主儿,小声的议论开始在人群中传播开来……

    “唉,我说,那小道士不是前两天当街挑战的无双堡的其中一个小子吗?”

    “哪个,哪个?”

    “就是那个一剑之下,两名偷袭的先天高手负伤逃遁的那个……”

    “哎呦喂。想起来了,还真是他……”

    “记得叫什么名来的?”

    “叶清玄……”

    “对,就这这名……这小道士不好对付啊,那剑法能破开先天强者的护身气罩……”

    “真的假的?你竟吹牛……”

    “吹你大爷,都看着,这架不是一般的好看了……”

    ……

    嗡嗡议论之声,像浪潮般起伏着。

    双方在戏台上站定,中间大坑里砸着一个生死不知的胖子,两个人跟没看见一样,通通紧盯着对手不放。

    叶清玄的一众兄弟纷纷从厢房中走出来。到了回廊上紧盯着下面戏台上的对峙。

    皇甫泰明环目一扫,见到百多个厢房内的人纷纷起立。移往望台栏前,好一睹叶清玄这个叫板摩天岭的年轻高手的风采,回头向展羽笑道:“七弟果然够威风,不过可是抢了二哥的风头啊……‘

    展羽失声而笑,说道:“他算什么抢了我的风头,若我是他,怎都不会跟你一个先天高手交锋的,胜率太低,极不明智。不过这也恰恰说明我在武道一途上来不得七弟这样的勇往直前啊……”

    一旁的如花焦急的摩拳擦掌,磕巴着吼道:“一,一个杂毛有,有什么好怕的……怎,怎么还不打,不行我,我下去跟他干……”

    众兄弟齐声大笑,忘了这还有个压根就不知道怕是何物的老五如花了。

    “叶子哥好帅气啊……”

    吕氏姐妹两眼冒着星星地说道。

    孟源筠赶紧凑上来打诨道:“那是你们没见到哥哥我的出手,跟帅气……”

    两个丫头立即一副恶心呕吐的模样。

    众人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戏台上的两人,唯独江水寒站得略微靠后,眼睛在四周厢房中出现的人脸上一一扫过,当他看到左侧阁楼第三层、刚刚那个出言襄助叶清玄的那个方向时,正好看到一双充满了温暖和善意笑容的脸,修长的凤目,足以让任何女人都为之着迷的眼睛,深邃而修长,神秘而温柔,有着月亮般的光泽,不带任何的攻击性,时刻散发着善意的眼神;一张英俊而令人难忘的脸,宛如世上最温柔的女子,嘴角总有些淡淡地的笑意,看起来好温柔。

    此时,这样的一双眼睛,这样的一张脸,正冲着自己点头示意,笑容中的一缕阳光可以让每个人心头发暖,江水寒亦是点头致意,表达自己的善意。但转头之间,心头却不知为何笼罩了一片阴寒。

    江水寒,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的蛇信子舔了一下,那种冰凉而又滑腻腻的感觉,让他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玉面小孟尝”宗轩,了解他的生平,就像是看了一场被安排得十分美好的大戏一样,一切都按着最完美的剧本在进行,包括他的人,他的笑容,他的行为举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江水寒无法适应。

    不过似乎这种感觉只是自己才有,至于其他的兄弟……

    “呦,那边的那位小孟尝在跟哥几个示意呢……”孟源筠为人耳聪目明,是第二个发现了宗轩在朝这边看顾的人,连忙招呼各位兄弟,拱手还礼,遥遥示意。

    其余的兄弟听闻过这位“玉面小孟尝”为人的,也都是极为钦佩这位的人品,连忙对其言语的襄助表达感谢之情。

    江水寒在众人后边低声说道:“今晚上这里来了不少让人意外的宾客……”

    展羽头也不回,借着咳嗽捂嘴的动作,说道:“哦?七弟有什么发现?”

    江水寒冷眼一瞥,首先看向左侧二楼一间厢房说道:“左侧二层的那个厢房,一个人都没出来,但其中的目光却一刻不停地盯着楼下的戏台,里面应该不下于二人。”

    “是三人……”旁边的孟源筠扒拉了一下耳朵,淡定地说道:“虽然最后一人一直在闭目养神,但他的呼吸和心跳声还是瞒不过我的耳朵……”

    众人失笑摇头,这世上“盗圣”的耳朵可是一绝,师父这方面能力超人,他的徒弟更是不差,尤其是修炼了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之后。

    江水寒浅笑而止,几个兄弟中,六哥的耳朵是绝对值得相信的。

    江水寒继续分析说道:“站在门口的四名侍卫功夫最起码是后天巅峰,而且还是身经百战的高手,绝非普通宗门培养出来的样子货……他们故意没有穿着统一的着装,显然有意隐瞒师承。而且三人虽然提刀拎剑,但手掌和上肢俱都是过于粗壮有力,双臂一举一动极为沉浑有力,尤其他们的手掌,都有着厚厚的老茧,应该是上三路的高手,我猜测应该是在掌法上有着过人的修为。三人应当是同一师门,配合默契,顾盼之间极为法度,而且显然长时间担任过警卫角色,这种特长绝非宗门能够培养的出来,应该是官府的人员,甚至有可能是大内的侍卫……”

    众人一听,俱都侧目看了一眼皇甫泰明。

    这位兄弟中的老三也跟着江水寒的目光看了许久,最终叹了一口气,脸色变得难看,喃喃说道:“老七说的话没错,是宫里出来的人,而且还是我最熟悉的人之一……”

    “是谁?”展羽问道,语气低沉,因为他听出皇甫泰明的语气不是很愉快,显然来人与他的关系绝非那么简单。

    “我的五哥,‘庐山王’皇甫泰宇……”

    “哦?就是那个八岁便徒手撕烂了一头青狮的降狮王爷么?”展羽淡淡地说道。

    皇甫泰明点了点头。

    “你要不要回避一下,免得他在你父亲面前说你坏话,毕竟你可是跟我站在一起……”

    皇甫泰明摇了摇头,说道:“皇子之间不用这种方式较量,我们更相信直接的力量……”皇甫泰明比了比自己的拳头,“用这个说话……”(未完待续。。)

    ps:基础三更之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