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50】石林郡城

    为了防备有魔门的圣牌丢失,当初炼制这些魔牌的时候,特意在每块令牌上留下了一颗同质的金属,并依靠秘法,在两者之间形成了诡秘的联系,一旦某块魔牌丢失,启动魔门圣坛上的“天星罗盘”,立即便会知晓丢失魔牌的大致方向。

    同时还有一种小型星盘的存在,可以让魔门弟子在小范围内寻找魔牌,所以魔门无数年来都没有过魔牌丢失的事情发生。

    但正因为这魔牌对魔门意义绝对重要,所以曾经出现过正道人士用魔牌暗算魔门的事情。

    二百多年前,正邪大战之时,正道人士便曾经用这样一块令牌,设下陷阱,吸引魔门高手夺取,一连数次暗算成功,杀了好些魔门的高手,甚至有过一次歼灭一支“天君”带队的魔门高手。

    二百年前的最后凌云宫一战,魔门虽然失败,被逼退隐,但也要求正道人士归还了被夺取的二十几面“圣牌”。

    作为手上有着数枚“魔星牌”,甚至还有两枚“星宿牌”的叶清玄,心中颇为忐忑,这“魔牌”在正道大派手里,绝对是算计魔门的好东西,同时也明白当初霍东、华子兴他们为什么为了一块“魔星牌”就可以许下如此重诺,只是这东西在自己和师门的手里,未免太有点不自量力了。

    现如今魔门正在布置自己的计划,没时间理睬自己这些意外出现的人,而且自己这批人的实力太过渺小,不足以影响魔门大计,所以现在也由得他们折腾。但若是有一天魔门分得开心神了,随便派一个“六御”的高手,就可以将师门再次倾覆了。

    除了这些笼统的情报之外,其他具体的情报叶清玄是任嘛也没得到,不是叶清玄无能,而实在是祸斗天君也不知道魔门现在具体在实施什么计划,别说魔门其他人都奉命做什么,就是刚刚分开的朱雀现在在哪里他都搞不清楚,而且听那意思,祸斗还想法设法地从叶清玄这里套出朱雀的下落。

    叶清玄还不敢说自己不知道,只是沉着声音说“这是魔门圣主安排的大计,不要乱打听”。

    如此才阻止了祸斗天君的刨根问底。

    这批“魔牌”必须处理掉,师门的实力也必须提高,自己在这里得到的魔门情报,还有“九天通玄玉璧”的消息和武功必须交给师尊……

    决定了,明天一早就出发,先去师父那一趟,再去“南龙山庄”找同门,同时那“麒麟会”也召开在即,参与不参与对叶清玄来说毫无意义,但为几个朋友呐喊助威,还有结交一些青年才俊方是正事……

    对于现如今的师门来说,敌人的势力还是太强大了。

    第二天一早,叶清玄便动身离开昆吾山。

    对祸斗天君,叶清玄只是说执行圣门的任务,便轻松搞定。

    一路飞奔几十里,为了不惹别人的怀疑,叶清玄选了来时的另外一条道路离开。然后又一路烟尘地秘密折返回了自己藏匿“千巧匣”和道袍的地方。

    一个月的时间,“千巧匣”毫无异样,但那一身的道袍却是被什么虫子给磕了一身的窟窿。

    爱咋咋地。

    叶清玄还穿着一身魔门“巡察使”的神秘装扮,将“千巧匣”用破道袍一包,背在后背,嘚嘚瑟瑟地一路走向石林郡的郡城。

    一路烟岚。

    青山悠悠,碧潭微徉,笔峰直入天际。

    石林郡因之得名的石林山水,果真令人叹为观止。远观气势宏伟,近观形态各异,异彩纷呈,如巨笔参天,如玉笋穿空,如枪戟林立,如雄狮出征,更有似yu女婷婷,神猴探月,龙盘玉柱,老象出山者,美不胜收。

    难得如此美景,岂能只限于道路两侧的四顾呢?

    叶清玄仗着轻功卓越,开始不走寻常路,竟在那奇山怪石之间飞来飞去,倒也不怕亏耗真气,反正新学会了【凌波微步】,真气稍有损耗,立即跑上几步,真气便补充了回来。

    又有那【龙象般若功】带来的超强体质耐力,这一路上,除了夜晚,绝不停留,直奔着石林郡城的方向奔了过来。往日恐怕要四五天才能到达的距离,这一次看起来用不了三天就能到了。

    这一日叶清玄顺着官道,路过一片峡谷。

    这里的石林高峻陡峭、片片根根直立,巨石、奇石遍布两侧谷中,整个峡谷林木郁郁葱葱,奇松怪柏苍翠挺拔,幽长的峡谷清寂秀丽,不时可以看见青山之间有一条白色水带点缀其中,真是崖泄天浆,胜似天下间所有的至美画卷。

    叶清玄手拎着四尺多长的“醉吟月”,背着硕大的“千巧匣”正在官道上一路疾行,如果一处转角,前方猛地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而且并非一匹而是十多匹骏马奔跑的声音。

    叶清玄连忙向路边一靠,让出了官道。

    未及片刻,前方不远处从一弯奇石后面泼风也似的驰来一骑俊马,扬起滚滚黄尘,马上之人华族武士打扮,混身是血,匍匐在马背之上,拼命用手上的刀背抽打着胯下的黄骠马,一看便是躲避追赶。

    叶清玄四处瞧了瞧,觉得这种麻烦事还是避开为妙,万一看到自己再求救,自己是救还是不救?江湖事都是这样,万一为了一个不该救的人,给自己惹一身的麻烦,那可得不偿失。

    正准备找个地方躲一下,那迎面冲来的马上骑士,也正好看到路边上一身漆黑,戴着斗笠的叶清玄,没命地挥手喊道:“喂,兄弟——”

    叶清玄一看,暗道一声倒霉,现在再躲,未免有点伤面了。装作一副高手的那样,冷冷地看着对方。

    只见那个足有四十多岁的大汉,拼命地喊道:“华族的兄弟快跑,坦族狗崽子出门乱杀人了,别看了,钻林子——”

    话音一落,骑士后边已然冲出一大队坦族骑兵,一个个呜啦啦地叫喊着,手里除了武器,还有几个人甩着套马杆,当年众多护卫围着一个坦族的贵族公子,边上的高手肩膀上还拴着兀鹰,一副出门打猎的模样。

    叶清玄当时心就是往下一沉,这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这石林郡被坦族占据数十年,想不到竟然嚣张至此,对待华族子民如同对待猪狗,竟然随意斩杀,此时竟然把杀人当成了打猎,实在让人难以容忍。

    叶清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那华族大汉打马从身边冲了过去,倏然移动到了官道中心,冷冷看着迎面冲来的坦族骑士。

    那一众坦族骑士,远远地看到了叶清玄一身黑乎乎的身影,竟然拦在了路中心,不由得同时仰天大笑,不但马不停蹄,反而加速冲了过来。

    当前那个贵族公子更是兴奋地大叫着,“丫该(踩他),丫该尼(踩死他)……”

    叶清玄黑色面纱的嘴角冷冷一笑,这次道爷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

    叶清玄握了握手里的“醉吟月”,冷冷看着冲近了的坦族骑士。

    对付这帮傻帽,用不着动用【灵缈七绝】。

    轰隆隆——

    马蹄声原来如此震耳欲聋啊。

    贵族公子两侧各有一名高手,三人三骑猛地朝着叶清玄撞了过来。

    呛——

    一声轻吟,“醉吟月”弹跳到了叶清玄的手中,一团光芒倏然从叶清玄的身前炸开,将叶清玄的身影完全掩盖。

    众多坦族骑士均是同时震惊,那个一身黑衣的华族武者竟然在一片星芒当中消失不见,众骑轰然闯入星芒当中,毫无阻碍地从星芒中穿行而过。

    众人正疑惑那星芒为何毫不起作用,脑中升起难道是障眼法之类的想法时,跑在最前方的马匹突然一声惨嘶,轰然倒地,几乎同一时刻,几乎所有的马匹全都在惨嘶中纷纷倒地。

    啊……

    属于人类的惨嚎声终于想起了。

    不是被马匹压断了什么,每个人都是抱着双脚的脚踝,不停地哀嚎。

    原来他们的脚筋全部被挑断了……

    而在人类的哀嚎声中,那些摔倒的马匹却都一个个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看着一地倒地不起、拼命呼嚎的“主人们”。

    就在刚刚掠过那团星芒的刹那,叶清玄用【凌波微步】躲避开马匹的撞击,同时借助剑法发出的光芒隐藏住如同鬼魅的身形,剑法连点,挑断了每一名坦族骑士的脚筋,同时又在马匹的膝关节上点了一下,藏住了一点真气,别的作用没有,只是让马匹在跑出去十步之后,真气爆发,将马匹磕倒而已。

    一剑之间,叶清玄对于身法、剑法、真气的控制已经到了极为娴熟的地步,在常人眼里,神乎其技,便是如此。

    当星芒隐现,叶清玄再次从原地浮现出了身影,仿佛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半步似地,“醉吟月”归鞘,叶清玄抚了抚斗笠,继续前行,任凭身后哀嚎一片,也一直没有回头。

    这里的事情,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

    马蹄声起,之前拼命逃跑的那个华族武者,骑着马,举着钢刀,又回到了原地。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渐渐走远的黑色人影,又低头看了看眼前一个个被挑断了脚筋的坦族武士,欢呼一声,跳下马来,一脸狰狞地走到那个坦族贵族公子的跟前,笑道:“龟孙子,老子入这行三十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今天竟然就因为这么点货,你们这帮坦族的龟孙子就想黑吃黑……你***不但抢了东西,杀了我兄弟,老子都跑了你还***想赶尽杀绝,你说你***看我镇三山是泥捏的,还是看我镇三山岁数大了跟你们玩不起了?”

    那坦族的贵族公子连连摆手,竟然用着流利的华族语说道:“岳大侠,岳大寨主……这次不是兄弟要伤你,是你大密寺的上师收买你不成,结果收买了你们二寨主,是他出钱让我这次对你出手的……岳大哥,兄弟我也不愿意,但大密寺的喇嘛在后边盯着,这八郡地盘上所有的绿林兄弟,只要不投靠大密寺的,都会被推平的,兄弟我也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大汉听闻自己的兄弟出卖了自己,已经变得难看的脸孔,变得更加狰狞,狞声反问道:“你***想杀老子,还让老子放过你?你们这帮子坦族的混蛋,没你们,老子早就生了一炕的娃了,就冲老子憋了这小四十年,你***也得给我去死……”

    呼——

    噗——

    一刀劈开了贵族公子的脑袋瓜子,猛地一拽,竟然没拽出来,上去一脚,将尸体踹飞,大汉冲着四处乱爬的坦族骑士们大声怒道:“今个爷爷开荤,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有一个算一个,脑袋留下——”

    噗,噗噗——

    大汉疯了似地挥刀乱舞,爬了一地的坦族骑士们毫无抵抗之力,被大汉斩瓜切菜一样地杀了个干净。

    踏踏踏……

    一个时辰之后,大汉骑着马,朝着之前见过的黑衣人走去的方向追去。

    在他身后,十多颗坦族的脑袋垒成了京观,最上边被一刀劈成两半的脑袋上插了个木头牌子,上面用血写着几个大字:“镇三山岳信以贼头祭奠众位兄弟!”

    木头背后写着血淋淋的几个名字。

    英雄不问出路,流氓不看岁数。

    被自家兄弟出卖的绿林头子岳信,追着他自认为是个高手的叶清玄而去。

    既然自己的兄弟已然背叛了自己,投靠了大西蕃国的势力,那以自己的功夫,回去也是送死,那个剑法超群的神秘人,怎么看都像是个杀手,或是混迹黑道不轻易展露身份的人。过去结交一番,要真的肯出手,花再多的银子也值。

    因为一身奇异打扮的叶清玄,被人当成了职业杀手,这倒也不算奇怪,因为没有一个正道人士会愿意把自己打扮成那副模样。

    正道人士要的就是扬名立万。

    只有不愿意露脸的人才会这副打扮,这种人不是一个傻*类型的杀手,就是一个装成杀手的傻*。

    因为越厉害的杀手,越懂得低调的重要性,像叶清玄这样穿得这样高调的人,很少见。

    越是不想让人看见的东西,就越有人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

    叶清玄这一身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行头,大白天地出现在了石林郡城之后,只是几步的距离,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先是十几个华族的小孩围着叶清玄转来转去。

    但没过多久,坦族的小孩就出现了,一个个开始朝着叶清玄和华族的孩子丢石头,然后华族的小孩开始了反击……

    一声哨响,一大队坦族士兵举着圆盾,拎着弯刀就冲了过来……

    叶清玄一压斗笠,朝着附近的巷子里就跑,顺带着在几个讨厌的坦族小子屁股上兜了一脚,乐得华族的小孩一阵拍手叫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