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4】夜擒奸细

    那道擦肩而过的身影,让梅吟雪片刻间有了一个愣神——

    刺空了?

    躲开了?

    梅吟雪停**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被对方的一剑带偏了方向,而自己竟然毫无所觉,还以为对方利用身法避开了这一剑。

    就宛如两人的初见……

    擦身而过,

    只余一缕幽香……

    梅吟雪倏然站立,但自己这一剑带起的真气和杀机却消弭不散,梅吟雪一声轻哼,狂涌的剑气转眼汇聚到“凝玉寒”上,一抖手,宝剑脱手而飞,将正面一处无人的哨楼整座冰封……

    梅吟雪恢复到了正常的样貌,缓缓转身,平淡地看着的施施然往回走去的身影,眼中的疑虑和慎重一闪而逝,滔天的怒火似乎都随着那一剑脱体而出。

    视线越过叶清玄,几个蒙面人手提一桶不明液体正准备朝井里倾倒的画面,被定格在了眼前……

    原来是因为他们……

    梅吟雪轻轻将深陷楼体之中的“凝玉寒”拔了出来,再次走向凝眉皱目的叶清玄。

    身后那座冰封的哨楼轰然倒塌,梅吟雪恍如未觉,眼皮都没跳一下……

    此时的梅吟雪,又是目空一切的样子,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放在她的眼里,她只注意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此时此刻,连叶清玄都不在其中,有的,只是那几个可以的蒙面人。

    叶清玄一手抱胸,一手摩挲着下巴,眼前的四个人,俱都是面巾遮面,仅露出一双眼睛,同他们的身体一样,冰封之间的那一抹惊惧,此时也被完完整整地凝固在了眼睛之中。

    梅吟雪盈盈站立,她的身上有一种气质,让她无论她走到哪里,无论身边有多少的人,在别人的眼里,她都仿佛是孑然一身,孤寒冷傲地独自站在那里。

    用“鹤立鸡群”来形容这种气质,未免显得庸俗;说它是“寒梅傲雪”,却又显得过艳和过傲了……

    就像是酷暑难耐的盛夏,一抹令人舒畅的凉风一样,

    带着一股冰凉的香气,就像是冰山上的雪莲花……

    气氛,在此刻变得诡异。

    刚刚还一副生死大敌模样的两个对头,此刻相距不远,都紧盯着四个僵立的蒙面人。

    “他们死了么?”叶清玄轻声问道。

    梅吟雪看了对方手里的水桶一眼,淡淡说道:“只是冰封了他们经脉内的真气和身体,死不了……”

    叶清玄暗暗活动了一下抱在胸前的另一只手,暗暗点头。

    刚刚的那一剑,虽然借着【斗转星移】将对方的攻击带偏,但双方长剑轻磕在一起的那一下,一股冰气侵入经脉,还未来得及用【北冥神功】化解入体的冰气,整条手臂的经脉都被冰封,连带着里面的真气一起,难动分毫。

    刚才的交锋看似叶清玄占了上风,但其实,现在叶清玄整条手臂都不能再次使用,尽管现在他的左手可以运使的跟右手一样灵活,但若是再次交手,胜负难料,而叶清玄的胜率明显低于半数。

    叶清玄不停地运转【北冥神功】,缓缓化开冰封的经脉,心中暗忖:果然面对有属xing的真气,无属xing真气便吃了大亏,处处被压制。

    当初与学会了【紫霞神功】的六师兄贺清竹较量之时,也是有如此的感慨,加注了“紫薇环”的【紫霞神功】,呈现的是一种极为少见的属xing,【金】、【木】、【水】、【火】、【土】五大属xing之外的奇异属xing——【光】,紫sè的霞光。

    自己的【北冥神功】本来足以碾压【紫霞神功】,但有了“紫薇环”帮助他**经脉,自己的【北冥神功】无功而返,对方的丹田,如同一颗散发着“紫sè光芒”的太阳,“北冥真气”在其照耀下,如同冰雪一般的消融。

    这是金庸武学与异世武学结合出来的第二个神奇武学,第一个是【太极培元功】,但因为组成这门武学的基础**不够好,所以经历数次提升之后,这门**终于升无可升,止步在青级武学的上品地位,只差半步进入黄级,但却已是止步不前了。

    而【紫薇凝环决】融入【紫霞神功】之后,两门黄级武学,却形成了一部红级上品的绝学。威力让人心生畏惧。

    而此时,叶清玄领略到了另一种完全不输于新【紫霞神功】的绝世武学——【太虚冰魄诀】。

    失去知觉的右手,让叶清玄明白,这个小妞真的是极度的不好惹。

    眼前的四人,两个放哨,一人搬桶,一人正打开密封的桶盖……

    从稍稍打开的桶缝当中,里面湛蓝的液体清晰可见。

    叶清玄心中一紧,想到了什么……

    接着又是一笑,这东西就算倒进了井水中,这蓝sè的水又有谁敢用呢?

    叶清玄伸手扯下四个人的面巾,有些熟悉的样貌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到底是从哪个地方见过他们呢?叶清玄想不起来。

    四周衣袂纷飞的声音朝这边扑来,刚才两人的动静太大,尤其是梅吟雪将哨楼弄塌的那一下,更是惊天动地,堡内的仅留下来的高手早已被惊动,此时正纷纷朝着这边赶过来。

    梅吟雪转身便走,未曾看向叶清玄分毫,仿佛这里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

    “他们是谁?”叶清玄淡淡问道。

    梅吟雪恍如未觉,径直而走。

    “喂,你不用这样吧……”叶清玄喊道。

    梅吟雪伫立,侧脸,淡淡道:“好剑法……”

    叶清玄呆呆愣住,目视着对方的离去,心头却只有那句“好剑法”,哼,这不是自己跟她第一次见面时,说得第一句话么?

    她是什么意思?

    表示记得自己么?

    可这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诶,没有一点的浪漫感觉。

    四周人声开始汇聚,一阵衣袂声起,有人明显看到了这里的情景,大声喝道:“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统统不许动,束手就擒……”

    叶清玄长叹一口气,道爷我什么时候动过,明目张胆地站在这里,也成了鬼鬼祟祟?

    身后脚步声纷起,显示来人颇多,叶清玄看了看右手手心,一抹寒气飘出,将自己的气息变成一片烟雾,攥了攥拳头,侵入经脉的最后一缕寒气终于被自己逼了出来,整条手臂完全恢复了知觉。

    好霸道的【太虚冰魄诀】啊……

    一个霸道的声音响起,“tmd你们几个小子没听到我的话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给我转过身来!”

    现场五个身影,只有叶清玄缓缓转身,没办法,其余四个人都冻住了。

    “是你!”对方显然认识叶清玄,而叶清玄显然对他没有什么印象。

    “你是谁?”叶清玄诧异地问道。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大胡子、身材有些肥胖的壮汉,竖立着环眼,朝着叶清玄吼道:“你tmd给我闭嘴!现在是老子在问你话,你反倒问起老子来了……他们是谁,是不是你的同党?让他们转过身来……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鬼鬼祟祟的,果然不是好东西,我们季家把你当成客人,你却深更半夜出来惹是生非……”接着又一指倒塌的哨楼,“这是不是你干的?破坏季家财产,有钱赔吗?”

    叶清玄神sè一愣,接着哑然失笑,心忖:这季家都是什么人?张嘴就知道要钱,如果这哨楼是自己弄塌的,他就不知道先害怕么?

    挠了挠鼻子,叶清玄答道:“这哨楼嘛,啊,算是我弄的吧……”

    “是你弄的就好,”大胡子汉子脸sè立即一喜,一伸手,喝道:“拿来吧?”

    “什么?”

    “能是什么?银子!”

    “多少?”

    “怎么也得赔个百八十万两吧……”

    叶清玄明白了,这还碰到个明目张胆勒索自己的家伙,看了看他身后,二十几个弟兄没有一个善茬,横眉竖眼的,简直就是一群土匪流氓。

    “看什么?怎么没有?”大汉脸sè一沉,眼睛就瞪起来了。

    “百八十万两的,还真没有,几万两,还是有的……”

    大汉倏然脸sè再变,喜上眉梢,“也行,拿来……”

    叶清玄一乐,将怀里的那块青铜令牌递了过去。

    品格恶劣,小道爷有这牌子,康延年来了我都不害怕,我看你怎么说。

    大汉一愣,下意识地接了过去,上下一看,翻来翻去,回身问身后的兄弟,“嗨,弟弟,给哥看看这上边写的什么玩意?哥不认字……”

    叶清玄笑容一僵,感觉有点不太好。

    “好嘞哥哥,这上边写的是‘叔查’……什么意思,是不是这小子名字?”

    拍了手下一记脑袋,大胡子一把将令牌抢了过来,嘟嘟囔囔地道:“叔你大爷的查,这明显是有钱人家给孩子打造的长命牌,应该是金的……”

    接着嘿嘿一乐,笑道:“这位兄弟别不乐意。俗话说,有钱好办事。这一出哥们就能给你摆平,半夜打水是吧?半夜拆房子也没关系,爷们跟康爷有关系,关系匪浅,这事哥都给你摆平喽……”

    “你要把谁摆平啊?”一个苍老的声音悠悠传来,大胡子的表情倏然一惊,慌手慌脚地想将手里的牌子藏起来,身上却没个地方,顺手交给手下,二十几人一起闪躲……

    “我还给你了……”

    大汉一抖手,将牌子丢还给了叶清玄。

    叶清玄微微一笑,一抖手,却将牌子丢给了出现在人群之后的康延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