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18】廿八星宿

    方荣泽看了看宗轩,又看了看丁玲。

    “你是为了她,才陷害我?”

    宗轩缓缓走回到丁玲身边,边走边问道:“不不不,当然不是,这样的女人我身边太多了。我陷害你,只是因为你很完美,很出sè……”

    “你嫉妒?”

    “不,我喜欢……”宗轩开心一笑,“我喜欢把完美的东西破坏掉……不,不应该说是喜欢,而是完全的着迷……这算是我不多不少,唯一的一点爱好吧。”

    宗轩的话让所有人发寒。

    “你见过这么美的女人么?”宗轩围绕着丁玲转圈,宛如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着她的身体,“哦——呵呵,我差点忘了,你不但见过他,还享用过她……你看,她的皮肤多么滑嫩,多么诱人……他曾经是你的,对么?”

    宗轩粗鲁地一把扯掉女人身上的斗篷,里面什么都没有,女人xing感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方荣泽的呼吸倏然变得粗重。

    丁玲傲然挺胸,她喜欢男人看她身体时的样子,这样让她觉得自己很骄傲,宗轩似乎也是如此,只不过他却更直接,猛然握住了那对傲然挺立的双峰,贪恋地笑道:“看,这就是你曾经爱怜无比的东西,还记得它的感觉么?但它现在是我的,是我的——现在,我想把它揉圆就揉圆,想把它搓扁就搓扁……”

    男人大力地揉搓娇挺的胸肉,女子吃痛,不由得娇呼出声。

    宗轩剑眉一竖,回手便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贱人,我让你叫了么?整天就知道叫,你的叫声只能用在床上,你明不明白啊?”宗轩不顾女人的痛呼声,扯着女人的头发用力的甩了甩,冷斥道:“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可以叫的,啊?哪个许你现在便可以叫了?”

    方荣泽目呲yu裂,怒声喝道:“住手——要对付的是我,不是她——”

    宗轩震惊地盯着方荣泽,意外的说道:“方兄,你还真是多情的种子,你到了现在这步田地,难道以为跟她没有关系么?”

    方荣泽一脸震惊,“不可能,她也许身体上背叛了我,但心里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宗轩冷嘁一声,“白痴——若不是她,我怎可能知道你的父亲便是当年的大盗‘血手魔心’?要不是她,我怎么会知道你们家的藏宝室在哪?要不是她,我怎么会抓得到你?我告诉你,便是怎样陷害你的计策,也都是她出的,我?只是照办而已……”

    方荣泽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个变得陌生的女子。压抑着将要爆发的怒火,接着问道:“既然你想杀我,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还要跟我做朋友?”

    眼前的这个青年,当年是在黑道高手历阳五鬼的手下救过自己的xing命的。

    宗轩兴奋的大叫一声,用力的一拍手,“你知道么?知道么?这是我安排的最激动人心的一出戏码了……”

    “你说你当初是在演戏,是在骗我?你根本没有受伤?”

    “不,不不……你误解了。当初我的确是受伤了,我也的确是冒死救得你,你看——”宗轩一指腹部的一条醒目的巨大疤痕说道:“你看,这条疤可不是假的,当年那一刀的确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至于那个历阳五鬼,我也根本没有打过交道——只不过,这些都是为了接近你所要付出的代价嘛!你知道,你是那么大的一个知名人物,平常一定有许多人主动接近你,我只有使出这般手段,才能取得你的信任啊——你看,现在你我二人的情形,证明我当初赌对了吧?”

    “宗轩,你真狠,为了对付我,竟然连对自己都这般狠毒……我真的很佩服你——”

    “不,这不叫狠毒,这叫——”宗轩“啪”地打了一个响指,骄傲地说道:“这叫专业!”

    “魔鬼——”方荣泽颤声说道。

    “不,不不……这个称呼不好,我更喜欢别人称我为智者——千万要记得哦——”

    宗轩从新站起身来,突然拍了下额头,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来的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你妹妹被jiān杀的那件事——也是我干的——”

    方荣泽的表情倏然凝固,。

    “知道么?指点我令妹住处,并帮我打开令妹房门的,便是你的妻子——”

    “畜生——”

    “不,不不——”宗轩有点恼怒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修长灵活的手指伸进方荣泽的眼窝,不顾方荣泽的哀嚎,将眼眶里的眼珠慢慢地抠了出来,“真没有记xing,我跟你说过,我是一名智者——”

    “这是对你不尊重我的小小惩罚——”随手将手中的眼珠丢掉,将染满鲜血的手指在方荣泽的前襟上擦了擦,仿佛干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方荣泽凄厉的惨叫声震荡开来。

    “哈哈哈,方兄,最后的愿望我帮你实现了,你可以上路了……”

    “等,等等……”

    方荣泽形如厉鬼,狂声大喝道:“我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宗轩,我知道你一向自负智计无双,但你有一样东西实在差劲……”

    “什么东西?”

    “武功——”

    “武功!?”

    “是的,没错,就是武功……无论你如何聪明,总有需要武功的时候,而你的武功,太废,这样身手的你,有些东西、有些人是接近不了的,因为那些人是不会跟一个武功差劲、时刻需要人保护的人交朋友的……””

    宗轩笑了。

    “你说的很对,我很需要武功……怎么,你有什么办法让一个二十岁还停留在‘筑基期’的人变成高手么?”

    方荣泽也笑了。

    “当然有。你知道我的父亲是当年的大盗‘血手魔心’,也知道我是‘地绝榜’的高手,当然知道我家武功的厉害程度……怎么样,我用我家传武功跟你做个交易……”

    “你不会指望我放了你吧?”

    宗轩笑了,丁玲笑了,方荣泽没笑。

    “当然不是……”

    “那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练成的武功,放弃现在的快乐么?”

    “那门武功不需要你的练习多久,以你的资质,顶多三年,必有大成……”

    宗轩终于大感兴趣。

    “你要什么?”

    方荣泽冷冷看了旁边一眼,“我要这个女人……我要她的命!”

    方荣泽笑了,丁玲笑了,宗轩却没有笑。

    丁玲大笑。

    她好像突然听到了天下最滑稽的事,笑得弯下了腰,指着方荣泽笑道:“我本来以为他这人还不太笨,谁知道他却是个傻子,而且更是个神经病。”

    她又指着宗轩,道:“他怎么会把我交给你呢?你凭什么要我的命?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

    宗轩等她说完了、笑完了,突然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到方荣泽面前,淡淡道:“你要的是不是这个女人?”

    方荣泽道:“是。”

    宗轩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移向丁玲的脸。

    丁玲目中露出了恐惧之sè,勉强笑道:“你当然不会把我交给他的,是不是?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又为你找出了那姓孙的……”

    宗轩脸上全无表情,冷哼道:“那些事是我帮你做的,你记得么?”

    丁玲脸sè已发白,颤声道:“以后我还可以为你做别的事,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现在就是在帮我做事……”

    “你怎么能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丁玲满脸的恐惧,泪水哗哗落下,真是雨带梨花别样迷人。

    “可你怎么知道他说的话是假的?”

    宗轩脸上又泛起了那股迷人的笑意,如同阳光一样温暖的笑意。

    一刻钟之后,宗轩缓缓走出牢房,丝毫不理会里面女人临死前凄惨的叫声。

    到了院中,仰望着天上的明月,深吸一口气……

    初开的丁香与栀子在夜气里散发出浓烈的馨郁香气,这里植物异常繁盛,雨水充沛,又将迎来一场新雨。

    “你还是这么变态……”一个如同被掐住脖子的老鸹般的声音骤然响起。

    宗轩头也不回,闭目抬头,感受夜风中的寒气,“你不懂,这种破坏完美的感觉……真的很棒——”

    一个浑身都藏在黑sè蓑衣里的怪人缓缓走出角落的yin影,与那阳光般帅气的青年站在了同一片阳光下,两个人之间,是如此的不协调。

    “你不太适合站在有光亮的地方,yin暗的角落更适合你……”宗轩挑剔地说道。

    蓑衣人毫不生气,沙哑着嗓音说道:“我的yin暗,在你面前,便如婴儿般无力和没有价值吧?”

    宗轩哑然失笑,缓缓说道:“听说你去了趟云州,怎么?崇玄虎造反的事情,你们‘血煞’也参与其中了?”

    “我们只管收钱办事,造反的事,我们不参与。更何况他崇玄虎想跟魔门做买卖,也就是我们能搭得上线……”

    “可你们也没想到他崇玄虎竟然把你们都耍了,自己竟然是大西蕃国的内应……”

    “没人在这个买卖中吃亏……除了崇玄虎。”蓑衣人语气依然那般冷硬。

    “哈哈哈……聪明反被聪明误。你来干什么?”

    “老爷子相召——”

    “他还没死?”

    “他是你师父!”

    “我知道,我早晚要亲手杀了他——麻烦你在适当的时候帮我转达一下……”

    “他一直等着你去杀他,他觉得很有趣,而且他毕生的目的,便是培养出一个能够把他杀死的传人,他很看好你……””

    “所以他才传授我计谋、传授我兵法,传授我易容之术,传授我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技艺,可就是不肯传授我武功……”

    “据我所知,你们这一门,只传骗人的本事,从来没有过武学的传承,不过你们每一代都是绝世高手,为的不就是让你们用智计去骗来一门绝学,以显示智计比武功更要厉害么?”

    “呵呵,愚蠢的传承……”

    “也很值得夸耀。跟我走吧……”

    “现在?”

    “现在——”

    “不行——”

    “怎么?”

    “我还要去拿一件我的战利品……”

    “什么东西?”

    “一幅画……”

    “一幅画?很值钱?”蓑衣人很奇怪,一幅画有什么值得走一趟的。

    宗轩终于转身回头,微微笑道:“是的,很值钱……”

    **********

    万国泰满身鲜血,傻傻地看着眼前的死人。

    自己只不过是回老家一趟,怎么刚一回来,便会遇到这种事情。

    眼前,“武马寨”的大寨主武四通的尸体,已经变冷。

    一代黑道大豪,就这样在自己眼前死去,那几乎将他挥成两爿的一刀,竟然没有当时取他的xing命,而是让他跳水逃脱,却被路过河边的自己给遇到。

    对方临终前的话语依然萦绕耳边——

    “我知道他们要我的命,找的就是这幅画,你,你知道我是谁,还愿意救我一命……我把它送给你,死也不让他们得逞,你快走,带着它走……画的后面有武功心法,但,但你千万不要练……”

    什么画,什么武功,竟让这个黑道强人被追杀至此?

    万国泰展开手中的绢画,一副《贫女织衣图》展现在自己面前……

    画后边的夹层里有字,是武功秘籍。

    万国泰一阵兴奋,想不到这写进小说当中的一代大侠的传奇经历,也能让自己赶上,难道是上天注定?

    不过,这些字歪歪扭扭的写的是啥啊?

    tmd,就算写得方正又能如何,老子又不识字……

    得找个信得过的人教给我。万国泰眼珠子一转,想来想去,也就是那个人能帮自己了。

    他功夫那么厉害,应该不会贪渎我的功法吧。

    可是……

    为什么武四通不让我练这功法呢?

    万国泰一拍大腿,管他呢,这种事情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万国泰朝着武四通的尸体鞠了两躬,说道:“武寨主,这副画就当是您老成全兄弟了,按你说的,我等赶紧走,追你的人随时都能赶来,就没办法让您入土为安了。等来ri兄弟武功大成,扬名江湖之后,定给您立块牌,早晚三柱香,ri夜三叩首。若是取了您xing命之人,是个万恶之徒,我也定当为您老报仇……若他们是好人,这事我看您老就算了,忍一忍,反正我估计在下边阎王爷也不能让您老闲着,您这缺德事也没少干……呃,呸呸呸,对不住,兄弟我嘴贱,您老别生气。我走了……”

    万国泰一猫腰,进了草丛,哗啦哗啦不一会就不见了身影。

    过了不久,呼呼两道人影赶了过来,看着武四通的尸体,久久不语。

    “你为什么不等我赶来再动手?”

    “御主恕罪,卑职事情不密,被这武四通提前发现了杀意……”

    “笨蛋。武四通纵横黑道这么多年,什么刺杀之类的没遇到过,就你这么聪明,以为能轻易杀得了他?”

    “卑职有罪……”

    “唉,还好我当年多预备了几个人选,不然凑不齐‘二十八’之数,还得被圣主教训……跟我走吧……”

    衣袂声起,两人消失原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