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16】嫁衣神功

    江水寒缓缓站起,动了动有些酸胀的双腿,双腿痊愈不久,经脉还有些不适应,很容易疲劳。抬头见到叶清玄关心的眼神,不由得笑道:“放心,只是坐得久了些,比之前好很多了……”

    叶清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朝廷突然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我总感觉怪怪的。明明现在魔门势力膨胀的厉害,江湖已是多事之秋,还搞什么比武大会。整个白道武林门派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了过去。排名靠后的门派,想要靠前;排名靠后的门派,害怕被取代……本来团结一致对抗魔门的事情,却因为重订排名,而互相敌视……”

    江水寒叹道:“大哥说的不错。不说别的门派,现在连我爹都有心思争上一争。尤其朝廷故意把赛事安排在两年之后才从地方上开始,无疑是给了各大门派两年的准备时期,这让每个门派都有了向前一步的**,在这两年时间里,各大门派所有在江湖上行走的弟子,都将被召集回去集训,江湖上会出现白道大派弟子很难现身的空挡……这太危险了。”

    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沉重,已经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魔门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是魔门么?

    为什么朝廷的所作所为让人这么困惑……

    云州崇玄虎平叛之事,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现在已是晚秋时节。

    叶清玄十五岁了。

    这一年的光景,比他之前十四年过得还要惊心动魄,还要jing彩。可似乎,真正的挑战还未来临,整个江湖,都充斥着“山雨yu来风满楼”的感觉。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不管我们即将面临什么,这两年时间,我们都要抓紧时间提升实力。也许,对于敌人来说,这两年的时间足以让他们完成某些布局,但这两年对我们同样重要,而且我相信,两年的时间我们实力的增长,一定是敌人的几倍。”

    叶清玄信心满满,毅然说道:“我们用一年时间让弟子熟练掌握武技,一年以后我们带着弟子行走江湖,开始历练,同时猎杀凶顽,用他们的血把我们的刀磨得锋利,锋利,再锋利一些……”

    青云观,在积蓄力量,因为有了叶清玄的存在,观内弟子的实力,无论是武技还是内功,都以几何倍数的速度在增长,也许真像他说的那样,同样都是两年的时间,己方实力的增长,一定会是敌人实力的几倍。

    扬州。

    嘉兴城外,碧南湖畔。

    双子山南麓,闻名天下的“砥石山庄”。

    距离朝廷颁布“昭武九州”的旨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

    登山临水,眺望远景,千里大江,水sè澄澈,远远望去,像一条白sè绸带,苍山峻岭,绵延起伏,层叠相连,如簇如拥。

    夕阳斜照,来来往往的船只在明净的江面上驶过,岸上店铺的酒旗在西风中摇摆。

    更远处,游船画舫仿佛是从云中驶过,船身也似乎镀着一层淡薄的云雾;沙洲上白鹭纷纷,宛如飞舞于银河之上。

    “砥石山庄”,天下闻名。

    但让它闻名天下的,不是这碧南湖畔的绝sè美景,而是因为他的主人,石稻然。

    “地绝榜”排名第三位的“金身佛”石稻然。

    石稻然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其实,最近这几年以来,他的心情很少能够平静。

    朝廷的“昭武天下”让天下的习武之人心动,石稻然也不例外,不止是自己“砥石山庄”的江湖排名,还有自己个人的武学突破,一样让他揪心。

    这是一间布置简单的房间。

    除了一套桌椅,一张床之外,屋子里面唯一一件算是家具的东西,便是一张挂在墙壁上的画轴。

    而此时,石稻然便站在画轴之前,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画作,一动不动。

    石稻然除了武学,向来清心寡yu,在他眼中,除武学以外的任何东西,都是扰乱他波澜不惊的武学心境。

    石稻然的面前,是一幅娟画。画上一间陋室之内,一个织女在纺纱织衣,画风古拙,人物栩栩如生,泛黄的画轴证明这副画长久的年月和历史,一看便知是极有来历的古董名画。

    画边空白处,提着一首七言律诗: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却是一首《贫女》,以诗应景,极为贴切。

    石稻然茫然地看着这幅画作,久久不语。如果这里有任何一个熟悉石稻然的人都知道,这位石庄主平生最为讨厌的,便是舞文弄墨,展弄风sāo。

    石庄主对待文人的一套玩意,向来厌烦,包括诗画。而如今,这位粗鄙的石庄主竟然盯着一副画作久久不肯言语,这情景,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身为“地绝榜”上排名第三位的高手来说,自己的境界停留在后天巅峰,已近十年时间,未成有一丝破镜晋升的迹象。

    而自己所练的绝技,更是霸道至极,任何其他的功法修炼出来的内力,顷刻间便会被体内的真气排挤出体外,有几次自己强留异种真气,差点走火入魔而亡。

    石稻然原本的名字是什么,自己也早已忘记很久了。本来没有这么好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四十年前一个算命先生给自己起的。

    那时他年纪刚过二十,正是意气风发之时。那时的他,年少轻狂,一夜之间挑翻十二江南名家,名声大噪。靠的,便是一个老人送给了自己一幅画,也就是眼前的这一副《贫女织衣图》,并由此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那不仅仅是一幅画,其实它是一门武学,一门堪称奇迹的武学。

    ,这是老人告诉自己的名字,也是它的名字。

    这门功法进境之快速,让人惊叹,同时,功法的霸道,也是让人惊叹!

    想当初自己初得此功之时,毅然苦练五年,待出得江湖,一举打败江南十二位后天高手,终于成为了世人敬仰的一代名侠。

    到了如今,时间已整整过去四十年了。

    但这门武学自从十年前自己步入“地元境”第十重天开始,便不得寸进,无论自己如何修炼,也始终摸不到突破先天境界的门槛。

    这样早已习惯了进阶速度的石稻然,心焦不已,偏又毫无办法。在感觉再难寸进之后,石稻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功法上面,期望依靠其它功法,能够有所突破,可惜,正如上面所述,石稻然所盼望的一切,终究是一场空。

    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才好,难道我石稻然的命运,便只能止步在后天巅峰之境了么?那先天境界的味道,到底是如何美妙呢?

    现在,在石稻然心中,唯一能帮助自己的,恐怕就是当初传授自己功法的那位无名老人了。

    石稻然木然推开房门,跨入了自己熟悉的世界当中。

    心中忽有所感,抬头看时,院中的石椅之上,坐着一个人,悠然自在地喝着一壶酒,那壶酒是自己之前让下人准备在这里的,这时反倒成全了这位不束之客。

    石稻然江湖地位崇高,何曾遭受过如此境遇,一时不由得大怒,“咄,你是何人?为何身在此地?”

    对方施施然放下酒杯,缓缓回头。

    石稻然倏然呆住,这张脸孔,是如此熟悉,无数次魂牵梦绕在自己的记忆当中出现。

    “恩人——竟然是您——”

    石稻然心中大喜,来人竟是当年送与自己的无名老人,自已尤其记得对方那支硕大的鹰钩鼻子和微眯的眼神,看着让人心中发寒,却让石稻然心中火热。

    四十多年未见,对方的神采已久,便是脸上的皱纹都没有多添一条,足以说明对方至少是先天境界的修为。

    石椅之上的老人微微一笑,完全转过身来,缓缓说道:“数十年不见,想不到石大侠风采更胜当年——”

    石稻然几步赶到跟前,倏然深躬一礼,恭敬说道:“晚辈几十年未见前辈,前辈风采依旧,晚辈敬服——”

    无名老人哈哈一乐,悠悠说道:“的确,四十几年了,这么长得时间,让老人家我等得好不心焦……不知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你的修为是否已到了后天巅峰?是否一直难以寸进了呢?”

    对方果然有解决突破先天之境的办法。石稻然心中兴奋异常,连忙说道:“正如前辈所述,晚辈十年便到了后天巅峰,之后便再难以寸进,一直未能突破先天境界,辜负前辈重托,晚辈万分汗然。”

    无名老人一摆手,哈哈笑道:“你说错了,你的功法本来便只能修炼到后天巅峰,之后无论你再怎么努力,也突破不了先天境界。”

    石稻然恍如一盆凉水扣了下来,大惊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突破先天了么?”

    无名老人眼睛一眯,嘿嘿笑道:“突破先天之境的办法?呵呵,有,当然有……”

    石稻然倏然呆立,继而猛地跪地叩头,说道:“若有突破先天之法,还请前辈成全,晚辈永记大恩,肝脑涂地,决不推辞……”

    “不忙,不忙……若要知道突破先天之法,我得先带个人来给你引荐一下。”无名老人轻轻一拍手,自小院外独步走进来一个人。

    “咦?是你?”

    石稻然面露诧异之sè,因为进来之人,竟然是山庄中工作了几十年的花匠黄哑公,这人天生聋哑,不能说话,当年还是因为无意中救了自己一命,才被自己收留,进了山庄做了花匠,今ri怎么……连之前老态龙钟的样子都不见了,jing气神十足。

    对方来到小院,理也不理石稻然,朝着无名老人跪地叩首,说道:“属下见过御主,御主仙福天寿,泽披万代……”

    石稻然猛地震慑,一个在自己身边呆了几十年的哑巴突然说话,任何人的第一反应都不会是惊喜,而是害怕。

    一种掉入了某种陷阱当中的感觉萦绕石稻然心头。

    “这,这是……”

    无名老人淡淡一笑,说道:“这就是我要介绍给你的人。你不是想知道练习了之人,如何才能突破到先天么?让他跟你说……”

    无名老人说完话,拿起桌上的酒壶,再次自斟自饮起来,仿佛身边没有任何人一样。

    黄哑公沙哑的嗓音,嘿嘿一笑,却让石稻然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石大侠,嘿嘿,单练是突破不了先天的,说起这个名字,其实我更喜欢另外的叫法——”

    “什么叫法?”

    “……”

    “?”石稻然满脸诧异,接着猛然想起那副画上的那句诗,“‘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为他人作嫁衣裳’,‘为他人作嫁衣裳’’……”石稻然的脸sè倏然变得苍白,到了今天,他终于懂了这幅画的含义。

    自己,只是那个为他人做嫁衣的贫女……

    “石大侠,当年的债,该还了——”黄哑公yin声说道,并缓缓朝着石稻然走去。

    “你要干什么?”石稻然气息猛地一凝,面上一缕黄光隐现,恍如金佛现世。

    黄哑公怡然不惧,反倒像是一个sè狼见到了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一样,眼中shè出贪婪的**。“我要取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你要杀我?”石稻然茫然问道,眼前的一切变化得太快,让他始终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那你当初为何还要救我……”

    “呶呶呶……我不是救你,而是不想让我的东西被打坏……”

    “不,不,我不同意,我不同意……”石稻然变得歇斯底里,大声吼叫,同时缓步往后退去。

    “我已让你风光无限几十年,该享受的,你已经享受过了,该得到的,你也已经得到了……你完成了你的梦想,便该给我该得的回报,你石稻然,江南有名的大侠,做人怎可以食言?又怎可以如此贪心呢?”

    “混蛋——”石稻然愤而出手,一缕金芒狂涌,猛然击往黄哑公,狂猛暴烈的气势吹得黄哑公不住地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