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10】幽冥鬼姥

    黑漆漆的树林,黑漆漆的夜。

    朦胧的月sè将天地间都化为最原始的黑白两sè。

    月下恶林,扬起层层薄雾,在夜晚的yin风搅动下,荡起蛰伏,恍如暗夜中幽灵,让整个树林更加yin森恐怖。

    咕咕咕……

    桀桀桀……

    蟋蟀的叫声,猫头鹰的叫声,所有声音令人听来都毛骨悚然。

    一个巨大的yin影恍如鬼魅般闪过。

    那是一顶四人抬的黑sè小轿,黑sè的丝绸制成的窗帘,随风飞舞,四个一身漆黑、形如尸鬼的轿夫宛如凌空虚渡,在雾气之上不停地飞奔,速度极为快捷。

    呼呼……

    一阵衣袂飘起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落在轿前,跪地拱手,恭敬说道:“启禀姥姥,马上就到地方了,前面不远有个道观,十二弟就在那里等着您……”

    一个苍老干瘪的声音从轿内响起,“呃——?你说我乖孙儿就在道观里等我?为什么?”

    “十二弟调皮,想跟您老捉迷藏,他给您老准备了一大串珠子,只要您找到他,立即就给您……”

    “好好好,桀桀桀……乖孙越来越懂事了,知道nǎinǎi无聊,竟然找了这么好玩的事儿……”

    跪在地上的解天异冷汗直冒,点头说道:“是啊,是啊,十二弟最乖了,最孝敬您老人家了……”

    “嘻嘻嘻……好好好,快走,快走,我们去接乖孙……”

    四名鬼一般的轿夫抬轿而起,呼地飞了出去,再次如同鬼魅一般飘远……

    足足过了片刻,四周人影一顿乱闪,“紫巾盗”残余诸人尽皆到齐。

    解天异头也不回,直接问道:“大哥为什么直接告诉她十二弟死在那些臭道士的手里,让她去帮着报仇呢?”

    邓天罡身罩紫黑sè大袍,挡住了断臂,肯定地说道:“‘幽冥鬼佬’神智不全,你若是说她孙子死了,那些道士未见得会死,第一个死的,怕就是你了……而且这个鬼姥,jing神不好,行事诡异,你若是让她去杀人,有可能她会跟你提什么诡异的条件,若是不答应或是办不到,也是个死……我曾经就听说鬼姥与澹台老祖的儿子,就是因为请她去杀什么人,结果被神经病犯了的鬼姥要求看看自己儿子的心肝是不是跟别人不同……哼哼,结果死在了自己母亲的手上……”

    “大哥,你说‘幽冥鬼姥’能帮我们除掉青云观的恶道,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么?”

    “青云观实力难测,我不过是让‘幽冥鬼姥’去帮我们探探虚实,成了,自然好,若是不成,我们只能听从圣门安排,等待时机才能报仇了……”

    “唉,可惜澹台老祖闭关不出,这神志不清的老太婆又非要跟来……真不知若是她再出问题,澹台老祖会不会把我们给烤着吃了。”老十一项地飞悠悠说道。

    邓天罡一声冷哼,淡然说道:“若是老太婆死了,怕是澹台老祖会感谢我们也说不定……”

    “当年圣门比斗,澹台老祖与这幽冥鬼女较计,一招不慎,焚毁了她的容貌,结果被她爹,当年鬼宗的宗主,硬逼着澹台老祖娶了为妻,虽然帮着澹台老祖夺取了‘火焚门’门主之位,但多年来澹台老祖一直心生怨恨,但却因着鬼宗的压力,不敢动那鬼姥分毫。此次若是鬼姥死在青云观,澹台老祖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我们此等举动,会不会惹来鬼宗的报复?”

    “放心,鬼宗现任宗主yin九幽一直便跟这鬼姥不对付。当年他千辛万苦寻来的十几个yin年yin月yinri出生的童子徒弟,都被这鬼姥刨了心肝吃了,要不是鬼宗上任宗主是鬼姥的父亲,yin九幽当时就杀了鬼姥了……鬼姥一死,除非上任宗主从棺材里爬出来才有可能报仇,否则,天下无人问津……”

    “大哥知道的真多……”

    邓天罡无奈笑道:“圣门之中,若想活得长久,耳不聪目不明是办不到的。我之所以召集大家来我‘紫冥’,不过是为了寻一些志同道合的兄弟在圣门中存活下去,你我兄弟情义,即便是那些正道门派,也没有我等之间的肝胆相照。此次圣门行动,竟然让我老三、老八、老九、老十二,四个弟兄殒命,若不报仇,怎消我心头之恨。”

    一个身材火爆,衣着暴露的艳妇走到邓天罡身前,身影无比柔媚地问道:“那大哥,我们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我们只在一旁看——”

    **********

    月冷孤寒。

    无名小院中,谢云安与林云聪两人如同两盏巨大的紫sè灯笼一般,闪耀不停。

    天sè已晚,江水寒回到屋中继续练习走路。

    一盏油灯之下,贺清竹拿着【紫霞神功】的秘技,饶有兴致地细读观看,林云聪是他的徒弟,徒儿正值行动紧要关头,做师父的,怎能不帮忙护法。

    更何况,贺清竹对这门【紫霞神功】也是好奇的很。

    从【华山心法】到【混元功】再到【紫霞神功】,这明显是一脉传承的功法,拿来与【全真心法】和残缺的【太乙玄元凝玉功】相互印证,总能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感悟。对于贺清竹这类学者型的高手来说,这种发现无疑是最为让人激动的。

    叶清玄与清岩道人坐在房顶上,摇摇看着院中的三人,一人一个酒葫芦,悠然自得的互相饮酌着。

    清岩道人喝了一口果酒,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嘿然说道:“当年途径扬州仙霞山三清观,看这一秧的葫芦长得实在喜人,便讨了些种子回来……想不到,如今五年已过,这葫芦竟然在观中大盛,光是师父的丹药就装了几葫芦……”

    叶清玄看了一眼二师兄的金黄sè葫芦,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碧绿sè葫芦,叹道:“正清观的‘五彩葫芦’,本就是难得的异种,又在观中培育了几代,消耗了数百年的时间,才有了这一秧五彩的葫芦品种。即便是在正清观中,长出品相如此之好的葫芦也没有几个,他们倒是热心,愿意无偿给你这奇异的种子……”

    清岩道人嘿嘿一笑,“正清观的黄真子倒跟我有几分酒缘,换做他人,一样得不来他的种子。”接着悠然一叹,说道:“小师弟下山一次,所得成绩斐然,我们师兄弟十几年来还不如你之朝夕啊。”用手指点着台下的二人,“这两个小子,福源泽厚,有小师弟为他们提供助力,ri后想不飞黄腾达都不可能。”

    叶清玄笑而不答。

    清岩道人闲扯了一些题外话,突然机锋一转,沉声问道:“小师弟,我一直有两件事想问你,当然,若是不方便,你可以不用回答……”

    “一是,我哪里得来的这些武学秘籍;二是,我哪里有的这么多内力给同门灌输……对么?”叶清玄早知师门中人早晚会有这么一问,立即抢答道:“武学我换来一部分,抢来一部分,捡来一部分……”

    “捡来?”

    叶清玄点点头,往身下指了指,“水寒得到一件东西,叫‘青铜八面鼓’,上面有一副图,画上有一座塔……”

    “一幅图,一座塔?”清岩道人奇怪地问道,接着倏然一惊,“难道是江湖上传闻的‘青铜龙塔’?你的武学是从塔里面得到的上古绝学?”

    叶清玄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塔里的绝学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些秘籍是连同那个‘青铜八面鼓’一起得到的……”

    清岩道人“噢”了一声,事情既然牵扯到了大江盟的秘辛,自然就不方便继续打探了,只要知道这些武学是小师弟得来的,而且不虞有人因此追究,属于来历清白的东西,也就可以了。

    叶清玄心中暗乐,自己为了防止武学来历成谜,跟二弟说是自己刨了某个前朝高手的坟墓得来的,而担心师门因此追究自己行为,而让江水寒帮忙背一下这个黑锅,江水寒自是乐得给叶清玄这么一个大人情,欣然同意。

    这一下,两头一堵,便不虞有人再去怀疑这些武学的来历。

    反正江水寒手里有“青铜龙塔”秘密的消息,半真半假的,正好可以混淆视听。

    清岩道人一想原来如此,接着又问,“那,你的内力……”

    “得到的功法里面有一门转移敌人内力的法门……放心,不是魔门的【玄yin吸魔功】,只是纯粹的暂时吸附,时间一久便会消散掉,若是自己吸收有真气杂博的担心,异种真气相互冲突,便会走火入魔,原本的功法只是让敌人体力损耗,筋骨酥软,失去战斗力……呃,就像香木合查那样。但师兄知道我福泽深厚,竟然事先得到了素裳宫的【紫薇凝环决】,嘿嘿,两者合一,正好将吸附的内力当成‘紫薇环’种给诸人。这一来,简直就是培育高手的利器,顷刻间便能培养一大批后天高手出来,二师兄,你说,这是不是我青云观的命数?”

    叶清玄知道,以自己这几ri的这么个折腾法,【北冥神功】的存在根本瞒不住,与其被师门中人想歪,不如把他们的注意力带偏,平庸化【北冥神功】,让人们对这门功法不以为意,不去重视它,也就不虞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清岩道人一听,便知道这是个苦差事的功法,吸来的内力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岂不白费,但若是吸人的内力为自己所用,那又岂不是魔门功法,损人利己?

    “真的不是魔门功法?”清岩道人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倒霉功法,生怕小师弟一时不慎,误入歧途。

    “当然了,二师兄,绝非魔门功法,不信你试试……”叶清玄二话不说,上去便抓住了清岩道人的手腕,一运气,【北冥神功】运转,清岩道人的真气立即倒泻而出,清岩道人大吃一惊,倏然一运真气,玉sè一闪,叶清玄本来如饮水一般的吸力,仿佛吸到了石头一样,嘭地吸了个空,同时被对方一振,手掌便握不住清岩道人的手腕了。这次轮到叶清玄大吃一惊。

    想不到这【昆吾凝玉功】,真气如同玉质的说法是真的,自己的【北冥神功】吸附别人的真气如同吸水,遇到二师兄的内力,却如同吸到了一块石头,砰然声响,自己无果而返。

    清岩道人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说道:“怎么样?小师弟,吃瘪了吧。我不是给你说过么,咱们的功法,那可是【玉】属xing,是比那【雷】属xing还要稀少的奇功,别说你这吸附内力的小法门,便是魔门声威赫赫的【玄yin吸魔功】,还不得在咱们面前吃瘪?”

    叶清玄嘿嘿一笑,说道:“那怎么样?相信我这不是魔门功法了?”

    清岩道人点头说道:“的确不是,我的真气没有特殊反应,同时你这功法也不伤害对方的身体,只是吸空了内力,对经脉什么的安全无损,魔门功法可不是这个样子,吸干你身上的jing元,你全身的经脉都一同毁掉,就算侥幸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叶清玄心中狂松了一口气,总算又糊弄过去了,ri后自己在施展【北冥神功】最起码师门内是不用藏着掖着了。

    本来大家就是一条船上的自己人,提防来,提防去,有个什么意思。

    清岩道人接着又是一笑,面容全开,想其心中疑问全部解开,心结全无,继而笑道:“小师弟既然有这个妙招,不能只便宜那些小兔崽子啊,这样吧,你先给师兄我种上二十个‘紫薇环’吧,就当是你让我担惊受怕的赔偿,怎么样?”

    叶清玄刚喝的一口气“扑哧”一下喷出去老远,“二十环?你tmd杀了我算了?”

    清岩道人哈哈大侠,刚要说话,旁边yin测测地传来一句话,“桀桀桀……你的脑袋好圆啊,他不杀你,让姥姥来杀你好不好啊……”

    一股yin风吹至,叶清玄与清岩道人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倏然回首,yin暗处,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显形,披头散发之中,两抹幽光闪烁……

    “你的脑袋好圆啊……”

    这句能让叶清玄记住一辈子的话,让其瞬间便确认了对方的来历……

    “魔门高手,jing讯——大家应战——”(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