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01】琴韵袅袅

    这是一处岩洞,头顶上是烈烈寒风,而身下,却是那灼人难耐的炎热,连带着此处地面上的岩土,都隐隐泛起一片暗红之色。

    极寒与极热,竟在此处出现了玄妙的组合变化,密密实实的岩洞,竟然因为气温的诡异,而凭空生成忽寒忽热的怪风。

    这是一处甬道的尽头,方圆足有百米的巨大地下洞穴。

    左侧是汩汩蒸腾的血池,而右侧,则是流淌的岩浆。只有从中间的石灰岩上,方能跨到对面去,那里是一座紧闭的石门。

    石门上狰狞的鬼面雕像,口中冉冉吐着白色的雾气,白雾诡异而沉重,覆盖住了石门前一大片的地方。

    邓天罡与项地飞二人跪在白雾触及不到的石灰岩上,尽管岩石被血池和岩浆烤得滚烫,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踏入白雾的范围。

    那是魔门的【嗜魂销骨烟】,跨进去便会染上剧毒,被雾气缠上稍许,一身的血肉就会化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具洁白的骨架。

    二人汗出如浆,跪在暗红色的岩石上。

    不是因为炎热,而是因为恐惧。

    在二人对面,浓浓的毒烟位置,一个披头散发鬼怪般的老妪,蹲坐在一张石桌之上,手里拿着不知道哪里寻来的血腥脊骨,在那里用残缺不全的牙齿拼命啃着,发出咔哧咔哧的响声。

    老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几乎完全糜烂的脸上突出着一只硕大的鼻子,一对闪耀着诡异黄芒的眼睛被眼皮半掩着,像是已经失明,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眼帘内两颗眸珠像只朝地上看,但二人却感到她冷酷的目光正默默地审视着他们。

    那种感觉教人心生寒意。

    尤其是对方一边不停撕咬着手中的骨头,一边瞄来的厉芒,嘴里还嗞嗞不停地吸食骨髓的声音,即便是魔门高手,也被对方吓得遍体生寒。

    似乎难得在骨头上挖到肉吃,那鬼婆如同任性的孩子一般焦急起来,嘴里嘤嘤出声,不停地在石桌上锤砸,但骨头奇迹般地没有丝毫变化,反倒是汉白玉的石桌被砸得石屑横飞。

    鬼婆见自己的方法无效,恼羞成怒,伸出宛如老鹰手爪一般的干枯手掌,两只手指上都长有一尺多长,颜色泛青黑的尖长指甲,伸出食指,轻轻一划,那块连石桌都能砸坏的骨头被当中刨成整齐的两半,断裂之处,光滑如镜,可见对方的一双指甲比那手术刀还要锋利几分。

    两个人的汗,冒得更多了。

    鬼婆刨开脊骨,见到其中的骨髓,发出一阵夜枭般的难听笑声。

    滋滋滋,吸允不停。

    二人不但冒汗,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咦?你们两个冷么?”独自吸食骨髓的鬼婆发现二人身体颤抖,不由得有些天真的问道。只是问话之人的声音、样貌如同鬼魅,二人怎么也不会有天真的想法,有的只是恐惧。

    “启……启禀姥姥,我,我二人不冷……”

    “饿么?”

    “不,不不,不饿……”

    咻——

    一道阴风过后,鬼婆糜烂的脸孔贴到了邓天罡的眼前,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他的脸,过了好一会,邓天罡几乎快要断气之时,鬼婆突然发出一阵嗤嗤的笑声,手指着他的脸蛋,笑道:“我认得你,认得你……我孙儿跟你出去玩了,去了好久……”

    接着老鬼婆佝偻着身体,双臂在自己身上抱着,仿佛抱着年幼的孙子一样,用她那几乎可以吓死人的嗓音森然地笑道:“孙儿乖,孙儿乖,知道给奶奶穿项链,奶奶最喜欢人头穿出来的项链了……桀桀桀……”

    邓天罡和项地飞二人对视一眼,心中均是大为后悔,想不到自己远到此地请澹台老祖出山为兄弟报仇,没想到老祖竟然闭关修炼【子午凝煞混元罡】最高深的“尸云火海”魔功,这一闭关,不知几日才能出来。门外只有那神志不清的老鬼婆在,两人跟正常人没沟通到,但跟这非正常的人类可就是无法沟通了。

    怎么办?说十二弟被人杀了?

    面对这个鬼婆,谁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呃?我孙儿怎么没来啊?”

    “启禀姥姥,十二弟让我二人给您老带好,说给您老的项链马上就穿好了,过几天就回来,特意让我俩过来告诉您老一声,免得您老惦记……”

    “唉——桀桀桀,孙儿真乖,孙儿真乖……”

    鬼婆佝偻的身体近乎奇迹的倏地挺直,满头浓密的白发无风拂扬,脸上每道皱纹都似会放射粉红的异芒,眼帘半盖下的眸珠射出箭状的锐芒,形态诡异至极点。

    呼地又窜到了邓天罡的身旁,用那干枯鹰爪一般的鬼手抚了抚邓天罡的脑袋,惹下来他脑袋上一阵阵的冷汗,老鬼婆倏地贴了过来,一股腐臭之气冲鼻,带着满嘴残缺不全的黄牙笑道:“等不了了,我跟你去找我孙儿,我要给他个惊喜!桀桀桀……”

    青云观,无名小院。

    清风悠悠,天晴日暖柳荫暗。

    悠扬悦耳的琴音,在小院上空回荡……

    院内大槐树旁,两侧靠墙的地方,刚刚不久开垦的小园,栏栅低矮,种着两丛蔷薇,绿萼纤细,香花清幽,盛开的蔷薇花绽放枝头,但昨夜的一场骤雨,依然打落了许多花瓣,香风起艳,一地花红,处处遗香泽……

    叶清玄安坐院中,备案,焚香,调琴,好不逍遥……

    古人有诗为赞:

    君去芳草绿,西峰弹玉琴。

    岂推丘中赏,兼得清烦襟。

    朝从山口还,出岭闻清音。

    了然云霞气,照见天地心。

    玄鹤下澄空,翩翩舞松林。

    改弦扣商声,又听飞龙吟。

    稍觉此身妄,渐知仙事深。

    其将炼金鼎,永矣投吾管。

    一旁的石桌上,江水寒于石桌上品鉴着这里独有的清茶,这颗茶树是当年灵虚真人从深山老林中寻到的上等好茶,移植在观中已经有五十年的光景,几乎见证了青云观的世事变迁。

    江水寒饮茶,而清岩饮酒,二人一杯对一盏,悠然自得……

    大槐树下,贺清竹手捧书籍,如饮甘怡,不时抚手称绝,不时开怀大笑……

    琴音,即为心音。心静,则琴音清亮,心乱,则琴音烦乱……

    琴韵虚静高雅,要达到这样的意境,则要求弹琴者必须将外在环境与平和闲适的内在心境合而为一,才能达到琴曲中追求的心物相合、人琴合一的境界。

    这个境界,与无上的武道境界道理想通。

    叶清玄是在弹琴,也是在修行武道。

    江水寒在品茶、听琴,一样也是在修行武道……

    叶清玄心境平和,与自然融为一体,琴音袅袅,如大自然中最美的天音,天道、琴道、人道、武道,在此时的琴音中契合为一……

    大槐树上,百雀齐鸣,仿佛唱和着叶清玄的琴声。

    叮咚——

    一声悦耳琴鸣之后,叶清玄抚琴静音。

    众人神识一清,体内真气一荡,竟有几处平时阻碍的经脉被打通,自身功力平白精进一层。

    众人调息未停,叶清玄白巾拭手,轻抚“风鸣琴”。

    “真是好琴啊——”

    “凤鸣琴”乃万年梧桐木制成,木质深绿,坚硬如玉,敲之有铮铮之音。

    琴长三尺六寸六分,按三百六十六日;前阔八寸,按八节;后阔四寸,按四时;厚二寸,按两仪。

    有金童头,玉女腰,仙人背,龙池,凤沼,玉轸,金徽。那徽有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闰月。最开始是五条弦在上,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内按五音:宫、商、角、徵、羽。

    伏羲制琴之时既然完全是依照宇宙之数,琴在另外空间体现出来的生命也就自然可以沟通高于常人的层次。古人认为琴所奏出的音乐乃天上瑶池之乐,所以亦把琴称作“瑶琴”。

    瑶琴原五弦,后因周王被囚于羡里,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谓之弦。后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发扬,谓之武弦。先是宫、商、角、徵、羽五弦,后加二弦,称为武七弦琴。

    自从带回这张宝琴,叶清玄每日一有闲暇,便来抚上一曲,心境自然平和,这琴音竟对内力极有助益,久而久之,二师兄清岩道人和六师兄贺清竹,皆喜来小师弟这里,听上一曲,偷得浮生半日闲,又能精进真气,何乐而不为。

    而三日前,二弟江水寒交代完毕盟中之事,便匆匆寻到了青云观中,住下就不打算走了,云霞县城的武馆事务,尽皆交予了仲孙良和伍浩二人。

    仲孙良经验老道,伍浩干劲十足,二人皆是江水寒从小到大的心腹,武馆之事交予他们,江水寒也是放心的很。

    “二弟这次回来,带来多少大江盟子弟?”

    江水寒深吸一口气,满腔回甘的茶香味,嘿然说道:“不多不少,正好五百……”

    叶清玄不由叹道:“五百?很不错了,两年过后,即便是其中平庸之辈也会达到‘强元境’的水平吧……”

    江水寒淡然一笑,说道:“怕是大哥失策了……”

    “我失策?”叶清玄奇问道。

    江水寒一笑,自信说道:“这次我带来的弟子,平均年纪十八、九岁,身便已有了‘强元境’的修为,乃是我父秘密培训的亲信,来就有些底子,这次有了大哥师门武学的襄助,两年的进境怕是要让他们达到‘敛气境’的修为了……”

    如此信息,即便是清岩等人也是吃了一惊,江涛深谋远虑,早就有了这么一招,只不过这次有了青云观襄助,锦上添花,让其计划更完美了一层。只是这么一来,大江盟的弟子岂不是比青云观中的弟子,境界还要高上一些么?

    看来是时候再次强化门人弟子们的学业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