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94】英雄夜宴(二十)

    “这次多亏二弟机敏,引来救兵,不然我等前途堪忧啊……”

    叶清玄轻松地坐在了地上,与江水寒寒暄起来。

    仲孙良与伍浩等一干大江盟好手施礼退往一旁,知道这兄弟二人会有许多隐秘的话要谈,都知机的散了开来。

    江水寒淡淡一笑,说道:“大哥说的哪里话,要不是方远山逃出来说了你的想法,我也不会有这么快地做出决断……”

    叶清玄欣喜地拍了拍这位二弟的肩膀,这一次不管朝廷与大西蕃国有什么结果,自己一方都是胜利者。

    这一次下山,交了这么些的朋友,又有了肝胆相照的兄弟,又不大不小地发了一笔小财,尤其是武学境界,从“敛气境”一路攀升到了“真罡境”,一个月的时间内,走过了别人差不多二十几年的修炼时间,看看那些普通高手,哪个练到“真罡境”不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即便是有老子照拂的崇邪麟,到了“真罡境”也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而自己如今还不到十五岁,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果然是风险越大,收获越大啊……

    想及不久之前,自己一个“强元境”的修为,便整整用了四年时间,虽说有故意强化经脉,压低修行进度的意图,不过跟现如今比起来,叶清玄真觉得自己那四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啊,呸呸……不过要是没有那四年时间的打磨,今ri自己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短时间内的变化。

    看着远处朝廷一方人马与那些喇嘛在那里唇枪舌战,叶清玄知道自己一方的行动该告一段落了,幽幽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便宜占够了,该是咱们回去休息片刻了……”

    “哦?大哥这么就认为咱们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么?”江水寒眨了眨眼睛,冲着叶清玄笑道:“我可是为大哥准备了一件大礼了呢……”

    “哦?大礼……”叶清玄兴奋地问道,自己的这个义弟可不会开什么玩笑,大礼就是大礼,叶清玄两眼放光,立即来了兴趣。

    朝廷与大西蕃国之间的谈判陷入僵局,双方抓着自己手里的牌,谁也不肯退让。

    谈判无力的薛宫望立即想到了熟悉云州事务的谢元略,命人将正对青云观诸人表达谢意的谢元略,给请了过来,加入了针对大西蕃国的谈判。

    谢元略长于云州内部事务,口才极佳,对谈判也很是拿手,随着谢元略的加入,朝廷谈判的局面也缓慢想着自己方向倾斜。

    朝廷方面抓住了崇邪麟,本来以为很好的筹码,却发觉崇玄虎一样的下手不留情,直接从内殿当中提出来一男一女,当时谢元略就差点疯狂。因为那一男一女正是自己的正妻和大儿子谢子桓,二人神态疲累,但还好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这让谢元略悲愤的心情稍微好受了一些。

    原来这崇玄虎早就防备着谢元略,一查到他偷偷摸摸地送走了这一对妻儿,立即派人半路截杀,直接将人掠了回来,现在双方正好都有了人质作为筹码,在谈判之前,便将人质互换了过来。

    谢元略毕竟是朝廷拉拢过来的重量级人物,不得不照顾他的情绪,更何况云州乱局初定,ri后还有许多地方要仰仗这位熟知云州事务的重要人物,他的妻子,自然身份变得极为重要,朝廷不得不为其交换回来,以稳定新降诸将的心思。

    崇玄虎看到爱儿并无大碍,只是体内真气亏耗一空,不过经脉并未受损,只要好生调养,回归原来的实力还是问题不大。

    虽然爱儿无碍,但崇玄虎还是万分的气恼,不但是气恼朝廷的手段和谢元略等人的背叛,更重要的是气恼身后的几位大密寺尊者。大西蕃国近六十年的安排,未竟全功,全都是因为这几人坚守什么当年与大禅寺之间的协定,不肯轻易出手,非得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现身,结果在初期阶段没能一举歼灭顽敌,累得班耐裂重伤,无人抗衡薛宫望。现在处处居于被动,都是这几个大喇嘛的固执所致。真不明白大国相为什么这么倚重大伏藏师和这些大密寺的喇嘛,若是完全依靠大赞普的手下,何至于此。

    大密寺以密宗信仰蚕食云州八郡地区,如今成效不小,已有二十几万的信徒,不过这种形式未免太过缓慢,若是此次举事成功,崇玄虎成了云州之主,一声令下,整个云州上千万华夏族人都将是密宗的信徒,这是何等的痛快。

    结果到了现在,大西蕃国的计划功亏一篑,只剩下云州八郡还有这些大密寺的喇嘛势力的存在,而在云州内地深处,影响全无,自己六十年的付出付诸流水,心疼之余,不由得万分怨恨这些不肯全力出手的大密寺僧人。

    这次回去,定要将这次行动失败的责任尽皆推于这些大密寺的喇嘛身上,大国相与这些喇嘛历来不和,定能借机打压他们,为我大西蕃国贵族争取更大的权力,如此也不枉我在这里隐姓埋名六十年了。

    大西蕃国教权、皇权对立严重,大国相为代表的贵族派与大密寺的宗教派既对立又合作,尤其是对外扩张的问题上一向合作,既为了贵族夺取了奴隶、土地和财富,也为宗教夺去了重要的信徒,双方为了胜利从来不拖对方后腿,配合默契十足。为了表示支持这次行动,崇玄虎的儿子崇邪麟,在很小的时候,便拜了月轮尊者密勒尔巴为师,密勒尔巴亲自为崇邪麟灌顶,传其密宗至高法门,双方合作基础可谓极为牢固。

    但此次这么重要的行动,竟然失败,双方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两股势力唯一可以合作的地方,至此也开始出现了裂痕。

    崇玄虎的任务以失败告终,自身的价值大跌,此时他不是想着如何为大西蕃国争取利益,而是想着回去之后怎样才能推脱自己的责任,免于大国相的处罚。

    熟悉云州情况的崇玄虎心不在焉,大西蕃国的谈判立即陷入了被动,对面谢元略穷追猛打,三位大喇嘛念经、习武最为拿手,谈判桌上崇玄虎都不是谢元略的对手,立即丢盔卸甲,连提出将南部八郡划归大西蕃国的请求都无力提出,最终只得带着崇玄虎等一**忠,空手回归大西蕃国。

    谢元略凭着自己的才干,兵不血刃的,又为朝廷立了一记大功。

    应真大和尚万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大密寺的人马,而且是“四大护法尊者”齐临,这可是与大禅寺“四大神僧”同等级的人物。

    应真不敢怠慢,立即脱离朝廷等人的序列,向外疾行。

    城里没那么危险了,所有普通军兵都已投降,只有零星地点还有喊杀声传来,但也被急速赶来的边军和朝廷高手给剿灭干净……

    崇玄虎的手下,也就是‘火麟军’是他从小培养出来的嫡系,便是虎卫jing兵也都是华夏族子民,跟着他造反已经是心里极限,在知道崇玄虎竟然是外族jiān细之后,完全接受不了这种事情,基本上都已弃械投降,整个靖南城内已是大局已定,现在朝廷只是在跟崇玄虎背后势力的大西蕃国谈判对崇玄虎等人的处置问题。

    驿站已经掌握在了朝廷手中,应真请到了旨意,允许使用飞鸽传书。靠着驿站中的特种信鸽,只需一、二天的时间,位于中州的大禅寺本院便可以受到信息,并可以在极短时间内作出反应。

    大约八十年前,大禅寺等华夏显教诸宗与大西蕃国密教五宗天台山论法,大禅寺方丈无念禅师与大密寺大伏藏师龙萨顿珠比拼内力,以一指距离之差小胜对方一筹,双方约定,百年内密教五宗不得入华夏一步。如今距离誓约年月尚有将近二十年,密宗势力便踏入了云州地界,此事影响中藏两地武林,处置不当,又会爆发双方之间的大战,是祸非福。

    佛教分显教和密教。

    华夏中土,基本都是显教传播,主要分为四宗,华严宗、天台宗、禅宗和净土宗;而密教则是“一花开五叶,红白黄花黑”五宗在世。

    两者最大的不同,便在于显教传播佛法、佛理,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佛法,通晓佛理,依教起行,言说显著;

    而密教则需要弟子皈依根本传承上师,若没有得到根本传承上师的灌顶,便不能修密法,因为没有传承加持力,修了等于白修,一切咒法无效,视同盗法,这是犯了三昧耶戒的。

    显教高僧,佛法最著的,也要经过三大阿僧祗劫,死后往生佛国;

    而密教能圆顿妙觉,信而行之,三密相应,可即身成佛。

    佛教吃素,戒杀生;

    密教生荤不忌,念咒即可解脱。

    说白了,显教费力不讨好,但更注重心xing的修持;而密教更注重个人的修行,看起来颇为功利,而且攻击xing很强。

    密宗佛法修持个人之身,犯错只需念咒便可免轮回业火,即身成佛,所以其佛法理论为颇多富人显贵所学,信徒并不就善,相反恶徒颇多,因为他们坚信犯了错只需念咒便可解脱,不需持戒,也可成佛,而显教修行颇苦,追求度化他人方可为自身聚集功德,往生之后才能投身净土佛国。这也使得大西蕃国这个密教盛行之地,并不尊崇大ri如来所说的“众生平等”,而是实行奴隶制度,遍地都是任人宰割的奴隶,xing命连猪狗都不如。

    显、密两教的信仰之争由来已久,华夏中土人士重视家庭,重视家人,重情重礼,更能接受弘扬佛法、循人向善的显教,而无法接受只修自身、罔顾他人的密教。

    当年密教上师阿阇梨东来中土传教,三十年未有大成果,无奈之下向东而去,过东海入扶桑国,方才得到广泛传播,传下东密真言宗。

    反观中土,显教大兴,密教不兴,而密教之人多认为是显教在传播不利自己的言行,否则怎么会没有人想要今生便成佛呢?密教上师,尽皆仇视显教高僧,与中土显教之间的争斗也就延续数代,上千年的时间了。

    叶清玄不修佛法,对两者实质内涵并不太熟悉,只是从其行为处事上看待显密之分,总觉得只有自私自利之辈,才会对密教佛法情有独钟,一方面是只管自己,不顾他人;再者是作恶多端,不受约束;最后是即身成佛……若不是自私自利,追求成效之人,怎么会去修持密教佛法呢?

    应真匆匆而走,没想到刚到“镇南将军府”的门口,便遇到了兴冲冲跑出来的叶清玄等人。

    “叶施主yu望何方?”应真大和尚双手合什,施礼问道。

    “嘿嘿,应真大师,我要去个好地方,收下二弟送给我的小礼物,大师行sè匆匆,不知所谓何事?”

    应真大和尚微叹一声,说道:“大密寺势力罔顾当年誓约,再次侵入我华夏中土,听人说起,竟然云州南部八郡皆有其门人弟子,应真填为大禅寺五百罗汉之一,怎能置身事外,贫僧立即奔赴驿站,希望能将这个消息传递回大禅寺,剩下事情自有寺中长老定夺,应真留在此地,监督大密寺动向。”

    叶清玄一听到“云州南部八郡”的字眼立即神sè一动,连忙说道:“如此便不打扰大师行程了,不过大师放心,大禅寺在云州若有任何动作,我青云观熟知云州事务,愿意鼎立相助……”

    叶清玄一席话,无异于说明青云观随时都可以跟大禅寺结盟,共同对付大密寺,大禅寺虽然势力庞大,但在云州边陲,还不是其力所能顾及到的地方,有了青云观的助力,自然相得益彰。

    应真和尚一时大喜,千恩万谢叶清玄的慷慨相助,施礼过后,奔往驿站。

    看着应真的背影,叶清玄嘿然一笑。

    大和尚只以为自己是仗义出手,哪里知道青云观正要进军云州南部八郡,重夺昆吾山祖庭,到了那里肯定会与大密寺徒众有一番争斗,有了大禅寺的支持,自是胜率大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