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88】英雄夜宴(十四)

    “小心——”

    贺清竹伸手一抄,将失手滑落的谢子安给拽了回来。

    陆清正、贺清竹与谢子安三人,顺利地打通了底楼的一处墙壁,出现在了“养气殿”的正背面,头顶便是北侧主殿的背面,在那里的某个房间中,便应该是崇邪麟的住宿。三个人迅速施展轻功登楼,不想功夫不到家的谢子安脚下一滑,仰着就摔了下去,还好贺清竹眼疾手快,一把给抄了回来。

    谢子安紧紧抓着一处窗栏,一阵急喘,往下看了一眼足有二十多米的高度,心中暗骂:tmd,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练功,尤其是把轻功练到位,太tmd悬了,才二十米的高度,人家都闲庭信步,我却差点摔死,真tmd丢人到家……

    “没事吧?”

    “谢过六师叔,我没事……”

    “嗯,那就好……还记得是哪个房间么?”

    “左侧,最上面那排,倒数第二个……里面应该就他一人,时间快到了,他马上就会出去了……”

    贺清竹拽着谢子安随同陆清正,三跃两跃便到了那处窗外。

    陆清正用手指了指窗户,打了个问询的眼sè。

    谢子安上下一打量,判断了下房间的方位,立即点头表示,就是这间。

    贺清竹命谢子安自己抓牢了旁边另一间房屋的窗栏,跟陆清正打了一个眼sè,单掌一横,【碎玉掌】中最凌厉的一掌“玉碎昆岗”立即使出。

    蓝光一冒,如冰般一凝,接着整面墙壁连着窗户砰然碎裂,人影一闪,连着掌风和碎裂的杂物,一同冲进了房间内……

    陆清正紧随其后,单脚一蹬破洞的边缘,从房屋内的顶端,几乎与贺清竹不分前后地扑进了房间。

    两个人一出手,便现出了极强的攻击力和极为默契的配合,定是贺清竹在下,陆清正在上,一共夹击屋内之内。

    一声惊呼,接着一阵乒乒乓乓的劲气交击之声爆起,谢子安凝聚内力,一咬牙跃进墙壁上的破洞之时,屋内的战斗早已结束,崇邪麟被陆、贺二人制服在地,穴道被封,只能一脸羞怒地瞪着几个人,眼睛里愤怒却又充满了疑问,因为这两个虎卫打扮的高手,自己并不清楚是属于什么势力,难道朝廷派来的高手还有幸存者?

    正疑问间,正看到破洞口出现一个自己怎么想也不能想到的人,谢子安?竟然是那个一直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羞辱的纨绔子弟谢子安?崇邪麟瞪大了双眼,极度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谢子安一脸贱笑地走到崇邪麟跟前,蹲下身子拍了拍崇邪麟的脸蛋,看着对方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眼睛,笑道:“崇大公子,崇少将军……见到我是不是很奇怪?我万分好奇现在你是什么个心情,见到一个被你从小欺负到大的窝囊小子,此刻擒住了你,你是何心情……”

    “啪”,一声脆响,崇邪麟脸颊上一个清晰的手印浮现,“崇大公子,现在你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不如我再学学你,学学你对我做过的……”

    谢子安站起身来,用脚狠狠踩着崇邪麟的脑袋,鞋跟用力拧了拧,笑道:“怎么样?当年你这么对我的时候,心情是不是跟我现在一样的爽呢?你的心情会不会像我当年一样的愤怒,还是说被一个你踩了十几年的小子反过来踩在脚底下,你的心情更添了几分复杂呢?”

    本来觉得谢子安有些过分的陆清正刚要上前阻止,听到谢子安悲愤的话语之后,反倒站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纨绔一样的青年,当年竟让还遭受过这样大的屈辱,甚至有可能便是这些曾经有过但难以启齿的屈辱,才让一个青年心理扭曲,最终用玩世不恭和嚣张跋扈来掩盖心中的不平衡,用欺负别人来抹平自己被人欺负的屈辱感。

    见到谢子安该说的话也说了,气也出了,贺清竹上前说道:“好了,子安,以后有的是时间对付这个家伙,我们带着他去找清玄……”

    谢子安点了点头,一抹眼角溢出的泪水,四周打量着说道:“早就探听到这个小子杀人前有独处的癖好,今ri我真就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不要胡闹,我们时间不多……”陆清正沉声说道。接着眼光一亮,从墙上摘下一把造型古拙的宝剑,一按机簧,呛郎一声龙吟,光华映shè满屋,剑身如秋水一般,乃是一把极为稀少的宝剑,不由得欣喜万分,喝了一声“好”。

    几人为了进入宴会,身上武器尽皆被人收走,此时能找到如此宝剑,倒也是一场造化。

    “恭喜大师伯,这把是崇邪麟最为挚爱的佩剑,神兵利器阁第八品的宝剑——‘悲秋风’,是崇玄虎花了十几万两黄金才求得的宝物……”

    陆清正大为惊喜,在剑锷处果然看到神兵利器阁的标识,并找到了一团火焰铭文,更是大喜说道:“果然是神兵利器阁出品,而且竟然还是章丘太炎亲自打造的,果然是神兵利器啊……”

    成功将大师伯的注意力吸引到兵器之上的谢子安,烟嘴偷笑,立即快速扫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房间。

    房间里并无家具,只是铺着厚厚的地毯,唯独一面墙上有着一个巨大的佛龛,供奉着的应该是一副琉璃金画像,只不过用一方金sè丝绸遮住了画面,看不出供奉的是什么神佛。

    谢子安大感兴趣,嘲笑着说道:“哎呦喂,我的崇大公子,该不是杀人杀多了变心虚了吧?竟然拜上佛了,难道怕那些被你害死的冤魂像你索命不成——”

    瞪了一眼一脸惊怒表情的崇邪麟一眼,一把将遮挡佛像的丝绸扯了下来,接着被眼前画上的佛像吓了一跳,“我去,这是什么佛啊?怎么这么多脑袋,还青面獠牙带犄角的啊?”

    呼呼……

    两道身影飞了过来,陆清正和贺清竹一脸不能置信地看着壁画上的佛像:一个火焰莲台之上,一个皮肤棕红,九面十八臂、青面獠牙、头戴两支冲天魔角的魔神像位于图画zhong yāng,十八条手臂上,抓着鲜血淋漓的生物,有的被咬断了一半,有的还在痛苦哀嚎……四周是跪伏满地的人、修罗、恶鬼、异兽甚至是佛陀……整幅画中世界都充满在一片烈焰之中,所有的人和其他生物,都是满脸痛苦,跪地哀求,而只有中间那九面十八臂的魔神在适口狂笑,画面极为恐怖诡异。

    贺清竹冷汗直冒,倏然回头看着一样目瞪口呆的陆清正,说道:“大师兄,这是……”

    陆清正一把将墙上的琉璃金画像扯了下来,卷起藏在袖中,沉声说道:“不用说了,赶快带着崇邪麟找到小师弟,这场战事我们能否活着离开这里,便看这小子在崇玄虎的眼里有多大的价值了……”

    贺清竹面sè铁青,立即提起地上的崇邪麟,一把拽住旁边一脸问号的谢子安,往洞口便走……

    “南无古鲁扎波——”

    哗——

    一声密咒响起,房门在无声无息中,诡异地化为一捧沙土,一个身穿红sè袈裟、袒露右臂的大喇嘛闲庭信步地步入房间。

    “几位施主不请自来,又不告而别,yu将我师侄带往何处去啊?”

    循着微弱恍惚的求救声,叶清玄等人立即在后院靠近倒塌房屋的地方找到了声源,众人扒开屋顶,眼前竟然是一口被盖住的屋顶,光亮照shè进去,里面求救的声音立即变得清晰而又高亢。

    “谁在上面啊?快救我,我是郭小飞——”

    “是小郭子——”

    那二十四个大汉轰然惊讶大叫,恍如隔世的境遇,让众人关系变得极为紧密,众人七嘴八舌地叫喊着。

    “小郭子,王八蛋,你还活着啊,我是大牛——”

    “我是丁盛,你狗ri的真tmd的命大……”

    “郭子,你等着,我们去找绳子……”

    ……

    众人乱糟糟地喊成了一片,就听黑漆漆的井里喊道:“快,我要坚持不住了,裘大家和严大小姐都在这里,都晕了,我快没力气了,扶不住了……”

    叶清玄就觉得脑袋嗡地一声,接着大声狂笑。

    裘大家果然没死,裘姐果然没死——

    边上清岩道人用力地一拍叶清玄的肩膀,赞赏意味明显。

    有了堪称大规模杀伤xing武器的裘非烟,这场仗便有的打了。

    众人一听裘大家没死,也在井里,轰然四散,不一会就将前院的井绳给砍了下来,扛着就带了过来。

    不一会,井下的三人便被救了上来。

    众人一见裘非烟,俱都沉默不语。

    本是美艳天下的美女,此际却被破了相,右脸部,一道伤口从额角直划到脸颊,伤口被井水泡得发白,血肉翻转,露出了里面的骨头……

    众人不忍再看。

    一个绝世美女,竟然被毁成了如此……

    所有的男人,都有一种为之暴怒的心情。

    崇玄虎,你把天下所有男人的偶像给毁了,天下间所有的男人都会找你拼命的……

    “累死我了——”

    最后一个上来的那位郭小飞,一上来便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清岩道人去施救裘大家和严大小姐,而叶清玄过来给那位英雄渡气缓解疲劳,同时简单地问了下过程。这也是众人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位身材高大结实,完全不像个十六岁青少年的郭小飞一脸坏笑地叙述了整个过程。

    原来当时行动在即,裘大家带着严大小姐一路外行,郭小飞正巧进了后院请示行动,便在那时,裘大家猛地说有股硫磺味和异响,接着脸sè一变,便扯着二人飞身坠向一旁不远的水井。

    半空中耳畔就是一声轰鸣,连带着热浪袭来,裘非烟身处最外侧,护住了严大小姐和自己,但仍被热浪冲击到,整个人在没完全掉入井中之时便晕了过去,郭小飞最先落入井中,被井水一激便清醒过来,但那两位便没那么幸运,全都晕了过去,尤其裘大家直接被热浪冲击,脑袋撞在了井壁上,怎么呼喊都不见醒转,郭小飞无奈之下,只好在井底死顶着两个人,不让她们沉下去被淹死。

    井内一片漆黑,井水深不见底,呼救得嗓子都哑了,也不见人来,本来以为必死无疑,却恰好听到众人呼喝鼓气的叫喊声,方知道还有人存活,喊了两嗓子,没想到真的得救,真的是命不该绝啊……

    “你小子不但是命不该绝,而且还福大命大地救了裘大家和严大小姐,当真是我等的福星……”

    之前因为郭小飞练刀声烦人还揍了他一顿的朝廷高手丁盛,此时万分感慨地拍了拍郭小飞的肩膀,即将共赴生死的战友,那还会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牵挂在心。

    叶清玄环视了周围众人一眼,淡然说道:“就这么多人了,大家准备战斗吧……”

    “好——”

    群龙无首之下,大家对这位冷静睿智坚定的小高手,报以足够的信赖和尊重。

    “裘大家醒了——”

    依赖深厚的内功和【昆吾凝玉功】的神奇功效,清岩道人率先将裘大家救醒了过来,这也多亏了裘非烟本身内功便十分雄厚,只是脑部受到震荡,晕过去久了一些。

    裘非烟悠悠醒转,恍恍惚惚之间,觉得四周无数人在看着自己,而自己头脑不清不楚,右侧脸颊还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非烟姐,是我,叶清玄,你感觉怎么样?”叶清玄第一时间上前问候。

    “清玄……”裘非烟脑部受到冲击,脑筋一时不太好使,瞅着叶清玄,好半天才在脑海中搜寻出关于他的记忆,同时相关的一切记忆都蜂拥而回。

    “我的筝呢?”

    立即有人去找筝——

    “就咱们这些人还活着么?”裘非烟眼中泪水打转,但仍然保持着极度的冷静,轻声问道。

    “非烟姐,底下就剩下这些人活着了,不过上面的武林高手还在战斗,薛老前辈还在奋战,我们需要你——”叶清玄握着裘非烟的手,真诚地说道。

    “尹馨……”

    “她没事,昏过去而已……”

    近百名朝廷高手,剩下的就这么多了……

    裘非烟闭目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憋了回去,接着双目一睁,眼中厉芒一闪,说道:“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