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13】青铜龙塔

    叶清玄回神细看手中的小鼓,疑惑地说道:“难道这个‘青铜龙塔’的所在,便在这副图画当中么?这幅图画应该是地图,描绘的应该就是‘青铜龙塔’的所在地的地貌才对。”

    江水寒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笑道:“的确如此,但也绝非这么简单……”

    “怎么?”

    “因为……找不到……”

    叶清玄微一皱眉,忖道:“配合文字呢?你能否先解说一下这‘青铜龙塔’的来历呢?”

    江水寒略一点头,一段秘辛娓娓道来。

    提到“青铜龙塔”便不能不提“龙神殿”。

    所谓的“龙神殿”,据传乃是两千年前破碎虚空而去的神武第一高手“龙神”敖烈所居住的宫殿,而“青铜龙塔”便是宫殿建筑群中最为神秘和重要的建筑,其中收藏着“龙神”敖烈自己的以及收集而来的当世绝学。

    “龙神”敖烈,不但是一个“破虚境”的绝世高手,更一手创立了“天龙皇朝”,统治整个神武大陆。身为神武第一帝,敖烈不但要自己处于人间的巅峰,更要自己的王朝千秋万载,自己和自己创建的王朝永为世人所传唱。

    于是,“龙神”敖烈动用全天下的力量,为自己建造宫殿,更集合了天下的铜、锡熔铸青铜,铸造了这高达百米的“青铜龙塔”,据传说,这座“青铜龙塔”通体由青铜所铸造,十三层的塔身,高近百米,方圆数百平米,极为宏伟雄浑。

    建筑这座青铜宝塔几乎集合了全神州的人力物力,耗费银钱不计其数,只是所用的青铜便将中州为数不多的几个铜矿、锡矿挖了个干净,又因为本身铜矿不足,通过武力,四处征战,强迫弱小民族以朝贡的方式贡献宝物和铜矿。向周边索要所有已知的所有武学秘籍,填充书藏。

    “龙神”以其绝世的武功称霸天下,天下在其压迫下容忍数百年,待其“破碎虚空”之后,倍受压迫的武林人士结成同盟,共同推翻了“天龙皇朝”。

    天下,在一夕之间反复。

    最终只剩下雄伟的“龙神殿”没有被攻破。天下群豪尽集结于此。

    “龙神殿”久攻不破,当时联盟中有位智计高超的武林高手献策,武林联盟的同道掘开了“大龙江”的河堤,用江水倒灌“龙神殿”,即刻便破了“龙神殿”的防御,十数万“龙神殿”高手葬身江水之中,便是“天龙皇朝”的第二任皇帝,也身死水中。

    气势雄伟的“龙神殿”陷入一片汪洋之中,仅剩“青铜龙塔”因建于高山之上而幸免。幸存的敖氏族人藏身塔中。联盟高手再次来攻。在感到回天无望的情况下,敖氏族人点燃了埋藏在山中的火药,轰然之间,整座山连同成千上万的武林高手一同灰飞烟灭,“青铜龙塔”也随之消失不见。

    经此一役,武林精英损失泰半,许多武学绝技因此没有了传承,整个武林因此而进入大萧条。当时武林中的十大门派,受创最重,派内高手几乎全亡,此后不久,在复杂武林争斗之中,十大门派十去其六,排名固然跌到“一流门派”之外,甚至有四个门派因此被完全消失,从此绝迹武林。十大门派中,仅余“大禅寺”仗着底蕴深厚,勉强维持在十大门派的末尾,经过千年的积累,才重新回归“第一大派”的荣誉地位。

    那场武林浩劫,让天下高手尽丧,不但许多神功绝技失传,更让整个神武武林的整体素质大滑,百多年间未出现归虚境以上的高手。域外高手更于此时率族人入侵九州,造成了神武大陆长达两百年的动乱。

    而“青铜龙塔”,同继承了它的主人一起,连同塔内的神功绝技和奇珍异宝一同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渺无音信。

    说到此处,叶江二人俱都是长叹一声,感慨颇多。

    江水寒继续说道:“自两千年前‘天龙王朝’覆灭至今,几乎每过几年便有传言说是有人找到了‘龙神’遗宝‘青铜龙塔’,可惜最终都被发现是一出闹剧。我这‘青铜八面鼓’也的确是年代久远的古物,但具体是哪一个年代的,即便是资历最深的朝奉也鉴定不出具体的年份……”

    “朝奉是……”

    “哦,就是在当铺负责鉴定物品、预估价格的师傅,俗称二叔公……”

    哦,原来就是异界版的古玩鉴定专家啊——

    “也就是说,你们也不清楚这面小鼓是否真是那‘青铜龙塔’的线索喽?”

    江水寒耸了耸肩,回道:“是的。可怜的费长老就是我们派出去探听‘五大异宝’轶闻的人物之一,结果……结果被有人心给盯上了,全家身死……对方显然知道我们拥有这类似‘青铜龙塔’的信物,才故意留下标识,以示警告,当然,我猜测主要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反应,如果我们此时行事谨小慎微、犹犹豫豫,则更加说明我们心中有鬼,敌人则会认为我们是因为手中有信物而生怕张扬出去,所以故作不知,这会让对方更加确定我们手里有这类的信物;如果我们不怕事大,大张旗鼓,明晃晃地去报仇,弄得人尽皆知,他们反倒会怀疑我们是否真的拥有此类信物。哼哼,他用他的‘打草惊蛇’,我用我的‘瞒天过海’,至于谁更高明,就看谁的手段更绝,谁下手更不犹豫……”

    “可如此一来,即便对方认为你们手中没有‘青铜龙塔’的信物,恐怕也不会轻易罢手吧,毕竟一个手下死在了你们手中……”

    “结果必然如此,可是我们也不得不这么做。若是被对方确认我们有这个信物,敌人会不惜一切代价杀光我们,到时我们全盟都有覆灭的危机,每个人都可能会因此身死;而如果对方不能确认我们手中有这个信物的话,他们或是罢手,或是只为自己手下报仇,但无论如何都会衡量自身损失的大小,而不会毫无顾忌地投入全部力量……这就是我的目的……”

    “可我怎么推算,也没看到你会在此中平安无事。因为无论是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个,你江水寒都会是这些杀手第一个要除之而后快的角色……我不信你未料到这一点,难道,难道你想牺牲自己的性命,来给大江盟一次生存的机会么?太愚蠢了!”

    江水寒垂头不语,奋力地锤了一下大腿,说道:“原本我一个废人,能为父亲争取这一个机会,死不足惜。但,今日我竟然有了站起来的希望,又如何会甘心赴死呢?我定要用尽浑身解数与那所谓的黑|道第一杀手组织周旋到底……”

    “二弟放心,有大哥在,绝对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大哥切勿如此,”江水寒一听大急,慌忙解释道:“舍弟跟您说这些话,并非要大哥出力相助,敌人势大,此事凶险万分。小弟只是想要将这‘青铜八面鼓’托付给大哥,帮我收藏,这样即便贼子攻灭了我大江盟,也得不到这件东西……”

    “那为何不所幸将这个东西交出去,免了血光之灾呢?”

    “唉,大哥有所不知,这个东西乃是家母祖传之物,世代相传至我母亲手中,听家父所言,此物家母一直视若珍宝,不肯离身边半步,直到生下我之后,方才将此鼓系于我胸前,就此离世……我怎可能将它拱手让与他人。大哥与我乃是异性兄弟,自是不同,替我收藏此物,待我除了贼子,度过难关,再与大哥一同参详其中奥秘可好?”

    看着江水寒坚定而又固执的眼神,叶清玄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默默点头,见江水寒一副开心的模样,又立即说道:“东西我可以暂时替你收着,但你的事我一定要管……你大江盟虽然势力不小,但一个银狐就弄得你们手忙脚乱,要是多来几个高手,料定就算你父亲亲自出手也讨不了什么好处去……这样,待此间事情一结束,你跟我回青云观,我家师父和师兄弟们最喜欢打抱不平了,也喜欢你这样的少年英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我门派的事,有他们出手,晾你的仇家也不敢轻举妄动。”

    “什,什么?大哥,这不是给你们师门找仇家么?你这专门是给自己师门找事的啊,没有这么干的门徒吧?”

    叶清玄哈哈大笑,说道:“没事,没事,那几个老道一天天在山上闲的膀子难受,我给他们找点行侠仗义的事情做做,他们夸我还来不及呢……哈哈哈……”

    叶清玄在那里仰天大笑,私下里算盘却算得噼里啪啦响。

    我师门的麻烦多得一箩筐,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青云观,小门小户,论实力,不过是人家的一根手指头,敌对的势力,都是钵大的拳头,但青云观不会坐以待毙,自己这一番游历,交到了好些能够一起对付敌人的好朋友,大家也可以把自己的实力攥成一个拳头,而敌人呢?未必也会因此团结在一起。为什么呢?这就是叶清玄考虑之后,认为十分现实的问题,敌人的出身问题。

    如果真心同大江盟结成同盟,那么现阶段,青云观阵营的主要敌人分成三个势力:覆灭过昆吾派的隐秘仇敌;魔教;杀手组织……

    按照师尊所述,叶清玄得知那个覆灭了昆吾派的势力,应该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大门派,那也就是正宗的白道门派,不说他们知不知道青云观背后的来历,即便是知道,要动手,也不可能联合魔教和杀手组织,因为这两个组织名声太臭,只要跟它们稍一沾包,立即臭名远扬,弄不好白道诸派都会联合起来一举灭了他们;

    灰色地带的杀手组织,主要的客源其实便是黑|道的绿林势力,同样的,魔教势力是黑白两道都极力避免接触的势力,这个杀手组织就算再二,也不会和魔教联合,至于跟白道门派也是如此,虽说有不少的白道势力也会跟杀手组织合作,但那都是私下里的,明面上根本不行,否则最大的客源黑|道绿林势力就不愿意跟他合作了,因为杀手组织是跟银子打交道的,谁也信不过它,如果哪一天这杀手组织出卖了自己,联合白道势力将绿林势力一锅端了,那就傻眼了。所以只要杀手组织明目张胆地跟白道门派合作,那也就意味着这个杀手组织离散伙不远了;

    魔教就更不用提了,臭袜子一只,谁提谁恶心,而且魔教势力庞大,对付谁也用不着找救兵,看谁不顺眼,可能连那几个碍事的仇敌都一块剁喽……

    既然敌人的势力没办法团结在一起,那自己这几股势力团结在一块,无疑对上哪个对手都多了几分胜算……

    敌人分兵进击,而我方合兵一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以少胜多。在军事史上,这样的典型战例不胜枚举,叶清玄不是个历史学家,也不是个军事学家,但不意味着叶清玄便不懂得这样的计谋。

    所以,叶清玄拉拢江水寒之举,看似愚蠢,其实颇多考量。对叶清玄以及他师门来说,利大于弊,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二弟,我还有一事相询,还望二弟不要见怪。”

    “大哥请问……”

    “不知道令堂大人的死,跟这个‘青铜八面塔’是否有关联呢?”

    江水寒立即大惊失色,半天怔怔的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方才缓过神来,沉声说道:“唉,为什么我没有想到……也许母亲的死,真的与这面小鼓有莫大的关联……看来事后,我要亲自问一问父亲大人了……”

    叶清玄安慰地拍了拍江水寒的肩膀,正要安慰几句,外面突然一声喝令,接着一个大江盟的高手近前禀告说道:“禀告两位公子,有山庄的下人奉严庄主之命,前来邀请两位公子前去赴晚宴……”

    叶江二人对视一眼,相视一乐,知道对方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了。叶清玄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这朝廷最隐秘的计划,他的执行人是什么样的人嘞。(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