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71】大敌追来

    靖南城外,凝碧山庄……

    云州四季如春,此时正是百花争艳之时。

    云州多山,凝碧山庄依山而建,背后峰峦灵秀,山下涧谷幽奇。高崖处一道飞瀑,宛如仙女飞天时卷起的一条白色飘带,从九天之上蜿蜒飘落,汇成一道清溪。这依山而建的庄园,宛如神仙居所,洞天福地,景色秀丽异常。

    山庄后山,一池深幽的寒潭之旁,有着一株大楠树,高只数丈,树身却粗有一丈五、六尺,横枝仰桠,绿荫加盖,遮蔽了好大一片地方。树后山崖竖立如壁,藤萝披拂,许多不知名的奇花,生长上面绿苔痕中,颇为趣致。在山崖石壁上,陪隐现出“凝碧”两个青色的方丈大字。

    崖下,树旁,潭边……

    一只七彩雀落在一座灰色的石头上,轻梳彩羽……

    大石头却忽然一动,吓得雀儿飞身而起,落在大楠树的枝头,嘤嘤脆鸣,仿佛还在奇怪,怎么石头还会动呢?

    呵呵呵……

    石头倏然传出一阵苍老的轻笑声,略微转动,原来那尊灰石竟是一个身披蓑衣、独钓溪边的垂垂老叟,刚刚七彩雀落的地方,正是老叟的肩膀。

    蓑衣老叟将手中鱼竿提了起来,看了看鱼钩,无奈笑道:“你这小雀儿,弄得我好痒,无故放跑了差点上钩的鱼儿,你可知道这溪中的银鳞鱼可是世上难得的美味,我老人家好不容易诱得他上钩,却被你这小雀儿弄得功败垂成……你赔我鱼来——”

    枝头的小雀儿歪着小脑袋,根本不理解树底下的老头在嘀咕什么,叽叽咋咋地鸣叫个不停。

    噗嗤——

    旁边传来一声娇笑……

    蓑衣老叟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头收拾鱼竿,叹道:“唉,又一个调皮的小雀儿来捣蛋了,看来我老人家这顿银鳞宴算是没指望了……”

    大楠树后,立即钻出来一个漂亮的小丫头出来,肌肤粉嫩如雪,眉宇如画,明眸皓齿,顶多十岁出头,身着连衣长裙,打扮得一副小淑女模样,只是此时裙子被提到了腰上,光着脚丫,连着里面的裘裤,统统沾满了泥巴。此时这小丫头撅着粉嫩的小嘴,不依道:“韩爷爷最讨厌了,明明是自己没本事,却来怪罪人家……”

    蓑衣老叟听罢,忍不住抚须哈哈大笑。

    “丫头,不得无礼……”远处又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

    小丫头猛地一吐舌头,冲着老叟做了个鬼脸,一溜烟地窜进了来时的草丛中。

    “这个丫头——”一个面容方正、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无奈叹道:“小女管教无方,让师尊看笑话了……”

    如果这里有熟悉云州武林的人物存在,当认得这中年男子便是这“凝碧山庄”的庄主严景书。他是云州富甲一方的大商贾,同时也是难得的武林高手,只是这严景书向来内敛,做人低调,从来不参与云州武林中的事务,也不喜热闹,居家迁来这靖南城郊外,独享清幽,与世无争。云州武林虽然人人都听说过这个严庄主,但见识过真人,却寥寥无几,更勿论其真实来历了。

    “无妨无妨,这小丫头天真烂漫,很有意思……”韩姓老叟将身上蓑衣随意丢在一旁,起身说道。

    那老者坐着之时,尚无奇特之处,可一旦站起身来,形象竟然威猛之极。灰白的头发梳得极为整齐,在头上随意扎了一条头巾,一缕长须飘洒于胸前……

    此处只有这师徒二人,老叟语气忽地严肃起来,沉声问道:“怎么?鱼儿咬钩了?”

    严景书眼中精芒一闪,说道:“崇玄虎动手了……三司本地的势力,差不多赔光了……”

    威猛老者恼怒地打断了严景书的话语,冷冷讽刺道:“别提那些废物……三司云州的细作,都他娘的废物,三十年连个像样的情报都弄不到,对手还是崇玄虎这样的莽夫……留他们何用?借此机会,正好死个干净,免得看着闹心——”

    威猛老者说道气处,当真是咬牙切齿,足足静了半天不再说话,最终老叟还是幽幽一叹,说道:“罢了,你不用替他们担心。其实这次即便他们被俘虏了,也有机会留下一命,只是日后休想再为朝廷做事。一个发配边疆,便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

    威猛老者幽然长舒一口气,继续说道:“难为你在这里受苦三十年了……这次事情结束后,便随我一同回洛都吧……”

    严景书情绪一阵激动,慌忙拜谢道:“谢师尊栽培……”

    威猛老者回身看着碧波沉沉的深潭,喃喃说道:“郑展堂那厮常在我耳边叨咕,他说要钓大鱼,就要耐得住寂寞,就要耗得起时间……咱们这一耗,足足三十年,人生有几个三十年啊……今日大鱼终是咬钩了,但就这一条烂鱼,也值得我们耗费三十年?”

    威猛老者衣袖猛地一挥,一道淡青色的掌印轰然砸落水面,只是潭面竟然诡异的一丝波纹都没有兴起,仿佛只是一阵微风吹过,片刻之后,水面上银光一现,无数三指宽的银色小鱼便浮了上来。

    严景书面色凛然,这银鳞鱼只生活在寒水之中,向来在水面五米以下的深度生存,师父这一掌,至刚至猛,竟然能够将如此深度的银鳞鱼震死,功力非凡。

    老者抚须狂笑:“这样才够一顿银鳞宴嘛……哈哈哈……”接着笑容猛地一滞,慌张地喊道:“快快快,景书快快命人将银鳞鱼打捞上来,这鱼只有活着的时候才好吃,再耽搁这些鱼就要跑了……”

    咦?死鱼还能跑?

    严景书一时大为惊诧。

    难,难道……

    慌忙探寻之间,混身剧震,中年男子慌忙拜倒,颤声恭贺:“恭贺师尊修为大进……”

    严景书身为老叟之徒,当然知道师门的内功向来至刚至阳,威猛绝伦。

    师尊一掌能够劲力直达水面五米以下,严景书本身并不如何惊奇,让其惊奇的是,这一掌震出如此多的银鳞鱼,竟然一个未死,只是被震晕,这说明师父的一掌,不但至刚至阳,而且达到了阳极阴生的境界,在至刚中生出至柔,这功法上无疑又上升了一层。

    严景书敬仰之心油然而生,情绪激动之余,正准备大肆感慨一番,却冷不丁地传来老叟一阵急怒的喊叫:“还愣在那里干屁?快过来帮老子捞鱼啊——”

    严景书脸上一阵青红交替,终于应了一声,挽起裤脚踏进了冰冷的潭水……

    **********噗——

    黄延仰面抛跌,口喷鲜血,里面更夹杂着破碎的内脏……

    想不到自己日夜提防,还是没能逃脱厄运,紫巾盗的高手,竟然一次来了三个之多,跟随自己的十多个弟兄,眨眼间便被屠杀个干净。

    林正阳现如今暂为云霞县各方武林人士的统领,身边高手无数,想来对方对林正阳束手无策,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黄延艰难地撑起上半身,知道自己已无可能逃得性命,只是苦苦哀求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妻儿……”

    对方以家人威胁,不得已,黄延只好交待出小道士叶清玄击杀光头恶汉的事实,并透露了他的行踪。

    说话的对象,是一个披麻戴孝、手提一根哭丧棒,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刚才便是他一棒打得自己口喷鲜血,想不到对方瘦瘦弱弱,力量却极强,那根哭丧棒也不知是什么制成,自己一把精钢刀,竟被轻易砸断。

    “你的妻儿?呀呀呀,有些说晚了呢……”丧衣青年说话有气无力、飘飘渺渺,“老八——喂,老八——”

    “嗯?——”

    一个身躯庞大,却有些痴傻呆肥的胖子,正在地上不停地翻着尸体,挨个捧起脑袋仔细端详,嘴中啧啧有声,仿佛挑菜一般的挑三拣四。听到有人叫他,受到打扰的胖子一脸不满地抬起头来。

    “喂喂喂,老八,把你今天得到好东西给这位黄爷过过目……”

    痴肥胖子连忙捂住身后硕大的口袋,摇头拒绝道:“那是我得来的宝贝,谁也不给……”

    丧衣青年叹息说道:“没人要你的宝贝,只是给别人看看,炫耀一下,炫耀……懂吧……”

    “炫耀……”痴肥胖子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有些不懂,不过给你看一眼,就看一眼……”胖子转身嘟嘟囔囔地在那个染满了血迹的口袋里翻来覆去,最终抓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伸手一亮,兴奋地说道:“看——这是我今天得来的宝贝,你看好圆、好正噢——你们谁也不能抢走——”

    云霞县捕头黄延,一脸痴呆地盯着胖子手中之物……

    那是一颗人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一个尚未成年的男孩头颅,眉眼嘴鼻清晰可见,圆睁的双眼充满了恐惧和哀求……

    那是黄延独生爱子的人头……

    “不好意思啊,黄捕头,你说得晚了些……不过没关系,黄泉路上令妻、令郎均未走远,你还赶得上……”

    啊——

    一声惨嘶暴然而起,黄延双目流血,那时至极的悲愤,让其目眦尽裂……

    “畜生——”黄延拼尽全力,双掌往最近的丧衣青年身上印去。黄延早已舍弃生命,这一击是其终生功力所聚,力求与敌人同归于尽……

    丧衣青年从未想过对方还有余力反击,离得又近,一瞬间竟然有些慌乱,反应倏然慢了半拍……

    一道亮月般的光芒闪过……

    黄延突地站定……

    接着眉心处一道竖线出现,嘶——

    从头到下,一劈分为两半……

    丧衣青年猛拍胸口,抬头对着对面屋檐上站立的人影说道:“多谢五哥出手相助……”

    屋檐上那人缓缓回头,月光下,一张俊秀的脸庞上一道伤疤从左额角划到右脸,破坏了原有的英俊,整个人莫名地散发着一股阴冷的寒气。长发在脑后梳成长辫,长衫如墨,手中利刃有着天上弯月一般的狭长刀锋,荧如明月,冷似寒冰……

    刀客的刀冷,心冷,话更冷……

    犹如寒冬冰雪,一句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走——”

    “去哪?”

    “靖南城——”

    “报仇?”

    “报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