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527章 古怪的拗相公

    和王宁安吵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他这个人才思敏捷,考虑周全,又善于推陈出新,深得“以正和以奇胜”的三味,满朝相公,没人能在王宁安的手里讨得便宜。

    可唯独王安石除外,道理很简单,他是个真正为了大宋着想,又肯办事的,王安石提出的看法,十分有见地,把一帮宰相都比下去了。

    推行青苗法,一是减轻百姓负担,二也是充实国库。

    在殿试之上,赵祯就讲过了,这几年来,国库的收入没有明显增加,但是开销却成倍膨胀,借贷多达几千万贯!

    王安石给赵祯算了一笔账。

    每年国库岁入一亿贯出头,虽然还在快速增加,但是各种债务,超过5000万贯,按照百分之二十的利息算,一年就要拿出一千万贯偿还利息。

    而且岁入有一半是实物,无法用来抵偿利息。

    也就是说,每年可动的钱里面,有两成要作为利息支出。这个比例仅次于军费,还在官吏开支之上!

    银行是个好东西,可以解燃眉之急,但是长此下去,朝廷的收入全都落到银行的口袋来,朝廷又该如何自处?

    难道大宋的三司,要替银行征税吗?

    终于,有人的辩才能压得住王宁安。一旁的文彦博暗暗欣喜,还真没看出来,王安石居然是个人才,以“王”对“王”,实在是太妙了!

    文彦博这个老货眼珠乱转,笑呵呵道:“王相公,你主持皇家银行,经验丰富,让银行发放青苗钱,这是人之常情,可是你也不能太小觑了朝廷官吏,老夫相信只要监督得当,各级衙门一定会小心做事,把青苗钱发好的,你只管放心就是。”

    一听文彦博的话,王宁安就皱眉头,他无非是说自己只想着皇家银行捞好处,瞧不起满朝官吏。

    这个老不要脸的,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挑拨离间,实在是可恶!

    “陛下!青苗钱要发,这是臣和王学士的共识,只是青苗钱该怎么发,会遇到什么困难臣说不好,既然如此,那不如就效法幽州的时候,让我们各自去实验,以观察成效,找出问题,总结经验,而后,再推广到全国,倘若行不通,也可以及时作废,不至于误国误民。”

    赵祯一听,颇为赞许。

    当初王宁安和富弼在幽州就较量过,结果是幽州大治,民心归附,建立起稳固的长城防线,将契丹骑兵阻挡在长城之外。

    “王卿所言极是,只是准备在哪里施行”

    “启奏陛下,青苗法王学士早在地方做过,证明是可行的,但一县一军,一州一府,毕竟格局太小,并不合适,就以一路为实验区,臣愿自领秦凤路,王学士可以领永兴军路……臣之所以选择这两路,主要是刚刚遭遇水灾,百姓还没有缓过来,百废待举,此时最容易发生兼并土地,贱价购田的行为,朝廷提供青苗钱,可以解两路百姓之苦。”

    王宁安提出的方案,其实很厚道的,永兴军路远比秦凤路要富裕,底子厚,官员执行能力更强。

    秦凤路不但要正面应付西夏的挑战,还有侧翼的青唐,很不安全。王宁安主动承担难啃的骨头,王安石也不是没有触动,他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没有多说。

    赵祯笑道:“既然如此,就按照王卿的意思办,春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分头落实吧!”

    ……

    御前会议结束之后,王安石就被提拔为龙图阁直学士,出任永兴军路转运使,一跃成为封疆大吏。

    从进京担任三司判官,到翰林学士,龙图阁直学士,王安石升官的速度就跟坐了火箭似的,蹭蹭往上蹿。

    如果说最高兴的人,还要数他的儿子王雱!

    王雱是个神童,当年还去过六艺读书,在六艺的时候,王雱很不显眼,也没什么存在感。

    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王雱年纪太小,当时才七岁出头,是个奶娃娃,能干得了什么,其次,王雱一直把父亲视为偶像,并不像其他人那么赞许王宁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或许从落生那天就是如此。

    王雱疯狂崇拜他爹,认为王安石就是天降的圣人,救民水火,治国平天下,全都要靠他爹。

    王雱去六艺学堂,也是想领教一下六艺和他爹有多大的差别。

    只是这一住就是5年,王雱从一个小顽童,长成了少年郎。

    在六艺的日子里,也别说没有朋友,唯有一个人能跟王雱玩到一起,那就是王宁泽!他们年纪相仿,通常都是王雱帮王宁泽写诗词,应付作业,王宁泽教给王雱拳脚射箭,还有算学。

    两个人本是文武殊途,但偏偏比谁情谊都好,哪怕分开了,也经常有书信往来。

    当然,和王宁泽之间的交情,丝毫不能影响他为了老爹筹谋的决心。

    王雱知道老爹当了转运使之后,非常欢欣鼓舞,可也有些担忧。

    “爹,青苗法动了太多人的利益,首先那些旧派官吏,还有地方士绅,他们就不会答应的。”王雱道:“他们之所以暂时没有跳出来完全反对,是因为他们想看您和王相公厮杀,最好两败俱伤,他们渔翁得利!”

    王安石闷头喝着黑乎乎的浓茶,随口道:“他们不会得逞的。”

    “那是自然!”

    王雱信心十足道:“朝堂之上,尽是蝇营狗苟之徒,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格局心胸,远远不如父亲……只是,孩儿担心,王相公为了皇家银行,会暗中下手,破坏父亲的事情。”

    王安石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抬起头,上下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似笑非笑,弄得王雱十分紧张。

    “爹,有什么不对?”

    “哈哈哈,你在六艺五年,难道还不知道王相公是什么人?”

    “这个……”王雱的脸色有些难看,只能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对,不对!”王安石道:“王相公能主动领秦凤路的差事,为父看得出来,他是个厚道人。”

    厚道?

    王雱吐血三升,小白脸都憋红了!

    爹啊,别开玩笑了,说王宁安厚道,这是开玩笑嘛?

    ……

    马车奔行在西京宽敞平坦的道路上。

    司马光坐在了王宁安的对面。

    “弟子想不通!”

    “想不通什么?”王宁安随口问道。

    “先生,您为什么那么看重王安石,居然折节下交,亲自去拜会他?莫非就是你们俩名字差不多?”

    好吧,司马光也开始八卦了。

    王宁安微微一笑,“君实,你说王安石和朝堂的那些人,有什么不同?”

    “这个……”司马光沉默了一阵子,思索道:“他是个很纯粹的人,有点天真,很单纯,没有杂质,也很固执……他或许是一把神剑,能劈开匆匆迷雾,打碎一层层的罗网,但他也可能会祸乱天下,背万世骂名,成为和王莽一样的人物。”说到这里,司马光连忙摆手,“弟子不是说他会篡位,而是变法。”

    面对弟子的评价,王宁安突然呵呵两声。

    “君实,你没有发现吗?我和王安石其实是一路人!”

    “啊!”

    司马光下意识惊呼出来,师父你要是天真单纯,这世界上就没有坏蛋了……不理司马光的腹诽,王宁安从马车上跳下来,他们已经到了王安石的府邸。

    这是一个不太起眼的三进院子。

    司马光连忙去拍打门环,正巧,王雱带着一个女孩从里面出来,一眼看到了王宁安,吓了一跳,心说他怎么来了?

    急忙小跑着过来,躬身施礼,“学生拜见先生。”

    王宁安淡淡一笑,“快起来吧,令尊可在家中?”

    王雱点头,“在的,我这就去告诉我爹。”

    他撒腿往里面跑。

    那个少女没有走,而是歪着头,好奇道:“你就是王相公吧,大哥的先生?”

    王宁安点头,“你可是王学士的女儿?”

    “嗯!”小姑娘脆生生答道:“我叫王青,青色的青,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

    “果然不错。”王宁安随手从马车上拿下来一个油纸包,送给了王青。

    王青吓了一跳,“我爹不让收礼物的。”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家里头做的火腿。”王宁安笑道:“上次令尊去我家,见他十分喜欢,就拿了一点过来。”

    王青小眼睛转了转,突然捂着嘴笑起来。

    “王相公,那天是不是火腿离着我爹最近?”

    “好像是!”

    “那就对了!”王青拍手大笑,“下回吃饭,放一盘毛豆在我爹面前,他就最喜欢毛豆,放猪头肉就最喜欢猪头肉……”

    王宁安这才恍然大悟,敢情王安石这个人不但脏兮兮的不修边幅,而且连吃饭也不讲究,在他看来,吃饭不过是维持生命的必须做的无聊之事而已,他从不追求五味享受,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在饭桌上,甚至懒得去夹远处的菜,只吃面前的东西,绝对好养活!

    王宁安这个尴尬啊,他只知道王安石古怪,没想到古怪到这个地步!

    王青倒是笑嘻嘻的,将火腿接了过来。

    “王相公家的东西一定不同凡响,我哥早就说过,你们家的伙食特别好吃,弄得我也想尝尝。”

    “你要是愿意,大可以去,不过别嫌我那乱就好。”王宁安和煦笑道。

    正说着,王安石从里面出来了,王青一吐舌头,转身快速跑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