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466章 师父比徒弟厉害多了

    谭玉麟被人按住了手脚,就有壮士的军汉提着鬼头刀过来了,直接要砍脑袋。

    这位谭知府跟见了鬼似的,什么道理啊?

    来迎接你,反而被砍头,给你块肉吃,被踢了一脚,你王宁安有病!

    “王相公,王相公!”谭玉麟扯着嗓子大喊,跟杀猪似的,“老夫是朝廷命官,大宋祖制,不杀士大夫,不能杀我……”

    王宁安讥诮一笑,“狗屁士大夫,本官眼中,只有一个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来人,给我砍了!”

    没有话说,士兵挥起鬼头刀,瞬间一道血光,谭玉麟的脑袋就飞出去三丈多远,直到死,他还没有弄明白,王宁安怎么敢杀自己!他的眼睛瞪得老大,充满了怀疑。

    王宁安一点没在乎,让手下士兵拿起谭玉麟的脑袋,绑在竹竿上。

    “不必进城,马上晓谕周边村镇,告诉百姓们,朝廷已经将贪官污吏给杀了,会立刻恢复食盐供应,请百姓们各自回家,不要被歹人裹挟,跟着作乱,那样只会祸及家人。”

    士兵们连忙点头,立刻分出一队,下去传令。

    王宁安一转头,看向了那些跟着谭玉麟出来迎接的人,有不少庆州的官吏,还是数十位士绅,他们全都吓傻了,有人更是瘫在地上。

    一个知府说杀就杀了,要是想杀他们,还不跟碾死个臭虫一样啊!

    “相公饶命,相公饶命啊!”

    有人带头跪在地上,黑压压的一片,不停求饶。

    王宁安扫视了一眼,微微笑道:“大家免礼吧,冤有头,债有主。谭玉麟身为地方官吏,辜负圣恩,罪有应得。本官相信,大多数的庆州官吏是好的,是心念朝廷的。”

    “是是是……相公说得对,我们都是被谭玉麟给蒙蔽了,这家伙最坏不过了……”

    反正人都死了,让他背黑锅,一点负担都没有。

    “嗯,本官知道这次民变,是因为食盐的事情,这么多年,盐法混乱,商人渔利,百姓受损,早就是民怨沸腾,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这一次本官过来,平叛倒是其次,主要是解决盐法之弊。”

    王宁安说着,看了看那些士绅,见他们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对视,王宁安呵呵一笑:“诸位,本官准备挑选一批信用好,名望高,忠心朝廷,愿意给百姓做事的士绅,大家联合起来,一同成立一个盐业协会,以后就由大家负责运输和销售食盐。”

    “食盐生意固然暴利,但是要适可而止,不能把乡亲当成鱼肉,更不能对抗朝廷,胡作非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希望大家都要有一份责任心。这样吧,你们立刻议一议,看看谁愿意参加这个盐业协会。”

    ……

    王宁安一出手,先是杀了谭玉麟立威,接着有抛出食盐协会,听得这帮人怦然心动,手舞足蹈,刚刚血腥一幕都抛在了脑后。

    盐有多大的利益,恐怕没人不清楚,奈何盐商从来都是抱成一团,上面有朝廷的官员护着,下面有无数打手,谁也不敢和他们抢肉吃。

    如今一下子抛出了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这帮士绅能不怦然心动吗?

    短短的一瞬间,王宁安不再是那个面目狰狞,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反而变成了善财童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王宁安没有选择进城,而是在城外露宿,到了晚上,支起一堆火,王宁安和庆州的官吏士绅把酒言欢。

    他们整整谈了大半夜,王宁安主要讲了两件事。

    对于官员来说,随着朝廷迁都洛阳,西北越发重要,不久之前,司马光大胆提拔一批循吏,政绩卓著,已经得到了陛下的认可。

    “我在京城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笑话,说是在御史台议论事情,有一个御史晚上没睡好,议事的时候,就偷偷睡觉,什么都没听到,结果中丞大人突然询问他的意见,你们猜他是怎么说的?”

    众人不知道王宁安的意思,纷纷摇头。

    “他立刻就说:此事万不可行!然后祖宗家法,圣贤道理讲了一大堆,中丞大人居然说善,就按他的意思办!”

    大家全都听傻了,呆呆瞪圆眼睛,竟然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见所有吃惊,王宁安感叹一笑,“这就是我朝的御史,清流言官!他们名义上监察百官,实则就是找茬骂人。他们不做事,只管骂做事的人。当然了,的确有些贪官污吏,可更多的是无理取闹,撒泼打滚,和泼妇没什么区别!”

    这话也就是王宁安敢说,反正他都被言官闹翻了,天天有人弹劾,不在乎再多一些。

    “由此可见,清流容易当,只要找茬挑毛病,找不到,还能无中生有,恶语中伤。大家都是明眼人,心里肯定有笔账。循吏则不同,要真正做事,要会做事,能做事,肯做事!”

    王宁安道:“陛下已经和本官提到过,要在吏部举行考核,主要是针对政绩卓著,又没有进士身份的循吏,有几个条件,要在衙门做事10年以上,要有功绩,人品好,清廉自守,经过考核之后,和进士官一样使用。不说别的地方,就是幽州等地,刚刚光复,清流就干不了,必须用循吏,这次本官也想挑选一些可靠的人才,举荐给朝廷。”

    在场的官吏是什么人?

    都是地方的小官,很多只有八九品,如同王宁安所说,他们没有进士功名,在官场起步低,混了十年二十年,也不过是属官行列。

    遇到了事情,要他们做,有了成绩是上官的,其实一个个肚子里都有气。

    王宁安抛出来的香饵,给了他们升迁之路,正好戳中了这帮人的软肋,很快就点燃了大家伙的热情。

    接着王宁安又和士绅们谈,主要谈西北的产业发展。

    “秦汉都是以关中作为根基,铸造了强汉盛唐的繁华。如今关中衰败,民生凋敝,比起几百年前,已经差得很多了。但是我相信关中的父老,勤劳智慧,有足够的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关中不能光是土里刨食,要发展养殖,贫瘠的田地就去种植牧草,养殖牛羊,最近幽州已经在毛纺上面,有所突破,可以把经验和技术介绍到西北来。另外朝廷准备想办法和青唐建立关系,打通前往西域的商路,恢复路上丝绸之路。只有路通了,商人来了,大家伙的腰包就会鼓起来。”

    “接下来的西北会有一个大发展,如果错过了这一次良机,你们一定会终身后悔的……”

    ……

    从来不要低估王大忽悠的能力,和他谈了一晚上,庆州的这些官吏士绅无比泪流满面,王相公文韬武略,果然非比寻常。

    他们真恨不得立刻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诸位,当务之急,是解决民变,恢复秩序,只有平静安稳,才能发财。大家都是有身家,有信誉的人,不要跟着有心人瞎胡闹,把好好的前途给毁了,你们扪心自问,西北乱了,对你们有好处吗?我送大家八个字:平安是福,利令智昏!”

    利令智昏!

    利令智昏啊!!

    这家伙像是雷霆一般,在大家的头顶响起,原来王相公什么都知道,只是他厚道,没有追究大家的罪责,只是杀了一个谭玉麟顶罪而已!

    “相公教诲,我等铭刻肺腑!”

    王宁安虽然不清楚庆州里面准备了什么,但是他能看得出来,绝对是龙潭虎穴,一头扎进去,绝没有好下场。

    敲打了这帮人之后,王宁安依旧没有进城,而是马不停蹄,奔向了各个村镇。

    谭玉麟的脑袋已经送到了,宰了一个知府,老百姓的怨气已经消了很多。而且这些日子跟着造反,很多人都心里毛毛的。

    不少人已经悄悄逃回了家中,等见到谭玉麟的脑袋,他们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王宁安赶来了,他每到一处,都让人贴出告示,请百姓们放心,朝廷不是来剿匪的,也没有匪人。陛下听说百姓吃不到食盐,十分焦急,已经下令,御膳不准放盐,什么时候,百姓都能吃到盐,陛下才吃!

    君父与百姓同甘共苦。

    不得不说,赵大叔在民间的声望还是很不错的,一听到皇帝都不吃盐了,百姓们感动不已。

    王宁安又告诉大家,眼下的确缺盐,不过朝廷已经想办法,先从军中调拨一部分,每家五口以下发8两,五口以上发1斤。

    希望大家伙能体谅朝廷的难处,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西北民风淳朴,王宁安亲自率领士兵用战马驮着盐,给大家送来,很快,庆州周围的村镇都传开了。

    朝廷不但没有追究罪过,还派遣青天大老爷送盐来了,大家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尤其是听说王宁安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是朝廷的相公,不久之前,还光复了幽州,更是大英雄,大功臣。

    所有百姓的怒气都消了,大家奔走相告,原本聚集起来的数万人几乎一夜跑光了。好多西北的年轻汉子还慕名而来,希望投到军中,追随王相公杀敌立功。

    就这样,王宁安身边的人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达到了几千人。

    不过凡事总有意外,王宁安派遣部下,给马岭镇送盐的时候,就遇到了阻力。

    这里的百姓有许多都是党项后裔,民风剽悍,前些日子围攻庆州,马岭镇出动了200多人,他们绝不不相信朝廷会大发善心,放过他们。

    什么送盐,根本是骗局一场!

    就是消除大家的戒心,然后好一网打尽。

    马岭镇结寨自守,根本不让王家军进去。

    “大人,这帮人死不悔改,下令吧,我们带兵去把马岭镇平了。”

    “荒唐!”

    王宁安在地上走了几圈,立刻吩咐士兵,不穿铠甲,不拿兵器,不骑战马,背着食盐,立刻再去送盐。

    “告诉你们,遇到了什么情况,都不准动粗。”

    士兵不服气,“他们要是打人呢?”

    “打你的左脸,把右脸给我送过去!”王宁安不容置疑道。

    这些士兵被逼无奈,只好再去马岭镇,镇子的百姓见士兵们没有装备,一涌齐上,将所有人都给俘虏了。

    士兵们得到命令,不能反抗,结果不但被抢走了盐,连身上的衣服都给扒光了。回来的时候,根本没脸见人了。

    王宁安看到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抚掌大笑,“遵守军令,很好,回头官升一级。西北的乡亲苦,听说有的人家,只有一套衣服,出门的时候才能穿。你们立刻准备500匹粗布,500件衣服,给我送去!”

    士兵们都疯了,王大人啊,你犯贱呢!

    他们都赌气不去,王宁安自己扛起了两匹布,“你们不去,那就只有我去了。”

    “别!”

    士兵们吓坏了,要是相公被扒光了,他们可真的该死了!

    硬着头皮,把布匹和衣服送到了马岭镇,而这一次,马岭镇的门打开了,几个上了年纪的族老带领着所有人,直竖竖跪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